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洞房匕见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090 2019.09.10 20:20

  婚礼就在安荣公主府举行。庆熙帝没有出席,皇后也没有来,西宫娘娘萧贵妃代表陛下和皇后,前来贺喜。但是,放下礼物,仅仅喝了盏茶便走了。

  梅妃当年是在那种情况下死去的,所以,梅妃亲属也没有露面。佟毅这边就更不用说了,除了沐兰、若儿,再无旁人。是以这个婚礼显得有点冷清。幸好国公爷聂焕德带着聂妍、聂盈姐妹俩来了,吕芊芊来了,雷勇、燕于飞夫妇来了,再加上李墨、孟小禾、梁大安,以及新近加盟的吴大郎等人,倒也不乏人气。

  国公府的大管家充当了傧相。安荣公主被从云岫庵接到了公主府中。两个丫鬟服侍她梳洗打扮,穿上喜服,倒也没出什么问题。但是,到了拜堂成亲时,安荣公主却说什么都不肯出来,即便聂妍、聂盈姐妹俩亲自去劝,也无济于事。

  众人一下傻了眼。这可怎么办?新娘子不出来,怎么举行拜堂仪式?这,这也太不靠谱了吧。若儿急得顾不上还不认识安荣公主,跑去劝说,一口一个的好姐姐,嘴唇都该磨破了,安荣公主一声不吭。

  沐兰心里堵得慌,她却不想去劝。公主了不起呀?说不出来就不出来?如果不愿意这门亲事,为什么不提出反对呢,现在到了拜堂的时候,却不出来了,这是什么事呀。

  倒是聂焕德,大手一挥,哈哈笑道:“不出来就不出来吧,公主不喜欢,就由着她吧。”

  聂焕德拍拍佟毅的肩头:“佟毅,接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洞房花烛夜,你可要好好把握呀。”

  佟毅面上带着笑,心里却苦哈哈的。他也有些生气,这可是我佟毅第一次拜堂成亲,临了,新娘子却不肯出来,天底下还有这么奇葩的婚礼吗?

  虽然心里别扭,但佟毅依然面带笑容地招呼客人。今天的佟毅,头戴双龙戏珠贴金立翅帽,身着大红驸马服,越发显得面如冠玉、倜傥风流。

  若儿悄悄扯了扯佟毅的袖子,笑嘻嘻地说道:“小毅哥,你今天比哪一天都要好看,连戏台上的驸马爷都比不上你。”

  佟毅知道若儿这是在变着法儿的安慰自己,道:“若儿,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夜幕降临,众人散去。

  佟毅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一边饮酒,一边赏月。

  长廊上走来一道身影,到了近前,悄声道:“快回屋吧,别让新娘子等太久。”

  佟毅道:“我知道了。沐兰,你也早些安歇吧。忙了好些天了,怪累的。”

  佟毅起身,来至洞房。两个丫鬟站在门口伺候着,佟毅道:“你们都去歇着吧。”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佟毅道:“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有事我会叫你们。”

  看主人这样说,两个丫鬟道了万福,便去了。

  推开屋门,里面红灯高挂,红烛闪耀,满眼都是喜庆的红色。婚床上,端端正正地盘腿坐着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佟毅站在床前,恭恭敬敬地向安荣公主行了一个揖礼,道:“公主,客人都已散去,让你久等了。”

  安荣公主没吭声。佟毅道:“公主,待我掀起你的盖头来。”

  佟毅拿起桌案上的秤杆,慢慢挑起红盖头,一张闭月羞花的面容渐渐显现出来。

  安荣公主好美哟!佟毅感觉自己被惊到了。看其容貌,不亚于被人们称为最美公主的聂妍。

  佟毅心情大好,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盏茶,递到安荣公主面前,道:“坐了半天,公主一定口渴了,先喝盏茶吧。”

  安荣公主没言语,但面容沉静,不喜不怒。

  佟毅只好把茶盏放回桌上,回身,一条腿跪在床沿,向安荣公主伸手道:“公主,我扶你起来,活动一下身子吧,坐得久了,腿会酸麻的。”

  突然,安荣公主挺身而起,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雪亮的匕首出现在安荣公主手中,佟毅一惊,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轻呼。

  再看安荣公主手中的匕首,已经奔着佟毅袭来,佟毅本能地一闪身,扑哧一声,匕首扎进了佟毅的左肩膀,佟毅闷哼一声,痛的仰身倒在地上。

  佟毅侧头一看,匕首扎进左肩膀足有一寸,血一下便冒了出来。佟毅痛得浑身直哆嗦。而安荣公主则躲到了床里,双手抱膝,用惊恐的眼神盯着佟毅,喃喃说道:“别碰我。别碰我。”

  佟毅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洞房匕见的一幕。安荣公主疯了吗?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怎么刺杀于我?不愿嫁人明说,为什么要下这样的狠手?

