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二公子杨伦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213 2019.10.16 23:11

  第三十二章二公子杨伦

  冯俏离开大长老的实验室之后,忙不迭的向前厅走去。

  大长老曾下了命令,除非经过他的允许,否则任何人不得进入他的实验室,这也是冯俏孤身一人来到这儿的原因。

  董闻和杨伦未能得到大长老的许可。

  在神教之中,大长老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因为他不像养长老和少主雄异绑在了一起,也不像二长老公开支持二公子杨伦。

  大长老一直都没有站队。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获得教主绝对的信任吧。

  实验室位于宅院后花园的一个偏僻的所在,是大长老来了之后临时搭建而成。

  从实验室到前厅,几乎需要穿过整个后花园。

  如果是之前,冯俏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值得紧张的地方,毕竟这儿是神教分堂所在的宅院,她在这儿已经住了五年多,早已经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

  可是,在遭遇了早晨的变故之后,这儿已经完全变了味道。

  静!

  安静的出奇!

  不仅没有了之前动物们的叫声,连昆虫的叫声都听不到了。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有刺鼻的药味,福尔马林独有的酸腐味道,还有淡淡的血腥气味,令冯俏觉得六神不宁。

  这儿早已经不是冯俏熟悉的那个后花园了。

  哎!

  想起早晨与尸兵遭遇时的情形,冯俏仍旧心有余悸。

  教主,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能任由大长老做出这样的事情。

  “嗷——!”

  突然,一声嚎叫打破了周围的寂静。

  早上的遭遇仍旧历历在目,冯俏不由得催动内力,惊慌的四处张望。

  “嗷!”

  “嗷!”

  “嘎嘎——”

  “咯咯——”

  嚎叫声不断,还伴随着鸡鸭的叫声。

  冯俏顺着声音往前观瞧,发现她已经来到了董闻养鹤的地方。

  想起大长老的交代,冯俏立刻想到,这应该是有人在喂食那些尸兵了。

  去看看吗?

  不要了吧。

  虽然心有余悸,但出于强烈的好奇心,冯俏还是一步步向五仙堂走去。

  “天啊,这些东西真的是人吗?”

  “什么人啊,这叫尸兵!是大长老的独门武器!”

  “武器?可是,他们明明都是人啊。”

  “人?呵呵,你看看他们哪儿像人?哎呦!真恶心!”

  冯俏走到五仙堂前。

  原本的五仙堂里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金属笼子,五个尸兵正趴在地上,抱着鸡鸭大口大口的啃咬着。

  分堂的两个手下站在金属笼子外面,一边看一边聊着天。二人身边放着两个大笼子,里面各装了十几只鸡鸭。

  “他们需要吃多少?”

  冯俏走上前询问。

  “夫人!”

  二人看到冯俏,赶忙抱拳行礼。

  “禀夫人,大长老交代说每一个都要喂上四五只,要等他们不再主动要了,才能停下来。”

  “哦。”

  冯俏点了点头,开始继续观察这些尸兵。

  五个尸兵并未因为冯俏的到来而有什么变化,仍旧埋头啃着手里的食物。羽毛、鲜血、内脏,还有骨头被嚼碎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令冯俏不由得皱起眉头,胃里一阵翻腾。

  正如刚才那个手下所说,这哪儿还算是人啊。

  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被杀人的好。

  想到这儿,冯俏竟开始可怜起这些尸兵了。她不由得贴近笼子,注视着它们的一举一动。

  五个尸兵中有一个胖子,两个矮个子,一个瘦得像杆一样,还有就是吃掉仙鹤的那个身形健壮的中年男子。这个男子的位置最靠前,其他四个并排趴在他的身后,和他保持着大概一米多的距离。

  难道这些尸兵也有序列之分?

  冯俏眼前突然一亮。

  这五个怪物虽然都是尸兵,但实力肯定有所差别,是不是实力强大的可以领导实力弱小的?

  如果这个设想成立的话,那这些尸兵岂不是并非毫无意识,而只是被清除了人性,留下了杀戮的本能?

  不过,这些只不过是猜测罢了,还需要通过一个方法来验证。

  什么方法那?

  冯俏转头看向盛放鸡鸭的笼子,立刻有了主意。

  “你们两个不要喂了,让我来。”

  “您来?别,别。夫人,这些鸡鸭很臭的,别脏了您的手。”

  “是啊,夫人。让堂主知道了,我们没法交代啊。”

  二人赶忙推辞。

  “没事,我有我的打算,你们听命令便是了。”

  冯俏将装鸡的笼子拖到身边。

  不多一会,五个尸兵便把手里的鸡鸭吃了个干净。之后,前排的男子率先抬起头,冲着冯俏发出了吼叫。其他四个等着男子吼完之后,才跟着发出吼叫。

  “有趣!”

