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难解之夜(下)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4072 2019.09.26 00:30

  “您的烤串好了。”

  老板娘端着个铁盘,一次性把严历点的烤串都上齐了。

  严历也不客气,一手拿着面包片,一手拿着肉串,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叶一成对这种路边的烧烤非常不感冒,可在严历吃相的影响下,还是拿起一串牛肉串,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除了牛肉特有的香味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异味。叶一成先咬了一小口,表面焦脆,里面鲜嫩,嚼起来颇有滋味,竟不亚于高级餐馆的特级牛排。

  “哈哈,好吃吧?”

  一眨眼的工夫,严历已经吃了七八串。

  “因为能够瞬间催高火焰,牛肉的表面瞬间受热,变得焦脆可口。但是,烧烤时间很短,里面的肉还能够保持鲜嫩、多滋。不错,难怪你吃的像头饿狼一样。”

  严历白了他一眼:“一串肉串也能让你分析的这么头头是道,你不去做侦探真是可惜了。”

  “我现在的工作和侦探也差不多了。”

  叶一成将手里的肉串吃完,本想再拿一串,却被严历一把全都抢了过去。

  “我可没点你的!”

  叶一成苦笑着摇了摇头,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胖老板身上。

  胖老板一直埋头烤串,偶尔抬头看向自己的妻子,并没有特别注意叶一成这一桌,看来他并不认识叶一成,这说明严历的话应该是真的。

  叶一成是天水市茶馆的馆长,最近两起死亡事件又把他推到了风头浪尖之上,只要稍微关心江湖中的事,对他绝对不会没有印象。从这个胖老板对叶一成的态度看,他应该撤离不再关心江湖中的是是非非,真的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江湖就是江湖,又岂是那么容易退出的啊。

  “好了,走吧。”严历吃完了所有的烤串,用手擦了擦嘴巴,“渴了,渴了,带你去喝点好酒。”

  “好。”

  叶一成故意走到胖老板面前:“老板,多少钱?”

  “10串羊肉,10串牛肉,两个馒头片,一共84。”

  胖老板的表情和语气都很自然,没有任何演戏的痕迹,看来的确不认识叶一成。

  叶一成掏出一百块钱,递到胖老板手里:“烤串很好吃,不用找了。”

  “呵呵,多谢!多谢!欢迎下次再来。”

  叶一成启动了摩托车。

  “去哪儿?”

  “血色酒吧。”

  …………

  血色酒吧位于距离华贸商贸区不远的酒吧街里,据说老板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不仅收罗了世界各地的名酒,还喜欢各种不着调的调制,在天水市颇有些知名度。

  严历为什么要选择这家酒吧?

  是慕名而来,还是因为这家酒吧也与武林中人有关?

  经历了刚才的一切,叶一成确定严历所说的兜风绝对不是漫无目的的闲逛,可他仍旧没弄明白严历葫芦里终究卖的什么药。

  11时30分,二人进入了血色酒吧。

  酒吧里人声鼎沸,大厅里挤满了醉眼朦胧的男男女女,昏暗的灯光,柔情的音乐,更给人们增加了何似在人间的虚幻感觉。

  严历应该是太渴了,径直跑向吧台。不过,因为吧台周围坐满了人,她只能隔着人冲着调酒师喊道:“帅哥,两瓶智美,要冰的,越冰越好。”

  “好的。”

  调酒师开了两瓶智美,伸手刚要递给严历,叶一成从后面跟了过来。

  调酒师看到叶一成先是一愣,眼睛不由得睁大了许多,递酒的手下意识的下垂、回收,正好砸在了坐在吧台的一名男子的头上。

  “我X!干什么那!”

  这男子本就有些醉醺醺的,这一下又砸得不轻,本能的把手猛得一挥,正打在调酒师的手腕上。

  砰——!

