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情窦初开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055 2019.10.12 21:15

  叶一成到达武神村的时候,严历已经命令人将所有的尸体收敛完毕。

  虽然没能看到五十多具被斩成两段的尸体,但看着堆积如山的裹尸袋,还有地上一滩滩的血迹,叶一成还是能够想象到现场的惨烈,对张无界的话也有了更深的认同感。

  草菅人命,其罪当诛!

  见到叶一成,严历仍旧嘴上不饶人,揶揄道:“听闻叶馆长应招回落英群岛述职,想来不久就应该另谋高就了吧。小女子恭喜叶馆长,贺喜叶馆长,只希望叶馆长早日升迁,还我一方太平。”

  叶一成没有心思跟严历斗嘴。他看向郭妙,询问道:“郭馆长,可有什么发现?”

  郭妙便将刚才勘察的情况,向叶一成进行了详细阐述。之后,郭妙补充道:“另外,在整理死者物品的时候,发现这些人的手机都不见了。这也印证了严组长的判断。凶手暴露行踪之后,被围观的人员拿出手机拍摄,这才狗急跳墙,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杀了。这群该死的畜生!”

  郭妙眼中寒光闪闪,明显是动了杀机。

  竟然杀了那么多毫无还手之力的普通人,这种人根本就是武林的耻辱!

  “严组长,你还有什么补充吗?”

  “补充?”严历白了叶一成一眼,对叶一成用的这个词很是不满,便怪声怪气的回答道:“郭馆长说得很全面,小女子没什么可补充的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们,因为这件事,上层已经有人提出议案,认为放任武林中人进入普通人的世界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应该进行必要的管理和限制。虽然响应的人不多,但如果再出现类似的情况,结果可就很难说了。”

  “我知道了。多谢!”

  叶一成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

  如果事态进一步恶化,引起上层对整个武林的恐慌,那引起的后果将不只是一场江湖厮杀,而有可能是上层对整个武林的限制,甚至是封杀。届时,所有的武林中人都可能会被赶回落英群岛,再也别想踏足外面的世界,而落英群岛也只能选择退让,毕竟绝顶高手只是少数,大多数武林中人都抵不过现代化军队的进攻。

  “严组长,关于那个重症病人,有没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严历摇了摇头,“我询问了幸存下来的人,他们都说高求家一直大门紧闭,除非是上门求医,否则从不让人进门。而且,除了高求的女儿高红红偶尔出门之外,高求和他爱人都很少出门。”

  “明白了。多谢!”

  叶一成冲严历拱手致谢。

  严历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已经接到通知,要求非正组尽最大可能配合你们,将这次事件的影响降到最低。不过,叶馆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我建议你以后还是少出门为好。待在茶馆里喝喝茶,看看书不挺好的。”

  说完这话,严历不想再和叶一成纠缠,转身去处理其他事项了。

  有叶一成在身边,郭妙踏实了很多。她询问道:“一成,长老会那边如何?”

  “还好。”叶一成不愿做过多的解释,毕竟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吧,回茶馆。我总有种预感,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事件,它和我们现在调查的事情,很可能有所关联。”

  “你的意思是?”

  想起苏越口中的母亲,叶一成总觉得武神村事件和她有关。不过,叶一成又希望这只是他的臆测罢了。

  “只是直觉而已。希望不会如此吧。”

  但愿不会如此吧。

  ……………

  林溪进入医务室二层,发现舒芯正盯着显微镜看,一脸兴奋的记录着什么。

  “舒医师,苏越还在重症室吗?”

  “在。重症室就一个出口,他跑不了的。”

  舒芯头都没有回。

  不过,林溪相信她的话。

  舒芯虽然痴狂于医学实验,但做事还是极有分寸的。

  “那我去看看他。”

  “好。”

  林溪推开房门,走进重症室。她扫视一周,除了一桌子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之外,并没有看到其他什么人。

  跑了?

  不可能!

  肯定是藏在什么地方了。

  林溪又检查了一下病床和柜子,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人。

  这就奇怪了。

  舒芯说这儿只有一个出口,那就肯定只有一个出口。

  那苏越去哪儿了?

