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震惊

客栈武林 鞠图 2279 2019.05.24 16:35

  时间拨回半天之前。

  李大力全力奔逃,路霄在后面锲而不舍。

  二人一追一逃,期间更是时不时的缠斗一番,转眼间便跑出了近二十里地外,此时日头已至头顶,已是正午时分了,奔跑战斗了近一个上午,无论是路霄还是李大力,身体全都有些吃不消。

  但一方是为了逃命,一方却是为了脸面,哪怕恨不得下一刻就立刻倒地不起,好好的休息几个时辰,但二人还是咬着牙,压榨着身体最后的一分能量。

  可李大力因为自昨夜就一直在谋划着逃亡之事,睡眠质量本来就差,起床后又因为忙于逃亡,根本没有吃饭的念头,再加上跳入冰冷的河水,为了对抗寒冷和游动,消耗了许多的体力,到了日头稍稍偏西之时,便已经开始有些撑不住了。

  路霄虽然情况比李大力稍好,却也好的有限,昨夜隐瞒身份陪着周贯应付着那些新安县中的官吏富户们,虽然最后靠装醉逃了,但在此之前却依旧喝了不少的酒。

  再加上从酒席上脱身后要听赵清的回报,夜晚彻夜思索着李大力的身份,以及李大力狗急跳墙后可能的反应,逃亡的种种路线,睡眠质量也强不到哪里去,在清晨更是早早起床,拜托并送别周贯,其实睡得时间比李大力还要少。

  唯一算得上比李大力强的,也就是李大力是顺着河水漂流而下,消耗了大量的能量,而他则是在看到李大力潜入河中的动作后,沿着河岸在陆上追踪对方,比李大力多了几分从容罢了。若是算上李大力那比他强壮了许多的身体素质的话,那他和李大力的情况其实也就在伯仲之间。

  也正是因此,二人在一追一逃之间,差不多同时到达了身体的极限,在勉强又软绵无力的对了几次刀之后,二人终于同样面带不甘的倒了下去,胸口剧烈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以期能够比对方更快的回复一些气力。

  “诶,你这小子真的是锦衣卫的人吗?”虽然同是颓然的倒了下去,但李大力这样的老江湖,在稍稍恢复了能够开口的力气后,便开始了言语上的进攻,“我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久,可从未见过像你这么傻的锦衣卫。”

  “哼,我这么傻的锦衣卫都能把你撵的像吓破胆的母鸡一样乱窜,你真的是江湖人吗?”路霄虽然有些懊恼,但显然并未上当,反而一脸冷笑的对李大力反唇相讥道。

  “嘁,你这小子没听说过‘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句话吗?”李大力面对路霄的讥讽,毫不在意的随口回答道,“在这江湖之上,胆子大的已经死的都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像我这样胆子小的,你这么个敢撇开锦衣卫其他众多爪牙,孤身一人前来追捕我的傻子,恐怕也活不了太久了。”

  “哼!”路霄不屑的轻哼一声,“这江湖上敢杀锦衣卫的人还不存在。”

  “哈哈。”李大力听着路霄这狂妄的话,先是楞了一下,进而便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仰天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路霄有些恼火。

  “哈哈,敢杀锦衣卫的人不存在?”李大力轻轻的摇了摇头,一副看傻子模样的眼神,“别说其他人了,若是半天前你不避开我那一刀的话,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躺在这里胡吹大气吗?”

  “你不一样。”路霄没有在乎李大力的讥讽,无比专注的注视着他,沉声说道。

  “笑话,”看着路霄的眼神,李大力心中一沉,但面上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我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不是江湖人,”路霄一字一句的缓慢说道,“或者说,在你逃到小镇,躲进东升客栈之前,你并不是江湖人。”

  “哼,那你觉得我会是什么人?”李大力依旧满脸的不屑,但缓慢握紧手中雁翎刀的手却出卖了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我现在还不知道,”路霄目光低垂,看向李大力那握着刀柄的手,警告他自己已经看到他的小动作了,“但我不介意你亲自告诉我。”

  “砰!”又是一记钢铁碰撞所发出的脆响,哪怕被路霄识破,李大力依旧猛地从地上弹起,一刀劈向路霄的头顶,但早已发现他小动作的路霄,自然不会没有任何的防备,抬手一挡,手中唐刀便架住了李大力手中的雁翎刀。

  “一般的江湖人,根本不可能区分出唐刀、倭刀以及苗刀的区别,哪怕是看到了唐刀,也只会认为这是倭刀或者苗刀,”架开李大力,路霄紧盯着他的眼睛,沉声继续说道,“可你只看了一眼,就认出这是唐刀,一般的江湖人,哪有这样的眼力,只有熟悉宫中侍卫的人,才有可能一眼就看出这是宫中侍卫们佩戴的仪刀,按照流传下来的古籍中的方法和样式铸造而成的唐刀。”路霄微微眯起眼睛,“你究竟是谁?!”

  “呵。”看着路霄手上的唐刀,李大力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没想到,仅仅只是自己乍见到这熟悉的兵器而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这路霄便能推断出这些事情,“我错了,你虽然年轻,却并不傻,反而是个十分聪明的年轻人。”李大力像是彻底放弃了一般,有些颓然的再次依靠着身后的大树坐倒在地,眼中带着些许回忆与美好的看着路霄手中握着的那把唐刀。

  李大力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样,路霄却依旧保持着警惕,不敢有丝毫大意,他不得不承认,李大力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撇下锦衣卫里的众多手下单独行动,的确是十分愚蠢的行为,他又不是江湖人,办事根本不用在乎什么江湖规矩。况且,哪怕是江湖人,以多欺少,以大欺小的事,也多不胜数。

  “你叫什么名字?”李大力见路霄依旧一脸的警惕,也不以为意,反而带着一丝好奇的询问道。

  “路霄。”虽然不明白李大力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自己这姓名哪怕是面对那些新安县的官吏富户们都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告诉李大力也显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路?”李大力眼睛一亮,“哪个路?可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那个路?”

  “是又如何?”路霄眉头微皱,不明白这李大力为何会突然这般热情。

  “那路辛你可认识?”李大力的眼睛愈发明亮。

  “你怎么会知道家父的名字?!”这一下,路霄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呵,”李大力再次笑了起来,但这一次,他的笑容却变得有些玩味起来。“因为他是我的师兄啊!”李大力微笑着说出了令路霄无比震惊的事情。

  “而且,当年也是他,放我逃出京城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