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密谍之死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261 2019.08.25 19:00

  景伯谦道:“雷勇,燕于飞,你们来的真是时候,我们大蜀国德昭皇帝陛下刚刚举行了隆重的加冕典礼,已经正式立国。这里有美酒一坛,送与你们,也来恭贺吾皇吧。”

  景伯谦回身从侍从手里拿过一坛美酒,向城楼下抛了出去,酒坛落到地面,啪的一声,摔得稀碎。城楼上的人们又是一阵大笑。

  景伯谦看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刚刚就任户部侍郎的王德垣。道:“王大人,请过来一下。”

  王德垣走到景伯谦面前,道:“丞相有何吩咐?”

  景伯谦指了指城楼下的魏军,道:“你看大伙骂敌骂得多么尽兴。敌军就在城下,你不骂上几句吗?”

  王德垣略略犹疑了一下,笑道:“不知丞相让我如何骂敌呢?”

  景伯谦道:“来来来,到这边来,我指给你看,应该重点骂谁。”

  王德垣走到城楼垛口旁,景伯谦指向下面,道:“你就骂骂那个人。”

  王德垣趴在垛口上,往下望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景伯谦猛地低头俯身,抱住王德垣的双腿,猛地把他托了起来,一用力,生生地把一个大活人从城楼上扔了下去。

  随着一声惨叫,王德垣瞬间摔死在城下。

  城楼上的人全都石化了。城楼下的人也都呆住了。

  张天师厉声惊问道:“丞相,你这是为何?”

  聂伦正端着酒盏美滋滋地饮酒呢,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他身子一抖,把好多酒液洒在了龙袍上,慌得身边的太监急忙上来擦拭。

  聂伦也异常惊讶地问道:“对呀,丞相,你因何把王侍郎推到城下?”

  景伯谦面无表情地道:“检吏司吴昊大人,你来向陛下解释一下吧。”

  检吏司署理吴昊走到聂伦面前,禀奏道:“陛下,经查,户部侍郎王德垣与魏都丞相杨植暗中勾结,乃是杨植安排在我蜀州的密谍。另外,又查出了王德垣的亲信五人,分别来自户部、吏部、兵部,现已缉拿归案。”

  聂伦浑身哆嗦了一下,声音颤抖地道:“吴昊,此事非同小可,你可有证据?”

  吴昊从身后侍从手中拿过一个卷宗,呈递给聂伦,道:“陛下,这是已缉拿归案的王德垣同党的供词,他们异口同声地承认王德垣便是他们的首脑。王德垣私下密谋,要大开城门迎接雷勇入城。”

  聂伦翻开卷宗看了看,气得浑身颤抖,啪地一声将卷宗摔在地下,恨恨地道:“王德垣真是可恶至极,竟然吃里扒外,与魏都勾结,甘做密谍。来人呐,将他那几个同党都给我扔到城下。”

  十几个军卒将五名王德垣同伙带到城楼上,当着文武大臣的面,一个个地扔到了城下。

  这一切,把城下的雷勇、燕于飞等人都看呆了。

  雷勇不明白,但燕于飞心里却清楚的很。大军出发前,丞相杨植秘密向她做过交代,说蜀州城里有朝廷的密谍,关键时刻他们会发挥作用的。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刚刚来到蜀州城下,城中的密谍就被人家识破了,而且,活生生地被人家扔到城下,死在自己面前。

  燕于飞气得银牙紧咬,恨恨地道:“景伯谦,蜀州城破之日,就是将你碎尸万段之时。王德垣大人,我燕于飞一定为你报仇。”

  城楼上发生的惊险一幕,让佟毅对景伯谦更增加了一些警惕。看来,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幸好有宁国皇子这个身份很好地做了掩护,不然的话,自己也是重点怀疑对象。

  佟毅私下已经对景伯谦这个人做了一些了解。聂伦之所以会起兵造反,景伯谦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景伯谦为什么如此痛恨大魏朝廷呢。

  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长话短说吧。景伯谦家境贫寒,二十年苦读,才通过科举换来仕途上的曙光。但是,景伯谦性情耿直,不懂得拉关系抱大腿,故而在魏都很不吃香,处处受排挤,被人欺负老苦了。后来,还被外派到蜀州任职。

  到了蜀州之后,景伯谦依然无法融入官场,每天过得很不开心,心情抑郁。连景伯谦自己都认为,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

  然而,就在景伯谦对仕途已经绝望至极的时候,转机出现了。同样感到心情郁闷的蜀郡公聂伦注意到了他。通过几次接触,聂伦发现景伯谦很有才学,对朝廷里的一些事情,看法独特,与众不同。

  聂伦不是一个甘愿一辈子浑浑噩噩的皇子,他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皇子,但是现实却让他很无奈很受伤。或许是惺惺相惜的缘故,两人越走越近,聂伦渐渐地把景伯谦当成了自己的心腹。

  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书生意气的景伯谦,发誓要追随聂伦,要帮聂伦谋划一项惊天动地的伟业。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书生景伯谦下定决心,要辅佐聂伦成就大业之后,便变得义无反顾,一条道走到黑了。

  所以,他才特别恨魏都的一切,才对王德垣等人那么狠。

  景伯谦在城楼上上演的这出铲除密谍的戏码,还真的震慑到了一些人。蜀州都督何典就是一个。

  作为蜀州握有兵权的重要人物,何典这些日子以来非常闹心,他完全是被聂伦绑架到了造反的战车上。主要原因就是何典的女儿嫁给了聂伦的儿子。

  古时候人们的婚配年龄都很早。何典女儿十二岁时就与聂伦的儿子定下了亲事,这在蜀州几乎是人皆尽知的事情。去年刚给两个孩子办了喜事,想不到今年聂伦就造反了。

  其实,对于聂伦谋反,何典不是一点察觉都没有,但他一直不相信聂伦真的会付诸实施。想不到,这一切都成了真的。

  作为儿女亲家的何典,一下子就被聂伦绑架了,想甩都甩不掉,没有办法,他只能暂时上了聂伦的贼船。何典就一个女儿,心肝宝贝一样,女儿的一切就是他的一切。如果他和聂伦反目,女儿怎么办?

  没办法,何典只好从了聂伦,并且在景伯谦的督促下,亲手做了一些对大魏朝廷不利的事情。

  别看聂伦称帝后,女儿瞬间变成了太子妃,自己成了未来的国丈,但何典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每天回到府中便是唉声叹气。

  家丁来报:“都督,府门外有个自称叫佟毅的人求见。”

  佟毅?佟嘉宾,那个宁国皇子,他来见我做什么?

  “请他进来。”

  佟毅进到花厅,见到何典,何典请其入座。

  何典问道:“我与佟嘉宾素无往来,今日登门所为何事?”

  佟毅看花厅中没有旁人,看了何典一眼,笑道:“都督,大魏丞相杨植托我向你问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