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把你画成猪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292 2019.09.06 19:23

  佟毅看何兮精神紧张,忙安慰道:“何姑娘,你不要怕。我是你父亲的朋友,我叫佟毅。”

  何兮问道:“佟毅?你就是那个宁国质子?”

  佟毅道:“嗯,是我。”

  何兮道:“我父亲向我说起过你。聂枫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佟毅道:“这还不简单?蜀州城破以后,太子府里的下人都被俘虏了,聂枫做下的那些不得人心的事,他们都交代了。”

  佟毅又道:“聂枫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你和他搅在一起,只会被人徒增怜悯,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你父亲何典那么疼你,你却如此痴迷不悟,他该多伤心呀?”

  何兮没有说话。

  佟毅再进一步说道:“我已经向庆熙帝求情了。他说,只要你声明和聂枫断绝夫妻关系,他就赦免你的罪过。”

  何兮幽幽地道:“自古都是男人对女人写下休书,可曾见过女人休掉自己男人的?”

  佟毅道:“这不算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国家,女人提出分手再正常不过。何姑娘,你别再执迷不悟了,醒醒吧。”

  “我,我再好好想想。”何兮埋下头,不再言语了。

  佟毅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份《魏都时报》,放在何兮脚边,道:“这是魏都的一份报纸,特别喜欢刊登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听说,他们正在撰写关于聂枫糜烂生活的文章,准备刊发。何姑娘,我想你一定不想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其中吧?如果你能够和聂枫划清界限,我保证让《魏都时报》收手。”

  佟毅走出牢房,见到何典,道:“给何姑娘一点时间,我相信她会醒悟的。”

  何典着急道:“这孩子从小就性格执拗,我真担心她会一条道走到黑。”

  “应该不会。”佟毅关切地询问道,“何都督,如果何姑娘同意发布声明,你准备怎么安排今后的生活呢?”

  何典道:“我虽然老了,但一身的武功还在,我准备回老家开家武馆,籍此谋生。今后,能够和女儿相依为命,我也就知足了。”

  ……

  这些日子里,最最高兴的,应该就是若儿了。

  得知佟毅是到蜀州卧底,并且在瓦解蜀州政权的过程中立下功劳,得到了庆熙帝的赏赐,若儿笑得眼眉都开花了。

  原来小毅哥哥是用了一计,还成功策反了都督何典,真不得了。要知道他会变得这么优秀,真应该早点让他从树上掉下来。

  不知怎么的,若儿一直把佟毅的变化,归功于那次意外。也难怪,她不知道佟毅是穿越过来附身的,要知道实情,估计会被吓死。

  回想起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若儿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我说沐兰姐怎么那么淡定呢,得知小毅哥投奔聂伦之后,她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难道她事先知道小毅哥的实情?

  心里藏不住事的若儿,赶忙去问沐兰。

  沐兰道:“我知道啊,怎么了?”

  原来沐兰姐真的知道,若儿一下蔫了,颇为失落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沐兰觉得不对劲儿,跟过来,问道:“若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若儿回过头来,把沐兰吓了一跳,若儿的小脸上竟然挂着泪珠儿。

  沐兰惊问道:“若儿,你这是怎么了?”

  若儿忍不住了,抽抽噎噎地道:“小毅哥不喜欢我了。”

  沐兰疑惑道:“怎么会?他对你不是挺好的吗?”

  若儿道:“可是,他去蜀州卧底,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我,却告诉给了你?这不是说明,在他的心目中,你比我更重要吗?”

  “哦,原来是因为这个呀。”沐兰长吁了口气,笑道,“若儿,你想多了。佟毅没有告诉你,只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他的计划,这也是为了保密。”

  若儿不相信地道:“那他为什么告诉你了呢?”

  沐兰道:“告诉我,是因为他需要我的配合,他得用我的鸽子传递消息。他若不告诉我,万一他在城里有什么事情,我们怎么知道呢?”

  若儿眨眨眼,想了下,心里舒服了好多,不好意思地道:“原来,原来是这个原因呀。”

  沐兰装作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道:“若儿,你吓坏我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好啦,别再胡思乱想了。”

  佟毅从外面回来,正在院子里练功的沐兰说道:“佟毅,快去看看你的若儿妹妹吧。”

  “若儿怎么了?”

  “小丫头怪你没有把卧底的实情告诉他,我已经向她解释过了。你再好好安慰安慰她吧。”

  佟毅走进若儿的屋子,若儿正背对着屋门,聚精会神地在描画着什么。

  佟毅悄悄走到她身边,探头一看,只见若儿正在画一头猪,猪身上写着佟毅两个字,旁边一个小姑娘挥舞着手中的鞭子。

  佟毅伸手猛地抽出若儿手中的毛笔,吓了若儿一跳。再看若儿的手,黑乎乎的全是墨汁。

  佟毅笑道:“好哇,若儿,你竟然把我比作猪,还用鞭子抽我。”

  若儿笑道:“难道你不该挨抽吗?谁让你不告诉我实情,害我那么多天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若儿指了指画纸上的猪:“把你画成猪,这还是轻饶了你呢,我本来是想把你画成一条狗来着。”

  佟毅仔细端详若儿,用一种夸张的表情,心疼地道:“哎哟,还真是,我们的若儿瘦了好多,原来圆乎乎的脸蛋变得小多了,连尖下颏都出来了。”

  说话间,佟毅伸出手,用力捏了捏若儿的脸蛋。

  “啊?你竟然掐我!”若儿叫了起来,一把将手上的墨汁抹到了佟毅的脸上。这下,佟毅成了个花花脸。

  两人正在笑闹。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

  沐兰笔直地站在那里,严肃地道:“传陛下口谕!”