  冯俏顿时有了些把握。她从笼子里掏出一只鸡,从铁笼子的缝隙里塞了进去。

  鸡刚进入笼子,便煽动翅膀,没命似的四处逃跑。

  前排的男子一下子扑了过去,用双手将这只鸡抓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其他四个尸兵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却谁都没有动。

  果然!

  这些看似像野兽一样的尸兵是有强弱意识的,也就是说如果能够控制住最强的这个尸兵,那就能够通过这个尸兵,来威慑住其他的几个。

  冯俏又抓了一只鸡,从缝隙里塞进了铁笼子。

  “嗷——”

  “嗷——”

  其他四个尸兵嚎叫着,互相争抢起来。

  再次印证了心中的想法,冯俏不再逗弄他们,又将三只鸡塞进铁笼子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是!”

  “是!”

  两个手下赶忙将鸡笼子接了过去。

  冯俏又看了一眼为首的尸兵,转身向后花园的出口走去。

  …………

  大厅之内,董闻和杨伦正翘首等着冯俏。

  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5点多,距离和叶一成见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杨伦坐在上首,一言不发。

  他三十岁出头,短发,胡子剃得干干净净,一双眼睛细长,嘴唇很薄,鼻梁高挺,一看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董闻正在大厅里踱步,在看到冯俏的身影之后,立刻迎了过来。

  “怎么样?大长老怎么说?”

  “不行。”冯俏摇了摇头,“大长老说苏蓉早已经脑死亡了,只是因为呼吸机和注射抗生素才一直保持着心跳。”

  董闻大失所望:“哎!看来是白忙活了一场啊。”

  “谁说白忙活了?”

  杨伦眯着眼睛,冷冷的说道。

  经过武王村一事,他已经对董闻和冯俏夫妻二人失去了信任,态度上也就冷淡了许多。

  少而精。

  这是杨伦组建自己班底的基本原则,没有能力的手下,他绝对会像壁虎甩掉尾巴一样,在适当的时候立刻甩掉,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董闻夫妻二人已经在他要甩掉的名单之上了。

  “公子,您的意思是?”

  董闻低头询问。

  董闻已经感受到杨伦不冷不热的态度,对他也就更加的恭敬了。

  “苏蓉活着与否并不重要,只要茶馆的那些人知道她在我们手里就足够了。”

  “有道理!”

  董闻思索了一会之后,立刻冲杨伦竖起大拇指。

  冯俏并不太明白杨伦的意思,皱着眉头询问道:“现在苏蓉已经死了,那我们就无法从她口中得到踏空步的秘籍。苏蓉的丈夫楚强五年前就失踪了,那现在的希望只有苏越。难道二公子想要用苏蓉的尸体,和叶一成交换苏越吗?”

  “不错!”

  杨伦仍旧眯着眼睛,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不错?

  这怎么可能?

  冯俏本想这么说,但碍于面子,并未能说出口。

  董闻知道是时候向杨伦证明自己了,赶忙向冯俏解释道:“俏儿,你难道忘了,我们的目标不是苏越,而是他脑子里的踏空步心法吗?”

  “你的意思是?”

  “我们以交换苏蓉为条件,让苏越把心法写出来,再由叶一成转交给我们。苏越是个孝子,为了苏蓉,他肯定会同意。叶一成也不会失去苏越,还能换回苏蓉,两全其美,应该也不会反对。这样的话,我们不就顺利拿到秘籍了吗?”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冯俏这才恍然,“二公子果然高明,佩服!佩服!”

  “哈哈,雕虫小技而已。”

  杨伦的表情这才好看了一些。

  与冯俏相比,这个董闻还是有些智慧的。

  “董堂主,临来的时候,二长老说你是他所有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是个能担大任的人。现在看来果然是有些道理。”

  “二公子过奖了。”

  “时间差不都了,我们走吧。不要让任胖子等太久了。”

  “是。”

  说完这话,杨伦站起身,径直向门外走去。

  “俏儿,我要陪二公子走一趟,你早些休息。”

  “嗯。”

  冯俏目送二人离开大厅,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根据收集到的信息,杨伦一共杀了五十多个普通人,这已经引起了落英群岛的高度警觉。而且,从中也能够看出杨伦是个心狠手辣、不顾后果之人。另外,从杨伦刚才的态度中,还能够看出他还是一个恃才放旷、傲慢无礼之人。

  这样的人能成大事吗?

  冯俏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哎!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冯俏难免有些怅然。

  神教复兴,谈何容易。

  当初她曾劝过董闻不要参与其中,可董闻是二长老的亲传弟子,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她也只能陪伴在董闻身边。可是,随着对这个自称神教的门派越来越多的了解,她越发觉得董闻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怎么办?

  难道就一条路走到黑?

  不行!

  得要留个后手才行了。

  想到这儿,冯俏拿出手机,调出了那个她看了无数遍,又始终不愿拨通的号码。

  师妹—舒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