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嚣张的路霄

客栈武林 鞠图 2032 2019.06.29 18:56

  贾滕看着重新返回东升客栈的朱瑾萱,心中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

  没错,想了两天,贾滕想到的拖延办法,就是利用自己此时的衙役身份,伪作有大量钱财被盗,借口要等待周贯前来查案,拖延朱瑾萱离开的时间。

  至于能拖延多少时日,那就要看东厂计划中的人员什么时候能够到位,或者说周贯这个知县究竟能不能扛住压力了。

  好在,这个借口因为有天机阁的帮助,倒是没有太多的漏洞,钱谷的确在周围不少人的见证下,在昨天前来向此地衙役的头目王捕头报案了,三百两的失窃银两,在窑镇,甚至是新安县都不是个小数目了。

  虽然以这样的借口就封锁镇子,不许外出,依旧有些不合理,但总算是勉强能够糊弄过去了。

  只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辛辛苦苦想了许久,又和天机阁谋划了半天的“妙计”,刚刚已经因为那几个蠢笨且惜命怕死的衙役,引来锦衣卫们和保护朱瑾萱安全的那些大内高手们怀疑的目光了。

  佛家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东厂想要利用周贯和他手下的衙役,就必须要承担这些和他们没有什么默契,不知道具体内容的衙役们犯下的疏漏与错误。

  。。。

  “东厂!”

  悦来客栈中,得到手下回报的路霄,一瞬间就猜到了是什么人在背后捣鬼,咬牙切齿的狠砸桌子,恨声的咒骂起来。

  “我就知道这些该死的阉人们不会这么轻易的撒手,没想到这一次他们倒是学精了,知道利用新安县官府的力量来隐藏自己的行踪了。”

  骂完了东厂,周贯这个之前帮了他不少忙的新安知县自然也没能逃过他的咒骂。

  “还有那个该死的周扒皮,身为七品知县,他难道就不怕他和东厂那些阉奴们搅到一起的消息传到京城,会被京城里的那些言官们彻底搞臭,甚至直接骂死,遗臭万年吗?”

  这一点,路霄倒是没有夸张,短短几年前才经历过那个阴暗时代,不得不向太监、后宫低头的朝堂,此时对宦官们可是深恶痛绝,对宦官们插手朝堂更是警惕万分,只要出现一丝的苗头,那迎来的绝对是无穷且强力的打击。

  而对于和宦官们搞到一起的官吏,那更不用说。无论是哪个时代,相较于敌人,内奸从来都是更加可恶,更加令人痛恨的存在。

  可惜,尽管路霄深知这些内情,清楚的知道自己只要稍稍捅出一点消息,就足够让周贯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让东厂也跟着迎来言官乃至整个文官系统的全力摩擦,他却依旧无法这么做。

  因为朱瑾萱这位注定会引来更大麻烦,将火烧到皇帝身上的公主,此时还在窑镇之上。

  只要那些言官们的眼睛没有瞎,耳朵没有聋,那在周贯被毁,东厂被打压的同时,朱瑾萱的事情也会随之暴露,到时候,已经因为之前的事情被彻底引爆的言官和朝堂,肯定会立刻就调转枪口,开始向皇帝宣泄还积存着的所有怒火和力量。

  想到那副场景,路霄就有些肝儿颤。

  让东厂倒霉的事情他不介意去做,让周贯这个背叛自己的家伙去死他也十分乐意,可要是因此会连累到皇帝,连累到他自身,甚至让他跟着陪葬,这样赔本的买卖,他可不愿意去做。

  但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东厂搅和进这件事,路霄却又十分的不甘心。

  尽管他现在还不清楚东厂为什么要把朱瑾萱暂时留在窑镇上,可这却并不妨碍他去拆东厂的台,同时给周贯这个两面三刀,妄图脚踩两条船的混蛋再添点堵。

  。。。

  “混蛋,连我都不认识了吗?!”看着自己的马车果然被拦住了,路霄心头一喜,但面上却是勃然大怒,掀起车帘,对着拦住自己马车的衙役们便是一声怒骂。

  “路东家,我们也是差事在身啊,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为难我们了吧?”

  这一次,哪怕是贺姓番子没有开口,那些衙役们的态度也变得十分的友善,甚至谦卑,看人下菜碟,这可是身为衙役这种皂吏的天赋。

  “屁的差事,”路霄脸上的怒火却更深了,“我难道会是缺那么几两银子的人吗?”

  “您不缺,您不缺。。。”衙役连忙摆手。

  “混账东西。”路霄脸色稍霁,但片刻后便爆发出更大的怒火,猛地一巴掌就冲着衙役的脸扇了过去。

  而被扇的衙役先是一脸委屈与茫然,但马上就明白了路霄如此愤怒的原因,吓得立刻就跪倒在地,开始毫不惜力的自己扇自己耳光。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哼!”怒哼一声,路霄不再看他,坐回马车,摇了摇手,示意车夫继续走便放下了车帘,丝毫不顾那个可能是东厂番子的衙役,那隐含怒气的脸色。

  马车远走,跪在地上一直抽着自己耳光的衙役,此时的脸已经完全的肿了,站起身来,看着那辆远去的马车,又是庆幸又是愤怒,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心头的怒火,冲着马车远去的方向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你们先在这里看着,我先去向档头禀报。”知道路霄真实身份的贺姓番子,自然不像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衙役一样,觉得路霄只是嚣张跋扈的看不起他们,他心中隐隐觉得对方是已经看出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心中就不由的更加郁闷了,要是这一次来的都是自己的兄弟,那他刚刚也不至于因为愤怒和担心,就对这几个衙役多说了几句,也就不至于露出了破绽,让事情变成现在的地步。

  他只希望,路霄这个锦衣卫的百户,动作能够慢一点,让东厂的人员能够及时的到来,不至于再像之前那样,在发生争斗时,落在下风。

  至于路霄没有发现刚刚的破绽,此时只是在试探,这他却是不敢抱有太多的希望的。

  都是千年的狐狸,彼此之间不需要多,简单的几个动作,他们就能闻出彼此散发出的骚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