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许你江山皆为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青竹的疑惑

许你江山皆为聘 奇兔子 2055 2019.10.21 21:05

  小丫鬟抬眸看了看沈思韵,缩了缩脖子,劝道:“二姑娘也别生气,谢世子不是说了么,南宁侯只是暂时不答应而已,谢世子总是要娶亲的,总不能因为四姑娘跟齐王殿下定了亲,南宁侯就不让谢世子娶妻了吧?”

  “如今只是四姑娘和齐王殿下的亲事风头正盛,等过了这段时间,谢世子再跟南宁侯夫人提,南宁侯府肯定就答应上门来向姑娘提亲了”

  沈思韵恨恨道:“原本知青哥哥说好了这几天南宁侯夫人就上门了,结果!就因为一道赐婚圣旨,居然把南宁侯和南宁侯夫人吓破了胆,等等等等,这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都怪沈若嘉!”沈思韵气道。

  没事,沈若嘉招惹齐王做什么?!

  早知道......

  现在好了,就因为沈若嘉跟齐王的婚事,南宁侯府短时间内肯定是不敢上门求娶她了。

  刚退了沈若嘉的亲事,就上门求娶沈思韵,那是打沈大老爷的脸,同样是沈家的姑娘,南宁侯府却弃一个,娶另外一个,那沈若嘉得是有多糟糕?

  之前谢知青敢许下承诺,那是因为南宁侯府有理在前。

  之前南宁侯府退亲在情在理,但是现在,皇上一道赐婚圣旨下来,南宁侯府直接成了寡情薄义的代名词,他们若是再在这个时候上门求娶沈思韵,那只会惹怒了沈家大房。

  但是,沈思韵早已及笄,年纪不小了,她等不起,再拖下去,她愿意等,她娘也不会同意,会直接给她另择佳婿。

  沈思韵狠狠地撕扯着手里的丝帕,一条上好的丝绸帕子,被她硬生生地撕出了一道口子,看得一旁的丫鬟一阵心疼。

  这样一条丝帕,都够买好几个她了。

  再说,沈若嘉带着青竹一路回到箐芙院。

  刚进院子,池妈妈就上前来告知她今晚要去千松院参加家宴的事了。

  沈若嘉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便直接回了屋子。

  刚迈进屋内,豆豆就迈着小短腿跑过来了,直围着沈若嘉打转摇尾巴。

  沈若嘉弯腰把它抱起来,捏着它脖子间的软毛一边往椅子走去。

  舒服得豆豆直叫唤。

  青竹左右看了看,走上前给沈若嘉倒了一杯茶,然后就睁大了眼睛看着沈若嘉。

  沈若嘉拿起茶盏轻抿一口茶水,看了青竹一眼,不由得笑道:“怎么这样看着我?”

  青竹眨了眨眼睛,道:“姑娘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

  这个问题,青竹早就想问了。

  她从姑娘五岁到庄子上,就一直伺候在姑娘身边,姑娘会医术,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沈若嘉喝茶的手顿了一顿,不过好在,一路上她已经想好了怎么解释了。

  沈若嘉将茶盏放下,摸着豆豆的脑袋道:“青竹可知道,当初你家姑娘我被掳上山寨,逃出来后却落了水,差点儿就没了命?”

  青竹脸色一白,点点头。

  沈若嘉就道:“后来醒过来后,我就在想,若是我自己会医术,会用药,哪里用得着逃跑还险些溺水而亡,若是我会用药,调制点毒药带在身上,被人抓走的时候就给他们下毒,动动手就能放倒一片人了”

  “再加上我受了伤,若是我会医术,不就能自救了,哪还用等到齐王殿下救我?”

  “所以啊,回来之后,我就天天祈祷,希望自己能够有一身高超的医术,或许是你家姑娘我心诚,感动了上天,再加上娘亲那里也有不少医书,我也看过,这不,前些日子,我突然就会医术了......”沈若嘉一脸认真地忽悠着青竹。

  青竹越听,眼珠子越睁越大。

  沈若嘉就这么望着青竹,就在她心底打鼓不知道青竹会不会信的时候,青竹眼珠子一睁,高兴道:“那姑娘现在会医术了?”

  沈若嘉摸了摸鼻子,点点头,“会啊,不然我怎么给齐王把脉?”

  青竹圆圆的眼珠子亮晶晶的,一脸崇拜道:“姑娘真厉害!”

  沈若嘉忍着不笑,她叮嘱道:“不过我会医术的事,暂时不要告诉别人”

  青竹眨了眨眼睛,面露不解“为什么啊?府里的人都看不起姑娘是从庄子上回来的,若是她们知道姑娘会医术,绝对惊掉他们的下巴!”

  青竹哼哼道。

  沈若嘉哭笑不得,人家是看不起她从庄子上回来,跟她会不会医术有什么关系?

  难道她会医术,就能改变她之前的十多年都在山上生活的事实?

  沈若嘉抬手拍了拍青竹的小脑袋,道:“她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指不定她们是在羡慕嫉妒恨你家姑娘我呢,别忘了,我可是即将做齐王妃的人”

  青竹一怔,反应过来后一脸高兴道:“对啊!姑娘就要嫁给皇子了,她们肯定是羡慕嫉妒恨!毕竟姑娘身份高贵,而那些人一辈子就只能当丫鬟!”

  这单纯的孩子啊,真好忽悠。

  沈若嘉在心底默默地想着,脸上却是笑道:“是吧,所以呢,以后不必管那些人想什么,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们要说,咱们也管不着,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青竹撅了噘嘴,“可是她们背地里嘲笑姑娘,奴婢听了很生气”

  沈若嘉挑眉,道:“那就当她们是鸭子,在嘎嘎嘎地叫就好了”

  青竹歪了歪脑袋眨眨眼,然后点点头,“奴婢听姑娘的”

  沈若嘉捏了一把她有些肉肉的脸颊,笑道:“真乖,去书房把纸墨笔砚拿过来”

  青竹双手捂着羞红的脸颊赶紧小跑出去,不一会儿,就抱着一堆文房四宝进来了。

  将上等的宣纸铺好在桌子上,青竹研墨,沈若嘉提笔蘸墨,想了想,便低头在纸上认真地写写画画起来。

  一刻钟后,沈若嘉有些不适地揉了揉手腕,用毛笔写字,还真是不习惯啊。

  她将笔搁下,拿起两张纸吹了吹,然后在桌子上轻敲了三下。

  第三下声音刚落,程朗就不知道从哪里闪身出现在屋子里了,“四姑娘有何吩咐?”

  沈若嘉将手里的两张纸交给程朗,道:“这张是调补身体的药方,按照上面的分量把药材买回来,这一张是三天后解毒需要用到的药材和工具,让齐王找人准备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