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血洗武王村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900 2019.10.07 01:21

  早晨9时,武王村。

  高红红越等越觉得心神不宁。

  今天是苏越交医药费的日子,按照前几个月的惯例,苏越六七点钟就应该到了。可是,现在已经9点多了,他还是没有到。

  难道他失败了?

  被人抓了?

  在两年多的接触之后,高红红一家都知道苏越母子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们也起过报官的念头,但一想到那么多钱,全家人又都放弃了。

  不过,高红红越想越觉得心中不安,尤其在高求提高了价格,每个月要求21万之后,苏越仍旧能够按时交钱。

  他一个穷孩子,上哪儿弄那么多钱去?

  想起苏越每次越墙而入的情形,一个念头自然而然的产生了。

  偷!

  这是唯一可能的方式。

  既然是偷,那肯定会有落网的时候。落网之后,苏越会不会把自己家供出来?

  会的!

  为了他的母亲,他也会的!

  高红红多次碰到苏越握住母亲的手落泪,能够看出苏越对他母亲的感情。高红红确定一旦苏越被抓,为了他母亲的死活,苏越肯定会把自家供出去的。

  前几次都很顺利,但今天都到了这个点了,苏越还没有出现,那就极有可能是出事了。

  不行,得去提醒父亲!

  高红红一直在苏蓉所在的厢房等待,此时再也按耐不住,推门走了出去。

  嗖!

  嗖!

  嗖!

  几道黄色的身影闪过,高红红只觉得眼前一阵晃动,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掐住脖子,举在了空中。

  “这儿是高求诊所?”

  一个一身黄衣,满头白发,脸上带着面罩的人询问道。

  “呃,呃——”

  高红红想要说话,可因为被掐住了脖子,只能发出呃呃的声响。

  白发的蒙面人将高红红放回地面,手仍旧掐着她的脖子:“说!”

  “是,是。”

  高红红赶忙点头。

  “苏越的母亲在哪儿?”

  “里面。”

  高红红已经被吓懵了,赶忙抬手指了指身后的厢房。

  白发黄衣人大喜:“找到了!董夫人,拜托了。”

  “养长老放心便是。”

  另一个黄衣人回答完之后,闪身进入高红红身后的厢房。

  白头发的黄衣人正是养仲,进入厢房的乃是董闻的妻子冯俏。

  虽然知道苏越的母亲藏身高求诊所,但要找到这个诊所并非易事,因为这是个没有注册的黑诊所。不过,这世界上有些事看起来不可能,但只要方法得当,完成起来却非常简单。

  在确定苏越的母亲藏身高求诊所之后,董闻派出大部分手下寻找,可直到今天早晨大长老到达,仍旧没能找到这个该死的诊所。万般无奈之下,董闻做了一件现代人都会做的事情——百度!

  输入“高求诊所”,按下百度搜索。

  结果,第一个帖子便是“武神村黑诊所害我一生残疾”,乃是一位曾经在高求诊所接受治疗后,不仅没有效果,反而落下终身残疾的受害者发的举报帖子。

  这或许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吧。

  养仲见一切顺利,便抬手想要将高红红击昏。谁知道高红红会错了意思,以为养仲要杀了她,立刻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爸,妈,救命啊!救命啊!”

  高红红本来嗓门就高,这一嗓子下去,别说是高红红的父母,就连周围的邻居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好!”

  养仲大吃一惊,一掌下去,高红红立刻昏了过去。

  不过,正房方向传来高求和他爱人的喊叫。

  “红红!红红!”

  二人冲出房间,发现院子里站着几个黄衣蒙面人,女儿高红红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高求的爱人担心女儿,立刻发出嚎叫:“来人啊!杀人啦!救命啊!救——”

  还没有喊完,养仲立刻出手,将高求二人击昏在地上。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高家这是怎么了?”

  “出事了吗?”

  “报警吧,肯定出事了!”

  “快,快报警!”