  两瓶酒脱手而出,高高飞向空中,向着大厅中的人群砸了过去。

  叶一成将一切看在眼里,知道这调酒师定是认出了他,当即也不露声色,只是凝聚内力,施展出“聚气凝华”的绝技,在空中的两瓶酒将要砸到人的时候,隔空将它们托住,之后伸手把酒拿了下来。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其他人虽然没有看清,但一直盯着叶一成的调酒师却看得清清楚楚。

  “小心点。”叶一成把一瓶酒递到严历手里,转身提供调酒师道:“砸到了这位先生,还不赶紧补偿人家一下。”

  “是,是。”调酒师如梦方醒,赶忙点头,“先生,对不起。您想要喝杯什么,随您点,我请客。”

  被砸的人刚要发火,听到这话立刻两眼放光,眼睛在酒架上寻摸了一圈之后,说道:“毒舌啤酒,给我来一瓶!”

  毒蛇啤酒是进口的烈性啤酒,一瓶就要800多块。不过,为了息事宁人,调酒师没有犹豫,直接给他开了一瓶。

  叶一成也没再关注此事,靠近严历的耳朵,说道:“这儿人太多了,我不喜欢。换个地方吧。”

  “不要。”严历一口气喝了半瓶智美,“你知道这儿最有名的酒是什么吗?”

  “不知道。”

  “血色之吻。”

  “没听说过。”

  “这是只有这家店的老板才能调制出来的酒。我不管,我今天就要喝。”

  “呃——”

  这就是严历来这儿的目的吗?

  从调酒师刚才的反应看,他应该是武林中人。

  既然调酒师是武林中人,那那位传说中的老板,十有八九也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先生,女士,你们好。”就在这时,一位服务生走了过来,向叶一成和严历礼貌的鞠了个躬,“刚才多谢二位的解围。为了感谢二位,我们老板请二位到二楼一叙。”

  “哈哈,好的。”

  严历不给叶一成拒绝的机会,跟着服务生便往二楼走去,叶一成只好跟了过去。

  与一楼充满现代气息的装潢不同,二楼装修的很典雅,门口用一面厚厚的隔音玻璃,将楼下的嘈杂全部隔绝开来,这令叶一成舒服了很多。

  叶一成并不喜欢热闹。

  “二位,请坐。”

  服务生将二人领到客厅,转身离开了。

  “叶馆长,严组长,二位大驾光临,真是令我们酒吧蓬荜生辉。”

  一位女子从里间走了出来。

  婀娜!

  妩媚!

  妖娆!

  举手投足,音容笑貌,无不令人觉得充满了诱惑。

  这女人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吗?

  “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那应该就是武林中人了。”

  叶一成保持着警惕,这样的女人绝对不简单!

  “不过,我从没听说十大家族里,有人从事酒吧生意。”

  “呵呵,十大家族的人自然不屑于从事这样的行当。我们啊,只是一些小门小派而已,叶馆长自然也不会注意到我们的。”

  女子走到叶一成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叶馆长年少有为,风姿卓越,小女子得见真是——”

  “喂,阿姨,你会调制血色之吻吗?”

  女子话没说完便被严历打断,这令她非常不爽,而且严历的称呼更直接破坏了她营造出来的氛围。

  无论多么妩媚,年纪毕竟是不饶人的。这女子虽然保养的很好,但仍旧藏不住眼角的皱纹和眼睛里的沧桑。

  叶一成有些不耐烦了:“你是这儿的老板吗?找我们有什么事?”

  “瑶儿,我就说你这一套行不通吧。”

  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里屋传来,紧接着走出一名中年男子。这男子长得粗壮,蓄着大胡子,头发散乱的披在脑袋上,穿得也很随意,唯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鼻子——鼻梁很高,鼻头通红,令原本就很打眼的鼻头更加明显。

  “你才是老板!”

  严历大喜。

  “快,快,我要喝血色之吻,血色之吻。”

  “血色之吻?哈哈,好,好。”

  与女子做作的风格不同,这男子性格很是豪爽。

  “叶馆长,刚才多谢啊。我叫任逍,这是内人柳瑶。”

  “任逍?”叶一成眉头紧皱,思考了一会之后,说道:“难道你是令狐家族——”

  “我们任家和令狐家族早已经没有瓜葛了。”叶一成话没说完,任逍已经大声打断,“两家早就分道扬镳,各过各的了。不过,我们好酒,他们好剑,老祖宗的喜好倒是没有丢,哈哈——”

  好一个爽快的家伙!

