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许你江山皆为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刺客的背后之人

许你江山皆为聘 奇兔子 2055 2019.11.17 21:00

  沈若嘉赤手空拳地与前面的舞姬过招,敏锐地感觉到身后一股子杀气迎面而来。

  沈若嘉心底一沉,她想要避开身后的一剑,但是跟前的舞姬显然并不会允许她这么做。

  那舞姬一直缠着她,不给她躲开身后一击的机会。

  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一把银剑破空而来,沈若嘉眸光一凝。

  她仰面弯腰躲开了前面舞姬的剑,再飞快地侧过身,一个手刀打在那舞姬的手腕处,舞姬手腕一疼,手里握着的剑一松,沈若嘉趁机把剑夺了过来,然后转身,擦着身后而来的舞姬的剑身,银剑相撞的蹭蹭声格外刺耳,她直接一剑刺进了那舞姬的腹部。

  那舞姬眸光一愣,一行鲜血从她的嘴角滑落,然后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而原本跟沈若嘉正面打斗着的舞姬,也被那破空而来的银剑一剑穿心。

  看着两个舞姬倒在地上,沈若嘉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刚刚握剑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

  沈若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副身子有点弱啊,才握个剑而已,这会儿她的虎口就生疼生疼的,而且显然,如今她的身手,远没有以前的一半好了。

  见沈若嘉解决了两个舞姬,回过神来的虞筝三人连忙跑上前。

  “嘉儿,你没事吧?”虞筝担忧地问道。

  沈若嘉笑着摇摇头,林柒柒红着一双眸儿看着沈若嘉,“嘉儿,谢谢你,呜呜”

  显然,林七姑娘是被刚刚差点儿被刺客一剑穿心给吓坏了。

  沈若嘉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没事了,下次你可别再这么冲动了”

  就林柒柒那三脚猫的功夫,沈若嘉都不知道刚刚她是从哪儿来的勇气居然敢跟刺客对上的。

  林柒柒擦了擦眼珠儿,点点头。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车轮转动的的咕咕声。

  “嘉儿”

  沈若嘉转过身去,果然见到乔墨正坐在轮椅上,由罗熠推着走过来。

  等他们上前来的时候,这里,也已经被一群侍卫给保护起来了。

  沈若嘉看了看乔墨,点头道:“谢谢王爷”

  刚刚,若不是那破空而来的银剑帮了她一般,她还真没法子自己一个人解决两个刺客。

  乔墨勾了勾唇,牵过她刚刚握剑的手,轻轻给她按压着,温声道:“没受伤吧?”

  沈若嘉摇了摇头,也没有将手抽出来。

  她的手是真的疼啊,被乔墨按摩两下,还挺舒服。

  身后,虞筝三人盯着乔墨握着沈若嘉的手,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红了脸。

  跟乔墨一起过来的还有安王世子乔之淮,乔之淮见到林柒柒通红的眼眶,轻啧一声,他挑眉道:“怎么,你个傻丫头该不会是这么不自量力跟这些刺客对上了吧?”

  看着乔之淮脸上那明显的鄙视的神情,林柒柒顿时鼓起了腮帮子,“你才傻呢!讨厌鬼!”

  说着,林柒柒还朝乔之淮扮了个鬼脸。

  乔之淮轻啧了一声。

  眼看着两人又要斗起嘴来了,虞筝和丹阳郡主无奈,连忙将张牙舞爪的林柒柒给拉了回来。

  这边有侍卫保护起来,那些舞姬也不能随便冲过来。

  很快,所有的刺客就都被解决掉了。

  没有剩下一个活口。

  不是太子府不想留下活口,而是那些舞姬们显然是经过训练的,眼看着就要不敌了,被俘虏的纷纷咬碎了藏在牙槽里的毒药,而那些没被抓的,都举剑自刎了。

  太子的脸色及其难看。

  今天来太子府参加赏荷宴的,都是京城中非富即贵的人家,现在突然冒出一群刺客,杀伤了不少的人,被杀的人中甚至还有一些权贵人家中的嫡子嫡女,这让太子府如何向那些人家交代?!

  “彻查!立刻给本宫去查,究竟这些人是怎么混在舞姬里进来的!”太子怒声吩咐道。

  “是!”立刻就有侍卫领命而去。

  看着这满院子的尸体和血迹,郑王乔湛的眸底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他上前一步,道:“看来皇兄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本王便先行离去了”

  太子点点头,朝在场的众人拱手道:“今天突发意外,扰了大家的雅兴,等事情查明了,本宫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众人连道不敢,然后,便纷纷离去了。

  乔墨原本是想要送沈若嘉回去的,不过后来秦素素找了过来,乔墨便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了。

  跟虞筝三人约好下一次一起出去玩儿,沈若嘉便跟着秦素素她们离开了太子府。

  宁王乔杓侧头看着沈若嘉离去的背影,眸光微微移动到那边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身上,乔杓眯了眯眸子,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和若有所思。

  入夜。

  齐王府,内院。

  沈若嘉正在一旁调制药泥,而乔墨则坐在浴桶里。

  经过大半个月的治疗,现在,吐出了毒血之后,乔墨已经不再像第一次那般虚弱得连泡药浴的时候都扛不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了。

  一边捣鼓着药泥,沈若嘉一边好奇地问道:“今天在太子府的那些刺客,查得怎么样了?”

  乔墨动了动身体,淡淡道:“皇兄怀疑是十弟”

  十弟?

  沈若嘉顿了一顿,蹙眉道:“郑王?可是......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认为今天的事情是郑王所为?”

  乔墨哼笑一声,道:“举办宴会之前,十弟确实是想要送些人进府搞破坏,不过那些人还没被送进去,就被查出来有问题了,他的人都被扣下来了,试问他又何来的人手,再进行刺杀?”

  沈若嘉将弄好的药泥放在一旁,一手托着下巴道:“或许郑王手里不缺人呢?”

  乔墨似笑非笑道:“就算他手里不缺人,但是他还没那么蠢”

  原本送进去的人都已经被扣下来了,太子本就怀疑乔湛了,他又怎么可能会再送第二拨人进太子府?

  一旦出了什么事,第一个被怀疑的人,就会是他郑王乔湛,就像现在这样。

  闻言,沈若嘉耸耸肩,好吧,乔墨说得也有道理,灯下黑的什么的,在这种刺杀当朝太子的事情上,没有人会随便冒这个险。

  毕竟若是没法洗脱嫌疑,那很可能就被直接抓去定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