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蔫巴萝卜辣死人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760 2019.08.08 19:05

  “燕将军,恕我直言。不管怎么说,你是在宁国出生、在宁国长大的,仅仅因为父亲含冤而死,就如此复仇。你这是典型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允天下人负我。”佟毅道。

  “你说的不完全对。可能你没有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才感受不到复仇的重要。我父亲从来就是个在官场上非常正直的人,他不喜欢暴力,不喜欢杀戮,结果呢?他还是被别人算计,被别人杀戮。那一场降临到我们整个家族的刀光血影,让我彻底明白了,对于邪恶,对于暴力,必须毫不留情,必须以暴制暴。”

  说完这句话,燕于飞走到佟毅的面前,道:“殿下,你怎么老是认为我这个人冷血呢?我是有些冷血,但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够帮到你。”

  “还有。我要奉劝你几句。”燕于飞直视着佟毅的眼睛,“坐天下,可以怀仁德之心。但打天下,却不能有妇人之仁。”

  佟毅心道,看来自己装得差不多了,如果再一味地装下去,恐怕燕于飞会失望的。呵呵,前世看了那么多的影视剧,上了那么多的历史课,我还不知道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道理?我还不知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对敌人,我佟毅也不是吃素的。

  佟毅敬佩的是燕于飞的才智。从内心来说,即便将来走上夺嫡之路,他也不想伤及无辜、祸及百姓。如果因为战争,实在避免不了,也要尽量少流血、少流泪。这是做人的底线。现在的燕于飞,已经被仇恨模糊了双眼,胸中积压一团怨气,看来,自己以后得慢慢开导开导她。

  “燕将军的话,我记下了。通过今天的推演,我对燕将军的才智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对燕将军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佟毅夸起人来也是毫不客气,尤其是夸起女人来。

  燕于飞的脸颊泛起红晕。

  佟毅心道,看来,是人都爱听顺耳的话,即便燕于飞也不能免俗。

  ……

  魏国宫城乾元殿,殿门大开。

  庆熙帝坐在御座之上,心绪复杂。他视线所及之处,两个身影正在执事太监的引领下,匆匆向大殿走来。

  羿陵之战,他派出三路人马,立下奇功的却是被人们惯常看做草包将军的雷勇这一路。当初,对于派不派雷勇,他也是费了一番思量的。

  雷勇虽然有勇无谋,但在他庆熙帝的眼中,却是一员福将,败仗没少打,最后算总账却不怎么吃亏,也是一个奇葩的存在。比如剿匪燕于飞,虽然败得丢盔卸甲,最后却直接把燕于飞纳入了房中,剿匪成功。

  他庆熙帝最后下定决心派雷勇承担一路,就是看中了燕于飞可能发挥的作用。羿陵之战的大获全胜,让庆熙帝认定燕于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她与雷勇搭档,堪称绝配。如果不是因为燕于飞的女性身份,他庆熙帝真想为燕于飞封台拜帅。

  现在,他又遇到了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当年,庆熙帝的父亲魏真宗能够顺利登上皇位,得益于同是皇子的聂焕德的不争。魏真宗当政之时,有意封聂焕德为燕王,但被聂焕德婉拒了,他甚至连侯爵都不要,只愿意做个国公。这在历史上是几乎没有过的事。聂焕德这样做,用意很明显,既然不争,就不争个彻底,让魏真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对他放心。

  父一辈留下了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到了子一辈,庆熙帝乐得延续照办。所以,庆熙帝的几个弟弟也没有封王。为了表示对皇叔聂焕德的尊敬,庆熙帝颁旨,魏国只尊封聂焕德一位国公。表面看,庆熙帝是把皇叔聂焕德置于无上尊崇的地位,实则是借此削弱了几个弟弟的势力,以免自己的皇位受到威胁。

  这样一来,身为皇帝的弟弟,不仅没能封王,没能封侯爵,甚至连国公都不是,几个弟弟分别领受了郡公。从而成为一种非常奇异的存在。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魏国也算创造了一项记录。

  几个弟弟敢怒不敢言,却在心底埋下了怨恨的种子。

  前一阵子,魏都发生了地震,魏国各地谣言四起,有说庆熙帝德不配位的,有说天怒人怨老天在惩罚的,甚至有人编排说魏真宗是被庆熙帝毒死的,庆熙帝还霸占了魏真宗的宠妃,等等,矛头和焦点直指皇帝宝座上的庆熙帝。

