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冒一次险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233 2019.08.19 19:12

  战书来自蜀王聂伦新任命的兵马大元帅敖不败。敖不败本是蜀地土著,后来成为驻守蜀地虎头关的总兵。按品级来说,敖不败与关山是平级,都归蜀州都督何典指挥,不知为什么这个大元帅不是何典,而是敖不败。

  对于战书这种东西,燕于飞是把它视作小儿科的,打仗就是打仗,下什么战书?你来一封书信,骂我几句,我就怕你了?有本事战场上见,关键时候还得拼战术,拼实力。

  雷勇嚷嚷着,要把来送战书的人斩首,说斩使以示威。被燕于飞拦了。雷勇又要割人家耳朵,说羞辱敖不败一番。燕于飞被气乐了,道:“你这些招儿都是从哪学来的?这都是些下三滥的勾当,你一个镇南大将军,怎么净干些土匪的勾当?”

  雷勇嘀咕道:“夫人不也曾经是土匪吗?”

  燕于飞杏眼一瞪,掂了掂手中的马鞭:“你在说什么?”

  雷勇一哆嗦,嘿嘿笑道:“没,没说什么。我说一切听夫人安排。”

  在龙潭关休整三日后,秦州、戊州来的两位偏将留下守城,燕于飞、雷勇、关山率领三万兵马,准备奔往蜀州。

  大军刚刚集结完毕,正要出城,沐兰忽然急匆匆地来到燕于飞面前,将一封信递给她。燕于飞打开一看,愣了一下,与沐兰目光对视,厉声喝道:“佟毅跑了?”

  沐兰面色肃然地点了点头。

  雷勇刚要上马,燕于飞一句话,让他差点一脚踩空,他扶住马头,惊异地问道:“什么什么?你说什么?佟毅跑了?是不是马上要开战了,他吓得跑回魏都了?”

  “不是,他去投奔蜀王了。”燕于飞紧咬银牙。

  “啊?他,他怎么会去投奔蜀王?”雷勇拍着脑门大叫道,“哦,我明白了。他这是不想再在魏都当人质了,要跟蜀王一起造反了。”

  雷勇懊恼地道:“咱们应该想到这一步啊,他本来就不是魏国人。这倒好,有吃有喝地把他带到蜀地,一扭脸,他跑了。我就说嘛,小白脸没好心眼!哎呀呀,上了他的当了。”

  燕于飞怒道:“来人呐,把沐兰绑起来。还有那个若儿,也抓起来。”

  行进的队伍中,一辆马车内,沐兰、若儿被五花大绑,若儿的小脸都哭花了。

  若儿抽抽搭搭地道:“我还说小毅哥变好了,谁知他骨子里还是不着调,他怎么跑了呢?你说他去投奔蜀王,那为什么不带上咱们俩?即便不想带着我,那也应该带着你呀,如果再遇上假丁会那么一个人,谁保护他呀?”

  沐兰笑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为他着想。”

  若儿哭泣道:“这下完了,小毅哥恐怕真的会凶多吉少。”

  正在驾车的张大力偷偷回头,向车里说道:“沐兰姑娘,你说燕于飞让人把你俩绑起来,她怎么没让人绑我呢?”

  若儿没好气地道:“这还不简单?你是魏国人。我和沐兰姐是宁国人。”

  沐兰往若儿身边挪了挪,道:“若儿,你靠在我怀里吧,行军途中会轻松一些。”

  若儿瞅了沐兰一眼,道:“沐兰姐,小毅哥跑了,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着急呢?”

  沐兰道:“人已经跑了,着急有什么用?再说了,你这个小毅哥,总是让人摸不着脉,爱咋咋。听天由命吧。”

  ……

  佟毅不知道,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到底是理智还是疯狂。

  佟毅想近距离地看看,蜀王聂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要造反,他有造反的资本吗?还有,如果在这次平叛中自己能够立下奇功,那么在庆熙帝那里就有了更多的积分,对于自己未来的大业是绝对有好处的。

  为了自己心中那个长远的梦想,佟毅最终决定,冒一次险。

  佟毅清楚,这个决定既不能瞒着沐兰,也不能瞒着燕于飞。

  当他把这个决定告诉沐兰时,沐兰吓了一跳,她伸手摸了摸佟毅的额头:“你没发烧呀,怎么竟说胡话呢?”

  “我没说胡话。”佟毅顺势握住了沐兰的手。

  沐兰挣了一下,又挣了一下,终于从佟毅的手中抽了出来。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沐兰道。

  “我投奔蜀王,是想去蜀州给大军做个卧底。”佟毅道。

  “可是,你原来说来蜀地只是想开开眼,做一个旁观者。现在你却要去做卧底,你疯了吗?弄不好,聂伦会砍掉你的脑袋。”沐兰道。

  “我想好了。如果有人去蜀州做卧底,我是最佳人选。”佟毅笑道,“我是来魏国做人质的,我最有理由投奔聂伦。”

  “可是,如果聂伦问你为什么投奔他,你怎么回答?”

  “这太简单了。我只求事成之后,聂伦借兵与我。我要当上宁国的皇帝。”

  “可是,你明知道聂伦不会成功,平叛大军终归会彻底碾压聂伦。你不去做卧底,人家雷勇、燕于飞也一样能够打下蜀州。”

  “我知道这是最后结果。但我去做了卧底,岂不是在魏皇那里给自己加了分?”

  “难道,你的最终目的,是想参与到魏国的军政事务之中?”

  看沐兰一脸的惊讶,佟毅笑了:“聪明!”

  沐兰道:“你觉得可能吗?你是宁国人,到魏国来做人质的,宁国会让你参与人家的军政大事?”

  佟毅道:“我觉得,事在人为。这次能够成功来到蜀地,就是我迈出的第一步。”

  沐兰双手抱臂,在屋子里走了几步,忽然笑了:“佟毅,我觉得你有时候很聪明,但有时候好像又很简单。”

  “比如?”佟毅引导道。

  “比如,仅仅因为我救了你,你就完全对我敞开心扉,十二分的信任我。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可能是被派来监视你的?从这一点来看,你就是个很简单的人。”

  “说没想过那是假话。但,即便你真的是被派来监视我的,我也相信你。”佟毅一步一步走到沐兰面前,直视着沐兰的眼睛,“因为,我从这双眼睛里看到的,是真!是善!”

  沐兰心中一沉,身子一撤,靠在了墙壁上。

  “我和你一起去。”看佟毅打定了主意,沐兰只好顺从。

  “不行,你不能去。”佟毅摇了摇头,“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跟我去冒这个险。”

  “我若不去,谁来保护你?”沐兰急道。

  “这一趟卧底,无需你保护。越是我一个人去,越安全。”

  “不行。我不在你身边,你会死的。”

  佟毅笑道:“你又没嫁给我,干嘛老是跟着我?”

  “你,你!”沐兰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一跺脚,赌气道,“去吧,你快去吧,我不管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