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锦武帝的关心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68 2019.07.29 19:07

  因为操办《蝴蝶派》,佟毅已经对时下的印刷行业有了全面了解。这个时候的魏国,还没有出现活字印刷术,全是雕版印刷。雕版印刷对于以图画为主的《蝴蝶派》是合适的,但若印报就不行了。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佟毅决定,把活字印刷术提前传授给魏都的书坊,这样就可以继续下一步,全面运作《魏都时报》。当然,如果有人问起“活字印刷术是谁发明的?”佟毅一定会说“发明人名叫毕昇。”

  事关四大发明之一的印刷术,佟毅可不敢存非分之想,这个知识产权一定是人家毕昇的。

  听说《蝴蝶派》编辑部要搬家,而且是搬到吕芊芊故居中,李墨喜不自禁。他屁颠屁颠地跟在佟毅后面,不停地表态:“殿下,你这个决定真是太英明了。咱们《蝴蝶派》首期封面人物就是吕芊芊,搬家后,等于就在她的家里办公了,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我一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争取把《蝴蝶派》办得越来越好。”

  当得知佟毅要搬出去住时,李墨又有点担心:“殿下,你离开这里,这座宅院会不会被礼部收回去呀?”

  “不会。”佟毅胸有成竹地道,“咱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国公爷的支持,有聂老爷子在背后给咱们当靠山,礼部会收回吗?”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儿呢。”李墨笑道,“国公爷就是咱们头顶上的一棵大树,有他老人家给咱们遮荫,咱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李墨又谄媚道:“听说现在在红袖坊有着超高热度的交谊舞,是殿下亲自传授的。我李墨简直对殿下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惜的是,我去了红袖坊后,却无法实现和芊芊小姐共舞一曲的愿望。人家芊芊小姐根本不下舞池。”

  正在细细查看第二期《蝴蝶派》小样的佟毅,转过身来对李墨道:“墨兄,你真的想要得到吕芊芊的青睐?”

  “当然了。我做梦都想。”

  “那你就踏踏实实地做你该做的事,努力赚钱,也许有一天,你能够将吕芊芊赎出来呢?”

  “不可能吧?吕芊芊是罪臣之女,是上了教坊司黑名单的。即便我将来有钱了,恐怕也无法把她赎出来吧?”

  佟毅正色道:“魏国好多人都知道吕峰将军是个好人。虽然吕芊芊暂时入了教坊司,但她是有尊严的,我们都应该尊重她,而不是去红袖坊找她取乐。”

  李墨愕然。梁大安、孟小禾却在一旁悄悄竖起了大拇哥。

  ……

  宁国特使崔富回到宁国后,被锦武帝单独召见。崔富不敢隐瞒,将自己在魏国的所见所闻如实禀报。当介绍到佟毅的情况时,锦武帝面无表情,一语未发。

  听完崔富的介绍,锦武帝挥了挥手,只说了一句话:“朕知道了,下去吧。”

  崔富诺诺而退,小心翼翼地看向一旁站立的陈公公。陈公公亦是面无表情。

  崔富已经出去好一阵了。锦武帝叹了口气,道:“甬铭,朕是不是对这个长子太不近人情了?他已经长到十七岁了,朕却一次也没有召见过他。现在又让他涉险去了魏国。魏国乃虎狼之地,在朕的眼中,他还是个孩子,不知道他能否应对得了呀。”

  看来,锦武帝还是很惦记他这个没见过面的儿子的。陈公公心中暗喜,道:“刚才崔富介绍佟毅殿下在魏国做的那些事,有些虽然听起来有点荒唐,但老奴觉得,倒也无伤大雅。如果皇上认为那些事出格,那皇上会怪罪他吗?”

  锦武帝道:“你去传旨时,已经代朕见过佟毅了。虽然只是匆匆一面,应该也略略有些观感吧。你觉得,佟毅是个做起事来不知轻重的孩子吗?”

  “皇上,老奴去传旨时,并未与殿下进行交谈,不过据老奴看来,佟毅殿下举止沉稳,双目有神。根本不像是在乡间长大的土孩子。”

  “朕听出来了,佟毅在魏国做的那些事,连崔富都有些看不惯了。不过,朕倒是看得开,出不出格,无所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没人能代替佟毅去做人质。”

  “皇上能这样想,就对了。”

  “上次你和我说起佟毅去魏国的路上遇险,险些丢了性命。那件事我让你暗中派人去查,查的怎么样了?”

  “皇上,那件事情太过蹊跷,行刺之人已经自杀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出结果。”

  锦武帝淡然一笑:“不是查不出结果,是你没有办法查下去吧?”

  陈公公愣了一下,急忙匍匐在地:“皇上能够体谅老奴,老奴感激涕零呀。”

  “快起来吧。没人的时候,别动不动就下跪。你虽然身为太监,朕却从未把你当过外人。”

  “老奴知道,老奴感谢皇上的信任。”

  锦武帝面露愁苦之色:“朕担心,一次不成,他们会进行第二次行刺。”

  “皇上,有沐英的妹妹沐兰跟随佟毅殿下,应该不会有事的。上一次能够转危为安,就是沐兰的功劳。沐兰的武功不亚于他的哥哥沐英。”

  “可是,沐兰毕竟是一介女流。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皇上,如果婕妤夫人徐素素能够听到皇上这句话,不知道会有多感动呢。”

  “朕也是没法子呀。朕知道,朕对不起他们母子。”

  “放心吧,皇上,老奴会让沐英转告沐兰,让他们多加小心。另外,右丞相田承志说,他已经启用了咱们潜伏在魏国的一个密谍,这个人会暗中保护佟毅殿下的。”

  “这样安排,朕还宽心一些。”

  说完这句话,锦武帝缓缓闭上了眼睛,默默地靠在龙椅上。

  此时的锦武帝,像极了一尊泥胎木塑。在很多人的眼里,他可能不是个好皇帝,尤其是与魏国交战失败以后,割城池,赔金银,又送皇子去当人质,就差向魏国称臣纳贡了,可以说丢尽了宁国的脸面。宁国现在要做的,是卧薪尝胆,是重振朝纲。但表面看来,锦武帝并没有什么作为,他似乎对一切都麻木了。

  陈甬铭太了解这位皇帝了。二十年前刚刚登基时,锦武帝也是意气风发,睥睨一切。不过,锦武帝骨子里还是多了些文弱,以至于发展到今日,外戚专权,国势衰微。如今宫里的三个皇子均已长大,太子虽然实力强大,但另两位皇子也不白给。萧墙之内,看不见的刀光剑影越发令人胆寒。

  这次佟毅遇刺,锦武帝是有所怀疑的,但他却无法说出口,也无法让人深查下去。如今的宁国,就像一个即将被压垮的骆驼,谁知道哪根稻草会是最后一根呢。

  无奈的父亲,无奈的锦武帝。

  忽然,锦武帝睁开了眼睛,问道:“佟毅长得像朕吗?”

  陈公公忙上前答道:“像,像极了。从外表看起来,比宫里的三位皇子,都更像您!”

  锦武帝又道:“那个沐兰,生得怎样?模样还周正吗?”

  “沐兰姑娘的模样没得挑,说万里挑一也不过分。皇上,您想啊,沐英就一表人才,他的妹妹能错得了吗?”

  “干脆就让沐兰姑娘嫁给佟毅好了。成了夫妻,她就会更加用心保护佟毅了。”

  “……”陈公公没想到,沐英那里还在担忧沐兰会和佟毅日久生情呢,锦武帝这里竟然要把这件事实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