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一波一波又一波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719 2019.10.01 01:13

  林溪站在郭妙身旁,看着非正组的队员忙着清理现场,脑海中仍旧是刚才战斗的场景。

  躲避!

  躲避!

  不停的躲避!

  起初林溪觉得自己还能应付,可在黄衣人嗑药之后,她便完全跟不上对方的行动,只能借助房间里的物品,一味躲避对方的进攻。她眼见着郭妙被养长老缠住,叶一成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自责!

  懊恼!

  不甘!

  各种负面情绪充斥在心头,林溪第一次为她做出的决定后悔了。

  我怎么这么没用啊,竟然完全帮不上他。要是换了慕容姑娘,她肯定能做更多事情,不会像我一样,只是不停的逃跑、逃跑。

  我是不是不该做这个助理啊。

  林溪茫然的看着周围,总觉得头有些发晕,浑身使不出力气来,心情更是糟糕到极点。

  因为一直在躲避黄衣人的攻击,她是距离窗口最远的一个,也是最晚逃出来的一个,吸入的绿色气体也就最多。

  这时,严历走了过来。她手里拿着一沓文书,对郭妙说道:“郭馆长,这是这次的损失情况,请您签字确认一下。”

  在叶一成就任之前,一直都是郭妙和严历对接,二人是老对手了。

  郭妙接过文书,逐一查看了一番之后,将文书递回给了严历:“严组长,你是在开玩笑吗?一扇窗子而已,你要我们赔80万?”

  “一扇窗子?整层楼都被烧了好吗?不信的话,你跟我上去看看。”

  “没这个必要。”郭妙竟然也有奸诈的一面,“对面是一群亡命之徒,肯定不是落英群岛的人。这次等同于一次恐怖袭击,我们是受害者,哪儿有受害者赔钱的道理!”

  “话可不能这么说。根据我们和落英群岛的协议,武林中人造成的损失都应当由落英群岛负责赔偿。”

  “那群人不是武林中人!是群亡命徒!武林中人有动不动就同归于尽的吗?开玩笑!”

  “郭馆长,你这就不讲道理了。”

  “严组长,我们差点死在上面!”郭妙指了指大厦上破碎的窗子,“对方根本没把茶馆当回事,这说明他们并不认可落英群岛,落英群岛凭什么为他们造成的损失买单?”

  “郭馆长,你这么说可就是无理取闹了。协议中规定的很明确,所谓武林中人乃是身负普通人所不能及的武功绝学之人。这些黄衣人个个身怀绝技,这一点你不会否认吧?”

  “当然。”

  “那不就得了。这次损失是由你们双方造成的,双方又都是武林中人,那自然要由你们承担了。”

  “可是,严组长,你好像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他们虽然身怀绝技,可并不服从落英群岛的管理,还向我们发动了袭击,这说明他们是一群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亡命之徒!这次他们为了抓到那个孩子袭击我们,那下次也会袭击你们!他们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严组长,您说我说的对吗?”

  “这个——”

  严历一时无语。

  这次事件的确和以往的不同。而且,从这群黄衣人的行事方式看,郭妙的话并非没有道理。

  郭妙趁热打铁:“既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那这损失就应该五五分账。所以,我们只应该承担这次损失的50%。”

  “50%?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权限范围,我无法决定!”

  “那就去请示你的上级吧。”

  郭妙说完这话,转身走向她的三个部下,不再给严历讨价还价的机会。

  林溪一直站在郭妙身边,一时听傻了。

  郭馆长,太帅了吧!

  她真没有想到郭妙还有这一面。

  严历狠狠地瞪着郭妙的背影,却拿她没有办法,因为她确实被郭妙说服了。

  茶馆是落英群岛派驻在普通人世界的官署,代表落英群岛管理武林。对方明知叶一成一行人的身份,还如此明目张胆的发动攻击。虽然他们行事隐秘,每次都会销毁所有罪证,可一旦身份暴露,等待他们的将会是落英群岛的江湖通缉令。届时,他们只有一个结果——彻底消失!

  根据非正组的史料记载,落英群岛曾发出过三次通缉令,针对的分别是60年前的天下会、40年前的星宿门和20年前的逍遥宫。这几个门派的所有相关人员,上至首领、长老,下至门徒、杂役,甚至是这些人的家属,全都被屠杀殆尽。

  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看似温文尔雅的落英群岛,一旦亮出它的爪牙,那将是一场席卷整个江湖的血雨腥风。

  “好吧,算你厉害。”

  严历只能放弃。不过,在气势上输给了郭妙,这让她非常的不爽。于是,她立刻把矛头转向了林溪。

  “林助理,你知道吗?讨价还价这种没面子的事情,可不应该由郭馆长出面,原来都是慕容助理的工作。”

  “严组长,你是在暗示我不如慕容姑娘吧。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如她。”林溪的情绪正低落,严历这一问倒令她找到了发泄的机会,“慕容姑娘是慕容世家当家家主的女儿,我一个小门派出身的人,拿什么跟她比啊。家世不如她,武功不如她,长相不如她,能力又不如她。我真傻,真不该答应叶馆长,接下这份工作的。明明就是一只普通的鸭子,却偏偏觉得自己是童话里的那只丑小鸭,梦想着有一天能变成白天鹅。呵呵,严组长,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严历无语了。她本想惹得林溪反唇相讥,借机吵上一架,发泄发泄心中的不爽。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看似机灵的林溪竟然是个实在姑娘,而且情感上还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严历只能尽可能去安慰她了。

