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搬弄是非的女人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4642 2019.09.19 00:09

  叶一成拿出手机,拨通了非正组的电话。

  非正组是非正常事务处理组的简称,是直属于国家安全部门的特别组织,专门与各地茶馆对接,负责协助茶馆处理武林相关的事务。

  “请确认您的身份。”

  电话中传来机械的声音。

  “天水市这儿只是家茶馆馆长叶一成。”

  “声音核对通过。叶馆长,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我在天水市郊外落叶村遭遇袭击,对方死亡一人,请非正组封锁现场,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

  “收到。正在上传地址。地址确认完毕。非正组将于15分钟内抵达。”

  电话挂断之后,叶一成又拨通了林溪的电话。

  “通知医务部,天水市郊外落叶村有一人死亡,武林中人,修为应该是6层,让他们速度派人来收殓尸体。”

  “啊?落叶村?那不是叶崇馆长——”

  “林助理,我现在在向你布置工作!立刻去办!”

  “呃——收到!”

  这个林溪,竟然还没有进入状态。

  叶一成挂断电话,再次确认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在杀死黄衣人之后,对方立刻选择了撤退。

  落叶村虽然村民不多,但毕竟还是有人居住的。在经历了少年的逃跑和刚才的袭击之后,村民们应该是听到了动静,已经有人开始向这边聚集。

  刚刚到任就出了人命,叶一成可不想立刻成为焦点。于是,他从路边找了一块破布,盖在了黄衣人的尸体上。

  十几分钟之后,聚集的村民越来越多了。

  “喂,你是谁?在干什么?”

  一个大胆的村民冲着叶一成大声喊话。

  “警察,追捕逃犯。”

  叶一成应付了一句,不耐烦的拿出手机,刚想要再次拨打非正组的电话,一阵螺旋状旋转的声音传来,头顶上出现了三架武装直升机。

  “终于到了!”

  叶一成暗暗松了口气。

  周围的村民听到声响,全都抬起头张望。

  直升机以叶一成为中心,缓缓降低到3米左右之后,从上面抛下两条绳索,身着特警服装的人员顺着绳索滑了下来,举起冲锋枪,将叶一成围在了中间。

  “靠!真TM不爽!”

  叶一成眉头紧皱。

  被十几把枪指着,没有人会感到舒服。

  “叶馆长,不好意思。”一个身材高挑,扎着高高的马尾,戴着一副金黄色眼镜的特警走出人群,来到叶一成面前,一边上下打量着他,一边自我介绍道:“天水市非正组组长严历,请多关照。”

  “严组长,赶紧让你的这些人退下。他们让我很不爽!你应该看过我的资料,知道一不爽我就容易发火,一发火就不知道轻重。万一伤到什么人,那可就不太好了。”

  “叶馆长的脾气我自然是了解的。”严历摘下眼镜,围着叶一成转了一圈,之后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俊俏的脸蛋几乎贴到了叶一成的脸上,“都说新来的叶馆长潇洒帅气,气宇非凡,现在看来,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失望?”叶一成不以为意,“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你再不让他们退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无聊的男人!”严历白了叶一成一眼,转身面向身后的特警,“兄弟们,封锁现场!”

  “是!”

  特警们向四周散开,开始驱散围观的村民。

  “叶馆长,毕竟出了人命,必要的调查是免不了的。”严历重新戴上眼镜,一脸正色的说道:“叶一成馆长,请您详细陈述一下事情的经过。”

  这眼镜应该是某种智能眼睛,具有查询、拍摄和上传的作用。

  “好吧。”

  叶一成将整个过程详细陈述了一遍。

  “这么说,你是为了叶崇馆长的案子而来?”

  “是的。”

  “关于那个逃跑的少年,您是否需要我们协助抓捕?”

  “不用。”叶一成立刻拒绝,“他是武林中人,而且颇有些手段,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呵呵,叶馆长,你太小看我们了。”

  严历一边说一边走到黄衣人的尸体旁边,用皮靴挑起地上的破布,想要查看里面的情况。

  “嗡——!”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从远处传来,紧接着一辆红色的越野车出现在视野之中。

  “这个女疯子,来得还真快!”

  严历小声念叨了一句,转身回到了叶一成身边。

  “嘎吱——!”

  人群外传来尖锐的刹车声,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子跳下车,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严历,你给我离尸体远一点!”

