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鹿死谁手(下)(求一波推荐收藏!感谢!)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4264 2019.09.30 01:23

  “郭馆长,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啊。”

  叶一成先交代了一句。

  “什么?”

  郭妙在全力应对黄衣人和养长老的进攻,根本没有听清叶一成在说什么。

  “我是说,我不是故意瞒你的!”

  叶一成再次提高了嗓门。

  “瞒我?你瞒我什么?”

  嗖!

  一只箭矢擦着郭妙的脸飞了过去。

  “该死,少跟姑奶奶废话!”

  “呃——”

  叶一成不敢再招惹她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使出聚气凝华,将神秘人阻隔下来之后,将身上剩余的六把飞刀全部甩了出去。

  神秘人不敢硬接,只能向后移动身形。

  “御气决——控!”

  叶一成一改刚才悠然的姿态,神情凝重,将内力全部集中于飞出的六把飞刀之上。

  这六把飞刀白光乍现,速度骤然提升,如活了一般,在空中来了个90度转弯,追着神秘人飞了过去。

  这是!

  神秘人大惊。

  这难道也是叶家御气决的功法?

  御气决还能操控飞刀?

  不可能!

  这与之前收集的信息相差太大了!

  普天之下能够操控物品的只有一种功法——张无界的挪移神功!

  这个叶一成,难道也是张无界的弟子?

  “该死!该死!叶一成!你该死!”

  眼看胜利就要到手,却再次被叶一成搅局,神秘人已经忍无可忍了。他一边躲避飞刀的追击,一边偷眼观察周围的情况,突然发现苏越已经快摸到窗口了。

  两年的追捕,属下的非议,教主的不满,再加上叶一成不断的奚落和功败垂成的挫折感,一切的一切瞬间涌上心头,神秘人彻底失去了理智。

  “你!必须死!必须死!”

  神秘人发疯似的冲向苏越。

  苏越本就有些心虚,现在又遭遇神秘人的疯狂,如受了惊吓的老鼠一般,只是一门意思的向窗口冲去。

  “臭小子,给我回来!”

  叶一成催动飞刀攻向神秘人的后心,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苏越。

  可惜,还是太晚了。

  神秘人再次施展出移形换影的身法,早一步来到苏越身前,一把将苏越抓了起来,转身将他举起,挡向身后的飞刀。

  “糟糕!”

  叶一成刚想要收回飞刀,却发现苏越正向他眨眼。想起上一次苏越逃脱的情形,叶一成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御气决——急!”

  叶一成再次将御气决加持在飞刀之上。

  轰!

  六把飞刀发出轰鸣,呼啸着冲向苏越。

  苏越举起双手,故技重施,从宽大的上衣中滑了下来,翻滚着扑向迎面而来的叶一成。

  “该死的小鬼!去死吧!”

  神秘人发现再次遭到算计,就势一脚踢出,正中苏越的后心。

  “呃啊!”

  苏越发出一声惨叫,叶一成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

  “臭小子,你——”

  “药,妈妈,叶——”

  苏越挣扎着想要保持清醒,因为他还要去给他的母亲交医药费,他还不能这么死去。可是,8层高手的一脚,岂是他一个小孩子能够承受的,最终昏死了过去。

  不过,神秘人也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轰!

  六把飞刀同时到达,轰在神秘人的身上。因为乌金内衬的保护,虽然无法将他刺穿,却仍旧将他冲出窗口,轰出去七八米远。最终,神秘人如一滩烂泥一般,从空中坠落了下去。

  “少主!”

  养长老眼看着这一切,却无可奈何,现在唯一想做的,便是收回神秘人的尸体,回去将会遭遇到什么,他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

  “为了我们的族人!销毁一切!”

  养长老向剩余的几个黄衣人下达命令,自己头也不回的冲向窗口。

  郭妙本想上前阻拦,养长老早有防备,将箭囊中剩余的四支箭全部射出,并再次积蓄力量,冲着叶一成射出五支黄色箭矢。

  叶一成本就消耗巨大,此时更是记挂苏越的安危,再也无心阻拦养长老,赶忙向后闪身躲避,养长老借机冲出了窗口。

  剩余的黄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绿色的瓶子,将瓶子砸向房间的各个角落,房间内瞬间升腾起一片绿色的烟雾。

  糟糕!

