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朕给你个官儿做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236 2019.09.12 20:31

  佟毅以为,安荣公主刺伤自己的事只有沐兰知道,却不知还有一个人,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知道了他受伤的事,并且,包括后来佟毅修建梅园、为梅妃塑像这些事,这个人也都知道。此人非是旁人,正是魏皇庆熙帝。

  作为一国之君,想要知道一些事情,简直是太容易了。安荣公主府的下人中,就有庆熙帝的眼线。不过,庆熙帝得知安荣公主和佟毅之间发生的这些事后,并没有生气,相反,他暗自庆幸,庆幸自己为安荣公主挑选了一位好夫婿。

  朕果然没有看错他。一个念头忽然闪过庆熙帝的脑海,这个佟毅,如果不是宁国人,朕真想好好地重用他。

  真是奇怪,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庆熙帝便常常想要付诸实施。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作为一国之君,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呢?只要这件事是利国利民的,完全可以放手去做。

  庆熙帝道:“去,让驸马佟毅前来见朕。”

  佟毅来到皇宫。这是他成为魏国驸马后,第一次来见魏皇。佟毅心中有点纠结,以前自己是宁国质子,代表的是宁国,在魏国宫廷中,见到魏皇,是可以不跪的。但现在不同了,现在自己成了魏国的驸马,说白了,是魏皇庆熙帝的女婿,女婿见了岳父,能不跪吗?

  看来,自己得尽快适应在宁国质子和魏国驸马之间,做好角色的切换。

  佟毅来到乾元殿中,郑重其事地向庆熙帝行了跪拜大礼,口中说道:“驸马佟毅拜见陛下,给岳父大人请安!”

  佟毅完全是在活学活用清宫戏中的情节了。庆熙帝哈哈大笑:“起来吧。”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现在,庆熙帝这个老丈人看女婿,也是越看越满意。

  “驸马,这些日子和公主过得还好吗?”

  “陛下,我和公主过得很好,我们两个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十分恩爱。”

  “哦?是吗?那么,你对朕的女儿安荣公主可还满意?”

  “满意!我很满意!公主貌美倾城,性情温顺,佟毅求之不得!”

  庆熙帝心中暗笑,心说,这小子,有点意思。

  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恐怕你肩膀处伤口的结痂还没掉吧,这就在朕的面前夸起老婆来了。佟毅,你知道吗,你这是在欺骗朕,可是,朕又不能治你欺君之罪。

  唉,谁让安荣公主是朕的女儿呢,朕的女儿什么样,朕还不知道吗?

  佟毅道:“按照礼制,我和公主婚后应该入宫向陛下和皇后问安。但是,公主最近有些头痛,所以,只能改日了。希望陛下见谅。”

  庆熙帝心说,你不用给公主遮掩,她头痛?朕看是你头痛吧。朕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梅妃去世后,安荣公主就总是躲着朕。你能带她来给朕问安?不用问安,她能来看看她老爹,朕就心满意足了。

  庆熙帝笑道:“佟毅,你现在是魏国驸马了,身份比原来特殊了些,现在的你,既代表宁国,又属于魏国。朕给你个官儿做,你可愿意?”

  给我个官儿做?佟毅心道,这可是想不到的事。不过,闲着也是闲着,若是能当上魏国的官员,对于将来实现登上宁皇之位,倒是很有帮助。做做魏国的官员,倒也不错。

  佟毅心里这样想着,口中却说出了一番言不由衷、冠冕堂皇的话:“陛下,我自小没有认真读书,又久居乡下,自我感觉不太适合做官,如今和公主成亲之后,我更愿意过的,是和公主的二人世界。”

  切!装,你就装吧。你小子,还真能装。还二人世界,你以为朕不知道?现在安荣公主连屋子都不让你进。

  庆熙帝心道,你越是说不愿意做官,朕越让你当个官。想想看,宁国的质子,不仅做了我魏国的驸马,还做了魏国的官,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啊。我大魏国的魅力,挡都挡不住呀。

  庆熙帝道:“佟毅,你就不要推辞了。现在,你已经是魏国的驸马,理应听朕调遣,你没有理由拒绝。而且,这件事也无须你父皇锦武帝点头。朕,现在也是你的父皇,你又身在魏国,所以,朕替你做主了。”

  佟毅心里高兴,脸上却有些勉强:“父皇,这……这合适吗?”

  佟毅一声父皇,叫得庆熙帝心里美美的,庆熙帝道:“什么这、这的,朕已经想好了,明日你就去礼部报到吧,你先从礼部侍郎做起。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朕对你的期望。”

  礼部?还礼部侍郎?这官不小呀!佟毅心想,庆熙帝倒也算是个知人善任的皇帝,六部之中,比较适合自己的,确实是礼部。

  庆熙帝又道:“礼部侍郎郭权暂且不动,你去礼部后,与他并行侍郎之职,你要向郭权学习,多多历练。”

  这样一来,礼部就有两位侍郎了。佟毅忽然想起来了,郭权?不就是刚来魏都时,那个故意怠慢,让自己吃了闭门羹的郭权吗?

