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哪有那么疼?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47 2019.07.18 19:32

  “另外九条写的是什么?”佟毅问道。

  “这个……现在还不能全部告诉你。你小心些吧,只要你违犯了其中一条,我就会把锦囊拿出来。”若儿道。

  “难道我编印这本画册,就是违犯了禁女色这一条吗?”佟毅哈哈笑道,“这也太牵强了吧。”

  “别笑了。”若儿的小脸上忽然现出了一丝诡秘的笑容,“我和沐兰姐姐协商后,认为你已经违犯了‘禁女色’这一条。”

  “行。你们说违犯就违犯。”佟毅翘起二郎腿,脚尖儿晃晃地说道,“我违犯了,你们又能怎样呢?”

  “把脚放下。”好久没说话的沐兰,终于说话了,“殿下,你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难道你不知道‘男抖穷、女抖贱’这句话吗?”

  佟毅一听,还真是。赶紧把脚放了下来。

  “干娘对我有过交代,说如果你违犯了十条禁令中的一条,我有打你板子的权力。”

  “打,打板子?”佟毅心说,娘啊,您还真是有些奇葩哟,竟然让一个小萝莉来监督你儿子,还……还让她打我板子。您有没有想过,她举得起板子吗?您怎么把这个忽略了。

  “你,就你?你来打我板子?那还不跟挠痒痒一样?”佟毅笑道。

  “谁说一定要我亲自动手呀?”若儿幸灾乐祸地笑了,伸出葱白般的兰花指,指了指沐兰,这不是还有沐兰姐姐呢吗?

  沐兰缓缓地站了起来。

  佟毅的脸,慢慢地绿了。

  “等等。”佟毅道,“若儿,我怎么知道你这个锦囊是真是假?临行前,我娘怎么一点都没和我透露?”

  “如果透露了,还怎么监督你呀?”若儿将手中锦囊转了个个儿,锦囊的另一面绣着一个“素”字。

  佟毅在家里看见过,娘亲的钱袋上也绣着这样一个“素”字。

  若儿道:“干娘已经被皇上封为婕妤夫人。这个锦囊就是干娘的谕旨,你这当儿子的,难道还怀疑自己的娘亲吗?”

  佟毅急忙站起:“不敢!不敢!”

  若儿指了指花厅中一旁的一条长凳,道:“那么,你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了?”

  这太掉价了。可是,还真没办法,谁让人家若儿握有娘亲这把尚方宝剑呢。

  佟毅暗想,让小小的若儿攥着自己的命门,这可不行。得尽快想办法把她降服。

  眼前这次打屁股是逃不过了,佟毅只好乖乖地趴到了长凳上。

  不知道是不是不忍心看小毅哥挨打,若儿悄悄地退出了花厅,关上了房门。

  时候不大,花厅里传出了佟毅“哎呀哎呀”的惨叫声。

  若儿小瑶鼻哼了一下:“叫什么叫,别这么夸张好不好?不过是鸡毛掸子打在屁股上,哪有那么疼。至于吗?”

  ……

  《蝴蝶派》一炮打响,加印的四千册,除一部分在魏都销售外,其余被书商发往各个州县,有些甚至还流到了宁国境内。

  据各地反馈来的消息,总体销售良好,大约在半个月内即可全部售罄。

  首期刊登的几位美女,人气瞬间爆棚。她们所在的各个风月场所人满为患,那些幕后老板们赚得盆满钵满,个个笑得合不拢嘴。一时间,魏都上至王公大臣,下到贩夫走卒,人人皆谈《蝴蝶派》,整个魏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脂粉气。

  何玉娘只是红袖坊表面上的老板,其实幕后大老板是魏国皇叔国公爷聂焕德。

  此时的聂焕德,一边翻阅着《蝴蝶派》,一边不时地张嘴吃下小丫鬟剥好的葡萄。老家伙眼睛眉毛全都乐开花了,喃喃自语道:“真是一本奇书。我怎么感觉看这本画册,比看真人还要过瘾呢。”

