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八部西天

八部西天

没发芽的红豆

  • 仙侠

    类型
  • 2019.03.04上架
  • 0.97

    连载(字)

2.06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八部西天》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灵妖暗归狮驼岭,夜袭苏府查妖踪。

八部西天 没发芽的红豆 4612 2019.03.06 14:58

  第二章

  苏彻平静的躺在地上,眼神之中毫无波澜,如同平静的湖面,深邃悠扬。周围的一切仍旧是静谧且安详,苏彻没急着坐起来,而是继续保持着身体平躺,他需要休息,现在的他能感受的到体内一种流动的感觉,可是具体怎么形容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就好像有一只爬虫在身体之中肆意游着,却也没有伤害到自己,反而倒是说不出的舒适之感在每一寸皮肤之上绽放开来。

  地藏王菩萨在不远处侧卧在谛听背上,安静的看着面前的苏彻。原本上空的那点光源现在早已消散,现在洞底可是一片漆黑。他口中低吟着一段佛经,似乎是在诵唱着什么。不出一会儿的功夫,谛听低沉的道:“菩萨,他醒了。”

  话音刚落苏彻的身体发出微微的颤抖之样,他挣扎的右手从胸口抬起,猛地扣在地面之上。霎时之间,地面出现了一个掌印,周围地面介随之一震。地藏王菩萨在一旁看的真切,微微一笑,口中佛经随即停了下来。谛听见此,缓步驮着菩萨走向苏彻。

  “你醒了。”地藏王菩萨语速极慢的问道。对方此时仍然捂着脑袋,看上去痛苦不堪的样子。歇息了片刻才定了定神,恍惚之间清醒了许多,这才发现。“方才还如此漆黑的周遭,为何我现在看的这么真切?”

  苏彻大惊!虽然方才的痛感还没有完全消散,但身体之中现在蓬勃的力量不断涌入各个部位,他感觉到了自己前所未有的一种感觉,似乎更加强壮了,又更加坚韧了。

  地藏王菩萨憨笑了几声才道:“你被那斯入了身,必将有他的法力,如此夜间视力,也实属正常。”

  转头看到地藏王菩萨,苏彻这才惊讶的说道:“不知前辈到此……”正当他迎接地藏王菩萨的时候,脑子一转,“入了身?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的原委,恐怕还是你要自己去弄清楚,不是我番言,不解他番语。我只是帮助故人一个忙罢了。”地藏王菩萨和颜道,“小伙子,如今你两魂共为一体,想要压住他,怕是要废些力气。我能帮你的只有到此。”

  说罢从袖口之中拿出一本黄皮纸书。苏彻弯腰双手接过,细细一看,上道四个字,“小西天经。”

  “此书由来你慢慢会得知,你需知的,便是世间有八本小西天经,此乃为一本,你切要保存好,任何人都不可看到他,否则你会引来杀身之祸。”越往后说,菩萨的表情越是难看,到最后,面部甚至扭曲在了一起。

  苏彻惊恐的点了点头,吞了一口口水。

  “现在你想从这地府出去易如反掌,从哪儿来,便回哪儿去吧。”说罢,地藏王菩萨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苏彻一挑眉,看不见菩萨的身影,暗自欣喜,如遇此贵人,奈自己运气真好,如此一说,这生死一遭也不是什么坏事。想到这里苏彻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是苦头有些重了。还好自己挨过来了。

  想罢,纵身一跃。自己现在的法力跳出这深坑并没有什么难度。虽然过程极为冗长。

  “那老前辈临走之前可说我出入这地府易如反掌?”苏彻自顾自的说道,回想大人平时所言,此处应有三生路,过了这三生路就到了忘川河。据说忘川河的尽头就是转世投胎之所。

  想到这里,苏彻已然看到了洞口处那昏黄色的灯光,显然已经要到达洞口处了。这时苏彻也不着急,竟随处坐在了峭壁之处的一个石阶上。端坐而下,才翻开了那本地藏王菩萨交给自己的《小西天经》。

  “小西天经?有老前辈说的那么可怕吗?”苏彻憋眉将此书翻开。

  上书篆体:

  小西天经总纲,全文一万八千字,共录七部天决之总法门,及斗转星法门招式。若修炼八部西天,则此法必为根基。

  惊恐的眼神在苏彻的目中浮现,他惊疑的看着那所谓的七部天决之法,身体瑟瑟发抖!

