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浮世之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寻找

浮世之上 蒋竹蕤 2181 2018.07.13 08:10

  文斐当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当他一下定决心,聂兰的阻挡实际上就形同虚设。虽然

  聂兰总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遂自己的心意,可是真要是论手段,文斐可比她这个母亲多出很多。

  第二天,文斐便动起手来,联系了一圈新闻圈的朋友,本来想知道罗侃的器官都捐赠给了哪些人,却意外发现,罗侃去世已经快两个月了,造成罗侃死亡的肇事货车司机还没有找到。

  文斐开始本来只是觉得有些好奇,为什么罗侃的家人没有敦促交警查明真相,却又从江大同口中得知,罗侃父亲早亡,母亲长期住安养院,罗侃去世后,突发脑梗,根本没有直系亲属敦促相关人员处理此事。虽然交警也并不是不作为,但是,每天有太多交通事故,没人敦促又缺乏有效线索的案件当然得不到重视。江大同人微言轻,即便有些想法,做了些努力,实际上仍旧不能够对此事有推动作用。文斐不同,以他的个性,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绝没有就这么算了的说法。

  经过了几周的调查,文斐辗转约到了自己的在宣传部门的师兄——夏冰,两人虽是多年未见,但是依然毫无生份的感觉。文斐了解到近些年,国内医患纠纷的问题非常严重,不少医生面临着工作压力大,工作时间长的现实问题,现在罗侃的案例应该是弘扬正能量的事,因此如果有人能够做相应的工作,从政府层面应该会给予足够的帮助和支持。文斐很会利用关系,也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加上自己和丰富的交际圈,文斐相信无论如何夏冰也是会给自己支持和帮助的。

  咖啡厅里,文斐笑着看了看夏冰,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师兄近来混的风生水起,看起来日子不错啊,”文斐端起面前的柠檬汁,看着夏冰略微发福的身形。夏冰从美国回来五年多了,回国很快就找了市高官的千金,开始混机关的生活,夏冰家本身就有些背景,加上自己又是海外名校留学,在机关又会张罗,很快就混成了副处长。小日子过得不错,事业也有成。说起话洋溢着人生得意的喜悦。

  听见师弟这样说自己,夏冰突然低头略咳了一下,也笑道:“师弟见笑了,回国好几年

  了,说话都有些官腔了。”

  文斐摇了摇头:“谈不上,本来嘛回国就得适应社会。再说你又是宣传口的,说错一句

  话被人抓了小辫子也不好。慎重点好……”

  夏冰点了点头道:“嗯!对了,我也需要提醒你,你想做这方面的报道?双方直接接触,如果没有第三方的协助,很难联系上受捐人。再者说,即使能够联系受捐人,而他或他的家属肯于站出来,接受对话。我很难肯定,无论在世界上哪个国家,这都已经牵涉到了个人隐私的部分。虽然你的想法非常积极,但我不得不先给你泼一盆冷水。”

  文斐点点头:“师兄说的是,我考虑过了。就算是再难,我也想努力做点什么……”

  夏冰别有深意的看了看文斐,笑道:“文斐啊!我不知道你对这事抱着怎么的想法,但我希望罗医生的捐赠不会被有些人解读成为我们宣传口的标杆。现如今的国情你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网络传播充斥着各种暴力。罗医生的捐赠是无私的,你我都知道。你也是希望这能带来积极的作用,但是我要提醒你,千万不要小看网络上的‘喷子’,这几年总有些人借题发挥,抹黑这些正能量。你要小心!也要保护好罗医生的家人。”

  “我知道了,我在这里也不想表明什么态度,毕竟现在我所说的都只是一句空话,我会尽我所能的。”

  “那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尽管提,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会最大限度的提供支持。”

  “好,谢谢师兄。”文斐对于这个师兄的承诺还是非常信服的。毕竟回国许久,如果有人可以给他支持和帮助对于文斐而言也是非常受用。

  现在,文斐面前面临着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找到受捐赠方,通过舆论给予罗侃应有的褒

  奖,二是找到撞人的司机,安慰罗侃的在天之灵。

  寻找受赠方这部分,依靠夏冰应该相对好解决,关键是如何找到当初撞罗侃的人。目前根据消息,只能判断是一辆中型卡车。出事地点没有监控器,相邻的几条街道也都是老旧地区,监控安得相当的不完善,几乎没有寻找到的可能。文斐已经几次托关系请求交警给予帮助,但是收效甚微。

  文斐像是和江大同形成了默契,文斐走各种关系网,江大同则走街串巷,各种寻找相关线索。彼此心照不宣,却都在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进行着。

  三个月后

  夏冰给了文斐第一个受捐赠者的联系方式。

  夏冰:“师弟,我千辛万苦找到的哦,对方也是很犹豫,毕竟好不容易重获新生,而且说穿了,根本不应该和捐赠者家人有联系的。我也是寻了个漏洞,毕竟你并不是捐赠者的家属,对了,我也说了,你这么做纯粹是为了弘扬正能量,你不要把我卖了。这是地址……”说着夏冰递给了文斐一个联系地址。

  “谢谢师兄,我本来就是要弘扬正能量,呼吁大家做有利于社会的事,你没说错。”

  “对了,受赠者是个教师,受赠的是肝脏,我没和他见过面,不过据说人很和善。你们可以聊聊……总之希望你能够挖掘到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夏冰看着文斐,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消息我随时通知你,希望你不虚此行。”

  受赠者是个老师,文斐突然觉得有些感动,当年罗侃给他补课的场景突然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当初的罗侃一定想象不到,自己的一部分将会继续从事这个当年没有真正践行的职业。是啊,如果罗侃能当老师一定会是一个出色的老师。

  文斐知道,江大同一定也希望能和自己一样看到这个老师,于是便毫不犹豫的打电话通知了江大同。

  江大同在电话里有些激动,这可能是他近半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明天上午,你去么?”文斐问道。

  “嗯,我一定会去的!”江大同答道。

  “从我家走,我们一起。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也想看看‘她’”。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