  有意思,这回,竟然要和他一起共事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佟毅正要告辞,庆熙帝忽然说道:“先别走了,皇后说要见见你,咱们一家三口一起吃个饭吧。”

  “好!多谢父皇。”

  “朕还有些事情,让詹册先带你去皇后宫中吧,朕处理完这些奏章,也便过去。”

  老太监詹册走过来,一甩拂尘,道:“驸马爷,随咱家来吧。”

  ……

  詹册在前面走,佟毅在后面跟,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佟毅忽然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猛地向前扑了出去,正好扑在詹册后背上,老太监一点防备都没有,“吧唧”一声,立时来了个狗吃屎,结结实实地趴在了地上。

  好在有詹册垫底,佟毅虽然也扑倒了,但他扑在了詹册身上,基本没什么事。

  但是,再看詹册,这家伙可老惨了,帽子掉了,花白的头发散开了,关键是,鼻子被戗出了血。詹册摸了摸门牙,好像有些松动,老家伙差点哭出声来。

  佟毅揉了揉膝盖,一骨碌爬起来,拉住詹册,焦急地问道:“詹公公,你没事吧?”

  “唔……驸马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扑到咱家身上了?哎哟,鼻子流血了,这是怎么话说的。”詹册哭不唧唧地道。

  佟毅道:“刚刚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一下失去了平衡,不想扑到了公公身上。真是罪过,罪过。”

  “哎哟,驸马爷,你可别这么说,咱家能够为你挡这么一下子,是咱家的福分。驸马爷,你没摔着吧?”

  “我倒是没事。可苦了公公了。”

  詹册回头偷眼观瞧,平展展的石板地面,像镜面一样,哪里有什么磕磕绊绊的地方?哦,难不成,这个佟毅是在报复咱家?咱家不过是在国公府说了句他应该跪拜陛下的话,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还记在心上吗?

  詹册有苦说不出,只好忍气吞声地道:“驸马爷,咱家得先回去收拾一下,不然陛下和皇后看见了,咱家这样子,有失体统呀。”

  佟毅道:“如此,公公请便,我先在这里等你。”

  詹册道:“好好,驸马爷稍候,我去去就来。”

  看着詹册狼狈不堪远去的背影,佟毅实在憋不住了,背过身去,对着一棵老树咳咳咳地笑出了猪叫声。

  “好你个驸马,竟然欺负詹公公,我要告诉陛下去。”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佟毅吓得一激灵,急忙回身,一个身着粉色襦裙的细腰女孩,正俏伶伶地双手叉腰站在那里,冲着佟毅皱起了瑶鼻。

  佟毅松了口气,原来是聂焕德的孙女聂盈。

  “聂盈,你不在国公府待着,怎么跑到皇宫里来了?”

  “佟毅,我还想问你呢,你不在公主府里待着,怎么跑到皇宫里来了?”

  “我是陛下召见。”

  “我是皇后召见。”

  “哦,咱俩差不多。都是被召见。哎,对了,谷涵公主没有和你一起来吗?”佟毅想用别的话打断聂盈的思维。

  谁知这位小姐姐盯上了佟毅:“佟毅,虽然离得有点远,但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你突然就扑到了詹公公身上。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真的是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聂盈低头道:“你看你看,这哪里能够绊到你?”

  佟毅道:“我刚才走路,脚下有点拌蒜,可能是自己把自己绊了一下。你看,就是这样。”

  佟毅学起了脚下拌蒜的样子,他那滑稽的动作,把聂盈逗得咯咯直笑。

  佟毅又解释道:“我和詹公公无仇无怨的,我怎么会害他呢?他是陛下面前的红人,我巴结他还来不及呢。”

  聂盈道:“我想也是。你佟毅一个驸马爷,有什么事情和奴才过不去呢?不至于呀。”

  佟毅道:“聂盈,你应该管安荣公主叫姐姐吧?怎么着,也得管我叫一声姐夫呀。你这样一口一个佟毅佟毅的,是不是有点没大没小了?”

  聂盈撇撇嘴:“你又没有迎娶我姐姐聂妍,我干嘛叫你姐夫?就叫你佟毅,我习惯了。你不满意吗?不满意你去聂姝面前告我呀。”

  佟毅笑道:“你呀,小小年纪,牙尖嘴利,小心背后有人叫你刁蛮公主。”

  聂盈笑道:“陛下还没有给我公主封号呢,如果他真的给我封号,我就要‘刁蛮’两个字,有何不可?”

  佟毅叹了口气:“行,我墙都不扶,就服你!”

  “哦,对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陛下要我去皇后那里,说一会儿一起吃顿饭。”

  “好啊,我也是去皇后那里,咱们一起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