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何为魔教?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528 2019.10.11 00:01

  10时50分。

  太极峰山顶。

  张无界站在山顶之上,俯瞰着远处的风景。

  青山、翠林、山涧、溪水,还有看不到边的碧海、蓝天。

  静怡,祥和,安好。

  二十年转瞬即逝。

  前辈们惨烈的厮杀似乎还在眼前,那场江湖浩劫仍旧令张无界心有余悸,如今却再次来到他的面前。

  当年他只不过是一个看客,现在却成为了中流砥柱。

  为了这片祥和的土地,为了眷恋这片土地的人们,我责无旁贷!

  “嗖——!”

  一道人影闪过,叶一成出现在张无界的身边。

  “师兄,您听我解释——”

  “好了。只有你我二人,没必要来这套。”

  张无界不给叶一成说话的机会。

  “你啊,真是个乌鸦嘴。”

  张无界冲叶一成露出憨厚的笑容,这令叶一成一时有些无法适应。

  这——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张无界吗?

  张无界本来就不修边幅,穿着也很随便,若不是他傲视群雄的气势,很容易会被人当做街头的老大爷。现在张无界收敛起了无边的气势,立刻变成了一个土里土气的老头,叶一成实在有些适应不过来。

  “师兄,你——”

  “来,坐!”

  张无界盘着腿,席地而坐。

  叶一成无奈,只能有样学样,坐在了他的对面。

  “正如你在阵法中说的,魔教又卷土重来了。”

  “啊?”

  叶一成当时只是猜测,现在经张无界确认,他还真有些无法适应。

  “这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样啊。”张无界一脸慨然,“60年前天下会横行江湖,无数江湖儿女死于非命。40年后星宿门横空出世,为了儿女情长灭了普通人两个城市的人,导致江湖再次遭遇浩劫。20年前逍遥宫把整个江湖被弄得乌烟瘴气,就连你的父亲——好了,不多说了。”

  我父亲?

  什么意思?

  难道——

  “师兄,你说——”

  “都是过去的事情,不要再多问了。”

  张无界不愿多说,叶一成也不好再追问了。

  张无界虽然放下了架子,但绝世强者就是绝世强者,如同封建帝王一样,他现在和你推心置腹,回头觉得不妥当了,仍然可以像踩死一只虫子一样把你踩死。

  伴君如伴虎,自古便是如此。

  “那师兄,现在我们该如何应对?”

  “如何应对?”张无界眼中凶光闪现,“杀!一个都不留!全给我杀了!”

  “啊?”

  叶一成无语了。

  “一成啊,你觉得凭你一己之力能杀死多少普通人?”

  “这个——”

  叶一成不明白张无界是什么意思。

  “五十个?五百个?五千个?”

  想想堆积如山的尸体,想想那些人哀怨的眼神,想想满地的鲜血和脏器,叶一成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差点就吐出来了。

  不可能!

  别说五十个,五个他都受不了。

  原因不在于能力,而在于心理!

  普通人对于他们这些武林中人如牛马一般,杀起来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是,杀人和杀牛马本质的区别在于,你杀死的是自己的同类!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类!

  这样的人站在你面前任你宰割,能杀一个你可能还是人,杀十个你已经足够疯狂,而一连杀死五十多个,那你只能是——魔!

  我明白了!

  叶一成恍然大悟。

  何为正派?

  何为魔教?

  即便为了心中强烈的欲望,也绝对不会滥杀无辜,这便是正常人,这便是正派人士。

  为了满足心中的欲望,视人命如草芥的,滥杀无辜者,甚至可以牺牲天下的一切,便是魔教!

  并非因为修炼的功法,也并非因为所属的门派,全在于——心!

  “师兄,我明白了。”

  解开多年的心结,叶一成只觉得眼前一亮,对张无界的话也有了认同感。

  能够连续杀死五十多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普通人,行凶者绝对不能在称之为人,而只能称之为魔,这样的人组成的门派便是魔教。

  这便是张无界心中的魔教!

  “一成,魔教之人将心中的理想视作高于一切的教义,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弃心中所念。允许这样的门派存在,等于陷天下苍生于万劫不复之地。所以,为了天下苍生,这些魔教中人,都要死!”

  这个——

  叶一成虽然无法认同张无界的理论,一时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反驳理由。

  “好了。”

  张无界站起身来,一阵威压随即传来。

  叶一成知道,那个突破无我境、张家家主、落英群岛岛主张无界,又回来了。

  “天水市茶馆馆长叶一成听令!”

  “属下在!”

  叶一成单膝跪在张无界面前。

  “我落英群岛岛主张无界特赐你灭魔令一枚,持此令牌者,遇魔教中人可先斩后奏,一切后果均由本岛主为你承担!”

  “属下遵命!”

  叶一成接过令牌,心情激动的无以复加。

  莫大的信任!

  张无界这是在告诉叶一成,他会绝对相信叶一成的判断,支持叶一成之后所有的决定,哪怕叶一成捅出天大的篓子,张无界也会无条件为他承担起来。

  “去吧。对方来势凶猛,高手肯定不在少数,应付不过来的时候就叫上郭锋,再不行,就让郭锋告诉我便是。”

  “是!”

  太棒了!

