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什么情况?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242 2019.08.30 19:57

  佟毅向燕于飞提出,自己想先行回到蜀州,看看聂伦和景伯谦如何安排宁军,是让宁军杀破魏军的包围而入城,还是与城内的蜀军里应外合,夹击魏军。

  燕于飞不同意,道:“不管真借兵,还是假借兵,宁军既然借来了,就不可避免地要和魏军打上一仗。我估计,聂伦不会同意宁军入城,对于他来说,上上之策是内外夹击,解除蜀州之围。其实,这也是我们所盼望的,只要蜀军出城,我们就可以在乱战之中,借机杀入城中。所以,你现在去蜀州意义不大。”

  佟毅道:“我担心的是,聂伦、景伯谦有可能不相信来的真是宁军。聂伦、景伯谦这两人都不白给。如果他们对宁军产生怀疑,不接应,不出城,那我们这一出假借兵的戏不就演砸了吗?”

  燕于飞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你打算怎么进城?”

  佟毅道:“只要我回到那片密林,我相信马上就会有人再次将我带入密道。”

  燕于飞道:“难道密道的出口就在那片密林里?”

  “非也。”佟毅道,“我们是被御林军统领涂尚武蒙面带入密道出的城,我们被摘掉头套时,是置身在那片密林中,但我知道,密道的出口并不在密林里。

  “聂伦虽然诡秘,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温度给人带来的体验。密道里比较凉爽,而外面较为闷热。当凉爽的感觉消失时,我知道是出了密道。我是在又感受了一段闷热后,才在密林里被摘掉头套的。

  “在密道里行走时,我用心中计数的方式,大致推测出了从城内到密道出口的时间,再结合我平时在一定时间内所行走的步数,基本能够划定城外密道出口的大致范围。这个对我们极其有用。

  “一旦蜀州城破,聂伦、景伯谦等人极有可能从密道逃走,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在这个范围内进行地毯式搜索。或许能够找到密道出口。”

  燕于飞想,佟毅回城还是有一定作用的,目前能够回到蜀州的,只有佟毅最合适。

  “佟毅,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

  “你要不要去见见若儿?这么长时间了,这小丫头估计都想死你了。只要见到我,便一个劲儿地替你解释,说你投奔聂伦一定有难言之隐,让我见到你千万别杀你。她这么惦记着你,你不去见见她?”

  佟毅笑道:“还是不去见了。蜀州之事很快就要见分晓了,再瞒她几天吧。”

  ……

  果然不出佟毅所料,当他出现在那片密林中时,真就有人等候在那里。

  还是老办法。佟毅再一次被套上头套,被人带入了密道。

  利用这一次难得的机会,佟毅更加细心地感知闷热与凉爽的交界点,再次默记从交界点到城内的步数。

  佟毅向聂伦、景伯谦详细汇报了到宁都向父皇借兵的前前后后。佟毅编故事还是比较在行的,穿越前看了那么多的影视剧和网络小说,不能都就粥喝了呀。

  佟毅自圆其说,聂伦、景伯谦还真就没挑出什么疑点。

  景伯谦问道:“佟嘉宾,你父皇借给咱们多少兵呀?”

  佟毅道:“父皇说,他非常重视宁蜀联盟。无奈宁国在羿陵之战中大伤元气,至今未能缓过劲儿来。所以,这次只能派出五千人马。不过,我父皇说了,请陛下放心,五千人马虽然少了些,但都是精锐之师,个个以一当十。五千人的威力绝不逊色于数万人。”

  景伯谦又问:“这五千人马现在何处?”

  佟毅道:“现在暂时驻扎在韩城。”

  景伯谦道:“韩城距离蜀州有二百里。选择韩城,还是比较合适的。”

  佟毅问道:“丞相准备如何使用这五千人马?”

  佟毅这个问题已经涉及到军事机密了。景伯谦看了佟毅一眼,顾左右而言他道:“行军打仗我不在行,需要大元帅敖不败来定夺。”

  聂伦突然问道:“丞相,你说的那个人到了蜀州没有?”

  聂伦突然发问,让景伯谦心中一动,这个密谍的事现在也无须保密了,倒不如直接说出,来个敲山震虎,看看佟毅的反应。

  景伯谦一笑,道:“陛下,已经派人去接了。这个人几乎是与佟嘉宾同时离开宁都的,自然到达蜀州也是前后脚。”

  佟毅心中一动,什么人?怎么还与我同时离开宁都?难道景伯谦在宁都安插了眼线?

  坏了!要坏菜!

  如果真是景伯谦的眼线,那我这一趟假借兵岂不就露馅了?这个景伯谦,真是太狡猾了。

  饶是佟毅强做镇定,毕竟心里发虚,额头上有些发潮。景伯谦偷眼观察,发现佟毅的神情有点异样。景伯谦心中暗想,难道佟毅有问题?难道他在说谎?

  恰在此时,有人进入殿中,道:“陛下,有人来报,说丞相派人去接的人已经到了。”

  景伯谦道:“陛下,人到了,你看?”

  聂伦道:“让他直接到殿上来。”

  时候不大,一个约莫四十多岁、身形微胖,头戴四方巾的短须男子大步流星地走入殿中。

  看到景伯谦,此人神情激动,当即抱拳,单膝跪地:“丞相,多年不见,一向可好?”

  景伯谦上前,扶起此人,端详片刻,道:“胡言,你变化不小呀,胖了,我差点认不出你了。快来,见过陛下。”

  胡言走到聂伦面前,行大礼,跪拜道:“草民胡言,拜见大皇帝陛下,恭贺陛下立国登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聂伦点点头,道:“辛苦了。胡言,朕问你件事,你要实话实说,有一说一。”

  聂伦说到这里,佟毅的小心脏几乎停跳。如果胡言证实借兵是假,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是不是我会被推出午门斩首?

  只听聂伦接着说道:“我蜀国向宁国借兵之事,你在宁国可有耳闻?”

  胡言微微一笑,道:“知道。这件事宁都朝野上下都知道,几乎没有人反对借兵。宁国君臣一致认为,当下确实应该宁蜀联合,只有宁蜀两国联起手来,才能共同抵御魏国。宁国也才能一洗羿陵之耻。”

  嗯?什么情况?

  佟毅怔住了,他暗暗掐了把自己的大腿,嚯,挺疼的,不是在做梦呀。这个胡言,这简直是在胡言乱语呀,可他这样一说,恰恰就是在帮了自己呀。

  佟毅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感叹,胡言哪胡言,你莫不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

  聂伦听到胡言这话,看了景伯谦一眼。景伯谦道:“陛下,胡言乃是我的心腹,他的话一定错不了。看来,天助我蜀国呀。”

  “哈哈……哈哈哈……”大殿里响起了聂伦的笑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