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求情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390 2019.09.04 19:37

  魏国蜀郡公聂伦造反的消息,宁国锦武帝是第一时间得到的,因为宁国有一段国土与蜀地接壤,算是邻居,所以锦武帝一直在关注着聂伦的动向。

  锦武帝当然乐见魏国内乱,特别是造反这种事情。锦武帝心想,羿陵之战让宁国吃了大亏,这下,朕倒要看看你庆熙帝的笑话。

  可是,这笑话没看上多长时间,便传来了又一个消息,聂伦造反不成,蜀州已经被庆熙帝派去的大将雷勇攻破,聂伦和蜀国丞相景伯谦失踪了。

  更让锦武帝吃惊的是,据说宁国质子佟毅在这次蜀州城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成功策反原蜀州都督何典,又上演了一出宁国借兵的戏码。

  宁国借兵?佟毅啥时候到宁都借兵来着?

  后来终于查明白了,人家魏国演了出戏,慌说向宁国借兵,借以麻痹聂伦。

  锦武帝气坏了。你们魏国欺负人也没有这么欺负的,这不是拿我宁国当猴耍吗?是,羿陵之战我们宁国是失败了,但还没有亡国,你不能这么无视宁国的存在吧?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

  还有佟毅,你这个逆子,不好好在魏都当你的人质,你瞎掺和啥?这里有你什么事?你这不是助纣为孽吗?虽然我没有养你,但你好歹也是我锦武帝的儿子呀。

  很快,樊氏一党便有人上了奏章,弹劾质子佟毅,说他里通外国,犯下了叛国的重罪,应予严惩。

  左丞相马世荣将奏章呈给了锦武帝,锦武帝看后,道:“左丞相,奏章你也看了,你说该怎么处置佟毅呢?”

  来之前,马世荣已经得到了樊皇后的指示,继续降低佟毅在锦武帝心目中的位置,最好让锦武帝看这个庶子就是一坨大粪。打压别人,维护太子。这是樊氏一党在太子登上皇位前最重要的原则。

  马世荣道:“臣万万没有想到,质子会在这次蜀州之变中帮着魏国,做出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陛下应该降旨,让他闭门思过三个月。”

  锦武帝道:“他已经是人质了,确实也没办法怎么惩罚他了。闭门思过?朕准了,一会儿你去拟旨吧。”

  由魏国发生的事情,锦武帝联想到了宁国。锦武帝的两个兄弟,当初都是封了王的,其中一个已经去世,剩下的一个弟弟淮王一直患病,半死不活的,不足为虑。可以说,来自锦武帝亲兄弟这一层的造反因素,是不存在的。

  至于自己的儿子这一层面,锦武帝立储较早,虽然衡王佟熙和越王佟翰的两位生母不太满意,但表面上后宫还算稳定,特别是樊皇后以自己的强势,让太子的地位一直比较稳固。所以,宁国政坛总体上是稳定的。这也是让锦武帝颇为欣慰的地方。

  但外戚势力的日益强大,却让锦武帝隐隐地有些担忧。现在朝中一大半的臣工都属于樊氏一党,特别是樊皇后的弟弟樊光禄已经成了宁国的骠骑大将军,手握重兵。万一……万一樊氏一党持续做大,在自己百年之后废掉太子,控制皇后,宁国皇位被樊家人窃取,又该如何呢?

  这个隐忧,多次出现在锦武帝心头,每每都被他强压下去,他不敢想,不愿想,但又不能不想。锦武帝也曾想逐步削弱樊氏一党的势力,但现在看来,已经晚了。

  ……

  蜀州太守剧郜没死,被从大牢里救了出来。很快,庆熙帝的圣旨到了,命剧郜暂时全权治理蜀州,命雷勇的一位副将任职蜀州都督,协助蜀州防务。命雷勇、燕于飞班师回朝。

  虽然没有生擒聂伦和景伯谦,但蜀州之乱平定,庆熙帝还是很高兴的。听了雷勇、燕于飞关于平定蜀州前前后后的详细汇报后,佟毅在庆熙帝心中的形象愈发高大了。

  庆熙帝在暖阁里单独召见了佟毅。佟毅很谦虚地把平定蜀州的功绩全部归于雷勇、燕于飞,说自己没做什么,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庆熙帝道:“佟毅,你认为,朕应该从蜀州之乱中吸取什么教训呢?”

  佟毅道:“陛下,我一个宁国质子,怎好谈论魏国的政事?”

  庆熙帝道:“朕拿你当朋友,你却与朕心有隔阂,这不太好吧?”

  庆熙帝的真诚打动了佟毅,佟毅道:“陛下非要我说,我便谈谈个人感受吧。”

  庆熙帝颔首:“你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样才好。”

  佟毅道:“事实证明,降低爵位并不是维护魏国统治的好方法。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像国公爷聂焕德那样的赤子还是太少了。陛下应该借着蜀州之事,提升诸位郡公的爵位。就说他们在蜀州之乱中立场坚定,予以嘉奖,封赠他们为王。当然,国公爷聂焕德更应该封赠王位。”

  庆熙帝道:“封赠诸位郡公为王,如果日后再出现像聂伦那样的人,又当如何?”