  酆都之城偌大无比,鬼怪横行,妖魔管事。其中最大的乃要数那十殿阎罗,此处尽归其管。十殿阎罗大成殿之外,哆哆嗦嗦的跑进来一个小鬼,手中抓着一竹简。到正堂之中,立刻下跪。

  “参、参见阎王。”小鬼哆哆嗦嗦,殿堂之上的秦广王看着也来气,右手一抬,五指伸开,那小鬼立刻被掌风所吸,五指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脖颈。

  “废话快说。”秦广王不胜其烦,面前台桌之上堆满了形形色色的竹简文书,一日下来头都要大,见此小鬼到来也不由得拿他出出气,逗乐一番。

  小鬼手中的竹简立刻掉在了桌子之上,口中颤抖讲道,“这这这……这是地藏王菩萨……”

  还没等小鬼说完,秦广王立刻将他丢到台桌之下,打开竹简。

  详细参读之后这才长叹一口气,一招手,门崖之处有九座风铃,此时竟然有一铃莫名响了起来,随后不久门口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大王叫我所为何事?”门外进来此人正是那十殿阎罗之一转轮王。

  秦广王将手中竹简一扔,转轮王立刻反手一持,打开那竹简,上下四眼看过,点了点头,“明白了,我即刻去办。”

  “等等!”秦广王缓步走下台桌,低声询问,“你可知为何?竟要此人投胎转世回自己肉身?人间一日,炼狱一年。我回想那人应当已死去三日之久,这人间三年,尸体不早早的就腐烂了吗?”

  转轮王摇了摇头,“稍等,且让我探查一番。”

  说罢那转轮王闭目念决,口中振振,半响之后,眉目睁开,这才回头一拱手,“此事恐怕不是你我能够论道,我只能告之他的尸首已被保存完好,现在我便要去办理此事了。”

  秦广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苏彻闭目睁开的时候,他将那小西天经紧紧握着许久,直到自己的气息平稳了下来,这才收入怀中。现在的他,已经将其中心法尽数牢记于心,并且在学习之处虽然有诸多不解,但是里面详注明了,如今也学会了七八成。此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那股蓬勃的生机,虽然不比那时那个巨大的猿猴进入体重的感觉,可是现在的力量更让他感觉到实在。

  纵身一跃跳出了深坑,久坐之后的他真的要舒展舒展筋骨了。正当此时,他的身后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

  惊然!苏彻立刻回神,口中决起,那铁棒立刻出现在了手中。

  “切莫动手!切莫动手!”一个鬼影出现在了面前,定睛望去那人一身黑衣手持巨尺,面色凶狠,牙中渗透血丝。

  苏彻收手,问道,“你是何人?”

  那鬼影一拱手,“我便是人间所成那无常二爷之一,黑无常。”

  大笑一声,苏彻连忙回礼,“只闻其名今日得见其……其身,还望赎罪。”

  黑无常也笑笑,“无事无事,你是菩萨的贵客,我当以礼相待。”说罢才将手中的黑尺藏于身后。

  苏彻见此,跟着黑无常笑嘻嘻得将手中铁棒左右一挥,收入那袖口之中,这才问道,“菩萨?哪位菩萨?”

  “当然是地藏王菩萨,便是那身坐谛听,面色善意的那位。”

  如此一讲,苏彻当即明白了过来,那位将宝物赠予自己的老前辈,就是这黑无常口中所言的地藏王菩萨。可是如此一来,苏彻对于过去这几天来地府的遭遇,感到诸多疑惑。但在他未尽其想之时,黑无常一伸手,指向一处,“菩萨有命,切不可让你从凡间过,要让你从忘川河底走回阳间。”

  苏彻若有所思的看向黑无常指去的方向,缓缓地点了点头,跟着那黑无常的步伐,走向忘川河。

  黑无常脚步很快,苏彻也没有落下,如此现在自身的法力,定然不会是等闲之辈,苏彻暗自欣喜之时,已经到了那忘川河之中。

  “你只需跳入此河便可,此处就是阴阳两界之道,转轮王以为你开了阳间道,还望阁下快些,切莫让小鬼小怪贪了便宜,再去阳间害人。”

  点了点头,苏彻也不耽搁,当下道谢,随后纵身一跃,跳入了那忘川河之中。

  进入河水之后苏彻立刻感觉到头晕目眩,一阵一阵的恶心之感传入身体,好在他如今的法力还算深厚,能够镇定自若。河水别开便面波澜不惊,深处竟然暗藏汹涌,跟着波浪之流,苏彻渐渐感觉眼前变黑,四肢乏力。失去了知觉,竟昏睡了过去。

  再当苏彻惊醒的时候,第一个走进身体的感觉是一种剧烈的窒息之感,伴随着剧烈的咳嗽,苏彻猛地捂住胸口,从地上爬起来,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肆意喷射而出,他立刻屏住呼吸,这才舒服了许多,可是当他再稍微舒气之时,那剧烈的疼痛之感再次从身体之中产生,不得已再次屏住呼吸。苏彻的身体才稳住。

  环顾四周,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身处一个山洞之中,外面照耀进来的,竟然是阳光!

