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先赚一个亿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782 2019.07.11 19:27

  “王敖贤弟,这是哪阵香风把您给吹来了呀?”郭权拱手道。

  王敖本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从天香楼过来的,但不说实话,怎么会在那里见到宁国质子呢。

  “咳咳……”王敖干咳了两声,问道,“宁国质子到了魏都,你知不知道?”

  郭权愣了一下:“你……你在门口看见啦?”

  “什么门口呀?”王敖道,“我是在天香楼看见的。”

  “天香楼?他不是在礼部门口候着呢吗?怎么又到了天香楼?”郭权纳闷道。

  王敖哼了一声:“郭大人,你是不是让人家吃了个闭门羹?”

  郭权笑道:“我……我只是想羞臊他一下。”

  “还羞臊人家。你们礼部让人家羞臊了。现在,这位质子正在天香楼里挨个儿的编排你们呢。”

  “啊?”郭权诧异地张着嘴道,“都编排什么了?”

  王敖嗨了一声,也没客气,埋怨郭权道:“郭大人,您都一把胡子了,怎么办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您羞臊他干啥?有什么意义呀。倒显得咱们魏国小家子气。”

  郭权怕王敖把这事儿说给他皇妃妹子,若是再让皇上知道了,说不定会影响自己的乌纱帽呢。他赶忙说道:“我这就去天香楼。”说完,撩袍便往外走。

  “回来。回来。”王敖急忙叫道。

  “王大人,你怎么又叫我回来?”郭权一脸懵逼地道。

  “哎呀。”王敖一指郭权身上的衣服,“你怎么能穿着官服去天香楼呢?快换身便服吧。”

  “哦,对对对。”郭权急忙返回官舍,换了身便服,临出门,又对王敖道,“王大人,你要不要和我同去呀?”

  “我还去什么去?你快去吧,那位质子正在一楼雅室坐着呢。”王敖心道,大老远的跑来报信,我这已经是多管闲事了。

  看郭权屁颠屁颠地跑去,王敖嘀咕道:还礼部侍郎呢,怎么感觉有点缺心眼呢。

  郭权到了大门口,吩咐大个子门官道:“快快快,备马,随我一同去天香楼。”

  ……

  佟毅坐在雅室里,美美地品着糕点,喝着香茶。

  他拈起一块桂花糕,送到若儿口边,道:“张嘴。”

  若儿乖乖地张开樱桃小口,细细地咀嚼,惊讶道:“哎呀,真是太香了。长这么大,我还从未吃过这么香的点心呢。要是干娘在就好了……再给我一块。”

  若儿忽然想起了什么,嘴里含着桂花糕,唔囔唔囔地道:“给沐兰姐姐带几块吧。”

  “沐兰?”佟毅摇了摇头,“不给她带。她根本不拿我当回事,干嘛带给她。”

  “小毅哥哥,你别那么小气好不好?”

  “我这是小气吗?我这是赏罚分明。”

  二人正吃着喝着,外面传来说话声:“魏国殿下在这里吗?”

  门被推开,那个大个子门官看到了佟毅,忙回禀郭权:“郭大人,这位就是宁国殿下。”

  郭权笑眯眯地走进屋子,态度和蔼地道:“听属下说,您是从宁国来的?”

  郭权的意思很明显,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你若真是宁国质子,把相关凭证拿出来吧。

  佟毅心里明白,他不声不响地把宁国公文拿出来,递给郭权。又把父皇的那道圣旨从怀里掏出来,双手捧给郭权。

  郭权仔细看过公文和圣旨,没错,确凿无疑,看来眼前这位真是宁国派来的质子。

  以前,郭权曾出使宁国,见过太子佟嘉、衡王佟熙、越王佟翰,却独独没有见过眼前这位。但公文上却说,眼前这位是宁国当今皇帝的长子。

  郭权心下狐疑,忍不住问道:“恕郭权唐突,殿下即为贵国皇家长子,为何以前不曾听闻呢?”

  佟毅笑道:“我是长子不假,但我并不是在宫廷里长大。”

  看郭权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佟毅又大大方方地补充了一句:“我娘亲是位宫女。说白了,我是庶子。”

  “哦……”郭权明白了,眼前这位过去在宁国一直不受待见,魏国要求宁国派人质,宁国皇帝就把这个庶子派来了。不过,这也没什么毛病,毕竟人家也是宁国皇帝的儿子。

  郭权深施一礼,道:“殿下,一路辛苦了。刚才是属下办事不力,怠慢了殿下,还望殿下恕罪。”

  佟毅也不想把局面搞得太僵,那样将来对自己也没好处,毕竟以后要长期生活在魏国,很多事情还要同礼部打交道呢。人家已经亲自来天香楼跟自己道歉了,这面子也就挣回来了。

  佟毅回礼,笑道:“不知大人怎样称呼?”