  她完全无视守卫的特警,一边跑一边警惕的盯着严历。

  特警们应该都认识她,自觉让出一条道,甚至还故意躲得远远的,生怕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舒芯,茶馆医务部医师,一个性如烈火的女人。

  “舒大医师,有必要这么急匆匆的吗?人家叶馆长刚刚到任,你就不怕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一到任就出人命!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舒芯来到叶一成身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严历,别跟我在这儿搬弄是非!走吧,赶紧签字确认,我还要回去验尸!”

  舒芯也不搭理叶一成,伸手揭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破布,一把扯下了黄衣人脸上的蒙面。不过,在看到黄衣人的伤情之后,立刻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被箭射死的?无聊!”

  “无聊?”严历蹲在尸体旁边,专注的盯着尸体上的箭矢,“长约45厘米,羽使用的是雕翅膀上的羽毛,箭杆用的是——”她用手摸了摸箭杆的纹理,继续说道:“雪松木。制作还真是精致呐。”

  检查完之后,严历站起来,瞥了舒芯一眼,又笑眯眯的看向叶一成,说道:“从箭矢本身的情况看,使用的不是竹子而是雪松木,羽使用的不是大雁或者大鹅的羽毛,而是雕的羽毛,这说明这箭矢的生产地是在北方,也就是说袭击者极有可能来自于北方。”

  说到这儿,严历又查看了一下死者的皮肤,见皮肤粗糙,毛孔粗大,又摸了摸脸部的骨骼,继续说道:“从相貌上看,死者应该是西北人。根据叶馆长的陈述,这人和射箭的人是一伙的,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伙人来自西北。而十大家族中,西北是胡家的势力范围,所以——”

  “严组长,你的话太多了!”

  听到这儿,叶一成赶忙阻止了严历的臆测。

  这个女人实在太不着调,动不动就把事情往十大家族身上扯。她并非武林中人,明显想要把事情闹得更大。

  武林和政府之间的关系非常微秒。

  政府不希望武林过于壮大,可在安全防护、国际事务、特种武装等方面,又少不了武林这股力量。

  武林的整体实力无法和政府抗衡,可又是一股异于常规的强大力量。它一方面仰仗政府维持的现代社会,另一方面又想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性。

  所以,作为政府代表的非正组组长严历,在配合茶馆工作的同时,还担负着动摇武林平稳局势、抑制武林壮大的任务。

  明知这一切的叶一成,绝不能任由严历搬弄是非,可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严历的确是个人物。

  “严组长分析的很有趣。”被抢了风头的舒芯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她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死者的脸部照片之后,上传到落英群岛信息查询的系统中,“不过,与逻辑缜密的推理相比,我更相信我的记忆和这双眼睛。我有80%的把握,这张脸,我在死亡人员信息库里,见到过!”

  说完这话,舒芯将查询的结果递到了叶一成的眼前。

  “姓名:王平,年龄:48岁,所属门派:西门家族下属沙湖帮,内功心法:百裂拳4层,死亡时间:2017年3月,死亡原因:意外事故,申报单位:沙虎帮。”

  这人是名死士!

  一些修为小有所成的江湖人士,会将身家性命卖给一些有实力的家族,换取高等级的武功心法、巨额的财富或者显赫的地位。购买的家族会想办法令这些人在名义上死去,以便断了他们其他的活路,全心全意为家族卖命。

  从刚才的情况看,包括黄衣人在内的这些人,一直都在追捕那个逃跑的少年。这个少年背负着什么重大的秘密,值得一个大家族派出死士追捕?而且,他那一身怪异的轻身功夫,又是什么人传授的?他为什么出现在叶崇被杀的地方?

  一连串的谜团需要解开,而破解的关键就是——那个逃跑的少年。

  不行。

  得想法办尽快找到那个少年。

  叶一成预感到,只要找到这个少年,就能找到叶崇案件的突破口。

  “你看吧。我就说有大家族牵扯其中嘛。如今看来,不只是胡家,连西门家都有可能参与其中。”

  严历自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她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全力跟进这个案件,尽最大可能挑拨叶家、胡家和西门家之间的关系。

  在两年前叶崇被杀一案之后,最近的江湖实在太过平静,上司已经对她的工作表示了不满。

  “江湖的的事情,自有我们茶馆去处理。”已经打定了主意,叶一成就懒得再跟这个心怀鬼胎的女人纠缠了,“请严组长吩咐手下将尸体收敛起来,我们要回去验尸了。”

  “叶馆长还真是急性子呐。”严历并不打算就此放弃,“从现在的情况看,那个逃跑的少年才是这个案子的关键所在。叶馆长,想必你已经掌握了那个孩子的外貌特征。只要你把这些信息提供给我,我向你保证,三日之内,一定将他完整的交到你手里。”

  “没这个必要。”

  叶一成自然不会答应。

  如果让这个女人先抓住那个少年,少不得一顿严刑拷打,甚至还会用上某些药物,那一切主动权就都掌握在了非正组手里,茶馆只能受制于人了。

  “快点收殓尸体!我还要回茶馆训话!”