  庆熙帝明白谣言起于何处,几个弟弟谁有野心,他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戳破而已。有皇叔聂焕德那样一个榜样立在那里,他相信几个弟弟不会犯上作乱。

  但现实,还是给了他一记闷棍。就在昨天深夜,八百里特急报到宫中,偏居蜀地的蜀郡公聂伦起兵了,自封蜀王。聂伦扬言,要直捣魏都,推翻庆熙帝。

  聂伦会造反,太出乎庆熙帝意料了。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聂伦都是一位恭谨忠诚的郡公,平素循规守矩,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甚至给人一种窝囊的感觉,看不出丁点野心,但恰恰就是这样一个弟弟,却首先反了。

  庆熙帝担心,聂伦造反,会起到非常不好的作用。先不说另外几个弟弟会群起效之,光人们的口水,就够庆熙帝受的了。人们会说,看吧,那样一个老实人都造反了,足以说明庆熙帝这个皇帝不怎么样。

  所以,当务之急,是在聂伦还没有形成气候的情况下,迅速扑灭这股邪火,不让之形成燎原之势。如果几个弟弟真的联合起来,那可够庆熙帝喝一壶的了。

  昨天深夜,丞相杨植被庆熙帝紧急召入宫中,研究对策。对于聂伦造反,杨植也非常震惊,蜀地远离京城,天高皇帝远,当初之所以把聂伦封到蜀地,就是看中了他的忠诚老实。想不到,聂伦蔫坏,蒙蔽了所有人,真是蔫巴萝卜辣死人。

  八百里特急是蜀州太守剧郜发出的,奏章上说,蜀州府衙已被蜀郡公聂伦派兵包围,府衙正在组织衙役捕快进行抵抗。

  特急奏章里还附有一张檄文,是聂伦申明自己起兵理由的,里面不乏“信用奸佞,诛戮忠正”之类针对庆熙帝的讨伐语言。

  杨植苦着脸长叹一声:“现在的蜀州太守剧郜恐怕已经为国捐躯了。”

  “丞相,你看当务之急应该怎么办?”庆熙帝心乱如麻,表面上却强作镇定。

  “陛下,依臣看来,聂伦不太可能马上发兵魏都,他既没有足够多的兵力,也没有足够大的把握。他发布这篇檄文,不过是虚晃一枪,给自己脸上贴层金。”杨植道,“臣倒是希望他离开蜀地,怕就怕他不离开,而是在蜀地先称王、后称帝,进而分裂魏国。”

  庆熙帝道:“朕最担心的,正是这一点。”

  杨植道:“为今之计,陛下应马上派兵,事不宜迟。不然,等聂伦翅膀一硬,就麻烦了。”

  庆熙帝道:“那就先派镇南将军雷勇去吧。在羿陵之战中,他为朕立了奇功,希望这次他能够再立奇功,为朕分忧。”

  杨植道:“有琅琊将军燕于飞的帮助,相信雷勇将军一定能。”

  君臣在宫中商讨至五更时,又连续来了两个八百里特急,均来自靠近蜀地的秦地秦州,一个是秦州太守发来的,一个是秦州都督发来的,再次证明了聂伦的谋反。

  庆熙帝道:“三个八百里特急,唯独没有蜀州都督何典的,估计何典可能已经倒向聂伦了。

  ……

  雷勇、燕于飞夫妻双双迈入大殿,跪倒在地:“臣雷勇、燕于飞叩见陛下。”

  “快起来吧。平身。”庆熙帝对丞相杨植道:“丞相,长话短说,你把蜀地的情况跟他们说一下吧。”

  听说蜀郡公聂伦反了,雷勇大吃一惊。聂伦可是魏国各位郡公中口碑最好的一个,他怎么会反?

  消息来的太突然,雷勇磕磕巴巴地问道:“陛下召我们来,是要让我们两口子前去平叛?”

  “不错。朕要将这个极其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们俩。你们有信心吗?”

  雷勇犹豫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话,只听身旁的夫人燕于飞问道:“陛下,对于叛贼聂伦,您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