  郭权忙自我介绍道:“鄙人乃魏国礼部侍郎郭权。”

  “郭大人,宁国质子佟毅这厢有礼了。”

  佟毅又端端正正地向郭权行了一个官方礼。临来魏国前,娘亲徐素素专门用一个晚上给佟毅讲解了宁国的官场和宫廷礼仪。好在魏国和宁国区别不大,佟毅只要照搬就可以了。

  郭权把佟毅的情况向礼部尚书顾淮做了汇报。昨天朝会刚刚议论过这事,想不到宁国质子今天就到了。

  郭权问:“把佟毅一行安排住到哪里呢?”

  顾淮说:“伏威将军吕峰的那个宅院不是闲置几年了吗?就让宁国质子住到那里去吧。”

  伏威将军吕峰,因在南疆的一次战事失败而获罪,被发配充军了,他家住过的那座宅院一直被封着。

  当礼部差官拆开封条,打开门锁,推开大门时,一幅破落颓败的景象映入眼帘。

  院子里杂草丛生,抄家时打碎的瓶瓶罐罐,以及一些破烂的家具,散落于各处。窗棂上的糊纸好多已经破损,被风吹得呼啦啦地响。推开屋门,一股发霉的气味令人作呕。

  差官有些不好意思,向佟毅解释道:“殿下,这是本国伏威将军的旧宅,虽然看着有些破旧,其实这是长期不住人的原因。好好收拾一下,有人住了,马上就会显出生气来。况且,这座宅院很大,你们一人一间房,还要闲着好多。”

  佟毅心想,这可是魏国的都城呀,这要在后世,这座宅子能值一个亿。他忽然心里美滋滋的,想不到,刚到魏都,自己就实现了先赚一个亿的小目标。

  看佟毅不言语,差官还以为佟毅不乐意呢,尬笑着问道:“殿下,对这座宅院还满意吗?”

  佟毅回过神来,笑呵呵地道:“满意,满意。我很满意。”

  佟毅随手掏出一块碎银子,递到差官手里:“有劳哥哥了。”

  差官欢天喜地地走了,若儿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是一脸愁容。

  “若儿,你怎么不高兴呀?”

  “小毅哥,你还说满意,满意,很满意。这座宅院有什么好?原主人被充军了,又很长时间没住人了,我怎么看着有些瘆得慌呢?”

  佟毅用扇子敲了一下若儿的头:“小小年纪,讲究还不少。你这都是跟谁学的?是不是跟你干娘学的?别整天疑神疑鬼的。”

  若儿摸了摸自己的头:“好啊,小毅哥,你竟然在背后这么说我干娘,小心我告诉她。”

  “你去呀去呀。现在就去。”佟毅笑道,“我怕你不去。”

  沐兰上前,笑道:“殿下,若儿,你们俩快别闹了,咱们赶紧收拾收拾吧,未时已经过去一半了,再过两个时辰,天就黑了。咱们今天还得住进去呢。”

  佟毅道:“沐兰说的对,咱们赶紧分分工。沐兰,你去买纸张和浆糊,几位车夫和我收拾院里的杂物,先捡最好的屋子收拾,其他的以后再慢慢来。”

  若儿道:“小毅哥,我干些什么呀?”

  “你呀。随便,你爱干啥干啥,啥也不干,光用眼睛瞅着也行。”佟毅又补充一句,“这些粗活重活还轮不到你干。”

  若儿甜甜地笑了,心里说,小毅哥真好,知道疼我。

  时候不大,沐兰买回了纸张和浆糊,几位车夫收拾散乱杂物,佟毅和沐兰合作,重新裱糊窗棂。若儿东走走,西看看,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沐兰手巧,站在凳子上,细致地往窗棂上糊纸,佟毅在下面递送剪刀、浆糊。

  佟毅光明正大地,前面、后面、左面、右面地欣赏沐兰曼妙的身材。心里感叹道,真是天生尤物啊!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尖叫,沐兰、佟毅都愣了,两人不约而同地叫道:“若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