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再下些功夫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742 2019.08.26 20:05

  听到佟毅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何典悚然一惊。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左右,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佟毅,道:“佟嘉宾,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真是一只老狐狸,够深沉的。佟毅淡然一笑,道:“来蜀州之前,我与丞相杨植作了一番深谈。谈及聂伦身边的众人,丞相说,他最不相信会造反的一个人,就是你何典都督。”

  何典没有说话,心里七上八下地,这个佟毅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户部侍郎王德垣刚刚被坠城而死,检吏司暗中查询密谍,蜀州的文武官员都会被纳入视线,难道这个佟毅是来试探我的?

  看何典满眼都是疑惑,但并未因情绪激动而拍案而起,佟毅知道事情有门儿。

  佟毅道:“何都督一定是在猜想我佟毅受了何人所托,对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都督,我是受了杨植丞相所托。”

  来蜀州之前,佟毅确实曾经拜访过丞相杨植,杨植也说起过不相信何典会造反的话,因为何典与杨植友情深厚,杨植说何典对朝廷历来忠心耿耿,怎么会说反就反了呢。

  但杨植并没有托佟毅与何典联络,杨植根本没想到佟毅会冒险投奔聂伦,何来托他与何典联络一说?

  完全是佟毅自作主张。有与杨植那次谈话做基础,加之发生了王德垣被坠城的事件,佟毅临时起意,决定拜访何典,他想说动何典与聂伦划清界限。

  佟毅并不知道王德垣是魏都密谍,但他相信燕于飞一定知道,只不过燕于飞没有告诉他佟毅而已。这也不奇怪,燕于飞不可能把这样机密的事情告诉给一个宁国皇子。

  但佟毅确实想助燕于飞一臂之力,所以他决定见一见何典。

  “都督放心,我并不是来试探你的。我确实是宁国皇子,不是景伯谦的人,虽然聂伦做媒,要把孙天师的女儿嫁给我,但我也还不是孙天师的人。即便他女儿真成了我的娘子,我也不会加入他们的圣火教。”

  “那么,你投奔我大蜀陛下,是真心吗?”何典终于说话了。

  佟毅笑了:“什么大蜀,都督,你心里非常清楚,这个蜀国支撑不了几天,大魏国势正盛,你觉得聂伦造反能成功吗?”

  何典眼眉一立:“这么说,你来投奔陛下是假的了?你是替魏军来做卧底的?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你今天没有看到王德垣是怎么死的吗?”

  “都督,你不要忘了,我不是你们魏国人,我是一个外人。按照常理,你们魏国越乱,我们宁国越高兴。但我真的不忍心看到魏国的百姓陷于战乱。我来蜀州,是来阻止杀戮的。”

  何典冷冷地道:“你信不信我会把你今天所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丞相景伯谦,告诉给陛下?”

  佟毅直视着何典的眼睛,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个世受国恩的都督会造反。我不相信,一个三代忠良的家族会出一个反贼。何都督,一失足真的会成千古恨的。我知道都督忧虑的是什么,但事在人为,凡事都会有解决办法的。”

  佟毅一番话后,何典半晌无语。佟毅知道,自己今天的话起作用了。他也知道,何典不可能今天马上就表明态度。所以,他很适时地起身道:“都督,我要说的话已经说了。我人在蜀州,你随时可以把我的话告诉给聂伦。先告辞了。”

  佟毅走出了花厅。何典坐在椅子上没动窝。此时,他的心里不再忐忑,而是对未来燃起了一丝希望。

  看来,杨植还没有对他何典绝望,如果,真的能和杨植取得联系,将来蜀州大厦将倾之时,或许能保住一家人的性命。现在的何典,只想带着女儿远走高飞,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生活。什么蜀国,什么国丈,什么太子妃,都不过是梦罢了。

  ……

  佟毅回到自己的住处,打开编篓,将咕咕叫着的鸽子捧在手中,口中自言自语道:“美丽的小鸽子,是不是很想你的女主人了?你想,我也想呀。现在,该是你飞回到女主人身边的时候了。”

  佟毅打开纸砚,迅速写好了一纸书信,卷叠后,封入鸽子腿上的小管中。打开窗子,双手一扬,鸽子展开翅膀,扑棱棱地飞了起来,向着天际,越飞越高。

  “你在做什么?”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非常好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佟毅吓得心脏差点骤停。猛一回头,只见圣姑娜娜站在门口,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娜娜!”佟毅惊道,“你,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吓死宝宝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怕什么?”阿依娜走进屋子,问道,“怎么,你这么大的人,还玩鸽子?”

