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线索(2)

客栈武林 鞠图 2122 2019.06.05 17:03

  “这就是你挖到的东西?”看着手里这个看上去十分普通,上面还沾着不少泥土,散发着阵阵臭味的砚台,何二立刻便皱起了眉。“除了这方砚台,还有没有别的发现?”

  “没有了。”不敢告诉何二自己在挖到这个砚台后就立刻将驴棚遮掩一番,返回房间的蒋铭,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除了这方砚台,小的并没有其他任何发现。”

  “毛笔,砚台。”不疑有他的何二将蒋铭之前找到的毛笔和砚台摆到一处,若有所思,“看样子,王金宝应该是在书写消息的时候,察觉到了危险,所以才会立刻将手边的这两样东西扔进了驴棚。”

  “小的也是这样想的。”蒋铭连忙点了点头,附和道,继而脸上有些惋惜的继续说道,“只可惜,不知道他是否有机会将发现的内容写在纸上,这张纸又是否还存在于世上。”

  “只怕是很难了。”何二同样一脸惋惜的叹了口气。“不过,有了这方砚台,总归算是有了希望。”抛掉心中那份不合时宜的惋惜之情,何二目光再次郑重起来,“你马上去打盆水来,让我们看看,王金宝是否真的像我们所猜测的那样,会在这方砚台上留下什么重要的线索。”

  水很快就端来了。何二如同捧着天下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双手捧着砚台,让蒋铭拿着方巾,蘸着水,无比小心仔细的擦拭着砚台,生怕力气稍微大一点,就会破坏王金宝留下的宝贵线索。

  很快,砚台上的泥土便被小心的擦掉了,在油灯微亮的光芒照耀下,何二与蒋铭立刻便发现了砚台背面那个刻的有些歪歪扭扭,看上去如同孩童涂鸦一般的图案。

  “档头,这好像,是个‘东’字?”蒋铭眯着眼看了半天,终于敢有八成把握的吐出心中猜测。“只是,为何看上去这般,嗯,潦草?”

  “仓促慌乱之下,能刻下个可供辨认的字已经殊为不易了,这反而更能证明当时他的处境,的确是万分危险,敌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不能再浪费任何时间。”何二心中却更加肯定这方砚台是王金宝留下的。

  “档头说的有理。”蒋铭再次赞同的附和起来,不着痕迹的恭维起来。“这砚台的确并没有藏得太深,大概只埋在土下四五寸处,当时我还奇怪这般重要的东西,为何会埋的这么浅,现在听到档头这番话,才终于解了我当时的困惑。”不露痕迹的恭维了何二一番之后,蒋铭终于说到正题,“不过,档头,这个‘东’字是什么意思?是代表凶手就在东升客栈吗?”

  “东升客栈虽然也有个东字,可这个‘东’字却也不一定就是指东升客栈。”因为之前在蒋铭尚未发现线索的时候,何二已经将东升客栈里孙吉、李大力和白十二三个人的嫌疑都排除了,自诩是个老手的他,听到蒋铭的话,心中立刻便有些不高兴起来,一开口,语气便带着几分不悦。

  “档头说的是,”蒋铭虽然年轻,但在来到新安县之前却是在京城厮混的,对揣摩上官心思这种事不敢说精通,却也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何二一开口,他便明白了原因所在,连忙略带自责的开口说道,“既然王金宝还能留下这砚台作为线索,那就说明当时他还未失去行动的能力,这个‘东’字,也许指的是东方,王金宝的意思也许是他向东逃了,我们向东搜寻,说不定就会发现更多的线索。”

  其实话一出口,何二就有些后悔了,现在最关键的是解决这件事,蒋铭的猜测其实是完全在理的,他身为此时的主官,不应该带着太多的个人情绪。好在,蒋铭这个年轻人不仅懂得察言观色,脑袋还转动很快,及时的自我批评,化解了二人之间的那一分马上就要出现的僵硬与尴尬。

  “嗯,你说的不无道理。”蒋铭如此“懂事”,何二自然就坡下驴,“不过,我们这才刚找到一个线索,还是再仔细的看看,能否再找到其他的线索吧。”

  “是。”蒋铭立刻称是,手上方巾不停,继续配合着何二的动作,小心的擦拭着砚台。

  “等一下,”突然,何二突兀的开口喝止了蒋铭的动作,脸上神情有些激动的对蒋铭低声吩咐道,“把方巾给我。”

  心中不解的蒋铭,手上却不慢,立刻便将手上方巾递了过去,蹲在一旁,看着何二神情专注,无比小心的擦着砚台的中心部位。

  “油灯。”终于,何二扔下了手中方巾,神情略显焦急的再次对着蒋铭吩咐道。

  蒋铭不敢怠慢,连忙举起油灯,凑到何二面前的砚台旁。

  “档头,可看到什么了?”因为角度关系看不到的蒋铭,心中有些痒痒,待看到了何二眉头微皱,有些出神,似乎已经看清了砚台上刻的痕迹后,立刻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起来。

  “嗯?”回过神来的何二,将砚台递给了蒋铭,“你也看看。”

  “是。”何二连忙接过砚台,仔细的观看一番,继而同样眉头微皱,放下砚台,小心的看了看何二的神色后,有些谨慎的开口说道,“档头,这似乎是个‘来’字啊。”

  “嗯,我也认为这是‘来’字。”何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那档头以为这个‘来’字是代表什么意思?”这一回,蒋铭学聪明了,因为他知道,何二在第一天上午的时候,就已经排除了悦来客栈的嫌疑,比东升客栈里的三人还要早。

  “你不用这般作态。”何二如何不明白蒋铭的想法,“就事论事,哪怕是蒋百户也不敢保证自己永远不会犯错,更何况是我呢。”

  “那小的就放肆了,”蒋铭再次小心的打量了一下何二的神色后,一脸谨慎的开口说道,“依小的看,这‘来’字应该就是指的对面那间悦来客栈,正如档头之前所说的那般,王金宝当时时间紧急,仓促慌乱之下,选择刻下更简单的‘来’字,是很合理的。”

  “那这个‘东’字呢?”

  “这个属下却不敢肯定,”蒋铭摇了摇头,神情不似作假,“也许是指东升客栈之中有人参与了此事,又或许就是指自己向东方逃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