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消失的摆渡人(下)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651 2019.10.03 01:12

  冷静!

  思考!

  思考!

  叶一成催动内力,在身体周围只做了一个空气屏障,将越来越弄的雾气隔绝在外,终于获得了些许的平静。他从进入落英码头开始逐一回顾刚才发生的一切,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这个摆渡人,非常奇怪!

  首先在栈桥上,从来不开口说话的摆渡人,竟然说话了。而且,根据当时的情况,他明明是在确认叶一成是不是本人。之后,是这艘奇怪的小船。原来的大船不用,故意换成这样一艘小船,仿佛今天这趟摆渡就是特意为我叶一成定制的。

  是了!

  这就是冲着我来的!

  分析这儿,叶一成完全冷静了下来,他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往下分析。

  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是为了阻止我去见张无界?

  难道黄衣人的势力已经渗透进入了墨家,控制了摆渡人?

  不可能!

  墨家是十大家族之一,对张无界更是死心塌地,不可能冒着灭族的风险背叛跨入无我境的张无界。而且,我在接到郭锋的通知之后即刻动身,除了郭锋和张无界,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我今天会返回落英群岛。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这个可疑的摆渡人为何要将我困在这里?

  不明白!

  想不明白!

  分析到这儿,叶一成觉得他应该能够看透眼前的这一切了,可又觉得还差一点线索。

  那究竟是什么?

  是什么?

  思考!

  如果这段经历再也分析不出什么线索,那就继续往前!

  为了确认林溪的个人情况,我发信息给郭锋。郭锋立刻回复了我的信息,说张无界无比愤怒,要求我立刻回落英群岛述职。之后,我立刻出发——等等!

  张无界他——

  想到这儿,一切的一切都串了起来。

  哼!

  我明白了。

  无聊!

  识破了对方的真正目的,叶一成紧绷的心情立刻放松了下来。他站在摆渡人原来的位置,双手握住船桨,按照摆渡人刚才的节奏开始划船。

  船桨很轻,划动起来与普通的船桨并无不同。可是,这船为什么走得那么快?

  有趣!

  有趣!

  看来得找机会跟墨铭好好聊一聊,问问他阵法的奥秘。虽然不一定需要样样都懂,但完全不懂也是绝对不行的。

  因为绝对的不懂导致的唯一结果就是——恐惧。

  墨铭是墨家家主的三儿子,和叶一成同年参加落英群岛的试炼。二人是这一辈人中的佼佼者,武学方面的资质也不分伯仲。叶一成通过试炼之后,本想邀请他一同拜访各地的高人,可惜墨铭志不在武学,而是想要做一名举世瞩目的魔术师。于是,二人分道扬镳。不过,二人还一直保持着联系。

  另外,二人还有一个无法割舍的交集——尤歆!

  叶一成把尤歆介绍给墨铭认识,本来只是想向他炫耀一番。可是,墨铭对尤歆一见倾心,竟然主动跑去找尤歆谈合作,和尤歆一起表演了几场大型魔术秀,最终如愿以偿,成为尤歆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他有事没事就会找尤歆一起拍电影、表演魔术,还会把和尤歆的亲密合照发给叶一成,恨得叶一成肠子都悔青了。

  不过,这也令墨铭成为叶一成和郭锋共同的敌人。

  叶一成划了一会船桨,仔细感受着周围空气的变化,在确定空气一直处于凝滞状态之后,叶一成知道虽然感觉着在前行,但船一直在原地踏步。

  这阵法还真是玄妙啊。

  叶一成索性松开船桨,仰面躺在小船上,冲着空中大声嚷道:“师兄,我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是睡了啊。”

  喊完这话,叶一成真的闭上眼睛,还故意发出巨大的打鼾声。

  “你大胆!”

  空中传来炸雷一般的声音,载着叶一成的小船腾空而起,在空中高速旋转起来。

  叶一成赶忙凝聚内力,双手紧紧扣住船板,避免被甩出小船。虽然身在阵法之中,但周围的海水是做不得假的,叶一成可不想成为一只落汤鸡。

  不过,对方存心要看叶一成的狼狈样子,他抓得再紧也没有任何意义。

  “碎!”

  果然。

  轰——

  小船瞬间化成齑粉,叶一成从空中坠落下来。

  聚气凝华!

  我就不让你得逞。

  空气屏障瞬间形成。

  可惜,一个是7层修为,一个是进入无我境的绝世强者,二者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噗通!”

  叶一成终于掉进了海里。

  “师兄,有意思吗?”

  叶一成索性躺在海面上,一脸享受的盯着空中。

  一个身影漂浮在叶一成上空。

  身形伟岸,长发飘冉,气势如虹,傲然绝世。

  不愧是落英群岛的当代岛主,当今武林的绝顶高手,只是这俯视群雄的气势,就足以令人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

  不过,叶一成并不吃张无界这一套。

  “你怎么知道是我?”

  “这说来话就长了。”叶一成竟然在海面上翘起了二郎腿,“首先是摆渡人的异常表现。这世界上能够令摆渡人开口说话的,除了你之外,还能有什么人?”

  “说话?我没有让他说话。”

  “但是,你太完美主义了。所以,你告诉摆渡人只教训我叶一成一人,绝对不能连累无辜。摆渡人害怕抓错了人,迫于你的yin威,只能开口说话了啊。然后,就是郭锋的短信。”

  “郭锋的短信?”