  “哦,我这个人很好玩的。喜欢马呀,狗呀,猫呀,鸽子呀,等等。我听说,圣姑平时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今天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

  “我来,是想问一问。上次我们谈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圣姑是想问,我有没有想好拒绝蜀王,哦不,现在应该叫陛下了,有没有想好拒绝陛下的说辞?”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佟毅心里暗笑,这丫头还是个急性子,拒绝别人也这么着急。

  佟毅心神荡漾,不知不觉间,又开启了撩妹模式。他呵呵笑道:“如果,如果我说我不想拒绝,我愿意娶你呢?”

  一听这话,阿依娜的小脸顿时气得更白了,她一指佟毅,道:“你,你个登徒子,你敢?”

  佟毅握住阿依娜的手,往她怀中一送,笑道:“别这么指着你未来的夫君。我怎么不敢,我有什么不敢呢?”

  阿依娜用力挣脱了佟毅的握持,道:“你竟敢冒犯圣姑?好大的胆子。”

  佟毅笑道:“娜娜,你呀,我看是完全被孙天师教坏了。圣火教有那么神奇吗?你是圣火教的圣姑,可是,你给那些信众带来过什么好处呢?除了神秘,还是神秘。你怎么不明白呢?孙天师是在故弄玄虚。你呢,现在沉迷其中,没有醒悟。”

  阿依娜怒道:“不许你诋毁我们圣火教,圣火教的信仰是至高无上的,圣火与教众同在,圣火将引导教众奔向光明。”

  “好好好,我不和你争论了。你说圣火教好,那就好吧。”佟毅将阿依娜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感叹道,“如此绝代佳人,如果回归正常生活,成家立业,相夫教子,该有多好?”

  “你再胡说?”阿依娜柳眉倒竖,伸手抓住佟毅的胳膊,用力拧了一下。

  “唉哟哟。”佟毅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赶忙求饶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呀,真是好赖话听不出来。我这是好心劝你,你却拧我。”

  阿依娜住了手,嘟起嘴吧,道:“说正经的,蜀皇陛下有没有再问起你呢?”

  佟毅笑道:“娜娜,这件事,我怎么看你比我还着急呢?”

  阿依娜道:“我当然着急了。我可不想嫁给你。嫁人的话,我就做不成圣姑了。”

  佟毅愕然,道:“那,你为了做圣姑,就一辈子不嫁人了?不行不行,这可不行。太可惜了。”

  “什么不行?我的事用你管吗?别说你了,就是天师孙广侠也管不了我。”

  “娜娜,你也太没大没小了。孙天师是你父亲,你怎么能直呼其名呢?”

  阿依娜张了张口,欲言又止了。

  看阿依娜的模样,佟毅更加怀疑孙天师和娜娜的关系了,看来,他们可能真的不是父女关系。

  佟毅道:“放心吧。你既然说了不想嫁给我,我会向蜀皇说明白的。我更不会透露你圣姑的身份。蜀皇忙着称帝,可能暂时没顾上问我。”

  阿依娜的脸上这才转阴为晴。

  佟毅道:“娜娜,我感觉你应该有好多事在瞒着我,包括你这个名字,娜娜,恐怕也是随口说给我的吧?你一定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阿依娜低了头,没有做声。佟毅心里在笑,这丫头,别看做了圣火教的圣姑,可骨子里还是天真纯洁的很。如果我再下些功夫,一定让她很快现出原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