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鹿死谁手(上)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418 2019.09.28 00:43

  不知道为什么,苏越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他看,令他浑身都不自在。

  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这件衣服的原因?

  苏越拽了拽身上的衣服,发现这件陪伴了他半年多的罩衫有些小了,紧紧的绷在身上。

  原来是因为你啊。

  苏越暗暗松了口气,向周围看了看,发现旁边二楼的防盗窗里挂着一件同样款式的罩衫,便踩着围墙,三步两步蹿了上去,伸手把衣服摘了下来。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有违三不盗的原则,便从口袋里将高求写得处方掏出来,再次蹿了上去,把旧衣服塞进了防盗窗里。

  以物易物,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

  苏越穿上新衣服,又将处方小心翼翼的揣进口袋里。

  衣服虽然有些宽大,但再也没有刚才紧绷绷的感觉,苏越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他钻出小胡同,来到了华茂步行街的大道上。

  步行街如往常一样,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苏越混在人群之中,看似漫无目的,实际上正迂回向目标靠近。

  庆安大厦32层,这就是这次的目标。

  “大家都往中间一点,大厦需要清扫墙面。”

  前方出现了十几个保安,正在道路旁边摆放着三角桶,拉扯着警戒线。

  中央大厦,风月大厦,还有庆安大厦等等五六座大厦的周围,全都被警戒线圈了起来。这几座大厦从楼顶往下伸出支架和轮轴,工人们踩着升降梯,开始擦拭外墙的玻璃。

  “这才5点多就开始打扫,还让不让人逛街了。”

  “真是的。这些商家都在想什么啊!”

  “就是!太过分了!”

  被驱赶开的游客怒不可歇,冲着保安们指手画脚,有些脾气大的还和保安们推搡了起来。

  “干什么那?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人群之中。

  保安们看到他赶忙冲他点头哈腰,这人正是郭锋的得力手下——李有威。

  “李经理,接到上面的通知,这几座大楼需要清理墙面。我们是为了游客们的安全——”

  “这才几点就清洗?不会晚上再来吗?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

  保安面露难色。

  李有威抬头观望,发现几座大楼上都挂了高空作业的升降梯,工人们正干得热火朝天。他又转头看看步行街,发现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人们的情绪也越发的激动。

  这可不得了啊!

  “好了,你们几个,上去通知这些人,让他们全都给我停下来!”

  “啊?”

  “啊什么啊,砸到人怎么办?人命重要还是好看重要!哼!”

  李有威故意抬高了嗓门,这令周围人的心情大好。

  “说得好!”

  “这位同志说的有道理!是位好领导!”

  “就是!就是!”

  “不愧是华茂区,果然把旅客看作上帝啊。”

  围观的众人开始大声起哄,甚至向李有威鼓起了掌。

  李有威心情大好。

  “立刻!再不去落实,我开除了你们!”

  几个保安没有办法,赶紧向正在作业的几个大楼跑去。不多一会,作业的工人全都停了下来,只留下悬挂在空中的一座又一座升降梯。

  李有威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项任务,终于是顺利完成了。

  苏越并没有在这儿停留,他趁着人们和保安争吵的时候,躲开保安的视线,溜进庆安大厦,用罩衫的帽子紧紧遮住面容,乘坐电梯上到了顶层。之后,他找到这一层的洗手间,踩着窗台,将通风口的防护罩打开,钻进了通风口里。

  等待!

  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

  六月一日正是阴历二十九,月如钩,繁华的华茂步行街终于褪去一天的喧闹,陷入了沉静。

  苏越钻出通风口,推开厕所的窗子,钻出大厦,脚踩窗台,身子蜷缩成一团,如一只豹子一般猛得向上一蹿,人已经来到窗子上方的边框。他踩着边框再次发力,身体也再次向上蹿出,双手同时伸展开来,抓住了楼顶的边缘,再一翻身,人已经登上了楼顶。

  苏越站在楼顶的边缘向四周眺望。

  高耸的摩天大楼一栋挨着一栋,偶尔还有几处亮着灯,说明还有人在加班。更远处是一栋栋居民楼,相比于华贸步行街这样的商业街区,灯火反而明亮了许多。

  白天挤在商业区,晚上回到住宅区,人们在一天的迁徙中度过一天又一天。

  这就是生活吧。

  苏越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坎坷的经历令他比同龄人更加沉稳,思想也更加复杂。有时候他有些茫然,不知道今后该何去何从,有时候又很满足,觉得能够自由自在,不用像这些人一样,过着日复一日的迁徙生活。

  “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吧。”

  苏越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力凝聚于双腿,往下看了看陡峭的、似乎看不到底的大楼,突然发现大楼中间挂着几个升降台。苏越虽然有些诧异,但想起白天的情况,也并未太过在意。于是,他纵身跃下大楼,心中默数着楼层,在到了32层的时候,催动蓄积在双腿内的气劲,速度迅速下降,他立刻向前迈出两步,伸手抓住了窗子的边缘。

  “呼——”

  苏越松了口气,心里不免有些得意。与前几次相比,他感觉越发的轻松,这应该是功力提升的证明,看来多多练习还是有好处的。

  苏越爬上窗台,从腰间的百宝囊里掏出圆规玻璃刀,在玻璃上切出一个大小适中的圆洞,从洞里钻了进去。

  屋里漆黑一片,竟然没有半点光亮。

  这是什么情况?