  “真的活了?!”苏彻大喜,站起身来,一不注意又吸了一口气,再次口吐鲜血,身体居然虚弱到了一个极度疲惫的状态,立刻跪倒在地。正当此时,一个白色小巧的身影出现在了苏彻面前,它的嘴中叼着一把黄褐色的药草。

  苏彻右手艰难的捂着胸口,疑惑的看着它,“你……你要我吃了?”

  那小东西竟然点了点头,将草药向上抬了抬,只怪它身材矮小,只能将脖颈抬高到此。

  见如此情景,苏彻也不迟疑,立刻左手抓过草药,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此药虽然入口苦涩不堪,但是化入口中之后竟然开始变得香甜可口起来。三两口便吃了下去。缓了口气的功夫,那小东西嘴中又叼了一个石杯而来,其中有淡绿色的水。苏彻当然会意,拿起石杯一饮而尽。这才出了口气,擦干嘴唇。

  “咦?”苏彻惊讶的深吸了几口气,果然那种疼痛之感已经消散了,现在的呼吸已经顺畅了许多。喘过气来,苏彻瘫坐在地上,这才仔细看去,原来地上的小家伙是一只白色容貌的狐狸,雪白的容貌,脸相貌都十分讨喜。

  “谢谢你啊,小家伙。”苏彻轻手抚摸那小狐狸的背,连声道谢。对于苏彻的抚摸它丝毫没有躲闪之意,反而有些享受之色。苏彻喜上眉梢,连忙将它抱在怀里。

  休息了片刻苏彻这才坐起了身。满身的鲜血也已经干了,凝固在了衣服之上。看到这一身血渍,他明白了,现在的自己已经到了人间。“走,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地洗个澡。”

  清澈的溪流不断在向远方潺潺流淌,苏彻慢步上岸,看到那乖巧的小狐狸和自己方才洗过的衣物都安静的躺在那里,他微微一笑。走到狐狸身旁,它被惊醒了起来,看到赤身的苏彻,连忙回过头去,尖声叫了几下。

  苏彻呵斥一笑,“想不到你此等小物也会害羞。”左手反掌盖在衣物上,瞬间那衣服上的水渍全无。就此上身,束腰垂带之后。苏彻坐在了一旁的大树下,也不管那小狐狸愿不愿意,一把扯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肚皮之上。

  “你是无家可归吗?要不要以后跟着我?”苏彻问道,随手轻抚着狐狸的头,洁白的绒毛此时更加美艳。

  狐狸点了点头,再次把头别了过去。苏彻也不管,“好吧,那以后我就教你小灵如何?”

  目光忽然变得涣散起来的苏彻,将视野望向了北方,“那里就是我的家,陪我回家看看吧。”他的右拳不知何时攥紧,放在身体的一旁,他丝毫没有忘记那一日的苏府上下。他也没有忘记曾经在书房之中自己胆怯的一面。他的目光渐渐的凶狠了起来。曾经的自己那么的善良,心慈手软的自己连个路过狂吠的小狗都不忍心怒喝一声。不料如今整个镇子都毁于一旦,先到这里,他不禁愤恨不已!

  晴天一道霹雳猛然砸下,苏彻的拳头狠狠地打在身后的大树干上,那树如同砂砾聚成一般,瞬间变为粉末。小灵哆嗦的在苏彻的怀中,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大树,瑟瑟发抖。

   天空之中云雨之内,一个倩影在上方注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她的神情黯然,粉拳攥紧。身旁渐渐浮现出另外一个身影,佛珠缠身,袈裟挂衣,手中摆出一佛印,侧身坐与谛听之上,正是那地藏王菩萨。他紧闭双目未曾睁开,转过面容朝向那倩影轻道,“此番说来,到底是福是祸要看天意何为了。”

  倩影身形震动,“我已经能够感觉到那妖魔在他体内已经不可能再沉睡多久,我的符印虽然强大,但是毕竟只是一道符印,给不了他多大的帮助。”

  “切莫多思多想,这一劫才刚刚开始,妖魔已是灵魂,这肉身的主人未必会输给他,但是未来如何,这要看他的心境。我已将小西天经传给了他。”

  “这件事情还对亏了菩萨,您已经仁至义尽了,剩下的路,还要看他如何共同度过了。”倩影的语气变得哀怨了起来。

  菩萨淡然,笑道,“多大遭难你不也都独身走过,天意如此,又能如何?难道还能逆天改命不成?天意不可违。”

  没有答复,她的目光仍然落在草地的那个少年身上,那种关切,焦急,却有无可奈何。这世事难料,她只能在心中默念,保佑他一路平安。

  “若是那厮化魂之际,我必拼上性命,换你一世平安。”空气之中弥漫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殊不知,天道轮回,未来的路,谁也无法预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