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许你江山皆为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真是一朵万年白莲花啊

许你江山皆为聘 奇兔子 2019 2019.11.04 21:00

  那一年,年轻的太子和年仅十岁的乔墨都还住在宫中。

  那一天,乔墨到东宫找太子玩耍,只是当时太子正在书房与人议事,小小年纪的乔墨便被公公给领去了偏殿等候。

  太子并没有让乔墨等很久,很快他就来了偏殿了,然后便在东宫里陪乔墨玩。

  一直玩到用午膳的时候,乔墨自然而然地留在东宫中和太子一起用午膳,这也是常事了,乔墨是太子的亲弟弟,他经常会在东宫吃饭或者过夜。

  当时,太子给乔墨夹了一块七彩芙蓉鸡肉,乔墨就是吃了那块鸡肉之后,就中毒了。

  那一道七彩芙蓉鸡,是太子最喜欢的菜品之一,所以当年刑部猜测,那毒原本是用来对付太子的,只不过当时太子给乔墨夹了菜,自己还没开始吃,乔墨就毒发了。

  这么多年了,刑部依然还是没能抓到当年下毒的凶手。

  并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年乔墨中毒的事情惊动到了太后,事情闹得太大,震慑住了幕后之人,这么些年,那人也没再对太子动过手。

  也正是因为对方只下过一次手,证据不足,所以刑部直到现在都没能找出当年的下毒之人

  程朗把当年的事情给沈若嘉说了一遍。

  顿了一顿,他有些迟疑地道:“其实......”

  “嗯?”沈若嘉一边杵药一边看着程朗。

  程朗皱了皱眉,道:“其实,当年的事情王爷后来派人查过,我们发现......当年太子或许早就知道那道七彩芙蓉鸡被人下了毒......”

  沈若嘉杵药的手一顿,“你的意思是,当年太子明知道那道菜有毒,还夹给王爷吃?!还是说,你们想说的是,太子当年是怀疑那道菜有问题,拿王爷试菜?”

  程朗有些迷茫地挠了挠后脑勺,摇头道:“属下也不清楚,只是咱们去问过当年在殿中伺候的宫女,那宫女说用午膳前,太子的暗卫曾经找过太子,当时那宫女站得远,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但是当时太子的目光是盯着桌子上的菜的,所以......”

  沈若嘉有些讶异地看着程朗。

  不是吧,乔墨不是太子的亲弟弟吗?

  太子干嘛要这么坑乔墨啊?

  按理来说,先皇后已逝,乔墨应该是太子最亲近的亲人才对,难不成真的是皇家无亲情?

  沈若嘉一边咚咚咚杵着药,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小两刻钟后,乔墨被程朗和罗熠从浴桶里扶了出来。

  此时,乔墨已经泡得几乎全身都虚脱了,躺在软榻上,沈若嘉上前替他把了把脉。

  罗熠站在一旁,有些着急地问道:“四姑娘,王爷他如何了?”

  沈若嘉收回手,道:“王爷体内的毒素已经排出了一些,只是要完全清除,只怕还要半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解毒的进程不能停,不过,虽然完全解毒需要的时间很长,但是大概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王爷的双腿就能恢复力气了,到时候王爷就能够站起身来,不用坐在轮椅上”

  听了沈若嘉的话,罗熠和程朗眼睛均是一亮。

  沈若嘉从一旁拿过刚刚提炼好的药泥,一边替乔墨抹在脸上一边道:“这药泥敷在脸上,一会儿用纱布缠着,平时不要摘下来,等半个月后,我再调制新的药泥换上”

  沈若嘉话音刚落,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动响。

  罗熠眸光一冷,冷声道:“什么人?!”

  说完,他直接掠了出去。

  片刻后,他提着一个穿着一身粉色裙裳的姑娘进来了。

  沈若嘉拿过放在一旁的锦袍替乔墨盖好,然后才转过身。

  当见到被罗熠提进来的人竟然是凤瑶时,她眉头微微一挑,倒是什么都没说,直接坐在一旁看热闹。

  罗熠直接将凤瑶扔在地上。

  凤瑶哎呀了一声,声音委委屈屈的,充满了哀怨,“王爷......”

  不可否认,凤瑶确实是一个美人,此时美人含羞又带着一副幡然欲泣的模样楚楚可怜地看着你的时候,任谁,都会忍不住心生怜香惜玉之情,想要把美人拥在怀里好生安慰一番。

  只不过,别忘了,凤瑶跟沈若嘉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啊。

  凤瑶顶着沈若嘉的脸在这里矫揉造作,头一个受不了的人,就是沈若嘉了。

  沈若嘉自问自己就算可盐可甜,可以霸气侧漏也可小鸟依人,但是她也绝对不会像凤瑶这般做作。

  凤瑶的这副模样,真的,很像那种万年盛开的白莲花啊!

  沈若嘉捂脸,将头瞥向一边,眼不见为净,不然,她真的很想扑上去帮凤瑶换一张脸。

  特么的,别顶着她的脸当白莲花啊,代入感太特么强了。

  乔墨靠在软榻上,看着凤瑶眸光泛冷,“谁允许你进这间院子的?”

  声音里每一个字都仿佛夹杂着冰渣,凤瑶身子一抖,委委屈屈地道:“奴婢......奴婢只是见王爷迟迟没有回房,奴婢担心王爷,所以才......”

  凤瑶说着,还眸带哀怨地看了沈若嘉一眼。

  那一眼包含的意味......

  沈若嘉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那啥,挑拨离间什么的,想法是很好,就是手段有点不太高明。

  沈若嘉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手里的药泥,这事儿吧,用不着她来管,她现在就是个看热闹的。

  见沈若嘉低头摆弄着自己的东西,明显一副无视了自己,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模样,凤瑶咬了咬唇瓣,垂在袖子里的双手悄然地紧握成拳,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的委屈了。

  “王爷......”

  凤瑶刚开口,乔墨冷冷的声音便传来了,“滚!”

  听了乔墨冰冷的话语,凤瑶怔了一怔,眼眶瞬间就红了。

  乔墨不欲再与她多说什么,闭了闭眼摆手道:“滚,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再踏进这个院子一步,就地处决!”

  “是!”罗熠点点头,在凤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提着她的衣领跟拎小鸡似地拎着她出去了。

  沈若嘉撇撇嘴,继续帮乔墨敷药泥,只是下手的力道,明显重了许多。

  乔墨抬手握着她的手腕,轻声道:“嘉儿不高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