  “不错。郭锋在信息中说你非常生气。这世界上敢把你气成这样的,应该就我一个人了吧。因为生气,所以你要教训教训我,而又不能在我登上落英群岛之后当众训斥。毕竟我是你力排众议,亲自任命的馆长,当众训斥我,等于是当众打自己的脸。你这么好面子,这种事是肯定干不出来的。所以,你唯一的机会便是我从落英码头到落英群岛这段时间,而墨家又对你死心塌地,即能对我稍加惩戒,又不会走漏消息,真是个两全其美的最佳方案啊。”

  “小聪明!”张无界从空中落到叶一成身前,对叶一成这么快就破解了自己的计谋还是颇为满意的,但面色仍然极为难看,“给你两分钟,给我一个不收回馆长令牌的理由。”

  “不用两分钟,两个字就够了。”叶一成有恃无恐,“圣药!”

  “圣药?”

  “吃了之后,功力可以从4层提升到6层,从6层提升到8层的圣药!”

  “当真?”

  “亲身经历。而且,每人一颗,人家当糖丸吃。”

  “难怪唐门这次这么积极。”

  唐门垄断了武林的丹药生意,各种能短期提升功力的丹药几乎都出自唐门。不过,他们最顶级的丹药也只能提高不到一层功力,黄衣人的丹药要是普及开来,唐门恐怕是要没生意做了。

  “原本独享的蛋糕可能被人瓜分,唐门的反应倒也在预料之中。不过,从这些人的行事风格看,他们可不是来做丹药生意的。我怀疑他们是——”

  “好了。”没等叶一成说出口,张无界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头:“这种话不要随便说。尤其你现在是一市馆长,说话更要注意影响。”

  “哦,知道了。”叶一成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神情,“既然你认错了,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些补偿。”

  “认错?什么认错?”

  “你无缘无故的让摆渡人耍我,还把我扔进海里,要是不给一些补偿的话,我可是会告到师父那儿,让他老人家来跟你理论理论。”

  “敢拿师叔他老人家来压我,几天不见,我看你是越发的不知天高地厚了。”

  “这叫威武不能屈!你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给我来个下马威。你可知道,我这三天遭遇了多少凶险。昨天那阵仗,两个8层的高手,还有一群磕了药,跟猴子一样到处乱串的4层帮手,我连挪移神功都使出来了,你说说凶险不凶险。”

  “好了,好了。”

  张无界是当世的绝顶高手,懒得跟叶一成做这样的口舌之争。而且,他也觉得确实错怪了叶一成,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随手丢了过去。

  叶一成赶忙用双手接住。

  “筑基丹。你现在已经突破7层,按照岛规,应该收徒,传道受业了。”

  筑基丹能帮助初学内功之人筑基,形成基本的内息流转,听上去虽然不甚重要,却能帮助初学之人从零快速提升到一,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丹药。

  叶一成大喜。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等那个少年好了之后,就拿这个作为拜师的见面礼吧。

  叶一成心情大好,说道:“谨遵岛主教诲。”

  “好了。”

  张无界随手一挥,叶一成立刻从海中飞了起来,身上的海水竟然瞬间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进入无我境的挪移神功的威力?

  叶一成毫不怀疑,如果张无界想的话,他应该轻易便能把一个人分解成一个个细胞,甚至是一个个分子,甚至是原子。

  无我境,太可怕了!

  张无界毫不在意,追问道:“说说这三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好。我也正想跟您说说。”

  叶一成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将这三天发生的一切,详细的向张无界进行了说明。

  听完之后,张无界叹了口气,说道:“一晃又过了二十年。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

  “二十年?什么意思?”

  “没什么。”叶一成毕竟还年轻,张无界不想让他知道太多。他转身看向周围无边无际的迷雾,继续说道:“一成,你可知道我们的先辈们为什么要设下这层层的机关?”

  “把我们关起来呗。怕我们出去惹是生非。”

  “是啊。我在你这个年纪,也是这样认为的。”

   什么意思?

  倚老卖老?

  叶一成感觉张无界话里有话,可又不能理解他想要说什么。

  难道这些阵法,还有别的什么作用?

  “一成,长老会将在10时开始。现在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家看看你的父亲吧。”

  “不去!”

  提及父亲,叶一成态度坚决,完全不给张无界面子。

  张无界竟然也不恼怒,继续劝说道:“这三天你父亲度日如年。为了你,他不惜与族人闹翻,不惜与长老会的那些老东西动手,你觉得这还不够吗?”

  “这也换不回我母——”叶一成说到一半的话又咽了回去,“师兄,有些事您还是别管了。其实,我已经不恨他了,甚至我都不恨那个女人了。可是,我如果原谅了他,又该如何面对为我而死的母亲?”

  张无界无语了。

  叶一成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笑呵呵说道:“对了,9月份新人就要报到了。听说你收了个不错的徒弟,好像叫令狐彤,是个高冷的大美女。怎么样,送到我这儿来,我帮你好好调教一下?你想啊,我现在还是单身,万一我们擦出火花,成了亲,我不就成了你的晚辈了吗?这样的话,你——”

  “嗖——”

  “噗通!”

  叶一成的话还没说完,人已经从空中急速下坠,再次掉进了海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