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许你江山皆为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偷情,凌乱的记忆

许你江山皆为聘 奇兔子 2045 2019.09.30 21:00

  沈家,花园

  假山后面,一穿着青色锦袍的俊朗男子和一个穿着鹅黄色云锦裙裳的妙龄少女正互相依偎着。

  少女娇颜微红,颜若芙蓉,肤如凝脂,她声如黄鹂道:“知青大哥,你娘真的能够退亲成功吗?”

  谢知青把玩着少女的纤纤玉手,眸中闪过一丝温柔道:“应该可以的”

  少女闻言,眼眶一红,忍不住一把揪紧了谢知青的衣裳,哽咽了嗓子道:“知青大哥,思韵这辈子,只会是知青大哥的人,若是知青大哥无法与四妹妹退亲,那思韵......”

  “思韵宁肯终身不嫁,一生吃斋念佛,为知青大哥守身祈福......”

  少女说着,一行清泪沿着眼角滑落。

  少女,姓沈,名思韵,行二,沈家三房嫡女。

  听着沈思韵深情款款的一番告白,谢知青只觉得心软得一塌糊涂,心尖痒痒的,只希望能把这样美好的人儿揉进心底深处才好。

  谢知青伸手抹去沈思韵脸上的泪痕,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许下誓言道:“思韵妹妹对我情深似海,我谢知青定不会辜负了思韵妹妹的深情,若是我娘今天退亲不成,我定亲自上门”

  “思韵妹妹,这一生,我只认你为我的妻......”谢知青一脸深情。

  沈思韵脸颊嫣红,“知青大哥”

  沈思韵感动得往谢知青怀里靠了靠,声音娇媚道:“知青大哥,思韵这一辈子,也只认知青大哥为夫......”

  谢知青把怀里的人儿抱得紧紧的,却没有发现,怀中人儿垂下的眼眸中,眸底一抹得逞的笑一闪而逝。

  就在两人情到深处,忍不住再进一步时,守在外面的小丫鬟声音传来道:“谢世子,南宁侯夫人要回府了,正在找您”

  谢知青飞快地在沈思韵的额头落下一吻,抓着她的手道:“思韵妹妹,等我上门提亲”

  沈思韵红着脸点点头。

  谢知青便从假山后面走了出去。

  等谢知青离开好一会儿,沈思韵才走出来。

  丫鬟跑上前来,禀告道:“二姑娘,前面传了消息回来,说是四姑娘回府了”

  沈思韵一怔,快步往前一边走一边道:“四妹妹是自己回府的?”

  丫鬟摇了摇头,“四姑娘是被人送回来的......”

  箐芙院

  屋子里,丫鬟们擦窗搬凳的动作都轻手轻脚的,似乎是生怕惊扰了床上的人儿。

  外面,一身白衫的云亭公子正坐在那里端茶轻啜,看着对面的秦素素,他道:“娘,你还怀着身孕,去歇息吧,等嘉儿醒来,我再派人去告诉你”

  秦素素被南宁侯夫人气吐血,找了太医来把脉,谁想还把出了她已经怀孕两个月的好消息。

  秦素素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摇头道:“娘就在这里等嘉儿醒过来”

  “嘉儿回来了,派人去告知你爹了吗?”

  云亭公子点点头,“已经派人去了内阁和礼部通知父亲和祖父了”

  “老夫人那里......”秦素素柔美的脸上浮上一抹担忧。

  听到她提起沈家的老夫人,云亭公子冷冷一笑,道:“娘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他们把嘉儿送走的了”

  以前,是他年少不懂事,护不住妹妹,才会让那些人以妹妹八字不详为由把妹妹送去了山上的庄子,如今,他已经有能力了,又岂会再让那些人的把戏得逞?

  秦素素知道自己儿子的能力,他说会护住沈若嘉,就肯定有能力能够护得住她。

  秦素素松了一口气。

  屋外,程妈妈端着一碗药进来,放到秦素素手边道:“夫人,这是太医开的安胎药,先喝了吧”

  ......

  内屋里,沈若嘉躺在床上,似乎是睡得极不安稳,眉头一直皱着,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嘉儿,快跑——”

  “嘉儿,快跑!”

  一片蒙蒙白雾中,那温柔而急切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朦胧,时远时近,时有时无。

  跑——

  四周白雾蒙蒙一片,看不清任何事物,此时此刻,沈若嘉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身后有追喊声传来,沈若嘉的心脏砰砰直跳,粗喘的呼吸不住地从她的口鼻间喷洒出来,清晰,刺耳。

  快跑——

  快跑——

  快跑!

  “小畜生,休想逃走!”尖锐而暴戾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越来越近。

  眼前的地面被一道黑影覆盖,沈若嘉下意识地回过头,却只见到一片血雾在自己的眼前爆开。

  “娘......!”

  沈若嘉哭喊一声,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穿过那道血雾而来,她只能惊恐地望着那残暴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而她,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着。

  “小畜生,休想从我的手里逃走,你们这一族的人,都该死!”

  那身影的声音充满了暴戾和嗜血,染满鲜血的屠刀高高举起,似乎下一秒,就会要了她的命。

  沈若嘉极度不安地在床上扭动着。

  然而,梦里的画面却突然一转,那残忍,令人恐惧的场面不见了,换而来之的,是一片白茫茫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灵魂被人拍散了?这样恐怕是不能重生了,先让她沉睡吧,等到再次醒来,只怕是要等个千百年了,便是这样,醒过来以后记忆也会缺失,还能不能修复自己的灵魂,找回记忆,为族人复仇,端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浓雾中,一道不辨男女的声音四处飘散。

  “这里有一百两黄金,西边的庄子上,有一个叫沈若嘉的女子,你们去把她绑了,至于如何处置,随你们自己喜欢......”

  “一百万,我要沈若嘉的命!沈若嘉,乔队长是我的,你要跟我抢,就去死吧!”

  “小畜生,去死吧——”

  “沈若嘉,去死吧——”

  狠戾的声音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传来——

  “啊——”

  沈若嘉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湿透了,两边的发丝紧紧地贴在脸颊上,已经完全被打湿,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愤怒......

  “嘉儿!”听到尖叫声的秦素素快步走到床边,眼眶通红地抓着沈若嘉的手,急切道:“嘉儿,怎么了?可是做恶梦了?”

  沈若嘉喘息着看着眼前的美貌妇人,然而眼前一黑,她又再次昏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