  这群家伙要玩同归于尽!

  “大家,撤退!”

  叶一成发现情况不妙,赶忙将苏越抱起,率先冲到窗口。郭妙等人自然也不敢耽搁,跟着叶一成冲了过去。

  “喂,大家,快点!”

  一台升降台从空中落下,停在了窗口。

  舒芯站在升降台上,冲着众人大声呼喊。众人心中大定,忙不迭的跳上升降台。

  “想逃!去死吧!”

  黄衣人从箭囊中掏出装有化尸水的箭矢,扣动箭镞上的机关,射向地上黄衣人的尸体。

  “呲呲——”

  浓烟瞬间升起,与空中的绿色烟雾混合在一起,轰的一声,浓烈的火焰席卷整个房间,冲着叶一成等人冲了过去。

  “走!快走!”

  舒芯赶忙操控升降机,以最快的速度向地面冲去。

  不过,再快也只是个高空作业的升降台。

  “轰!”

  升降台刚刚下降了一层多,火焰已经冲出窗口,将吊着升降台的钢丝绳索瞬间烧断,升降台以极快的速度向地面坠落下去。

  “分开走!”

  叶一成抱着苏越率先跳出升降台。他踩着突出的窗台,稳住身行之后,施展出聚气凝华的绝学,踏空而行,登上了另一台升降台。

  郭妙、林溪、舒芯等人或站在窗台上,或扣住窗台边缘悬挂在半空中,虽然无生命之忧,但都有些狼狈。

  结束了吗?

  叶一成看着怀里的苏越,想起他刚才所说的话。

  “妈妈?你果然是有所羁绊啊。”叶一成叹了口气,“少年,你可要抗住了。你如果死了,你妈该怎么办?”

  叶一成等人下到地面的时候,非正组已经封锁了现场。

  严历看到叶一成,立刻迎了过来。

  叶一成心系苏越的生死,先是转向郭妙道:“郭馆长,善后事宜就交给你了。”

  “好。”郭妙点了点头,“那个——等处理完了,我去找你。”

  叶一成刚才那招“御气决—控”明显就是张无界的挪移神功。叶一成能够使出这一招,说明他和张无界的关系非同一般,那叶一成和郭锋的关系就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了。

  郭妙是郭锋的妹妹,郭锋是既定的下一任家主,郭妙必须和他保持一致。因此,她必须弄清楚叶一成和郭锋到底是什么关系,以便明确今后的站位。

  “好。舒医师,我们快走吧。”

  “快!”

  舒芯早已经急不可耐,率先向茶馆飞奔而去。

  叶一成没有理会严历,跟在舒芯身后,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

  天水市西北部郊区,一处巨大的宅院之中。

  养长老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身体倚靠着椅背,头上插满了银针。他一动不动,目光涣散、呆滞,与之前战斗时判若两人。

  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站在养长老身旁,手中捏着一根银针,正缓缓将针扎进他的太阳穴。

  妇人神情专注,手臂纹丝不动,只有拇指和食指轻微转动着。一股黄褐色的液体顺着针缓缓流出,养长老眨了一下眼睛,呆滞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些许的神采。

  “吁——”

  妇人长吁了一口气,将银针缓缓退了出来。

  一个留着三撇胡子的中年男子坐在养长老对面,在看到妇人收针之后,也跟着松了口气,询问道:“俏儿,情况如何了?”

  这男子名叫董闻,乃是神教天水市分堂的堂主,妇人是他的妻子冯俏。

  “已无大碍。”冯俏叹了口气,“不过,养长老年纪太大,再服用神药的话,真有可能救不回来了。”

  “叶一成果然了得!如今看来,他不只是武功高强,智谋方面也不得了。”

  提及叶一成,董闻眉头紧皱。

  “是啊。”冯俏点了点头,“今后须更加小心行事了。”

  “嗯。对了,雄异情况如何?”

  “他受伤极重,若不是乌金锁甲的保护,恐怕早就不行了。”

  “你的意思是?”

  “现在只是用机器维持着,一旦脱离机器,那——”

  说到这儿,冯俏意味深长的看向董闻。

  董闻立刻会意。

  教主并无子嗣,只收了三个义子和一个义女。雄异虽然是教主钦定的少主,但和教主并无血缘关系。而且,雄异武学天赋不高,性格也极为怪异,在教中的拥护者并不多,而董闻并不是其中之一。相反的,他更希望雄异能够就此死掉,因为他是二公子杨伦的人。

  “呃——”

  就在这时,养长老发出了一声呻吟。

  “养长老!”

