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一边倒的谈判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063 2019.10.21 17:27

  第三十五章一边倒的谈判

  7时50分。

  叶一成跟随柳瑶从原路返回,回到喧闹的酒吧大厅,又通过楼梯,来到了上次拜访时的二层会客厅。

  客厅之中,除了任逍之外,还站着两男一女。

  两个男子正是董闻和二公子杨伦,女子则是养长老的女儿养月。

  三人一身黄色衣衫,脸上蒙着厚实的面罩,除了一双眼睛,将脸遮挡的严严实实。

  不热吗?

  叶一成暗自琢磨。

  “叶馆长!”

  看到叶一成,任逍立刻迎了过来。

  “嗯。”

  叶一成态度冷淡,神情严肃。

  任逍热脸碰上了冷屁股,不由得摸了摸胡子,就坡下驴的说道:“既然双方都到了,我这个事外人也就不便久留。告辞!告辞!”

  说完这话,任逍冲柳瑶使了个眼色,二人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

  杨伦等人没想到任逍溜得这么干脆,也没想到叶一成的态度如此傲慢,多少有些手足无措。

  叶一成等任逍夫妻将门关好之后,暗暗催动内力,一股强烈的杀意瞬间展开。

  杨伦三人呼吸为之一滞,身上立刻感觉到如被压了千斤重担一般。

  三人赶忙催动内力抵抗。

  可惜,三人内力修为最高的杨伦也只是达到了5层高阶的程度,根本不是叶一成这样7层高手的对手。

  叶一成不发一言,不断催动内力。

  三个人别无选择,只能被动抵抗,不多一会已经双腿发软,汗流浃背,狼狈不堪。

  此时杨伦才意识到,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话语、任何计谋,都是多余的。

  “呃——!”

  养月内功修为最弱,率先发出一声痛哭的呻吟,紧接着“噗通”一声瘫软在地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给我一个不杀你们的理由!”

  叶一成终于说话了。

  “叶一成,你不怕我杀了苏——呃!”

  杨伦何曾遭受过这等羞辱。他咬牙切齿,刚要出言威胁,叶一成立刻催动御气决,在杨伦周围形成一堵厚重的空气屏障,封住了他的嘴。

  “威胁我?哼!就凭你也有资格威胁我?”

  叶一成同时催动挪移神功,杨伦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向叶一成移动。

  “你们这群屠杀普通人,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鼠辈,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杨伦明白叶一成想要干什么。可是,在叶一成全力的压制下,他即便拼劲全力,仍旧无法挣脱叶一成的控制。

  这就是7层的实力?

  不对!

  这是7层巅峰,快要突破8层的力量!

  该死!

  他才只有26岁,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

  眼看着杨伦被拖着一步步向叶一成靠近,董闻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大吼一声:“叶一成,你欺人太甚!”

  因为全力控制杨伦的缘故,董闻身上的压力明显降低了很多,他借机从怀里掏出一颗圣药,塞进了嘴里。

  原本已经是5层高阶的修为,在圣药的刺激下,立刻达到了7层的实力。

  董闻瞬间挣脱叶一成的压制,展开手中羽扇,以最快的速度向叶一成冲去。

  绝对不能让叶一成看到杨伦的真面目,否则的话杨伦就麻烦了!

  叶一成等的就是这一手。他转动方向,顺势将杨伦抛向了董闻。

  董闻大吃一惊,赶忙收回羽扇,伸手接住杨伦,退了回去。

  “好了。说出你们的条件吧。”

  叶一成收回内力,若无其事的看着杨伦等人,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杨伦被控制住了气息,此时才得自由。他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根本顾不上思考和回答。

  董闻在圣药的刺激下头脑发晕,双眼通红,满脑子都是厮杀和争斗。不过,残留的理性又告诉他,现在绝对不能跟叶一成动手,因为这是天水市的地盘,从叶一成从容不迫的表现看,他肯定还有后手。现在的重点已经不再是和叶一成达成交易,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全身而退了。

  愚蠢啊。

  董闻现在后悔莫及。

  他们自以为抓住了苏越的母亲就能迫使叶一成和他们谈判,却忽视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叶一成完全可以抓住他们,用他们交换苏越的母亲。甚至叶一成完全可以无视苏越的母亲,因为在经历了武王村之后,整个事件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在叶一成看来,他们这些人已经成了屠杀普通人,人人可杀的通缉犯!

  哎!

  我怎么没有提前想到这些啊。

  董闻不由得看向仍旧气喘吁吁的杨伦。直到现在董闻才发现,他一直看重的杨伦,竟然是这么愚蠢!

