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路辛到来

客栈武林 鞠图 2140 2019.06.13 21:20

  在京城中的朝堂、锦衣卫与东厂都对这件眼中的“小事”不再关注之时,在窑镇之上,悦来客栈迎来了一位贵客。

  这倒不是因为这位客人的打扮有多么华贵,更不是因为这位客人如同之前来过的知县周贯一般地位超然。这一位单人单马,衣服因为长时间的赶路而变得有些脏污,脸色有些憔悴,头发油腻散乱的客人,之所以能够被成为贵客,只是因为,他是悦来客栈东家路霄的父亲。

  虽然经历过那一夜的惊魂之后,整个窑镇上便开始流传起有关悦来客栈东家路霄的种种传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看到悦来客栈并未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下,这种怀疑尽管还未消失,却也不至于让镇上的人对悦来客栈再像之前那般畏惧,避之不及。

  这其中,周贯这位知县的作用可谓是居功至伟,在赵清的建议下,路霄在事情发生的第三天时,再次前往新安县衙,放下架子,请求周贯帮忙。而巴不得能够得到路霄这位锦衣卫百户人情的周贯,自然欣然应允,隔天便以赏秋日之枫树为名,再次邀请县中名流士绅,前往窑镇,而既然已经到了窑镇,那悦来客栈自然便是他们首选的落脚地了。

  虽然周贯在新安县中名声不怎么样,甚至还被不少人在背地里骂做“周扒皮”,但这却也并不妨碍普通的平民因为周贯的行为而放下对悦来客栈的戒心与畏惧。

  周贯身为堂堂七品知县,就算再招人讨厌,终归还是代表着官府,代表着秩序,在朝廷威望还在的年代里,那就是最好的招牌。

  因此,待周贯一行人大吃大喝一番离开之后,悦来客栈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只是镇上的镇民们看待悦来客栈的眼神从之前的畏惧甚至是恐惧,变成了敬畏,不少希望借路霄与官府搭上关系的商人,在敬畏之余,更是有些谄媚。

  终于勉强解决了目前的困境,路霄可谓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只要悦来客栈锦衣卫的身份没有暴露,那一切就都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无非就是让悦来客栈从之前与知县周贯稍有关联,变成了现在的关系亲密,使悦来客栈的“背景”变得更硬了几分。这结果,路霄能接受,而且他相信自己的顶头上司左喜也能接受。

  唯二令他烦恼的事情,就只剩下东厂与李大力了。

  东厂的事情虽然麻烦,但路霄却明白那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百户就能插手的,他除了心情忐忑的在旁边祈祷上司左喜能摆平这件事外,别的什么都做不了,想破脑袋也不过是杞人忧天,自寻烦恼。

  真正与他有关,而他有能够想办法解决的,还是李大力的麻烦。

  说起来,李大力的事情,自从路霄头脑一热,请李大力跟随他返回窑镇开始,到现在依旧还是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

  路霄手下的锦衣卫们全都知晓李大力的存在,而且还知晓李大力应该与路霄有着某种密切的联系,一直都在等着他给出一个能够让他们信服的解释。但到现在,差不多一个月都快过去了,路霄还是“守口如瓶”,未对他们吐露半句有关李大力的消息。这让他们一边佩服路霄的守纪律,一边更加的好奇李大力的真正身份。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要不是因为路霄自己想了这么久依旧还没想出稳妥的理由,他何尝又想拖到现在还不说呢。

  本来,若是事情就这样平静的发展下去,悦来客栈中的锦衣卫们虽然心中好奇,却也不至于太过好奇。

  但那一夜蒋铭“以身为饵”,掩护蒋钦逃跑,留下监视对方的锦衣卫们中了计策,差点就让蒋钦完美的逃出了锦衣卫们的追击,关键时刻,是李大力站了出来,及时阻击了对方,延缓了对方的逃亡时间,虽然未能将其留在东升客栈之中,却也并未让对方彻底逃开追捕,及时的追了上去。

  在后来与东厂的那场血战之中,更是勇猛无匹,凭借精湛的刀法,一人就格杀了两名东厂的番子,之后在蒋钦想要偷袭路霄的时候,又及时的高声示警,令路霄及时的做出了应对,挫败了对方射人先射马的阴谋。

  这一连串的表现,虽然使得包括赵清在内的锦衣卫们更加确定了李大力与路霄之间的密切关系,却也使得他们让他们想要知道李大力真正身份的念头更加迫切起来。

  对此,路霄既高兴又头疼,高兴的是,自己手下的人终于不再用看疑犯的眼神看着李大力了,头疼的却是他们的好奇心已经快要压不住了,再不快点想办法,只怕真的有人要背着自己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去调查李大力的身份了。

  虽然自己手下的这些人,官职最高的赵清也不过只是个小旗,但架不住这些家伙们的资历都不浅啊,而且因为锦衣卫大都是世袭,他们就算自己人脉有限,可算上他们的父辈、甚至祖父辈的人脉后,路霄觉得,整个锦衣卫里应该没有他们打听不出来的事了。

  好在,路霄计算着时间,觉得自己也应该快要收到父亲的回信了,所以,头疼之余,他心中更加盼望自己的父亲的来信里能给自己一个不错的办法解决这件事。

  但令路霄万没想到的是,林泽带回来的并不是父亲的信,而是,他本人。。。

  “高浒他人呢?现在在哪?快带我去见他。”而父子俩刚刚见面,路辛便抢在路霄开口之前,语气十分急迫的询问道,令还有些纠结该如何面对路辛的路霄,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砰!”看着路霄一脸呆愣的住在原地,路辛抬起脚便踹了过去,令所有在场的锦衣卫们目瞪口呆。

  虽说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可你们父子这么久不见,现在一见面就是毫不留力的一个大脚,似乎也有些太,额,另类了吧。还有,路百户父亲嘴里的高浒,又是谁啊?为什么自己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说话啊?”看着呲牙咧嘴的爬起身来,脸上神情有些羞恼的儿子,路辛却不管他此刻的心情,语气依旧急躁的大声喝问道。

  “师兄,多年未见,你的脾气却是比以前要大了啊。”下一刻,路辛记忆中已经快要模糊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