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叶崇的为人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587 2019.10.14 23:00

  “苏越,接下来你要做的是保持冷静!”

  叶一成站起苏越床边,一脸郑重的盯着苏越。

  郭妙也神情严肃,令原本轻松的气氛立刻紧张了许多。

  苏越虽然不太明白叶一成的意思,但从氛围的改变中也能感觉到一些异常。他努力控制住情绪,点了点头。

  “如果所料不错,两年前你母亲受了重伤之后,一直在一家叫高求诊所的地方接受治疗。因为收了你们大量的医疗费,这家诊所虽然不能完全治好你母亲的伤,但也是竭尽所能,保住了你母亲的性命。”

  “是的。”

  苏越目瞪口呆,不理解叶一成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不过,在一个月之前,垫付的医疗费用光了,贪婪的高求向你提出了一个非分的要求——每天3万块医疗费。为了凑够这些钱,你便开始到处偷钱。不过,你始终遵循着盗帅盗亦有道的原则,每次只偷21万,多一分都不拿。”

  “我——”

  苏越低下头,不敢看叶一成他们。

  “小子,好样的!”

  叶一成由衷的赞叹道。

  “为了救母亲行窃,虽然不合法,却合乎情理。而且,分文未多取,小小年纪,的确不易!”

  郭妙也冲苏越竖起了大拇指。

  因为偷钱的事情,苏越一直心中有愧,现在竟然被茶馆的馆长和副馆长夸奖,一时激动的满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小子,既然遇到了困难,为什么不到茶馆来?要是你早点来的话,接下来的一切可能就都不会发生了。”

  是啊。

  如果苏越能够第一时间到茶馆,那因为叶崇的死,落英群岛肯定会全力进行调查,黄衣人也就会提前暴露,接下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我,我不知道你们是好人。我还以为你和那个老头一样,都只是想要我们交出秘籍。”

  呃——!

  这是什么意思!

  老头?

  什么老头?

  难道——

  叶一成不由得看向郭妙和林溪,二人也和叶一成一样,同样露出怪异的神情。

  苏越说的老头不会是叶崇吧。

  难道叶崇早就发现苏越是盗帅的后人,也打起了踏空步的主意?

  想起叶崇低调、与世无争的行事方式,又想起长老会结束时慕容广宇意味深长的笑容,叶一成的脑子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

  这是什么情况!

  林溪见叶一成神情凝重,知道此事干系重大,赶忙追问道:“苏越,你仔细想一想,那个老人叫什么?当时是怎么说的?”

  “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母亲一直喊他前辈,他说我家的秘籍是武林隗宝,应该发扬光大,传授给更多的人才对。我母亲不同意,他就偷偷的找到我,劝我把秘籍告诉他是,说告诉他就带我吃好吃的去。后来,我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就再也不让他来我家了。”

  听到这话,林溪也有些失了方寸。在林溪的心目中,叶崇一直是一位敦厚、诚恳的长者,对林溪也是关怀备至。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孙通之流一样,也想要私吞盗帅的踏空步。

  林溪取出手机,调出了叶崇的照片,指着照片询问道:“苏越,你看看,是不是这位老人?”

  苏越看了一眼照片,立刻点头认可:“是的,就是他。”

  这下是实锤了。

  哎!

  叶一成不由得叹了口气。

  叔叔,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真的是为了将踏空步发扬光大,还是另有私心?

  叶一成见林溪也有些茫然了,便接着询问道:“苏越,给我们说说那天晚上的事吧。”

  “那天晚上?”

  苏越眼神闪烁,看来仍旧不太信任叶一成他们。

  “孩子,你也见识了黄衣人的实力。”郭妙接着劝说道,“现在唯一能够帮到你,也真心实意想要帮你的,就是我们了。叶崇是叶馆长的叔叔,是我和林溪的同事、朋友,我们都想查明他的死因,将那些黄衣人抓捕归案,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郭妙本就是直爽之人,这番话说得也极为中肯,苏越看了看郭妙,又看了看叶一成和林溪,最终下定了决心,选择相信眼前这些救了他好几次的人。

  毕竟,他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

  “这一切都怪我。”

  想起过往的事情,苏越一脸的懊恼。

  “我和父亲、母亲一直住在落叶村。他们总是小心翼翼的,几乎不让我出门,只在深夜的时候会偷偷带我去山上修炼武功,说是为了我们的安全。五年前,父亲突然不见了。我问母亲父亲去哪儿了,她说父亲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得很久以后才能回来。之后,母亲就更加小心,每天只是让我修炼武功,连晚上都不让我出去了。”

  说到这儿,苏越的声音低了下去,眼泪也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叶一成知道到了关键的时候,便轻声追问道:“然后那?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后来,我,我——”苏越小声抽泣起来,“我实在憋得太难受了,就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从后墙跳了出去。然后,我碰到了村里的几个小孩,我就想跟他们一起玩。他们不认识我,还嫌我太廋小了,不愿意跟我玩。我就想让他们知道我有多厉害,就一下子蹿到了树上,又从树上蹿了下来。他们都惊呆了,吵着让我再表演一次。我就又表演了一次。后来,后来——”

  林溪赶忙追问道:“后来怎么了?”

