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这儿只是家茶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踏空步!

这儿只是家茶馆 裁判的艺术 3628 2019.09.21 00:36

  茶馆医务室位于后花园北部,地上一层,地下两层。

  地上一层24小时有人值班,是为茶馆职工和住客提供医疗服务的地方。

  地下二层是手术室。

  地下三层是停尸房和舒芯的实验室。

  舒芯并非十大家族的后人,但自小便对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极高的天赋。她5岁开始动手解剖小动物,8岁便将人体各个器官、经脉、穴位记得一清二楚,10岁拜入有当世医鬼之称的平华门下,20岁学成出师后进入天水市茶馆,25岁即成为茶馆的首席医师。

  叶一成一行三人进入医务室二层的时候,舒芯正坐在二层的电脑前,冲着电脑屏幕发呆。

  两个助理坐在她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叶一成知道是舒芯没能获得有用的信息,把怒气发泄在了他们身上,便对他们吩咐道:“你们可以离开了。”

  “是!”

  两个助理如得特赦一般,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舒医师,有什么收获吗?”

  “收获?能有什么收获!”舒芯恼怒的回答,“好好一具尸体,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没了!没了!那人可是修炼到4层的死士!多好的研究材料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好吧。”

  叶一成三人面面相觑。

  学医的人和其他人果然不是同一个生物,真搞不懂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

  “郭馆长,林溪,你们应该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先请坐,我把今天的事情再详细的说一遍。”

  三人落座之后,叶一成将整个过程又重新叙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郭妙率先发问道:“落叶村?你是为了叶崇馆长的案子?”

  “不错。作为叶家的后人,我的首要任务便是将叶崇叔叔被杀一案查个水落石出。”

  “好!这才是叶家!”听到这话,郭妙大为赞赏,对叶一成的成见也减轻了许多,“都已经两年多了,我还以为你们叶家把这事给忘了。”

  “张岛主只是在等我出关。”叶一成解释道:“一市馆主被杀,此事干系重大,张岛主也是极为慎重,我们叶家也绝对不会忘记。好了,我们还是说说今天的事情吧。舒医师,分析的结果如何?”

  “确实是化尸水。”舒芯调整了一下情绪,“除了血水,我检查了残留的箭镞。有两支箭的箭镞中空,上面有个小机关,一旦被晃动,箭镞的头部便会打开,里面的化尸水就会溢出。”

  “原来如此。”

  箭矢射中王平之后,叶一成只是把尸体盖上,并没有再次挪动,所以箭簇的机关没有被开启。不过,在两位特警搬动尸体的时候,箭矢必然发生一定的晃动,机关随即开启,尸体也就在化尸水的作用下开始溃烂了。

  “可是,对方为什么要特意设计这样的机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可能是为了掩饰死士的身份吧。”舒芯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不是对王平有些印象,我也不会去扫描他的脸部,也就不会发现他是死士这个事实。”

  “你这话有些道理。不过,为了一个死士,至于如此大费周折吗?”

  死士名义上已经死亡,他们的身份暴露与否根本没有多大的意义,对方却故意设计出这种特殊的箭矢,难道只是为了掩饰他们的身份?

  不合逻辑。

  这其中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

  可是,终究是什么原因?

  叶一成看向郭妙。

  相对于叶一成,郭妙有更为丰富的办案经验。

  “为销毁尸体而专门制造出一种箭矢,那关键点就在于尸体上了。我怀疑这些死士的尸体上有什么特殊的标记,一旦被人看到,就会暴露出主人的身份。”

  “有可能!”舒芯认同的点了点头,“我曾经解剖过一具死士的尸体,在它的嘴唇里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印记,后来确认是一个帮派特有的标志。”

  “有这种可能,可是,我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想起王平面对自己时的表现,叶一成总觉得他的态度太过狂妄,令叶一成觉得他是一个能和自己旗鼓相当的高手,可数据库中显示王平只是百裂拳4层的功力。

  难道他没听说过我?

  不可能!

  我叶一成乃千年难遇的武学奇才,24岁就突破了御气决第6层,这可是震惊武林的大新闻,他一个快五十岁的老江湖,怎么可能会没听说过我!

  那终究是为什么?

  想到这儿,叶一成有些后悔了。

  当时真应该有所保留,不应该一拳就把他给废了。

  “那你还有别的合理解释吗?”

  舒芯白了叶一成一眼。

  “暂时没有。不过,容我之后再推敲推敲吧。现在,还是先解决关键问题——那个逃跑的少年!在我向那个少年表明身份之后,他似乎有话想对我说,可在王平的干扰和对方的阻击下,他最终选择了逃跑。不过,这个过程中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几点线索。第一,这孩子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说明他一直处于被追捕的状态。可是,他又一直没有离开天水市,还冒险返回落叶村,说明天水市有什么东西羁绊着他,令他无法离开。第二,王平在干扰的时候说这少年是入室盗窃的嫌疑犯,少年这才因此对我产生怀疑,最终选择了逃跑,这说明王平这话应该是真的,所以——”

  叶一成转向林溪,林溪立刻明白了叶一成的意思,赶忙打开手机,调出了事先整理好的茶馆的未结案件。

  这项工作是叶一成专门布置下来的,林溪暗自庆幸自己按时完成了。

  “说一下在办盗窃案的情况。”