  叶一成故意提高了嗓门。

  “是了。你看看我这脑子,都忘记今天是叶馆长到任的第一天。那我可不可以陪你回茶馆,和大家一起听一听你的训示呐。”

  这个严历,还真像块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不过,她今天是找错对象了。

  “想听我训话?”叶一成催动内力,将力量集中于声音之中,又施展聚气凝华的手段,在严历周围形成了一层气墙,之后声如洪钟的说道:“不用跟我回去,本馆长现在就说给你听!第一,不得在我面前耍小聪明,第二不得故意搬弄是非,第三——”

  这声音之中本来就夹杂着内力,再加上身体周围的气墙形成的反射,严历如同被关进一口钟里一般,两只耳朵被震得生疼,脑子嗡嗡作响。

  “呃——!”

  严历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伸手想要抓向叶一成,阻止叶一成继续说话。可是,手刚伸出一点,便被什么东西挡住,再也无法前进。

  这就是叶家御气决的聚气凝华?

  太可怕了!

  “叶馆长,对不起,对不起。”

  严历用双手捂住耳朵,一边摇头,一边向叶一成大声的求饶,“够了,够了,我都记住了,记住了,叶馆长,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舒芯知道这是叶一成在惩治严历,可严历毕竟身份特殊,伤了她不好向政府交代。于是,她赶忙出言制止道:“叶馆长,严组长已经把你的训话记在心里了,还请你看在她长时间协助茶馆工作的份上,放过她吧。”

  叶一成等得就是舒芯这句话,他既要让严历知道厉害,又要让她欠下舒芯的人情。

  耍小心眼,谁能耍得过我叶一成!

  “好吧。”叶一成解除了气墙,“既然严组长已经听够了,那今天就到这儿。不过,只要严组长需要,我随时还可以继续。现在,立刻把尸体收敛好!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是,是。”

  严历赶忙向手下发号施令,再也不敢在叶一成面前耍什么小聪明了。

  这个该死的叶一成,你给姑奶奶记住,这仇我一定会报的!

  不过,这梁子,确实是结下了。

  两位特警拿着裹尸袋走了过来,将尸体拖起来,尝试着将尸体装进裹尸袋。

  呲——!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黄烟突然从尸体里冒了出来,紧接着尸体从胸口开始迅速溃烂,暗红色的血水喷涌而出。

  两个特警赶忙松了手。

  尸体溃烂得越来越快,一转眼的工夫,整个胸腔全都化成了血水。

  “不好!这是——化尸水!你们两个,刚才搞了什么鬼?”

  舒芯摆开架势,恶狠狠的盯着两个特警。

  “舒医师,你要干什么?!”严历赶忙将两个特警护在了身后,急切的解释道:“他们两个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刚才只是搬动了一下尸体而已!叶馆长,你刚才也在看着,请你为我们作证。”

  无论严历对武林如何,但她对自己的下属,绝对是没得说。

  舒芯虽然是医师,但也要通过落英群岛的试炼,她的内功心法肯定在3层以上,对特警这些普通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存在。

  “舒医师,两位特警只是挪动了尸体的头部和脚部,尸体是从胸口,也就是从箭伤部位开始溃烂,应该与二人没有关系。”

  听到叶一成这话,严历暗暗松了口气。

  “有道理。”舒芯收回了架势,“二位,对不起了。”

  两位特警轻轻摇了摇头,刚忙向后退了两步,对这群武林中人越发的没有好感了。

  今天这事,实在太过蹊跷了!

  叶一成看着几乎全部化为血水的尸体,感觉前方笼罩着一团巨大的迷雾,这迷雾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而他置身于这迷雾之中,感觉抓住了什么,却又总是不得要领。

  不愿逃离现场的叶崇。

  身法诡异的少年。

  身份不明的袭击者。

  还有化为血水的死士。

  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占据心头,叶一成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找出那个少年。

  他是解开这些谜团的——关键!

举报

作者感言

裁判的艺术

裁判的艺术

接到签约通知,开心~~~

2019-09-19 00: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