  佟毅道:“聂伦之所以敢造反,是因为他手中有三千护军。陛下封赠诸位郡公为王,但同时要撤销他们拥有护军的权力,护军应该全部划入当地守军,由当地都督管辖,各位王爷的人身安全,由当地都督负责。做王爷的,只要尽情享受田园美宅,过逍遥日子,就可以世袭为王。”

  庆熙帝点头:“朕也是这样想的。”

  佟毅起身,向庆熙帝深施一礼,道:“佟毅有一事相求,不知陛下能否答应。”

  庆熙帝笑道:“那要看你求的是什么事了。”

  佟毅道:“原蜀州都督何典悬崖勒马,弃暗投明,陛下不计过往,给予奖赏,赐他田园美宅,陛下的做法令人敬佩。但是,何典的女儿作为聂伦儿子的伪太子妃,还被关押在刑部大牢。说服何典时,雷勇将军夫妻二人曾写下血书,保证为他们父女脱罪。不知陛下为何免了父亲的罪,却不赦免女儿的过呢?而且,在这件事上,雷勇夫妻有些尴尬呀。”

  庆熙帝道:“你认为何典女儿只是有过?她可是伪太子妃。按照大魏律法,是要株连九族的,朕不追究何典的罪过,就已经是开了天恩了。”

  佟毅道:“陛下,据我所知,何典女儿刚满十六岁,因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嫁给了聂伦之子。一个弱女子,完全是被命运裹挟,才有今日之祸。陛下爱民如子,常受百姓称颂,为什么不能赦免一个小女子呢?”

  佟毅一句“陛下爱民如子,常受百姓称颂”的话,让庆熙帝很受用,庆熙帝脸上瞬间泛出光来。

  庆熙帝道:“不是朕不赦免她。她是聂伦的伪太子妃,即便朕赦免了她,她身上带着一个可耻的身份,将来又如何生存于世上呢?”

  佟毅道:“陛下,我有一个办法。”

  庆熙帝调侃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佟毅一笑,道:“可以让何典之女写下一份声明,自愿与聂伦之子脱离夫妻关系,我把她这份声明刊登在《魏都时报》上,只要陛下赦免,将来她还是可以再次嫁人的。”

  庆熙帝讶然:“怎么?还可以这样操作?”

  佟毅道:“当然可以了。这叫做离婚声明。”

  庆熙帝笑道:“既然你向朕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你就去试试吧,如果何典女儿同意写下这样一份声明,朕便赦免她的罪过,让她与何典团聚。”

  佟毅谢过庆熙帝,道:“多谢陛下!”

  ……

  佟毅将庆熙帝的话告诉给何典,把何典高兴坏了。

  庆熙帝没有赦免女儿的罪过,他也曾找到雷勇,拿出那份血书,说,你们夫妻为我们父女做过保证的,怎么现在不灵了呢?

  雷勇摸摸鼻子,无奈地说,估计是因为没有抓住聂伦、景伯谦,陛下在生我们的气吧。

  何典正在为女儿安危担忧呢,想不到佟毅雪中送炭,带来了这样一个好消息。何典激动得差一点给佟毅跪下。

  佟毅一把扶住何典,道:“何都督,咱们快去刑部吧。”

  二人来到刑部刑狱司,何典进入大牢去见女儿,佟毅坐在刑狱司的官舍里等候。一个时辰后,何典抹着眼泪出来了,佟毅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何典憋了半天,长长地叹了口气,道:“这丫头,真是鬼迷了心窍,她,她竟然要为聂伦的儿子赴死。”

  “啊?”佟毅愣住了,心说,还是古代好啊,古代的小女子们竟然这么痴情,这要放在现代,绝对的离呀。

  佟毅道:“你女儿与聂伦儿子感情很好吗?”

  何典道:“他们刚刚成亲,哪里来的什么感情。想不到,这丫头竟然把名节看得这么重。”

  佟毅道:“把名节看得重,说明你何典教女有方。只是,到了现在,她还如此看重名节,实在是糊涂呀。”

  何典急得浑身颤抖,不停地嘀咕:“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佟毅道:“何都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去劝说劝说她。”

  “你?”何典睁大了眼睛,“我女儿根本不认识你,她会听你的话?”

  “我还没试,怎么知道她听还是不听。”

  “殿下,你若真能说得我女儿回心转意,何典一定永世不忘你的大恩大德。”

  片刻之后,佟毅出现在女牢。何典女儿何兮蓬头垢面地坐在角落里,看到进来了一个陌生男人,她本能地缩紧身子,将头埋在双膝间。

  佟毅在何兮面前蹲了下来,轻轻地说了句:“那样一个渣男,值得你去为他赴死吗?”

  何兮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但没有抬头。

  佟毅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新婚第三天,他就跑去妓院嫖娼,回来后,马上又拉你求欢。你不从,他就揪着你的头发狠命地往墙上撞。”

  何兮抬起了头,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佟毅。

  佟毅道:“后来,他成了蜀国的太子,你成了太子妃,可是,你活得却一点尊严都没有。你居然愿意为他赴死?你知道吗,你固执己见的话,将来的你,在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中,就是一个笑话。”

  何兮惊恐地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你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