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许你江山皆为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舔着脸上门

许你江山皆为聘 奇兔子 2127 2019.10.15 21:00

  西瓜产自西方,今天以前,根本就没人知道西瓜这种水果。

  便是连皇家都不知道。

  自己跟齐王除了那次相救,之前从未有过交集,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爱吃西瓜的?

  最重要的是,不是原身爱吃西瓜,而是她,沈若嘉,穿越过来的沈若嘉爱吃西瓜啊,这太诡异了,齐王怎么会知道这些?

  还有豆豆......

  金毛,西瓜,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

  齐王就送了这些东西来给自己,那是不是就能说明,齐王也知道自己喜欢金毛?

  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究竟是谁?

  是跟自己一样,从以前的世界穿越过来的人吗?

  而且还是刚好认识前世的自己的?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又是怎么知道,现在的沈家四姑娘已经变成了她沈若嘉?

  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不断地在沈若嘉的脑海中炸开。

  偏偏她能够了解到的信息太少了,根本就无从探究起。

  沈若嘉有些烦躁地用双手将自己的一头秀发揉成了鸡窝。

  青竹眨着眼睛呆呆地看着沈若嘉,豆豆蹲在那里,小尾巴扫来扫去,歪着小脑袋望着沈若嘉。

  沈若嘉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

  算了,不想了!

  沈若嘉一掌拍在桌子上,吓得青竹缩了缩脖子。

  她得找个机会去见一见那个所谓的齐王殿下,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也,顺便给他把个脉,探探底。

  这个齐王,身上有秘密啊!

  就在这时,外面,巧丝掀了珠帘,进来后看着沈若嘉一头青丝成了鸡窝,她呆了呆。

  沈若嘉若无其事地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问道:“怎么了?”

  巧丝回过神来,然后,转头瞪了青竹一眼,意思是:怎么不帮姑娘把头发弄好?

  被瞪的青竹委屈地撅了噘嘴,她这不是被姑娘这变来变去跟变戏法似的脸色给看懵了么。

  巧丝走过去拿了梳子帮沈若嘉梳理青丝,一边一脸嫌弃加鄙夷道:“听说南宁侯和南宁侯夫人带着重礼上门了”

  南宁侯?!

  沈若嘉眼睛眨了眨,想起来了,就是她那个曾经的便宜未婚夫的爹娘啊。

  她记得当初巧丝跟自己说过,因为南宁侯府凉薄,在她生死未明的时候就急着上门退亲,惹恼了自家亲爹和三哥,被当众划清界限了啊。

  当时她听到这事的时候还感动了一把来着。

  据说那时南宁侯夫人还一脸高傲地离开了,现在,南宁侯和南宁侯夫人居然带着重礼上门了?

  应该不是找他们大房的吧?

  “他们去找谁?”沈若嘉没什么兴趣,随口问了一句。

  巧丝哼了鼻子,嫌弃道:“还能找谁,当然是找大老爷和大太太啊!”

  居然是找她爹娘的?!

  这下,沈若嘉来兴趣了,南宁侯和南宁侯夫人在被她爹划清界限之后带着重礼上门,这是把自己的脸面摆在地上让人踩啊。

  “他们找我爹娘做什么?”

  刚问完,沈若嘉忽然就明白其中的缘由了。

  南宁侯和南宁侯夫人会带重礼上门拜见她的爹娘,应该跟今天早上,皇上给她和齐王赐婚的事有关。

  你想啊,齐王是谁?他可是当今天子的儿子,是皇子,是皇亲贵胄!

  沈若嘉跟齐王成婚,这沈家就成了皇亲国戚,沈家大房更甚,是当今圣上的亲家。

  再加上沈大老爷沈修文原就是内阁阁老,是圣上的心腹,是被巴结的存在,现在再加上一个齐王做女婿,那南宁侯府还敢跟沈家大房交恶吗?

  之前南宁侯夫人那般目中无人,还不是仗着他们谢家占理,毕竟当时沈若嘉生死不明,清白不明,南宁侯府要退亲,没人会说他们什么,最多说一句凉薄寡情罢了。

  只是现在,沈若嘉和齐王是圣旨赐婚啊,沈若嘉即将嫁入皇家,她的清白已经毋庸置疑了。

  南宁侯府难道还不会琢磨吗?

  别看齐王身体上容貌上确实是有些缺陷,但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啊。

  先皇后嫡子,当今太子殿下唯一的亲弟弟。

  太子殿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太子殿下的亲弟弟地位有多高就不用多说了吧。

  这种情况之下,沈家大房攀了高枝,那南宁侯府还敢跟沈家大房交恶吗?

  齐王对沈四姑娘上心,这会儿肯定已经传遍京都了。

  南宁侯府难道不怕沈若嘉因为当初他们南宁侯府退亲一事怀恨在心,到时候在齐王殿下跟前吹吹耳旁风,到时候,齐王只需要在朝中提点几句,他们南宁侯府中所有人的仕途都算完了。

  跟这么严重的后果比起来,南宁侯府的脸面又算得了什么?

  脸面能吃吗?能换成银子花吗?

  不能!

  但是仕途能啊!

  南宁侯这是为了自己的仕途而折腰,所以才携了重礼上门拜访沈大老爷沈修文。

  也算是给沈修文一个台阶下,他们南宁侯府放下面子上门来想要冰释前嫌,你沈家就不应该还摆架子。

  官场上,利益至上,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

  只不过,沈若嘉觉得,以她爹那清高的性子,估计这南宁侯府想要圆滑地跟沈家大房冰释前嫌,难了。

  从当初沈修文为了沈若嘉就敢让云亭公子对南宁侯夫人说出那一番话就知道了,在沈修文心中,没有什么比他的家人更重要。

  当初他敢跟南宁侯府一刀两断划清界限,如今又怎么可能因为南宁侯放下尊严和面子上门来,就释怀了?

  事实证明,沈若嘉猜测的还是对的。

  一刻钟左右,巧丝就进来禀告了,“南宁侯和南宁侯夫人走了,礼物大老爷和大太太都没收......”

  客人上门来,请他们坐下喝一杯茶是礼貌,是礼仪,沈家是书香世家,即便沈大老爷看不顺眼南宁侯府,但他不会做出将客人扫地出门的事。

  只是,就只有喝茶而已。

  南宁侯带来的礼物沈大老爷不收,就说明沈大老爷不改初衷,依旧要跟南宁侯府划清界限。

  南宁侯府是抱着讨好的心态来找沈修文的,沈修文不收他的礼,他不可能强迫人家收。

  这不,就只能灰溜溜地离开了。

  沈若嘉都能想象得到,南宁侯府携重礼进沈家,最后又原封不动地带着礼品离开,到时候京都能传成什么样。

  南宁侯府的名声从此一落千丈,那是肯定的。

  趋炎附势,薄情寡义,这些词,会一直挂在南宁侯府的身上,扣都扣不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