  即便是下了班,办公室也会有一些发光的东西,比如路由器、电源插座、热水器等等。而且,电梯间、楼道里有长明灯,即便这间办公室遮光性再好,也不可能黑到这种程度。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苏越下意识的将后背紧紧贴在墙壁上,举起手中尚未来得及丢的玻璃,挡在了身体的前面。

  “咔哒,咔哒,咔哒。”

  周围静的出奇,静得钟表秒针发出的声响都异常清晰,这令苏越的心里越发的发毛。

  该死!

  难道我的行踪暴露了?

  想起昨天险些被黄衣人抓住的情形,苏越不由得打起了逃跑的主意。

  他将手里的玻璃放在地上,顺着墙壁缓缓的站起身,将内力蓄积于双腿,刚想要转身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嗖!”

  “嗖!”

  “嗖!”

  几道寒光刺破黑暗,冲着苏越和玻璃的方向飞了过来。

  对方的目的非常明确——堵住苏越逃跑的路径!

  该死!

  果然有埋伏!

  而且,对方好像能看到我!

  这是怎么回事?

  万不得已之下,苏越只能放弃逃跑的打算,翻身滚向一边,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砰!”

  飞驰的箭矢撞在玻璃窗上,巨大的冲击力将玻璃撞得粉碎,连带着窗框横飞出去,翻滚着砸向了地面。

  “哐!”

  巨大的声响刺破了夜晚的宁静。

  楼外昏暗的光亮从窗口照进房间,冲淡了原本的黝黑,稍稍提高了房间里的可见度。

  苏越发现窗口的状况,心中暗喜,将内力积蓄于双腿,刚想要从窗口蹿出房间,一个身影已经堵在了他的前面。

  “桀桀桀,小鬼头,你还想逃吗?”

  这声音尖锐、刺耳,如两块铁片摩擦发出的声响一般,听得苏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苏越抬眼仔细观瞧。

  这人笼罩在巨大的袍子之中,借着昏暗的光线隐约能够看到他的脸上戴着一副面具,面具额头部位分布着三排细微的光点,应该是某种夜视仪器。

  难怪对方能看到自己!

  “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苏越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一边询问一边盯着这人背后的窗口,继续寻找逃跑的机会。

  “我是谁?桀桀——”这人发出尖锐的笑声,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却像是厉鬼的哭诉,“本少主追了你三年,三年,今天终于——”

  这人话还没说完,苏越已经动了。他突然转身,之后手脚并用,以极快的速度向后方蹿了出去。

  对方正想要抒发积蓄已久的情绪,被苏越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尬在了当场,这才意识到苏越的问话只是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

  这人立刻恼羞成怒。

  “该死!该死的小东西!本少主要把你生吞活剥!”

  话音刚落,人已经冲到了苏越的身后。一只布满了银白色鳞片,闪耀着金属寒光的手臂从袍子宽大的袖口中伸出,以极快的速度拍向了苏越的后背。

  不过,苏越早有准备。他向后跑只不过是声东击西的计谋,在被击中之前,双腿猛得发力,整个人如离玄的箭一般射向对方的斜后方,绕过了对方的堵截。

  窗口就在眼前!

  苏越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感觉到希望就在眼前,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只需要短短的一两秒钟。

  可惜,这一两秒钟却比登天还难!

  “嗖!”

  破风声响起。

  一支羽箭从暗处飞出,擦着苏越的头皮飞出了窗口。

  这一箭的目标并非苏越,但目的却非常明显。

  威慑!

  胆敢从窗口逃出去,下一箭就要了你的命!

  怎么办?

  苏越犹豫了,也就失去了唯一逃跑的机会。

  “该死!该死!”尖锐的嗓音再次响起,刚才的身影已经折返回来,再次堵住了窗口,“敢耍本少主!本少主要杀了你!杀了你!”

  苏越的举动彻底惹恼了这个自称少主的神秘人,他一边咒骂一边全力冲了过来,布满金属鳞片的手臂直扑苏越的面门。

  “少主,手下留人!”

  一声苍老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后有箭矢的威胁,前有神秘人的杀招,苏越只能放弃逃跑的念头,先保住性命再说。于是,他释放出积蓄已久的力量,双腿猛得蹬向地面,双手抱头,如个皮球一般翻滚着向后躲去。

  “逃!逃吧!桀桀——”神秘人一招扑空,紧接着又是一掌跟了上来,“三年了,三年了,本少主终于——”

  可惜,话音未落,异变再起。

  “嗖!”

  一道银光穿破天花板,裹挟着劲风,呼啸着冲向神秘人的胸口。

  “砰!”

  四周灯光瞬间亮起,将整个房间照得亮如白昼。

  叶一成踏破天花板,落到了苏越的身前。

  “敢在天水市撒野,好大的狗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