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慕容潇潇的苦难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743 2019.10.25 15:19

  第三十八章慕容潇潇的苦难

  养仲只觉得内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随着飞驰的箭矢疯狂外泄,转瞬之间已经被抽走了大半。而且,为了保持箭矢的飞行速度和威力,养仲仍旧需要不断输出内力。

  这就是跨层使用9层招式的后果吗?

  “来得好!”

  在养仲出手的同时,郭锋一改之前悠然的态度,终于认真起来。他双手掌心相对,将力量集中于双掌之间,一个金色的圆球立刻出现在掌心之间。

  “龙语——破!”

  郭锋冲着飞驰的箭矢轰出双掌,金色的圆球一闪而逝,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撞向空中的箭矢。

  轰!

  剧烈的爆炸声再次响起,耀眼的光辉冲破天际。

  五发箭矢被炸得四散开去。

  不过,养仲仍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难道还能继续操控吗?

  想起和叶一成交手时的情形,养仲不由得继续催动内力,原本和箭矢模糊的链接立刻变得清晰起来。

  “原来如此!”

  养仲大喜,赶忙继续指导养月道:“意识积蓄于内力,内力附身于箭矢,内力不断,则意识不绝。此即与弓箭合二为一之法!我儿务必铭记于心!”

  养仲将体内残留的内力全部释放,原本失去动力的箭矢如活了一般,再次加速,呼啸着冲向郭锋。

  不过,因为过度使用内力,养仲已经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晃晃。

  “快收手!”郭锋看到后大惊,赶忙大声呵斥道:“再不收手,必有生命危险!”

  想起逃跑的杨伦和性格怪异的雄异,养仲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这才是江湖儿女应由的风范和气度!

  这才是大侠的风范啊。

  可惜,养仲非常清楚,一日之内连续服下两颗圣药,他早已经没有了苏醒的可能。

  与其这样死去,不如再多为女儿做一些事情吧。

  养仲咬紧牙关继续坚持,五支箭矢呼啸着卷向郭锋。

  “愚昧!”

  郭锋不敢再有所保留,将内力发挥至极致,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郭锋很清楚,养仲是在药物的刺激下才突破了9层。可是,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强化到9层的程度,再这样消耗下去,他的器官根本无法承受住这样的负担,最终结果只有一个——碎裂!

  五脏六腑都会彻底粉碎!

  虽然是对手,但养仲所做的一切都被郭锋尽收眼底。

  这样的老人值得尊重!

  郭锋不能放任他自我毁灭!

  养仲感觉到一阵凛冽的劲风由上而下,冲着他飞了过来。

  不好!

  养仲意识到郭锋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他能够铺捉到的极限,立刻想要将飞驰出去的箭矢召回。可是,当他再次催动内力的时候,只觉得心脏开始剧烈的膨胀,膨胀,膨胀,之后如一个过度膨胀的气球一样,“嘭”的一声炸开了。

  一股热流在体内四处滚动,甚至大脑之中都有滚烫的感觉传来。

  直到此刻,养仲才意识到,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终点。

  “哇!”

  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当!

  当!

  当!

  空中的箭矢坠落下来。

  养仲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很像回头再看女儿一眼,可身体早已经不再听他的使唤,最终丢下手中的弓箭,向后倒了下去。

  “老人家!”

  郭锋出现养仲身后,伸手托住了他的身体。

  “带我女儿,走!”

  养仲很想告诉郭锋这句话,可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挺直身体,直直的盯着郭锋,期盼着郭锋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郭锋看出养仲有话要说,可又只是一面之缘,他无法理解养仲的意思。不过,从刚才战斗中,郭锋看出养月对养仲的重要性,猜测他可能是想要恳求放过养月。可是,养月对郭锋来说还有另一层意义,为了尤歆,他不能答应养仲。

  “对不起,我能放你女儿走。”

  郭锋愧疚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养仲竟然露出了释然的表情,眼神中还对郭锋充满了感激。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他本就不想让我放走养月?

  郭锋好奇心起,可已经无法求证了。

  养仲闭上了眼睛,一脸安详。

  “爹爹!”

  不远处的养月一直跪在地上。她保持着跪姿,一步步挪向养仲,眼中满是泪水。

  地上布满了碎石、树枝。

  养月的腿上划满了伤痕。不过,她仍旧一步步挪到父亲身前,冲着父亲的身体深深扣了三个头,说道:“爹爹,您教女儿的一切,女儿都已经铭记在心。女儿会一心修炼,早日实现合二为一,救我全族脱离苦海,了却你的心愿。”

  一心修炼?

  这可有些事与愿违了。

  不过,郭锋还是倍感欣慰。

  养仲没有白死!

  “养月姑娘,因为此事干系重大,我不得不请你跟我回去。”

  “好。”养月抬头看向郭锋,“不过,还请郭大侠容我安葬了爹爹。”

  “嗯。”郭锋点了点头,“请姑娘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其他的就交给我吧。”

  “谢谢!”

  养月站起身来,向周围环视了一圈,最终发现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

  “爹爹一心想要回到西北,现在既然无法如愿,就请郭大侠在此山上开一墓穴,我将父亲暂时安葬于此。待到我学成之后,自会再行安置。”

  “好!”

  养月抱起养仲的尸体,和郭锋一起来到小山之上。

  郭锋双掌蓄力,开出一个两米多深的墓穴。

  “谢谢!”

