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你应该称帝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306 2019.08.20 21:11

  佟毅单人独骑来到蜀州城下。

  蜀州城门紧闭,吊桥高举,俨然已是严阵以待。

  佟毅到了护城河边,冲上面喊道:“守城的兄弟们,快开门呀。”

  两个士兵从城头上探出头来,问道:“你是谁呀?哪来的?”

  佟毅向上面招招手:“我是从雷勇的军中来的。”

  一个士兵好奇地问道:“你是来下战书的吗?”

  这士兵一句话,提醒了佟毅,对呀,蜀州那个下战书的人,曾经在军帐中见过自己,干脆让他引荐自己入城吧。

  佟毅道:“我是来投奔蜀王的。你们蜀王派到雷勇军中下战书的那个人,见过我。”

  两个士兵赶紧报告给了头目。大约一刻钟后,那个下战书的人到了城头上,他探出身子看了半天,不记得曾经在雷勇军中见过下面这个人。这也难怪,当时军帐中那么多人,他又精神高度紧张,怎么可能注意到佟毅呢?

  佟毅道:“这位兄长,你忘了吗?你到了雷勇军帐后,雷勇先是要杀你,说斩使以示威。后来又要割你耳朵,说要羞辱羞辱敖不败。”

  “行了行了。”下书人赶紧喊话打断了佟毅,心说当着这么多军卒,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让我的脸面往哪儿搁呀。不过,这倒也验证了,城下这位确实来自雷勇军中。

  吊桥放了下来。下书人将佟毅领进了城内,直接把佟毅带到了丞相府。佟毅抬眼看了下门楣上的牌匾,心说,敢情人家蜀王都有丞相了。

  佟毅悄声问道:“兄长,不知现在的这位丞相大人是谁呀?”

  下书人道:“现在的丞相大人就是蜀王身边原来的第一幕僚景伯谦。”

  佟毅心想,既然是丞相,那这个景伯谦一定在蜀王造反中发挥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先会会他,也好。

  见到景伯谦,行礼之后,佟毅从怀中掏出了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宁皇圣旨。

  景伯谦久在聂伦身边,对于皇帝圣旨之类的东西再熟悉不过了,虽然宁皇的圣旨他没见过,不过基本都类似,一看就知道是真的。

  景伯谦很客气,给佟毅让了座。

  景伯谦问道:“殿下在魏都待得好好的,因何跑到蜀地来投奔蜀王呀?”

  佟毅道:“丞相是明白人,恐怕一眼就看出了我此行的目的。宁国四位皇子,唯独我来魏国做人质,这就说明我在四位皇子中是最不受待见的。事实也确实如此,我身为宁皇长子,却长期生活在乡间,如果不是魏国向宁国要人质,恐怕我那父皇都快把我遗忘了。

  “同为皇子,为什么受委屈的总是我?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我不甘心,我要奋争,我想做宁国的储君。所以,我来投奔蜀王,希望将来蜀王大功告成之后,放我回宁国,同时借兵与我,助我夺嫡。”

  景伯谦点点头,道:“想不到殿下的遭遇倒是和蜀王颇有相似之处。蜀王也是受尽了委屈,受够了伤害。不然,也不会与庆熙帝反目。”

  佟毅道:“我对蜀王的境遇深表同情。那个庆熙帝也确实太小家子气了,连个王都不愿意封给自家兄弟,他还有一点手足之情吗?好事都让他一人占了,一点利益也不给同宗兄弟。连我这个外邦人都看不惯了。我支持蜀王。”

  佟毅心道,这些话可别传到庆熙帝耳朵里,他要知道我在背后说他坏话,还不气冒喽。

  景伯谦点了点头,道:“殿下,我这就带你去见蜀王。”

  蜀王现在住的蜀王宫,就是原来的蜀郡公的郡公府,临时改造,重新装修了。

  佟毅见到蜀王聂伦,心中一怔,这位蜀王面容清瘦,身材瘦削,如果不穿王袍不戴王冠,看起来就像一个书生。而且,看其举止,颇为文雅。

  这样一个人竟然会造反?佟毅心道,看来真应了那句话了,蔫巴萝卜辣死人。

  一表人才的佟毅,给蜀王的第一印象不错。听了丞相景伯谦的介绍,聂伦很是高兴,勉励了佟毅几句。

  景伯谦道:“千岁,我认为应该把宁国皇子投奔千岁的事情布告天下,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千岁是正义的化身,这样就会吸引更多的英雄才俊蜂拥而来。有了人才,您还愁霸业不成吗?”

  聂伦点点头:“很好。丞相去办吧。”

  “且慢!”蜀王下首坐着的一个身材矮小鹤发童颜的老头站了起来,向蜀王说道,“千岁,我有几句话想问问这位宁国殿下。”

  景伯谦向佟毅介绍道:“殿下,这位是蜀王千岁新任谋士、圣火教天师孙广侠。”

  “原来是孙天师,失敬失敬。”佟毅行了个揖礼。心道,这个聂伦身边还真是汇聚了一帮人,连圣火教天师都来了。不知道这个孙天师要使出什么幺蛾子。

  孙天师走到佟毅面前,道:“这几年来,魏国宁国都在打压我圣火教,不知道佟毅殿下对此有何看法?”

  佟毅原以为这孙天师要审查自己一番呢,没想到他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怎么回答?他自己是圣火教天师,当然希望我说圣火教好。但是,在还不了解圣火教的情况下,我怎能贸然说好?以后若是传出去,说不定会成为别人的把柄,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让自己陷于被动。

  佟毅道:“孙天师所说,涉及到人的信仰问题。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让人们自己去判断。不管什么教,只要不作恶、不害民,坚持正能量,会赢得人们的尊重的。”

  孙天师道:“这么说,如果有一天佟毅殿下当上了宁国皇帝,就不会打压我圣火教了?”

  佟毅道:“我久居乡下,对于圣火教为什么会同时在两国受到打压,确实不了解。孙天师可以详细解释一下吗?”

  佟毅把球又踢给了孙天师,孙天师嗫嚅半晌,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佟毅立时便明白了,这个圣火教一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然也不会被两国同时打压。圣火教的天师居然成了聂伦的座上客,还成了他的谋士,可见聂伦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景伯谦忙打圆场道:“我看,二位不必急着探讨圣火教,日后在蜀王面前同殿称臣,有的是机会。”

  佟毅正色道:“景丞相,我来投奔蜀王,不是为了称臣的。我来,是希望蜀王将来能够帮我夺嫡。”

  景伯谦笑道:“蜀王将来帮不帮你,还要取决于你在蜀王的大业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佟毅道:“这个自然。如果我百无一用,不用蜀王赶我,我自己会拍屁股走人的。”

  聂伦道:“佟毅殿下,你对本王自封蜀王这件事,怎么看呢?”

  佟毅道:“蜀王千岁,不知道是谁给你出的主意,我觉得,现在的格局未免小了些,干嘛自封蜀王,你应该称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