  “后来人越来越多,他们不停的叫好,我就越发的得意,忘记了母亲的交代,使出了我们家的绝学——踏空步。母亲应该是听到了叫喊声,出来找到了我,把我拖回了家里。那天晚上母亲的脸色煞白,不停的唉声叹气,说要出大事了,说我父亲太自私了,说他为了盗帅后代的名头一走就是三年,说她快受不了了。我被吓坏了,我知道我错了,可我太孤单了,我太想有个朋友了。”

  说道这儿,苏越不由得看向林溪。

  林溪冲他使劲点了点头。

  “第二天早晨,那个老头就来了。母亲把我锁在屋里,和他在院子里谈了好久。后来,那个老头就经常来我们家,缠着母亲要秘籍,母亲不给他,也不让我告诉他。他也不着急,还是经常来,还偶尔代一些好吃的来。直到那天晚上。”

  说了那么久,终于说到重点了。

  叶一成、郭妙和林溪全都屏住了呼吸。

  “那天晚上我们家院子里突然来了好多黄衣人。母亲发现之后立刻给那个老头打电话,可电话还没打通,他们就闯了进来,用很多弓箭指着我们。母亲担心我受伤,就把我护在身后。一个黄衣人说只要母亲把东西交出来,他们就放了我们。母亲就和他们谈条件,说只要他们放了我,她就把东西交出来。我不同意,本想要说话,可母亲使劲捏了我一下,不让我出声。我就只能躲在母亲身后,什么都干不了。我真没用!真没用!呜呜——”

  这应该是苏越第一次把整个过程说出来,长时间的压抑令他失去了控制,终于大声哭了起来。

  哎!

  林溪和郭妙同时叹了口气,对苏越这孩子也多了几分好感。

  小小年纪就遭遇这么多的变故,真是不容易啊。

  叶一成此刻已经恢复了冷静。他仔细听着苏越的陈述,每一句话都在脑子里反复过滤,想要从中找出更多的信息。

  现在叶崇已死,苏越的母亲也被抓走了,唯一解开这团谜团的希望就在苏越身上了。

  林溪心疼的看着苏越,安慰道:“不要再哭了。你还小,而且已经尽力了。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要不是我调皮跑出院子,要不是我在那些孩子面前显摆,我们家有绝世武功的秘密就不会泄露出去,母亲就不用去找那个老头,那些黄衣人也不会找到我们。呜呜——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呜呜——”

  “好了!”

  叶一成突然大声呵斥起来。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记住!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努力,只有坚强,只有变强,才能保护你的母亲!才能不用惧怕任何人!”

  叶一成的话铿锵有力,与其说是在教训苏越,似乎更像是在说他自己。

  和苏越一样,叶一成也有父亲不辞而别,母亲独自将他抚养长大的经历。

  苏越被叶一成说得愣住了。不过,他立刻擦干了眼泪,冲叶一成使劲点了点头:“我不哭了!我再也不哭了!”

  “嗯!这才像个男人!”

  苏越挺直了腰杆,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后来,他们就说母亲没有选择,要么看着我死,要么就把东西交出来。母亲就说东西不在屋里,就领着我往外面走。他们想要抓住我,母亲就说你们敢动我的孩子,我就立刻死给你们看。他们就不敢抓我了。母亲领着他们走到院子里,那个老头突然就出现了。他和你一样,”苏越指了指叶一成,一脸的崇拜之色“一下甩出去好几把飞刀,几个黄衣人立刻就倒下了。然后,那些黄衣人就开始围攻那个老头,那个老头一边打一边让我母亲快跑。母亲抱着我就往外面冲。可是,院墙上突然又冒出很多黄衣人,他们用箭射我们,我们只能又回到了院子里。然后,那些黄衣人就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丸,就像昨天晚上一样,他们吃了药丸之后立刻就变得厉害起来了。那个老头发现情况不妙,也掏出一颗药丸,吃了下去,也变得比刚才更厉害了,一下子又杀死了几个黄衣人。”

  呃——

  听到这儿,叶一成又吃了一惊。

  叶崇也吃了药丸?

  这药丸是和那些黄衣人一样的药丸吗?

  还是只是市面上买得到的普通丹药?

  另外,根据苏越刚才的陈述,那些黄衣人找上苏越的母亲,似乎并不是为了踏空步秘籍,而是为了什么东西。

  这些黄衣人又是为了什么东西?

  因为正听到关键时刻,郭妙见苏越突然停了下来,赶忙继续追问道:“快说,然后那?”

  “他们打了很长时间,还有几个黄衣人缠上了母亲。母亲一边护着我一边反击,被黄衣人打中了好多次,吐了好多血。当时我都快恨死自己了,哎——!”

  苏越深深的叹了口气。

  “再然后那?”

  郭妙本就是个急性子,这节骨眼上自然忍不住。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老头突然不动了,周围的黄衣人也都不动了。母亲发现了机会,立刻抱着我跳出院墙,逃跑了。”

  “不动了?”

  郭妙和林溪全都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是啊,全都不动了。像中了魔法一样,全都不动了。”

  不动了?

  难道是——药丸的副作用?

  这下越发的复杂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