  身旁伺候的老仆恭维道:“国公爷,昨儿个听何玉娘说,吕芊芊的见客档期已经排到半年后了,真是火得不得了呀。而且,每次听琴的价码还涨了不老少呢。这下,银子更像水似的流进您的腰包了。”

  聂焕德笑道:“小芊芊真成了我的摇钱树了。”

  老仆不解地道:“国公爷,我一直纳闷,您为什么不让芊芊接客呢,如果接客,岂不是赚得更多?”

  “呸!”聂焕德点指老仆,笑骂道,“你们这种人呀,档次太低。整日里就会想床上那点事。越是不接客,小芊芊越显得珍贵。才越被所有人都当成宝贝。没看见《蝴蝶派》的封面人物就是小芊芊吗,怎么没用天香楼的薛小蛮?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对对对,还是国公爷有眼光,国公爷的远见卓识,我们几辈子也学不来呀。”老仆哈腰道。

  “去,告诉何玉娘。我要每期画册上都有小芊芊的内容。”老仆听了,转身要走,聂焕德道,“等等。还有。你去趟魏镜司,告诉小侯子,让他给我查查,这本画册到底是谁办的。”

  “不是那个画匠李墨吗?”老仆道。

  “怎么可能?没有高人指点,那个穷画匠就是想到死,他也想不出这么好的点子。如果知道了是谁办的,我要见见他。”

  ……

  吕芊芊故居。

  当李墨向佟毅汇报到,红袖坊要求期期都有吕芊芊的内容时,李墨颇为为难地道:“尽管我是吕芊芊的铁杆粉丝,但要期期都有她的内容,还要有看点,难度太大呀。”

  佟毅道:“这个不难做到呀。既然是何玉娘上赶着要期期都有,那她就会为我们提供一些便利。李墨,你可以深入采访一下吕芊芊,把她的曲折经历,演绎成一部十几万字甚至几十万字的长文,配以图画,在《蝴蝶派》连载。只要何玉娘愿意,咱们可以一直连载下去。”

  李墨眼睛一亮:“深入采访?那我岂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接近吕芊芊了?哎呀,这可是天赐良机呀!”他赶忙离座向佟毅深施一礼,“殿下,你真是足智多谋,李墨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哦,对了。天香楼的鸨娘也找到了我,要求咱们画刊好好地推一推她们天香楼的头牌名妓薛小蛮。”一旁坐着的画匠孟小禾道。

  “天香楼?我去过。”佟毅随口答道。

  孟小禾、梁大安对视了一眼。咱们这位殿下居然去过天香楼,这里面有故事哟。

  “但是,对于像薛小蛮这样纯粹以皮肉侍人的女子,咱们画刊要选好角度,注意做好文字和图画的把关,不能做影响社会风气的事。另外,还应该针对她做些特殊的策划。”佟毅道。

  “殿下的意思是?”李墨不太明白佟毅的意思。

  “一是,挖掘一下薛小蛮出道前所经历的的苦难,让读者对薛小蛮们更多一些同情,而不是一味地把她们当做玩物。二是,策划一些有益于弱势群体的事情,比如,让薛小蛮去救助一些穷困潦倒的人,或者,每月禁食一日,为受苦受难的百姓祈福。”佟毅道。

  “孟小禾,薛小蛮这事就由你来负责吧。”李墨对孟小禾吩咐道。

  孟小禾登时挺直了腰板:“放心吧,我一定把薛小蛮的专版做好。”

  “好了,大家都去忙吧,尽快拿出《蝴蝶派》第二期的方案。以后步入正轨了,就由李墨兄全权负责,我就不再过问画刊的事了。”佟毅向三位拱手道。

  “殿下。”沐兰走了进来,“府门外来了两个官差模样的人,说要见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