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助你夺位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79 2019.09.07 21:47

  佟毅一句话,把瘦子惊得一个趔趄,差点坐到地上。他这才起身仔细看了看佟毅,道:“公子,可不敢胡说。谷菡公主那是国公爷的孙女,天生丽质,神一样的存在,你怎么敢大庭广众之下说喜欢谷菡公主呢?再说了,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制作谷菡公主的剪贴本呀。还有,《蝴蝶派》和《魏都时报》敢写谷菡公主吗?”

  佟毅一笑:“这么说,只要《蝴蝶派》和《魏都时报》敢写,你就敢做谷菡公主的剪贴本了?”

  瘦子咧了咧嘴:“即便他们敢写,我也不敢做谷菡公主的剪贴本。我不能为了几个铜板,被官府抓了去。”

  佟毅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瘦子乜了佟毅一眼:“你,总不会是官府的人吧?”

  佟毅道:“我就是创办《蝴蝶派》和《魏都时报》的佟毅。”

  瘦子一愣,转身要跑,却被佟毅一把拉住了。

  “你跑什么?”

  “佟公子,我用你们《蝴蝶派》和《魏都时报》的图片和文章做剪贴本,不过是想赚几个小钱,我可没侵犯你们的权益呀。”

  佟毅笑了。想不到,在古代魏都,居然遇到了懂知识产权的人。

  佟毅道:“我没说你侵权。我只是好奇,看你也是识文断字的人,还有一定的审美能力,怎么不读书科考呢?做这种剪贴本,能赚几个钱呀?”

  看佟毅不像是找账来的,瘦子放下了心,叹了口气,道:“我这人,天生对圣贤书不敢兴趣,只喜欢读些稀奇古怪的书,比如什么传奇故事呀,搜神志怪呀,才子佳人呀,等等。仅凭这些如何能够考中?只好靠给人代写文书谋生。我也是看你们的《蝴蝶派》和《魏都时报》办的太好,一时兴起,才有了制作剪贴本的念头。试着制作了几本,想不到还真有人喜欢。”

  佟毅心道,看来,这位也是个类似李墨一样的人物,属于那种闷骚型的。

  佟毅道:“我们《蝴蝶派》和《魏都时报》正缺人手,你愿不愿意一起干?我看你这人挺有想法的,如果你愿意参加进来,我让你当个小负责人。”

  瘦子面露惊喜之色,道:“佟,佟公子愿意用我?”

  佟毅点点头。

  瘦子笑道:“不瞒公子,我早就想加入你们,只是苦于无人引荐,想不到今天居然遇见了佟公子,真是我的造化。我愿意,我愿意加入你们。”

  佟毅道:“好,既然愿意,明日你就到吕芊芊故居那里,找编辑部的李墨先生报到吧。”

  瘦子感激不尽地连连鞠躬:“多谢公子,多谢公子。我一定去,一定去。”

  “哦,对了,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如何称呼兄台呢。”佟毅道。

  “我叫吴大郎。”

  嗯?佟毅怔了一下,吴大郎?好尴尬的名字。

  “吴兄,如此,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佟毅拱了拱手,“我还有事,先走了。”

  望着佟毅远去的背影,吴大郎正在发呆,一只纤手忽然拧住了他的耳朵,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道:“大郎,你在这里发什么呆?那几本剪贴本都卖出去了吗?”

  吴大郎一把握住耳朵上的那只小手,笑嘻嘻地道:“卖了,卖了,都卖出去了。春梅,我马上就要有钱了。”

  春梅“啪”地打了一下吴大郎的手:“别动手动脚的。你怎么要有钱了?”

  吴大郎一指渐行渐远的佟毅:“那个人叫佟毅,《蝴蝶派》和《魏都时报》就是他创办的,他要我去做事呢。”

  春梅望向佟毅,痴痴地道:“那不是宁国质子佟毅吗?宁国皇帝的儿子,来到魏都做人质的。”

  吴大郎讶异地看向春梅:“怎么,你认识他?”

  春梅嫣然一笑:“那么俊俏的公子,魏都的大姑娘小媳妇,谁不认识他呀?”

  ……

  佟毅来到国公府,门官一看,笑道:“哟,殿下来啦!刚刚国公爷还问我有没有把信儿捎给你,我说已经告诉沐兰姑娘了,佟毅殿下一定会来的。你看,这不是来了吗?”

  佟毅摸出一块碎银子,塞给门官:“哥哥,好久没见了。买包茶叶喝。”

  门官推辞,佟毅按住:“哥哥,跟我还见外吗?”

  门官满脸堆笑,道:“殿下快去吧,国公爷这会儿正跟公主下棋呢。”

  佟毅来至聂焕德的居处,丫鬟把他领进屋子,聂焕德一看佟毅来了,哈哈大笑:“来来来,快到我跟前来,想死我了。”

  佟毅上前行礼,笑道:“我也非常想念国公爷呀。”

  佟毅转而向谷涵公主行礼:“见过公主。”

  聂妍微笑着点了点头。

  佟毅笑道:“国公爷,公主,这次回来,我给你们带了几件有趣的小礼物,明天,我让沐兰送过来。”

  “好好好!”聂焕德起身,拉住佟毅,让他坐到自己身边,道:“听说这次平定蜀州之乱,你表现不错呀,连陛下都直夸你呢。”

  佟毅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不过是想让百姓少受些磨难罢了。”

  聂焕德道:“难得你有一腔爱民之心。爱民如子,这是做帝王的根本。佟毅,将来你如果成为一国之主,一定是个好皇帝。”

  佟毅道:“我不过是个宁国的质子,可不敢奢望做什么帝王。”

  聂焕德道:“不要怕,这是在魏都,没有你们宁国的人,咱们想什么就说什么,这样才痛快。”

  佟毅道:“愿听国公爷教诲。”

  聂焕德道:“佟毅,难道你就打算这样在宁国做一辈子人质?”

  佟毅笑道:“国公爷,我这人质需要做多久,完全取决于魏国,取决于陛下呀。如果陛下放言,说宁国不需要向魏国提供人质了,我不就马上可以回国了吗?”

  聂焕德道:“陛下很欣赏你,但目前还不会放你回去。”

  佟毅一笑,端起茶盏,小啜了一口。

  聂焕德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还未等佟毅说话,聂焕德便自己解释道:“陛下很希望你佟毅能够成为宁国的皇帝,但就目前宁国的情况来看,你还不能回去,现在的宁国,存在着太多对你不利的因素。所以,暂时待在魏都,对你是一件好事。这叫以不变应万变。”

  佟毅道:“国公爷的意思,陛下有意助我夺嫡?”

  聂焕德道:“不是夺嫡,是夺位。助你夺位。”

  佟毅惊到了,聂焕德平时吃喝玩乐,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老花花公子,今天怎么关心起朝政来了,而且还是宁国的朝政。

  助我夺位,夺取宁国的大位,庆熙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真想助我?还是另有阴谋?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庆熙帝真想让我佟毅成为宁国的皇帝,那他一定是有所图谋。

  佟毅笑道:“佟毅久居乡下,才疏学浅,难当帝王大任。我最想做的,是像国公爷这样,潇潇洒洒,快快乐乐,每天都感觉人生达到了高潮。”

  聂焕德道:“佟毅,你不要谦虚了,你可不像是个久居乡下的人。我找你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说到这儿,聂焕德停住了,看向谷涵公主,道:“妍儿,你先回避一下。”

  谷涵公主向佟毅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悄悄地退了出去。

  聂焕德重又看向佟毅:“佟毅,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你真的能够坐到宁国皇帝的宝座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