  这等于是有了两个超级打手啊。

  “师兄,五十多条人命绝非小事,非正组那边还请您多多周旋。”

  “嗯,知道了。在严达面前,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只是,我听说你和他最小的女儿走得很近啊。怎么?也想学郭锋,娶个普通人做媳妇?”

  “呃——岛主,您想多了。”

  想起严历,叶一成立刻否认。不过,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她大口大口吃羊肉串时的神情,竟又有些犹豫起来。

  严历这女孩,其实挺不错的。

  …………

  10时55分,武王村。

  整个武王村已经被非正组的特警彻底包围了起来,天空中更有十几架无人机飞来飞去。

  郭妙在三个手下的陪同下来到封锁现场,一个神情严肃的特警立刻迎了过来。

  “郭馆长?”

  “是。”

  “罗阎,严组长的助理。请跟我来。”

  “好的。”

  郭妙迈过警戒线,三个手下也想进入,却被罗阎拦了下来。

  “事态特殊,严组长只请郭馆长一人进入。”

  “这个…他们是我多年的手下,能不能——”

  “不能。据可靠消息,你们茶馆有内鬼。”

  “你说什么!”

  三个手下大怒。

  他们和郭妙出生入死多年,又是郭家直系的子弟,这个普通人竟然明目张胆的污蔑他们是内鬼,太可恶了!

  “住手!”

  事态的确太过严重,郭妙虽然也觉得罗阎的态度有问题,但死了五十多个普通人,郭妙心中本就有愧,也就不再坚持了,“你们在这儿等我吧。”

  “可是,大小姐——”

  “好了。我要是有危险,你们跟着也没有意义。”

  技不如人。

  实力决定一切。

  三人无话可说,只能乖乖在外面等候了。

  “郭馆长,请。”

  郭妙跟在罗阎身后,进入了武神村。

  呃——!

  没走多远,便出现了一具被从中间斩为两段的尸体。

  鲜红的血液,令郭妙心中一阵翻腾。

  郭妙也杀过人。就在昨天晚上,她还击杀了三个黄衣人。可是,她绝对不会采取这样残忍的方式。

  这个凶手,是正常人吗?

  一路走来又遇到几具尸体,要么被拦腰斩成两段,要么斜着被斩成两瓣,但死法基本都是一样的,这说明这些人都死于一人之手。

  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郭妙越看越觉得心寒,越看越觉得头皮发麻。

  不过,这还没有达到高潮。

  当郭妙走到一家宅院门外,看到几十具堆积在一起的尸体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了。

  “呕——”

  郭妙背过身去,不停的呕吐起来。

  严历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等郭妙吐无可吐的时候,这才冷冷的说道:“郭馆长,跟我一起勘察一下现场吧。”

  严历在前,郭妙在后,罗阎跟在最后。

  严历领着郭妙围着这宅院转了一圈,发现这处宅院是尸体最为集中的地方。之后,严历将郭妙引入宅院之内,发现宅院之中躺着三个人,两女一男,全都同样被斩为两段。

  “这处宅院的房主叫高求,这是他的妻子和女儿。根据幸存居民提供的信息,这儿是家黑诊所,大夫就是高求,他的妻子和女儿是护士。事发之前,有人听到高求的妻子和女儿的呼救声,周围的邻居闻声过来查看。这便是很多人聚集在门外的原因所在。”

  “原来如此。”

  郭妙逐渐从强烈的不适感中恢复了过来。她一边仔细查看现场,一边听着严历的介绍,对严历的判断深表认同。

  “另外,我们从屋里搜出大量现金。”

  “现金?”

  “不错。有80多万。现在还有人在家留存这么多现金,这实在与常理不符。所以,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这样一个名不转经传的小诊所,多久才能赚到这么多钱?从这个角度分析也不具有合理性,也就是说这些钱恐怕来路不正。”

  “是啊。郭馆长,这边请。”

  严历引着郭妙进入厢房。

  厢房内的心电仪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氧气罩仍旧咕噜咕噜的冒着泡,点滴的针头垂在床上,针水从针头流出,浸湿了一大片床单。

  从现场的情况看,遭遇袭击之前这儿应该有一位重症病人,袭击过程中被匆忙中断了治疗。至于这个病人的下场,是被杀了还是被掳走了,现场的证据尚不足以得出确定的结论。。

  郭妙和严历眉头紧皱,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应该是被掳走了。”严历首先做出了判断,“而且,我觉得,这位病人才是行凶者真正的目标。”

  “你的意思说他们本来只是为了掳走这个病人,但在这个过程中遭遇了一些变故,引起周围的人围观,最终不得不大开杀戒?”

  “是的。”

  “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为了隐瞒身份,不惜屠杀五十个普通人,什么人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

  “疯子!或者是着了魔的武林中人!”

  说完这话,严历意味深长的看向郭妙。

  “着了魔的武林中人?”

  郭妙不太明白严历为什么会使用这么奇怪的名词。

  着了魔的人,

  还特意强调是武林中人。

  那这人岂不就是魔——

  天啊!

  难道是魔教所为?

  不会的!

  自从逍遥宫被灭之后,魔教已经销声匿迹了20多年,难道他们又死灰复燃了?

  郭妙越想越觉得心慌,越想越觉得六神无主。

  天啊,难道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江湖,又要经历一场浩劫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