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我都快愁死了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31 2019.07.28 18:56

  回到花厅,佟毅心中纳闷,道:“说实话,我几乎把老婆婆这件事给忘了。可是刚才那个张大力怎么说是亏了我的关照呢?”

  沐兰笑了,解释道:“殿下,飞鸽传书在宁国的接收人是我哥哥沐英,上次传书时,我特别附了个说明,要他帮忙查找这个老婆婆的儿子张大力,看来是我哥哥找到了他。这次换俘,一准儿是我哥哥特别做了安排。所以,张大力才说是承蒙殿下关照吧。”

  “哦!怪不得呢,原来是这样。要说感谢,应该感谢沐英哥哥呀。还有你!”佟毅忘情地抓住沐兰的手,“沐兰,你真是一位难得的女秘书呀!”

  沐兰倏地抽回了手:“什么女秘书?”

  佟毅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有点尴尬地道:“嗯,女秘书就是非常好的助手。”

  按照左丞相马世荣的要求,宁国特使专程来到佟毅的住处,要看一看这位宁国人质过得怎么样。找到地点后,特使大人下了轿子,抬头一看,“吕芊芊故居”!这是什么地方?

  特使大人以为自己走错了,可轿夫说:“就是这里。”

  特使大人问道:“这里不是宁国质子的住处吗?怎么门口匾额上写的却是‘吕芊芊故居’?”

  轿夫笑道:“大人有所不知,这宅院本来就是人家吕芊芊家的,宁国质子来到这里后,就挂上了这个,花银子可以进去参观。不过您是宁国特使,不花钱,应该也会让您进去的。”

  这都什么呀。乱七八糟的。特使大人心里嘀咕。又问轿夫:“吕芊芊何许人也?”

  轿夫道:“吕芊芊是我们魏国伏威将军吕峰的女儿,吕将军犯事后被发配了,吕芊芊便成了红袖坊的头牌琴娘。”

  嗯?怎么又冒出个头牌琴娘?特使大人满腹狐疑地上前敲门。

  老婆婆走后,佟毅和沐兰、若儿接着用餐。吃完饭,佟毅忽然突发奇想,要亲自下厨洗碗,坚决不让若儿和沐兰洗。

  若儿急坏了,嚷嚷道:“小毅哥,你是皇子,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况且,这本来就是女人干的事么。”

  佟毅道:“我喜欢洗碗。你不知道,这油渍麻花的碗筷被洗干净后,我感觉特有成就感。”

  沐兰倒是挺看得开,劝若儿道:“殿下要洗,你就让他洗吧。”

  宅门处传来叫门声,若儿道:“门口已经贴出了告示,今天暂停参观,怎么还有人叫门呢?我去看看。”

  因为是在人家魏国,所以这位宁国特使大人没有穿官服,而是着了身便装。若儿开门一看,还真以为是来参观吕芊芊故居的。

  若儿一直对这些前来参观吕芊芊故居的人抱有成见,总认为这些人都是登徒子。所以,若儿不冷不淡地道:“没看见门口的告示吗?今天不开放参观。”

  “小姑娘,我不是来参观的,我是来见宁国殿下的。”

  哦,不是来参观的。看这人文质彬彬的,若儿想可能是李墨他们一伙儿的吧。便也没多想,直接把人带往花厅。

  正巧,佟毅端着一盆碗筷从花厅里出来去往厨房。特使大人还以为这人是个厨子呢,急忙闪身给佟毅让道。谁知若儿对佟毅说道:“小毅哥,这人要找你。”

  佟毅不认识特使大人,向花厅里努了努嘴,道:“嗯,你先坐吧。我一会儿就来。”

  特使大人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怎么?这人就是佟毅?宁国质子?吾皇万岁遗落民间的长子?

  佟毅到厨房放下碗筷,往盆里倒了两瓢水。既然来人了,那就先泡上,过会儿再洗。擦了擦手,去往花厅。

  佟毅再次出现在特使大人面前时,这位大人怎么看佟毅都像是个厨子。看来,第一印象太重要了。

  特使大人自报家门。

  听说来人是宁国特使,佟毅并没有显出特别的激动,他很客气地说,自己知道特使大人已经到了魏都,但没有父皇的旨意,他不好主动去见,还望大人谅解。

  特使大人道:“殿下,你太客气了。你是殿下,我是臣子,理应我来拜望你才是。”

  两人的谈话进行得干巴无趣。佟毅礼节性地问起父皇、皇后、太子,以及两位皇弟的现状,特使大人一一作答,之后佟毅似乎就没什么话了。

  也难怪,对于这些所谓的亲人,佟毅连面都没见过,他能有感情吗?

  特使大人察言观色,见佟毅在若儿、沐兰进来倒茶、摆放水果的过程中,眼神一直飘忽在她们身上,脸上露出怡然自得的神色。特使大人不由撇了撇嘴,心中暗道,看来佟毅不过是个庸俗平常之辈,难登大雅之堂。左丞相真是过虑了。

  特使大人已经对佟毅有了基本印象,略坐了会儿,便告辞了。之后,特使大人又暗中查访,了解了佟毅到达魏国后的所作所为,不是关乎风月就是涉及玩乐,几乎没什么正事。

  特使大人叹了口气,我就说么,一个长在乡间的庶子,能有多大胸怀?如此之人,左丞相倒是放心了,但却让我宁国脸上无光呀。

  ……

  宁国特使走了,若儿却不满意了。私下里,她跟沐兰嘀咕道:“沐兰姐,你说咱们这个殿下可咋整呢?我都快愁死了。”

  沐兰笑道:“小丫头家家的,你愁什么?”

  若儿附在沐兰耳边,道:“你没看到吗?当着人家特使大人的面,小毅哥的一双眼睛,不看人家特使,却老是在咱俩身上溜来溜去,像个好色之徒似的。他以前也不这样啊,今天这是怎么了?真不给他自己长脸。”

  沐兰笑了:“你呀,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的小毅哥是个很有心机的人,他那是故意的。”

  “故意的?”若儿眨巴眨巴眼睛,一头雾水地道,“他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他就不怕特使大人回去后在皇上面前不给他说好话?”

  沐兰道:“说好话又怎样?你还指望着皇上能让你的小毅哥登基坐殿?”

  若儿想了想:“也是啊。可是,那小毅哥也不应该自暴自弃呀。”

  这段时间以来,除了挣来的银两,再加上国公聂焕德和庆熙帝赏的,佟毅手里的银子已经积存了不少。佟毅琢磨着,应该再买一处宅院,他和若儿、沐兰搬出去住。不再让若儿当解说员了,也不让沐兰再负责这里的安全了。他要把两位美人解脱出来。

  伏威将军府这里,除了以“吕芊芊故居”的名义继续开放参观外,还要成为自己在魏国的工作室。让李墨他们都搬进来,负责实景演出的一些工作人员也到这里来办公。

  至于那个“佟毅说天下”,佟毅已经物色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儿说书人,艺名吴老白,以后就雇用他,由他来负责了。“佟毅说天下”也改名为“老白说天下”。

  还有,佟毅正在琢磨着再办一份报纸《魏都时报》。

  为什么还要再办一张报纸?

  佟毅一直认同这样一个观点,打天下要靠两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枪杆子指的是军队。如今,自己距离拥有枪杆子还差得太远,那就先抓住笔杆子。掌握了魏国的舆论宣传阵地,对于自己将来成就大业绝对是有好处的。

  只是,办报面临着一个较大的困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