  董闻赶忙走了过去。

  “董堂主,董夫人,”养长老坐正了身子,向董闻夫妇拱手施礼,“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都是自家人,养长老何须多礼。”

  “养长老,您先忍耐一下,我把银针取下来。”冯俏转动养长老头上的银针,一边取针一边继续说道:“我们虽然能够通过修炼强化身体各个部位,但唯一无法强化的便是大脑。圣药能够加速血液循环,提高内力的流转速度,成倍增加功力。可是,对大脑的损害也非常巨大。这次侥幸把您救了回来,可下次——”

  “董夫人,老夫明白。哎——”养长老叹了口气,“实在没有想到那个叶一成竟然如此了得,不仅将御气决修炼到了7层,还得了张无界的真传,实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估。”

  听得此言,董闻大吃一惊,赶忙追问道:“张无界的真传?您的意思是?”

  “挪移神功!”

  “呃!!”

  董闻夫妇一时无语。

  飞刀+御气决+挪移神功!

  这三种武功组合起来,其杀伤力令人不寒而栗!

  现在正值神教复苏的关键时刻,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叶一成这样的人物,难道是上天不想神教重兴吗?

  “养长老,此事非同小可,您确定吗?”

  “记忆犹新啊。”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养长老心有余悸,也才想起雄异的事情,赶忙询问道:“董夫人,少主怎么样了?”

  “很不好。”冯俏摇了摇头,“全靠机器维持着。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他伤势太重,实在怪不得董夫人。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联系了大长老,他答应立刻赶过来,想来明早便能到了吧。”

  养长老这话明显是故意说给二人听的。看来他刚才应该是听到了二人的对话,故意把话说明了,以便打消二人的非分之想。

  大长老乃是医魔扁枭,据传是神医扁鹊的后人,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在教中的地位极高,就连教主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有他在,雄异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冯俏取完银针,一边收拾一边冲董闻不无遗憾的摇了摇头。

  董闻不露声色,满脸堆笑的说道:“那就太好了。大长老医术极高,定能起死回生,养长老也可以安心了。”

  养长老奉命协助少主捉拿苏越一家,耗时两年却毫无收获不说,如果再把少主的命搭进去,那不只是养长老自己,他的族人都极有可能受到牵连。

  “有什么可安心的啊。”养长老仍旧忧心忡忡,“如今苏越落到了叶一成手里,恐怕再无抓回来的可能了。完不成教主交给的任务,我这颗人头还是会搬家,只希望不要连累我的那些族人啊。”

  养长老语气中满是沧桑。

  董闻对养长老还是有所了解的。

  养长老名叫养仲,乃是神箭手养由基的后人。他本无意加入神教,可教主将他全族老幼请到了教内,还强行将他的女儿养月收为义女,名义上说是亲传武功绝学,实际上是扣为人质,逼迫养长老誓死效忠。

  “养长老,何必如此自暴自弃,你们这趟也并非全无收获啊。”

  “董堂主此言何意?”

  严长老精神为之一振。

  “少主回来的时候,手中死死抓着一件衣服。如果所料不错,这衣服应该是苏越的吧。”

  养长老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苏越所穿。”

  “那就太好了。”董闻大喜,“我在这件衣服中发现了这个。”

  董闻将一张纸递给养长老,养长老赶忙接了过去。

  “高求诊所处方鹿茸,5斤。牛黄,5斤。高求。”

  “这是一张处方?”

  养长老有些不明所以。

  看标题这应该是一张处方,可写得药材也太离谱了吧,鹿茸和牛黄论斤买,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错。养长老,您想一想,苏越一直在到处偷钱,他要这么多钱做什么?这张不合理的处方,又为什么出现在他身上?”

  “你的意思他偷钱是为了买这些名贵的药材?”

  “不错。那他为什么要买这些药材?”

  “为什么?难道——”

  养长老的心砰砰跳个不停,虽然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但还是不敢相信。

  “是的。正是为了他的母亲苏蓉!而他的母亲,应该就藏在这家高求诊所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