  “林姑娘,你不要过于看低自己。叶馆长让你做助理,肯定是有原因的。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把这么一个重要的职务,交给一个没有能力的人。”

  “是吗?可是,你刚才还说我什么都不如慕容姑娘啊。”

  “我哪儿有啊。”严历发觉林溪的眼神很是迷离,神情也极不正常,赶忙继续解释道:“我只是说你经验还有些不足,等历练一段时间之后,一定能够超过她的。”

  “是吗?可是,我一没有背景,二资质平平,三又不会什么高级的武功心法。我凭什么能够超过慕容姑娘啊。”

  “这个,这个——”

  严历又无话可说了。她发觉自己今天特别不在状态,输给郭妙也就罢了,可现在竟然被林溪这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这令严历更加的不爽,可又觉得无处发泄。

  从现在的情况看,林溪应该是遭受了重大的打击,难道要继续落井下石吗?

  这种事,严历还是做不出来的。

  “林溪姑娘,助理的工作确实不好做,我建议你多跟慕容姑娘交流交流,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如果实在扛不住了,你就跟叶馆长直说,我相信叶馆长肯定会有所调整的。”

  “有所调整?你的意思是把我换掉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是啊,我也觉得我扛不起这个担子。”说到这儿,林溪已经彻底陷入了悲观。她只觉得脑子越来越晕,心里满是委屈、憋闷和对自己的失望。她冲严历点了点头,说道:“严组长,谢谢你。”

  说完这话,林溪转身向郭妙走去。

  严历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发誓再也不挑逗林溪了。

  林溪一步步走向郭妙,只觉得精神越来越恍惚,仿佛看到郭妙在和手下说着什么,却怎么都看不真切。她又努力向前迈出一步,伸手想要抓住郭妙,可脚下突然一软,整个人直直地向郭妙倒去。

  郭妙毕竟是内力5层的高手,瞬间反映过来,一把将林溪抱住,询问道:“林溪,你怎么了?哎呀,你这孩子,头怎么这么烫!天啊,你不会是中毒了吧!”

  中毒?

  中什么毒?

  难道是那些绿色的气体?

  哦,是了,难怪我会觉得那么难受,想来是中毒了。中毒了吗?挺好的。就这样死去得了,反正我什么都不行——

  心中被这样的负面情绪彻底占据,林溪渐渐失去了意识。

  …………

  叶一成坐在手术室外,焦灼的等待着。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可手术室的门仍旧关得严严实实。叶一成盯着这两扇厚重的房门,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打开,毕竟拖得时间越久说明手术的难度越大,那个少年也就越危险。

  现在一切都已经串了起来。

  当晚应该是这群黄衣人袭击了叶崇。叶崇之所以不离开,只因为他要保护这个少年和他的母亲。最终,叶崇成功拖住了黄衣人,掩护少年和他的母亲撤退,自己却死在了这群黄衣人手里。

  叶一成甚至都能够推断出叶崇被杀的原因——嗑药!

  一开始叶崇游刃有余,可眼看着少年母子二人要逃走,这群黄衣人选择了嗑药,战斗力大幅提升,出其不意之下,叶崇才未能脱身。

  之后,少年的母亲带着他逃跑,但因为伤势太重,只能躲在天水市某个地方疗伤。这也就解释了少年为什么不离开天水市。可是,他已经在天水市躲了两年多,为什么最近几个月才开始到处行窃?为什么每次只偷21万?他的母亲明明知道叶崇的身份,为什么不来茶馆寻求帮助?

  这些谜题只能等少年醒来之后才能解开了。

  在想清楚这些之后,叶一成对这个少年产生了由衷的喜爱。

  好一个有原则、有胆识、有情义的小家伙啊。

  叶一成无法忘记少年那双充满不安和怀疑的眼睛,无法忘记他冲他眨眼睛时的那份胆识,更无法忘记他失去意识前的挣扎和那句妈妈。

  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啊。

  如果他能够活过来,我叶一成决定收他做我的第一个入室弟子!

  叶一成暗下决心,对手术的结果也就更加在意了。

  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他心中反复念叨着。

  “吱呀——”

  门终于是开了。

  舒芯从里面走了出来。

  叶一成立刻迎了过去。

  “舒医师,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我都出手了,还能救不活他?”

  叶一成大喜过望,忍不住一把抓住舒芯的双肩:“太好了!太好了!”

  舒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过,想起刚才的凶险,她也是暗暗松了口气,“也是这孩子命不该绝。神秘人那一脚极重,踢的还是他的后心窝。可是,这孩子偏偏和常人不一样,心脏竟然长在了右边。所以,虽然断了几根肋骨,但命是保住了。”

  叶一成赶忙把手拿开,笑呵呵的说道:“心脏长在右边?有趣!还真是命不该绝。”

  “的确如此。”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舒芯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时间已经到了早晨五点多,继续解释道:“毕竟是全麻手术,最快也要到中午了。”

  “中午吗?好吧。”

  已经熬了一天一夜,叶一成也有些疲惫,正考虑着找个地方休息一会,楼上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舒芯!林溪中毒了!”

  郭妙怀抱着林溪冲进了医务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