  舒芯再次环顾了一下重症室内的摆设。

  除了两张床和装满了药品的柜子之外,便是一些精密的仪器设备,根本就没有可供人藏身的地方。除非是——

  耳边传来新风系统微弱的响动,林溪抬头看向天花板,发现了新风系统的通风口。

  “看来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舒芯来到通风口下,仔细观察了一下通风口周围的情况。

  通风口正下方摆着一张方凳,凳子上有两个模糊的脚印。通风口外面嵌着金属罩子,罩子中间部位,有两个明显的油乎乎的手印。

  林溪转头看了看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让你用手吃饭,露馅了吧。

  不过,这小家伙还真是够倔的,受那么重的伤还坚持着想要逃跑,难道他有什么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吗?

  林溪也不着急,冲着通风口呼唤道:“小家伙,里面可还凉快?”

  没有人回应。

  “下来吧,不要白费力气了。这儿可是茶馆的重症监护室,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来出的去的地方。”

  仍旧没有回应。

  “你刚做完手术,又受了那么重的伤,再撑下去的话,万一病情加重,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还是没有回应。

  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要不,我把风开得再大一些?”

  舒芯走到墙边,将风调到了最大档位。

  “呼——”

  通风口风声大作。

  片刻之后,里面传来响动的声音。不久之后,两只油汪汪的手抓住通风口的罩子,将罩子打开,露出一张恼怒的脸蛋和一双垂下来的鞋子。

  因为通风口使用的合金材料,里面的通道非常光滑。因为受伤,苏越的手臂无法使出足够的力量,他只能将鞋子脱了挂在脖子上,用脚撑着往上爬。不过,在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来到通风口另一头的时候,却发现另一头被焊得严严实实,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快下来吧。”

  “哼!”

  苏越强忍疼痛,催动内力,飘然落到方凳之上,盘腿而坐,恼怒的盯着林溪。

  林溪笑呵呵的说道:“怎么样?凉快吗?”

  苏越本想发脾气,可林溪目光柔和,说话也是柔声细语,听起来十分悦耳。而且,林溪身上带着一种沉静、安详的气质,令苏越觉得非常的熟悉。

  母亲!

  是的。

  在受伤之前,母亲就是这样温润如玉、和风细雨。

  苏越轻声问道:“你,你是谁?”

  “我叫林溪,是叶一成馆长的助理。”

  “你是叶一成的助理?”

  “是啊。”

  想起昨晚叶一成守护他时的情形,苏越赶忙追问道:“叶一成什么时候回来?”

  林溪走到苏越身前,从他手里接过罩子,深长手臂,又踮起脚尖,将罩子装了回去。之后,她把鞋子从苏越的脖子上摘下来,解开中间的鞋带,蹲下腰,放在苏越身前。

  “很快就能回来了。在这之前,你啊,给我好好养伤。来,快把鞋子穿上吧。”

  苏越一直呆呆的盯着林溪,觉得她既优雅又温柔,直到林溪把鞋放在地上,他才回过神来,脸不由得红了,回答道:“哦。”

  苏越答应了一声,赶忙弯下腰,穿上了鞋子。

  “你的伤还没好,还是应当躺下来休息才是。”

  林溪走到病床边上,将床铺收拾好,示意苏越躺下来。

  苏越竟然像着了魔一样,乖乖的走到床边,躺在了床上。

  林溪指了指苏越的胸口,询问道:“你这儿,还疼吗?”

  “不疼。”苏越摇了摇头。可是,他毕竟受了很重的伤,刚才又爬了通风口,又在通风口里支撑了很长时间,伤口难免会被拉扯到,不疼是不可能的。不过,在林溪面前,苏越怎么都不愿承认,便继续强撑着说道:“不疼!一点都不疼!”

  “呵呵,你还是真是个要强的小家伙。”

  “我不是小家伙。我叫苏越。”

  “苏越?很不错的名字。”林溪把手伸向苏越,“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朋友?”

  苏越从未有过朋友,他有些茫然看着林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溪一把扯住他的手,使劲握了握,说道“是啊,朋友!”

  温暖、柔软、细腻。

  这是苏越第一次摸母亲之外女人的手,这特别的感受连同林溪柔美的笑容,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嗯,朋友!”

  一直独来独往两年多,因为一直被人照顾,苏越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四处流浪的小乞丐,每天碰到的要么是其他人大声的呵斥,要么就是高求一家的贪得无厌。

  林溪是第一个对苏越这么关心,又这么温柔的女性,这令苏越心中一阵感动。

  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林溪也露出甜美的笑容。

  苏越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这个姐姐,好美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