  养月将养仲放进墓穴之中,又盯着养仲看了许久,这才向他又叩了几个头,在郭锋的协助下将墓穴填埋平整。

  “郭大侠,咱们走吧。”

  养月眼神坚定,转头向来路走去。

  郭锋默不作声,紧紧跟在后面。

  养月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又获得养仲以生命换来的修炼法门,相信在不久之后,她已经会取得突飞猛进的提高。

  一代箭神或许会再次出现!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一个身影从黑暗中闪出。

  这身影跃上小山,扑倒在养仲的墓穴之上,浑身因为激动而颤抖不已,贪婪的说道:“七层高手的尸体!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宝贵材料啊!埋了岂不是可惜了!可惜了!哈哈——”

  ………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慕容潇潇盯着电脑屏幕,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茫然。

  这已经是第十四次了。

  第一次是整体结构问题。

  叶一成回复:“不错!但是,整体结构有问题。第一章应该是执行主体和基本原则,第二章是具体规定,第三章是程序,第四章是奖惩条件,最后一章是关于概念的规定。请参照修改。”

  慕容潇潇看到之后哭笑不得。

  这等于是全盘否定了她的草稿。

  于是,她只能从头进行修改。

  第二次叶一成回复:“整体结构应该没有问题了。但是,规定的还是不够清晰。主要问题在于:1、执行委员会人员内的分工不清楚。2、议事规则不明确。3、考核标准定得不太合理。4、缺少惩罚性规定。请继续调整。辛苦了!”

  好吧。

  您是领导,您说了算。

  慕容潇潇只能再次进行修改。

  第三次叶一成回复:“很有进步了。不过,还是存在一些小问题。比如:1、意外的排除,比如员工遭遇了伤害,比如家人生病等特殊情况。我们应该体现人性化管理。2、奖励标准定得有些低了,需要调整。不只是我,郭馆长、易师傅、舒医师都可以进行指导。3、大胆一些,步子迈得宽一些,不要太局限。”

  这!

  慕容潇潇有些无语了。

  前两条还好说,这第三条是个什么意思?

  什么叫步子迈得再大一些?

  什么叫不要太局限?

  你叶一成把武功绝学传授给十大家族之外的人,这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你还要把步子迈得再大一些,你就不怕其他家族强大起来,超越了十大家族,动摇了落英群岛稳定的根基?

  好吧。

  你要步子再大一些,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干什么!

  于是,慕容潇潇将规定调整为:“对于绩效考核前三名的,可以向茶馆管理层提出申请,学习叶一成馆长手中的武功秘籍,亦可以根据本人意愿,要求叶一成馆长、郭妙副馆长传授家族武学。”

  调整完之后,慕容潇潇将规定发给了叶一成。

  叶一成很快回复道:“这个思路很好!沿着这个思路,把其他章节都调整一下。我很期待!”

  这又是什么意思!

  连续坐在屋里三天,一直对着电脑查资料、改文件,慕容潇潇几乎没有出过办公室的门,好不容易把整体框架定下来了,叶一成竟然要求她从头调整。

  这明明是在耍我啊!

  慕容潇潇被气得浑身发抖,她恨不得冲着叶一成大吼一顿,问问他沿着这个思路调整是什么意思!他到底还有完没完?

  可是,从小接受的教育令她无法这么做,家族的压力又令她不敢这么做。

  好吧。

  再调整。

  慕容潇潇按照叶家、郭家的家传功法也能传授的思路,对规定进行了重新调整,又将文件发给了叶一成。之后,又经历了几次细枝末节的修改和完善,叶一成回复道:“很好!再把传授方式具体一下,比如期限、地点、方式等等。一次奖励不可能持续太久,建议以三个月为限。另外,也可以加入一些物质奖励,比如丹药。”

  太好了!

  虽然仍旧要调整,不过慕容潇潇终于看到了希望。她怀着激动的心情再次对条款进行了调整,满心期待的发给了叶一成。

  这一刻,慕容潇潇觉得如释重负,心情好到了非常。

  可惜,叶一成的一句话把她打回了深渊:“慕容姑娘,不好意思,征询了郭馆长的意见,她不同意!我们还是得回到原点,重新调整。辛苦了!”

  “叶一成,你个——”

  慕容潇潇大吼一声。不过,脏话还没有骂出口,慕容世家严格的家教再次发挥了作用。

  慕容潇潇从小到大就没有骂过人,更别说是骂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大坏蛋!大坏蛋!大坏蛋!”

  她只能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她唯一用过的骂人的词汇,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呜呜——”

  慕容潇潇小声呜咽着,生怕让别人听到,影响了她在下属和眼线心中的形象。可是,越是这样越觉得委屈,越是这样越觉得憋闷,眼泪便如决堤的洪水,源源不断、越流越多。

  慕容潇潇不是傻子。

  在不断修改、退回的过程中,她已经意识到叶一成根本就不在意文件本身,即便她写得天衣无缝,叶一成也会把文件退回来让她继续修改。因为叶一成的目的就是要把她拴在这个文件上,让她无法有效监控茶馆内的动向。尤其在父亲慕容广宇发来讯息,说在长老会与叶一成剑拔弩张,让慕容潇潇万事小心之后,慕容潇潇更加肯定了她的判断。

  可是,即便知道了这些又能如何?

  叶一成是馆长,慕容潇潇必须按照他的指示行事。

  几个眼线还在不停的提供信息,她又无法甩手离开。

  “哎——”

  慕容潇潇深深叹了口气,一边流泪一边再次打开文稿,将这份文稿存档为“第十五次修订”,再次投入到编辑工作之中。

  为了我慕容世家!

  慕容潇潇在心中默念。

举报

作者感言

裁判的艺术

裁判的艺术

昨天太累了!年底忙到不行!唉,苦命啊~~~

2019-10-25 15: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