  想起柳瑶刚才的做作,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血色之吻!血色之吻!”

  严历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瑶儿,快去准备!严组长这么喜欢我这款酒,那可真是太有面子了,哈哈。”

  “哈哈,太好了。”

  在任逍的感染下,严历也心情大好,将剩下的智美一饮而尽。

  柳瑶白了任逍一眼,也不再理会叶一成和严历,转身向里屋走去。

  既然明确了对方是落英群岛的人,叶一成也就放松了下来。不过,对于任逍和柳瑶夫妻两个,叶一成还是颇为感兴趣的,尤其是柳瑶刚才的话。

  “任兄,令夫人说你们只是一些小门派,不知这话具体是什么意思。”

  “叶馆长的名声我早有耳闻,想来也是个豪爽的人。我这人脾气直,也藏不住什么事。你们十大家族的势力太大,一年到头的明争暗头,我们这些小门派争不过你们,也打不过你们,就只能躲着你们。所以啊,我们就找了你们看不上眼的酒吧这个行当,开了个全国连锁店,虽然名字各不一样,但都有个红字在里头。哈哈,没办法啊,我们不能总给你们当枪使,得自己谋个生路。”

  “!!”

  这话说得很直白,可蕴含的信息量非常大。

  十大家族的逼迫,很多小门派,酒吧,连锁——

  相同的对手,相同的性质,相同的利益,联合在一起!

  这是——一个联盟!

  一个独立于十大家族之外的小门派的联盟!

  这是独立于十大家族之外的另一股力量!

  这股力量在武力方面或许与十大家族无法相比,但在其他方面却远远超越了十大家族,比如说——信息收集!

  酒吧是个龙蛇混杂、信息流转极快的地方。一家酒吧或许能力有限,但上百家酒吧的信息整合在一起,将是一个强大到可怕的信息网。如果再经过专业人士的分类整理,那这些信息的含金量将会非常高。

  任逍见叶一成一直在沉思,嘴角露出了夸张的笑容,他继续说道:“叶馆长,您是我们的父母官。我们这些小门派都不容易,还希望您多多照顾,您要是有什么需要,也不用跟我们客气。我向您保证,您将是我们优先级最高的客户。”

  原来如此!

  这个狡猾任逍,他明明是在和叶一成谈合作,嘴上却只是说一些表面的东西,关键的东西什么都没说。

  不过,一个可靠的信息源正是叶一成现在亟需的东西。

  这应该也是严历带自己来这儿的原因。

  叶一成看向严历。

  严历抬头看着天花板,故意躲避着叶一成的视线。

  这两个货,难道之前就认识吗?

  从进入酒吧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具有偶然性,可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似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叶一成总觉得被人算计了,但又没有确切的证据,毕竟从严历刚才的表现看,她似乎并不认识任逍和柳瑶。

  不过,无论是不是被算计了,叶一成都只能答应任逍的要求,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少年。

  “好。任兄既然这么看得起我叶一成,那任兄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不过,要是谈合作的话,那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毕竟我还不知道货的成色如何。”

  “哈哈,第一次合作嘛,自然彼此会有些不信任。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我们免费为叶馆长服务一次。前几日,有两位年轻女士来我们酒吧喝酒,其中一位说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她说一个中年男子找到她,说如果有一个少年来他们公司推销手镯,她只需把这件事告诉他,就能得到5千块钱的报酬。后来,真的有一个少年来推销手镯,这位女士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那个中年人,中年人真的给了她5千块钱。叶馆长,您说这件事是不是很有趣?”

  “的确很有趣。”

  “这位女士的公司就在华茂步行街,大厦的名字叫庆安大厦。”

  “好的。我明白了。”

  叶一成满意的点了点头:“任兄,很期待和你今后的的合作。”

  “我也是!叶馆长,合作愉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