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反应

客栈武林 鞠图 2182 2019.06.24 22:19

  在白十二思考和怀疑着朱瑾萱的动机以及身份的时候,对面的悦来客栈之中,路霄与赵清这些有官职在身,清楚知道任务的人,已然变得有些慌乱起来。

  “为什么。。。会住进对面那间破烂的东升客栈?!”路霄的声音因为慌乱与愤怒已经有些走音了,但声响却丝毫不减,反而比以往还要大上几分。可在中间似乎要提到某个名字的时候,他却突然压低了声音,甚至直接含糊着,抹去了那几个音节。

  不过,赵清等在房间之中接受着路霄言语轰炸的人却明白路霄抹去的那几个音节所代表的含义,可就是因为知道,他们面对路霄的质问,全都将头埋了下去,没有人敢发出一丝的声音。

  “怎么都不吱声啊?都哑巴了吗?”路霄看着这些装鸵鸟的属下,无疑更加的愤怒,若不是知道外面那些还不清楚任务具体内容的手下,此刻正在聚精会神的偷听着动静,只怕他此时已经要开始动手了。

  “百户,”眼看着似乎不出声要惹来路霄更大的怒火,赵清只能硬着头皮,抬起头来,看着路霄,一脸谨慎小心的试探着说道,“属下觉得应该是之前那些无能之辈暴露了身份,所以才会使得。。。她现在对我们悦来客栈有了戒备,并非是我们出现了差错,暴露了身份。”

  “呵,”路霄冷笑起来,满是愤怒的眼睛盯着赵清,一字一句的低声问道,“你想说的就这这些吗?”下一刻,路霄长身而起,一瞬间便欺到赵清神身前,死死的瞪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还是说,你以为我会蠢到连这种事情都猜不到?”

  “百户息怒,下官该死,下官该死。”赵清感觉自己的后背瞬间便被冒出的冷汗浸湿了,瞬间跪倒在地。

  “行了行了,起来吧。”看着赵清脸上的畏惧,路霄感觉心头怒火稍减,重新坐回椅子上,随意的摇了摇手,“我还没有蠢到在这种时候做出什么故意暴露身份的蠢事来。”

  “谢百户开恩。”赵清心中长出一口气,有些费力的爬起身来。

  “你们还是想一想,接下里我们该怎么办,才能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完成任务吧。”

  房间之中又恢复了之前的沉默,赵清之前的遭遇,让在场的所有人把最后的一点勇气都丧失掉了。

  “吾等全凭百户命令行动。”眼看着路霄眼中刚刚消散的怒火似乎随着沉默的时间越来越久,而有再次重聚的征召,还是依旧躬身站着的赵清心下无奈的开了口。

  “吾等全凭百户命令行动。”继而,一群人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的河水一般,全都站起身来,躬身齐声说道。

  “哎!”路霄看着这些属下,心头的火气刚聚起来,就又散了。

  倒不是他对这个回答感到满意,而是他心中明白,就算他再怎么愤怒,再怎么对这些属下发泄心头怒火,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他这个时候,又不能真的砍了他们,甚至连责罚都做不到。继续生气除了对他的身体造成损害外,也不可能有更多的效果了。

  “算了,你们滚吧,都滚出去吧。”深感头疼的路霄,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的念头,一脸不耐烦的挥着手,像是赶苍蝇一般,驱赶着面前这些除了惹他生气就没有别的本事的属下。

  脸上有些发烧的赵清等人,心中却感觉很是松了口气,连忙躬身行了一礼,纷纷退出房间,不敢再多做停留,像是害怕路霄可能随时都会改变主意一样。

  锦衣卫上心忧心忡忡,深感头疼。天机阁的人却颇为激动。

  尽管自从林语认定了白十二身份可疑后,便一直没有放松过对白十二的监视与调查,但半年时间过去了,却依旧毫无收获。但不管是对白十二种种生活习惯的搜集,还是一直在进行的比对,天机阁却依旧还是在坚持不懈的进行着。

  而这一次,在看到了白十二对朱瑾萱的殷勤表现后,天机阁的暗探们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也许在孙吉,或在李梦海,又或是在某个熟悉白十二的人看来,白十二对朱瑾萱的殷勤态度是十分正常的,毕竟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又不多情呢?白十二这样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人不正是这样的年纪吗。

  可对一直以来都将白十二当做是某个武林世家的世家子看待的天机阁则明显不这样看。

  已经在心理上认定了白十二身份的他们,心中觉得像是白十二这样的人根本不能以正常的少年人来看待,以其武林世家的世家子的身份,就算会对朱瑾萱心生钦慕之情,也不可能表现的这么不堪。

  所以,在他们的逻辑之下,很快便得出了朱瑾萱这个刚刚住进东升客栈的少女,其身份必定十分不俗的推测。

  在钱谷等人看来,要么这个少女是来与白十二进行秘密接头的,为的是看看白十二这一年来的表现与成长,要么就是这个少女的身份更加显赫,白十二这个武林世家的世家子,提前一年来到窑镇,混进东升客栈,为的就是抢占近水楼台先得月,拥有和对方亲近的机会。

  当然,钱谷更笃信的是第一种可能。

  因为以朱瑾萱孤身一人行走江湖的这种表现来看,其武功必然不俗,也许经验阅历会差一点,但应付江湖上的种种风雨应该不成问题,否则她根本不可能平安的来到窑镇。

  而若是第二种,就算其武功、手段不俗,能够勉强应付江湖上的风雨,她背后的亲人当真能够如此放心的让她孤身一人上路吗?不敢说多,三五个跟在后面保护的一流高手应该还是有的。

  可这都马上要到傍晚了,他们还未看到这样的高手出现,这些高手总不至于就在镇外风餐露宿吧?他们能忍受这样的待遇?

  退一步说,就算他们能够忍受,可他们难道就不担心自己保护的对象在镇子上出事?

  钱谷不知道的是,这些高手的确能忍受这样的待遇,同时他们更加不担心朱瑾萱会在镇上出事。

  因为能够在锦衣卫开的客栈里来去自如的人,这江湖之中又能有几个呢?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朱瑾萱这一次并未住进悦来客栈,而是选择了看上去远不如悦来客栈的东升客栈。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在东升客栈之中,有一个向来喜欢多事的年轻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