  因为沐兰一直负责与宁国的飞鸽传书,所以来自宁国的消息,都是由沐兰告诉给佟毅。

  一听说有父皇口谕,佟毅也顾不上擦脸,急忙跪倒在地,若儿也悄悄地跪了下来。

  看着佟毅的滑稽相,沐兰强忍住笑,道:“大宁国锦武皇帝陛下口谕,质子佟毅未经允许,私自参与魏国政事,实属不妥。着,禁足一月,闭门反思。”

  佟毅朗声道:“佟毅领旨。”

  若儿在佟毅身后嘻嘻地笑了起来。

  佟毅回头:“若儿,你笑什么?”

  若儿笑道:“禁足一月,我看你怎么度过这一段日子。”

  佟毅眼睛一瞪,笑道:“你以为,我佟毅会真的禁足一月?”

  若儿叫道:“好呀,小毅哥,你敢不听陛下的话,你胆儿也太肥了吧?”

  沐兰道:“禁不禁足,没人知道,全在自觉。既然咱们这位质子不拿他的皇帝老子当回事,那么,咱们是不是应该动用鸡毛掸子,替你干娘教训教训他了?”

  若儿笑道:“对呀。我怎么把干娘的锦囊忘了?我这就去取鸡毛掸子。”

  佟毅跳起来就跑:“我还等你拿鸡毛掸子?我傻呀?你俩在家替我禁足吧,我要出去转转了。”

  沐兰追出来道:“佟毅,你顺便去趟国公府吧,他们捎话来,说国公爷想见你。”

  “知道了。”

  ……

  离开魏都这么长时间了,佟毅惦记着《蝴蝶派》和《魏都时报》,也不知道在李墨和吕芊芊的主持下,这一刊一报办得怎么样了。

  走到十字大街的一个拐角,只见一群人聚在一起,像在围观什么。佟毅感到好奇,便走了过去。

  只见一个胖子正在跟人群里的一个瘦子讨价还价:“我出十文钱,卖给我吧。”

  另一个人道:“哎哎,哪有你这样的,我们已经说好了,八文钱卖给我,你一来,出十文钱,你这不是横刀夺爱吗?”

  佟毅看了看,说话的这两个人都像是读书人,最里面的那个瘦子正在售卖东西。

  佟毅往瘦子脚下一看,心中一动。只见瘦子脚下的一块蓝布上,摆着十多本花花绿绿的图书,封面上的图画和文字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佟毅拿起一本,翻开一看,嚯,原来是个剪贴本。里面的内容基本上全都来自《蝴蝶派》和《魏都时报》。佟毅猫腰又拿起一本,还是自制的剪贴本。

  颇为另类的是,这些剪贴本都是以某个人单独成册,比如吕芊芊这本,这人把《蝴蝶派》和《魏都时报》上所有刊发的关于吕芊芊的图片和文字,全都剪了下来,然后贴在一处,并且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加了一些标题和注解。这样一来,就等于是本个人专辑了。

  看得出,剪贴之人无比追星,而且有一定的编排水平。

  只听瘦子劝胖子道:“这位兄台,你别再争抢吕芊芊这本了,我这里还有顾盼桃、雪中梅、花小萼等人的,都很不错的。”

  胖子道:“不,我就要吕芊芊这本,我就喜欢吕芊芊。”

  那个买主气道:“明明是我先来的,你仗着多给两文钱,就要夺我所好?真是有辱斯文。罢罢罢,我再加两文,我出十二文。”

  胖子笑道:“怎么,要跟我竞价?好啊,我出十五文。”

  “我出二十文。”……

  到底还是胖子有实力,最后以三十文钱竞买了吕芊芊这本专辑。紧接着,顾盼桃、雪中梅、花小萼等十多个人的专辑也都被人买走了。

  瘦子蹲在地上,把蓝布上的铜钱一文一文地捡拾到口袋里,口中哼着小调,要收拾回家。忽然注意到眼前有双脚还站在旁边,瘦子道:“走吧,都已经卖没了,没有了,等过一段后,《蝴蝶派》和《魏都时报》再出新内容,我再做几本,那时候你再来买吧。”

  佟毅没动窝,瘦子看这人不走,抬起头来,道:“真没有了。不过,公子可以告诉我你喜欢谁,下次我优先卖给你。”

  佟毅道:“我喜欢谷菡公主聂妍,你有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