  周围嘈杂声不断。

  不多一会,门外也传来杂乱的议论声,显然周围的邻居听到了求救声,全都围在了高家门外。

  还好时候尚早,高求家又习惯于关着大门,不然的话很可能已经有胆大的人冲进来了。

  养仲意识到情况不妙,一步蹿进厢房,催促道:“董夫人!快!”

  冯俏进入房间后便着手检查苏蓉的情况,发现她遭受了极重的内伤,之后又未能及时接受治疗,现在体内的筋脉已经无法修复,若不是长年输入抗生素和营养液,这条命早就交代了。

  “养长老,这女子的情况非常危险,如果处理不善的话,这条命恐怕就——”

  “来不及了!我们已经被周围的人发现,万一警察到了,那就更麻烦了。现在神教正处于重建时期,绝对不能这么快暴露!”

  “哎,好吧!”

  冯俏拿出银针,用银针封住苏蓉身上的几个主要穴位,又喂她服下一颗圣药,希望通过刺激内力暂且保住她的性命,之后伸手将苏蓉抱起,冲出了厢房。

  “撤退!”

  众人跟随养长老纵身跳上房顶,又沿着房顶跳进另一侧街道。

  另一侧街道也有人在围观,看到众人之后立刻大声叫嚷起来。

  “快看!房顶上!房顶上!”

  “飞!这些人会飞!”

  “天啊,这是些什么人啊!”

  “快拍!快拍!”

  这些人忙不迭的拿出手机,打开摄像机,冲着养仲一行人拍了起来。

  养长老无奈,只能带领众人跳进另一家院子,尽可能躲避众人的拍摄。

  “一群没用的东西!”

  一个黄衣人脱离队伍,向着身后的人群冲了过去。

  “这声音!”

  养仲和冯俏大吃一惊。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二公子杨伦!

  他是什么时候到的?

  “你们走,其他的交给我!”

  杨伦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

  “二公子,您这是?”

  “妇人之仁!”杨伦大声呵斥,“养仲,冯俏,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可是——”

  “神教大业为重!”

  杨伦展开身形,人已经冲入人群,一剑下去,将一个举着手机的人斩为两段。

  “天啊,杀人了!”

  “杀人了!快跑!”

  “呃啊!”

  “啊!”

  “天啊!”

  …

  “哎!”

  听着身后不断传来的惨叫声,养仲和冯俏对望一眼,全都露出凄然的神情。

  那些都是些普通人啊。

  我们全都蒙着面,即使暴露一些武功又能如何,总比现在造成的骚动要小吧。

  神教?

  如果这就是神教的真面目,那即便神教复苏了又能如何?

  “养长老,走吧。”

  二人带着手下,以最快的速度向远方跑去。

  …………

  “呃啊!”

  “啊!”

  “天啊,杀人了!杀人了!快跑!快跑!”

  一道道剑光,一声声惨叫,一具具死尸。

  “越儿,快跑!快跑!”

  苏蓉拉扯着苏越,混在人群之中,没命似的往前逃窜。

  一个黄衣人发现苏蓉和苏越,提着宝剑,狞笑着冲了过来。

  一道白光闪过,苏蓉应声倒地。

  黄衣人举着宝剑,一脚踩在苏蓉身上。

  “妈,快走,快走,呜呜——”

  苏越拽着母亲的手,双腿使劲蹬着地,希望能够将母亲拽出来。可是,黄衣人力量太大,无论如何努力,苏越都无法将母亲拽出来。

  苏蓉一把将苏越的手打开,说道:“越儿,快跑!去天水市茶馆!去找叶一成!只有他能帮我们!只能他能救我!”

  “不要!我不要!”

  苏越使劲摇着头,想要再次抓住母亲,可母亲又将他的手打开了。

  “快跑!跑!叶一成!去找叶一成!”

  “桀桀桀——”

  一声怪异的笑声传来,黄衣人冲着苏蓉的头颅一剑斩下,一道血光闪过,苏越猛得坐了起来。

  “妈!”