  只有一些小聪明,却缺少全局眼光。

  输了!

  这次是彻底输了。

  唉!

  怎么办!

  在现实得危机和圣药的刺激下,董闻的思维越发的活跃,思路越来越宽。

  突然,董闻眼前一亮。

  现在唯一的脱身方法,就只有这个了。

  虽然极不情愿,但董闻还是开口说道:“你不在乎苏蓉的命,难道也不在乎楼下那些普通人的命吗?”

  多亏了任逍啊。

  他这个名声在外的酒吧,为杨伦三人提供了最有效的护身符。在经历了武王村事件之后,落英群岛不可能再承受另一次血案的打击。

  “若不是因为楼下这些人,你以为你们还能活到现在吗?我再说一遍,说出你们的条件。”

  原来叶一成早就看到了这一步。

  董闻彻底服气了。

  这个叶一成,太可怕了。

  “踏空步心法!三日之后,早晨5时,天水市西南凤凰山脚下,你们交出心法,我们送还苏蓉。”

  “好。一言为定!”

  说完这话,叶一成并没有挪动,看上去也没有离开的打算。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坐在地上的养月,询问道:“你就是那天的那个弓箭手吗?箭法不错。不过,和那位老人相比,你差的太远了。”

  “你说什么?”

  养月冲叶一成怒目而视。

  养月一直瞧不上自己的父亲,更觉得自己的箭术早已经超过了他。

  “如果除去内功修为这个因素,你的箭法准确度没有问题,但缺少灵性,只是集中于目标当前的位置,却少了高阶箭术的要义——预读。”

  “预读?”

  叶一成的话勾起了养月强烈的兴趣。

  “从准确度上看,你平时修炼的非常刻苦。但是,再刻苦的修炼,你也只能成为一名弓箭手,要成为弓箭的驾驭者,进而达到箭术的最高境界,与你的弓箭合二为一,你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小女孩,多向那位老人请教请教吧。”

  “你——我——”

  养月被叶一成说得无话可说,因为叶一成这番话彻底刷新了她对箭术的理解和认识。

  杨伦和董闻看着叶一成和养月,一时有些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叶一成,怎么突然开始教授养月箭术了。

  他到底是什么居心?

  “养月,休要听他一派胡言!”

  杨伦终于恢复过来了。不过,或许是因为太在意养月,又或许是因为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一开口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哦,原来你叫养月。这么说你是那位老人的女儿?为人女,竟然对自己的父亲如此不尊重,那位一心为自己族人着想的养长老,还真是可悲啊。”

  “你闭嘴!”

  养月大怒。

  父亲是养月心里最敏感的情愫。

  对养仲,养月从小便无比崇拜。但是,为了族人,养仲却毅然决然的弃她而去,一去就是三年。在这段时间,她祈祷过,期盼过,哭泣过,最终等来的却是对养仲的非议和轻蔑,因为养仲始终无法完全教主交给他的任务。

  于是,养仲不再是养月骄傲的资本,而成为了她被轻视、嘲笑的源头。

  于是,养月对养仲的态度变了。

  可是,在内心深处,养月始终热爱着自己的父亲。

  “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指责我?三年,他一走就是三年。他为了那些人扔下我,让我一个人去面对那个陌生的宫殿,面对那些陌生的面孔。他的心里只有他的族人们!从来就没有我!从来就——”

  “所以,你才拼命修炼,想要替他承担起保护族人的责任。因为这样,你的父亲,就能卸下担子,重新回到你身边了。对吗?”

  “你——”

  养月被叶一成说得目瞪口呆。

  这个叶一成,难道会读心术吗?

  这个想法深深的埋藏在养月内心深处。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愿去直面这个想法。

  可是,这个只见了一面的叶一成,竟然看透了她的心思!

  这个人——是人吗?

  养月痴痴的看着叶一成,对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却武功高强,神秘莫测的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和由衷的敬畏。

  “养月!不要再跟他废话了!”

  这——

  看到养月的眼神,杨伦已经快疯了。

  这是当着他的面撩他的妹子啊。

  而且,还撩得那么成功,撩得他都望尘莫及。

  “叶一成,三天之后,如果交不出踏空步的心法,你就等着给苏蓉收尸吧。我们走!”

  杨伦将养月从地上拽起来,刚想要离开,却发现董闻气喘如牛,瘫软在了地上。

  圣药的时间到了。

  “15分钟。”

  叶一成暗暗记下了时间。

  这一趟的收获,可是不小啊。

举报

作者感言

裁判的艺术

裁判的艺术

呱唧呱唧,好精彩!

2019-10-21 17: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