  “好的。现在茶馆共有未结案136件,盗窃案共有13件,入室盗窃的有4件。具体案情如下:

  时间:5月5日,地点:龙华公寓,案情简介:公寓26层16室遭遇入室盗窃,丢失现金21万,在案证据为安保部门提供的楼顶摄像头拍摄的监控录像。”

  “时间:5月12日,地点:双子大厦,案情简介:位于双子大厦B座28层18室的东鹏科技公司遭遇入室盗窃,公司财务室被从外部侵入,保险柜被撬开,丢失现金21万,在案证据为双子大厦A座楼顶监控拍摄的监控录像。”

  “时间:5月19日,地点:罗马世纪小区,案情简介:小区C座36层6号遭遇入室盗窃,丢失现金21万,在案证据为小区B座楼顶监控拍摄的监控录像。”

  “时间:5月26日,地点:华茂商业街中央大厦,案情简介:位于中扬大厦32层8室兴隆咨询公司财务室遭遇入室盗窃,丢失现金21万,在案证据为楼顶监控拍摄的监控视频。”

  听完案情,在场的所有人不约而同得出了同一个结论:这案子是同一人所为!

  因为,这四起案件的共同点太多了。

  首先,盗窃的方式都是入室。

  其次,案发地点都是在高楼层。

  然后,案发频率都是每隔7天一次。

  最后,被窃取的金额都是21万。

  有意思!

  这个嫌疑人——有点意思!

  想起逃跑少年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叶一成实在无法将他和这四起入室盗窃案联系在一起。可是,现在的线索又似乎都指向了他。

  他为什么每次只偷21万?

  为什么每次都要间隔7天?

  他就不能多偷一些?

  至少买一件像样的衣服啊。

  难道他内心里并不想偷,而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想起少年瘦弱的身体和那双充满了惊恐的眼睛,叶一成竟有些心疼起来。他仿佛看到一块又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那个少年瘦小的身体上,而他正咬紧牙关坚持着,坚持着,即便快被压垮了,仍旧坚守着什么特别的信念。

  孩子,坚持住!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想到这儿,叶一成急切的催促道:“监控!把监控给我调出来!”

  “好的。”

  林溪不知道叶一成为什么变得这么激动,赶忙点开案件详情,开始播放附件里的监控录像。

  时间在凌晨3点多,正是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熟睡的时间,双子大厦B座的楼顶上出现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不高,大概只有1米5左右,瘦小,稚嫩,看上去应该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他上身穿着黑色的罩衫,下身穿着短裤,脸上蒙着一块黑布。

  虽然看不轻具体的长相,可那双大眼睛和精瘦的身形,令叶一成立刻确认,这就是那个逃跑的少年。

  少年站在楼顶的边缘上,探出身子,注视着下面遥远的地面。

  双子大厦共有68层,楼顶距离地面接近300米。漆黑夜色笼罩下的地面,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光,令这距离显得更加遥远。

  少年盯了一会之后,转身,后仰,双手放在脑后,如睡觉一般,头冲下栽了下去。

  “呼——”

  风在耳边呼啸,速度在加速度的作用下越来越快,少年如一支离玄的箭一样,急速飞向地面。不过,就在快到30层的时候,少年突然翻滚身体,一个空翻之后,变成了站立在空中的姿态,之后只觉得他身体在空中一滞,脚下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他随即踏出两步,人已经来到了墙壁旁边。

  少年伸手抓住窗子的边缘,整个人如一只蜘蛛一般,贴在了墙壁之上。

  “这是!聚气凝华?”

  叶一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郭妙也跟着站起来,死死盯着屏幕中的少年。她将画面又拖拽了回去。

  空翻,速度突然降低,似乎被什么托住似的向前迈出两步,之后扒住窗子的边缘,贴在了墙壁之上。

  这招式,太像叶一成刚刚卖弄的叶家绝学了。

  郭妙转头看向叶一成,等待着叶一成的答案。

  “再放一遍!”

  叶一成眉头紧皱,已经无心理会郭妙了。

  这孩子是叶家的人?

  难道是叶崇的私生子?

  不是吧。

  号称叶家最最老实的叶崇,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要是让家族的人知道了,让叶崇的老婆和孩子知道了,那叶崇以往的形象,岂不是要彻底崩塌?

  林溪赶忙将视频拖了回去。

  跳下,加速,翻滚,速度骤然下降,踏空而行,扒住窗边,一气呵成,绝无拖泥带水。

  不对!

  这动作,也太连贯了吧。

  回想自己施展聚气凝华时的情形,即便是现在已经将御气决修炼到了7层,叶一成仍旧需要一到两秒的时间凝聚内力,根本无法像这少年一样施展的如此潇洒、连贯。

  难道他的修为比我还高?

  扯淡!

  那少年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那是怎么回事?

  “再放!”

  林溪又赶忙拖了回去。

  还是无缝衔接,一气呵成!

  不对!

  这不是御气决!

  绝对不是!

  从这个孩子的动作看,这不是一种由内到外的内功心法,而是将气劲积蓄于四肢的轻身功夫,也就是一种轻功!

  一种能够浮空踏步的轻功,这难道是——

  盗帅的——踏空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