  他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苏越本能的抱住自己的胸口,发现胸口处裹着厚厚的绷带。

  “你终于醒了。”

  一个女子的脸映入眼帘,苏越本能的想要躲避,可胸口的疼痛令他无法催动内力,只能蜷缩成了一团。

  “不要怕,这儿是天水市茶馆,我是副馆长郭妙。”

  “天水市茶馆?叶一成!”

  想起梦中母亲的嘱托,苏越强忍着疼痛,急切的询问道:“叶一成,叶一成在哪儿?”

  “叶一成是茶馆的馆长。他被召回落英群岛了。”

  “他不在?”

  叶一成不在?

  怎么办?

  怎么办?

  苏越陷入慌乱之中。

  长年的流亡生涯造就了苏越怀疑的性格,令他无法轻易相信任何人。若不是之前和叶一成的遭遇以及母亲梦中的嘱托,苏越甚至都无法相信叶一成。

  现在叶一成不在,苏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想起今天是交医药费的日子,现在手里又没有钱,他首先想到的便是逃出去!

  钱!

  他必须尽快偷到钱,这样才能交医疗费,也才能保住母亲的命!

  打定了主意,苏越开始打量周围。

  重症监护室位于地下二层,位于手术室一旁。虽然只有三个床位,但各种设备仪器齐全,急救药品也配备的非常充足,是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的所在。

  监护室只有一扇门,但因为位于地下,屋内安装了新风系统,开了一个直接地面的通风口。

  通风口!

  看到之后,苏越眼前一亮。

  这是苏越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了。

  “臭小子,看什么呐?”

  郭妙知道苏越干系重大,对他的一举一动保持着高度的关注,生怕他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没有。”

  心里有了主意,苏越逐渐平静了下来。

  “没有?我告诉你啊,叶馆长把你交给我了。在他回来之前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等他回来之后,你我都有个交代。”

  “哼!”

  苏越瞪了郭妙一眼,不再说话了。不过,他眼珠一转,立刻来了主意。

  “我,饿了!”

  “饿了?”

  想想从昨天到现在,饿倒也正常,郭妙立刻拿出手机,给易逊发了讯息。

  “等着吧,很快就有人送饭过来了。”

  “呃——”

  苏越傻眼了。

  饿了只是借口,他的目的是支走郭妙,自己好趁机逃出去。

  “醒了吗?”

  舒芯从外面走了进来。

  “嗯。”

  郭妙点了点头。

  “刚刚9点30而已啊。昨天用了那么多麻药,至少得11点才会醒啊。你这小家伙,身体还真是特殊,不只是心脏长在右边,抗药性也很强。有趣!有趣!”

  舒芯走到苏越身前,掰着苏越的眼睛看了看,又摸了摸他的脉象,点头说道:“不错。体内气息顺畅,功力并未因为伤势受到影响。恢复力还真是惊人!不愧是盗帅的后人啊,果然非同一般。”

  “你也知道盗帅?”

  与郭妙女汉子的性格相比,舒芯的性格明显好了很多。而且,作为一名医生,对于自己的病人也格外的用心,这令苏越放松了些许的警觉。

  “盗帅谁不知道啊。为了红颜知己盗了皇帝的夜明珠,还劫富济贫,盗亦有道。小家伙——”

  “我不叫小家伙,我叫苏越。”

  “苏越?你是盗帅的后人,不应该姓楚吗?”

  “我不知道。我妈说我姓苏。”

  提及母亲,苏越的神情立刻黯淡了下来。他再次看向通风口,决定尽快逃出去。

  医药费!

  本应该今天早晨交上去的,现在已经迟了。

  怎么办?

  “好吧。”

  舒芯随口回答。她关注的是苏越的身体状况,而且对苏越的身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舒芯取出抽血的设备,示意苏越把胳膊伸出来。

  苏越不解,但也未抗拒。

  逃跑!

  在逃跑之前要全力配合,令对方放松警惕。

  苏越已经开始谋划了。

  舒芯抽了一管静脉血,又抽了一冠动脉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实验!

  舒芯现在所有心思都在这两管血上,至于苏越和他的母亲,并不在舒芯考虑的范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