  怎么办?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明天一早,不用自己的《魏都时报》发新闻,恐怕全魏都的人都会八卦:洞房匕见,安荣公主向驸马佟毅举起尖刀。

  情急之下,佟毅只好抓起红盖头掩在肩头,忍痛赶往沐兰的卧室。

  沐兰已经卸了妆,正要休息,忽然听得门响。

  “谁?”沐兰问道。

  “是我,佟毅。快开门。”

  “佟毅?你不好好地在洞房陪公主,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沐兰,快开门。你开门就知道了。”

  沐兰忽然觉得佟毅的声音不对,都差了音儿了。沐兰急忙拉开门栓。

  佟毅一个踉跄进了屋,掩在肩头的红盖头掉在地上,沐兰一见,“啊!”地一声惊呼,“你,你这是怎么了?”

  一把匕首插在佟毅的左肩膀上,血,已经把红袍浸透了。

  佟毅道:“沐兰,你是习武之人,一定有刀伤药吧?快帮我包扎一下。”

  沐兰一下明白了,惊问道:“是,是安荣公主?”

  佟毅点点头,道:“沐兰,你轻点声,千万别让旁人知道。”

  沐兰看了看匕首的位置:“好像没有伤着骨头。”

  找出刀伤药,沐兰握住佟毅的胳膊,道:“你忍一下。”一抬手,麻利地将匕首拔了出来,佟毅痛得又是一阵哆嗦。

  沐兰将佟毅的喜袍脱下,往伤口处敷了药,又用绷带缠裹起来。

  “安荣公主,她为什么要刺你?你是她的驸马呀,她怎么下得去手?”沐兰不解地道。

  “可能,可能安荣公主把自己封闭的太久了,她已经对任何人都失去信任了吧?”佟毅道。

  “再失去信任,也不能拿刀伤人呀?这要是歪一点,扎到心口上,你的命就没了。”沐兰气道。

  “没事,距离心口的位置还远着呢。再说,她力气也不大。”佟毅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为她开脱。”

  包扎完毕,佟毅显得稳定了好多。

  沐兰道:“我给你找间屋子,你先凑合一宿吧。”

  “不,我得回去。”

  “怎么?你还要回去?”

  佟毅道:“我不能不回去。她现在情绪激动,伤我事小,万一她再自戕,事就大了。”

  沐兰气呼呼地道:“你,你不要命啦?你是在娶妻,不是在送死。安荣公主既然如此狠毒,你为什么还要理她?虽然安荣没有犯七出之条,但她这是在要你的命。依我看,你明日便写下休书,休了她。咱们还搬回去住吧。”

  佟毅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今晚这件事,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好吗?”

  沐兰赌气道:“还保密?去去去,你快去吧。怎么,你还不走?我要睡下了。”

  佟毅离开沐兰的屋子,只听身后沐兰道:“一定要小心。”

  佟毅重新回到洞房,只见安荣公主依然蜷缩在床里,可怜兮兮的,像只受了伤的小猫。

  佟毅心道,安荣公主啊,安荣公主,刚才明明是你举刀伤了我,现在倒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似的。

  佟毅关好门,回身对安荣公主说道:“公主,你的过往,国公爷都和我说过了。我知道你心里苦。你刺我一刀,我不怪你。刚才,我去沐兰那里包扎伤口了。你放心,今晚发生的事,除了我和沐兰,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安荣公主埋着头,依然没有说话,但从她颤抖的肩膀可以看出,她在无声地抽泣。

  佟毅柔声道:“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和我成亲,但我们既然入了洞房,就是夫妻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永远的靠山,我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我会让你生活得幸福快乐。”

  佟毅仔细看了看安荣公主,感觉她身上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匕首之类的东西了,遂大胆走到床前,放下帷幔,道:“天已不早了,公主早些安歇吧。我睡地上。你,就当今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佟毅从柜子里取出一条被子,铺在地上,和衣而卧。

  但肩膀的疼痛却让他无法入睡。闭上眼睛,眼前晃动的,却是安荣公主那一双惊恐的眼睛。

  难道,安荣公主受到过什么伤害吗?不然,她不会情绪如此激动呀。她的母亲梅妃被打入冷宫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会让她如此警惕和敌视身边的每一个人?

  佟毅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像一把火,温暖安荣公主冰一样的心,要彻底打开她的心结,让她拥有快乐的人生。

  哎哟,好痛!

  都说最毒莫过妇人心,安荣公主!聂姝!你还是个二八少女呀,怎么如此心狠?你倒是下得去手,我可是你的驸马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