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骂阵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053 2019.08.24 19:00

  圣,圣姑?佟毅确实被惊到了。

  来到蜀州后,佟毅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圣火教的事,也知道圣火教中有一位神秘的圣姑。佟毅以为,这位圣姑一定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妪,神秘的见不得光。谁知道,竟然是一位青春美少女!

  “你,你是孙天师的女儿,还是圣火教的圣姑?”佟毅哈哈笑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你要是圣姑,我头朝下倒着走。”

  “你爱信不信。我已经把我最大的底牌亮给你了。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说在我们之间,存在着敢不敢的问题了吧?”

  佟毅止住了笑声,看她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难道,难道她真的是圣火教的圣姑?想到刚刚孙天师在门外毕恭毕敬的样子,佟毅开始信了。

  “怎么了?怕了?”看佟毅半晌无言,阿依娜调侃道,“难道,我这个圣姑的身份,竟然把你吓得话都不敢说了吗?”

  “什么话?”佟毅一撩袍襟,坐在了椅子上,“你这信息太杂,我得好好消化消化。”

  佟毅道:“你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把底牌亮给我?是想彻底打消我的胡思乱想吗?”

  “我们之间,是不可能发生什么的。我找你来,就是想告诉你,请你尽早做好应对蜀王的准备。既要委婉地拒绝他,还不能暴露我的真实身份。”

  “傻丫头,你现在已经将真实身份告诉我了。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的底牌告诉给蜀王?”

  “谁是傻丫头?你怎么说话呢?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阿依娜嗔怒道。

  “丫头,你别忘了,我可不是你们圣火教的人。还有,”佟毅站起身,注视着阿依娜的眼睛,道,“如果有一天我爱上了你,别说你是圣姑,你就是天上的仙女,我也要娶到你。”

  阿依娜后退两步,心里噔噔直跳,这个佟毅,怎么啥都敢说。

  阿依娜红了脸,扭过头去,道:“你快走吧。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

  佟毅笑道:“张天师是请我来喝茶的,茶还没喝到,现在圣姑就要赶我走?”

  阿依娜头也不回地道:“谁请你喝茶,你找谁去。”

  说完,阿依娜绕过屏风,转身离开了。留给佟毅一个婀娜的背影。

  佟毅喊了句:“你把我当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以为你是谁呀?”

  说完这句话,佟毅自己也笑了,人家是圣姑,有这派头也不足为奇。

  佟毅走出屋子,一个小丫鬟从廊下走了过来,道:“佟嘉宾,天师请你去前面花厅喝茶。”

  送走佟毅后,孙广侠急急赶到后宅,问阿依娜道:“圣姑,你都对佟毅说了什么?”

  阿依娜反问道:“佟毅对你说了什么?”

  孙广侠道:“他没说什么呀?他只是托我转告你,让你放心,蜀王那里,他知道怎么做。”

  阿依娜默默地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看来,这个佟毅还是个心里有数的人。”

  “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孙广侠又追问道。

  “我已经告诉他了,我是圣火教的圣姑。”

  “什么?”孙广侠惊道,“你,你怎么能暴露身份呢?”

  “我就是要试一试,佟毅的嘴巴到底紧不紧。”

  “圣姑,你想到没有,万一佟毅的嘴巴一松,把你的真实身份透露给别人呢?”

  “如果他真的透露给别人,也无所谓。我想过了,我这圣姑的身份,早晚要公开的。不然,有些事情还真不好办。比如蜀王做媒这件事,我是圣姑,怎能随随便便嫁人呢?可是,天师你又无法解释,只能让佟毅想办法拒绝。”

  “他能想出什么办法?他也不好直接拒绝蜀王的提议呀。我担心……”

  “你担心什么?”

  “我担心,佟毅会跟蜀王说,他愿意娶你。”

  “他敢!”

  ……

  在与文臣武将进行了多次商讨之后,聂伦终于下了决心,在与魏都大军决战之前,举行加冕盛典,正式称帝,国号蜀,改元德昭,定都蜀州。

  消息传出,蜀州百姓颇为震动。看来,咱们这位蜀王这是要誓与蜀州共存亡呀。

  燕于飞得到这个消息时,大军距离蜀州仅有二十里了。聂伦称帝,无论如何,这将在魏国清明治世的历史上,留下一个污点。燕于飞懊悔没有赶在聂伦称帝前将他消灭。她和雷勇共同向庆熙帝上了一份奏章,除了表示自责外,对于迅速彻底干净地消灭聂伦表示了决心和信心。

  三万多魏都大军列阵于蜀州城下,蜀州城内,聂伦举行了称帝仪式。大封文武官员,立皇后,立太子。

  燕于飞原打算向蜀州城内开上几炮,用炮火给聂伦助助兴,岂料到了蜀州城下一看,燕于飞吃惊不小,这蜀州城太高大了,且城墙厚重,不亚于魏都。

  随军带来的虎蹲炮,恐怕都打不到城头上。燕于飞只好下令,先在城下扎营。

  早有人将魏都大军的情况报告给了聂伦,听说魏军只是扎下了营盘,既没有攻城,也没有开炮。聂伦哈哈大笑,道:“我蜀州,城池坚固,粮草充足,看他魏军能围攻多久。吩咐下去,宫中摆宴,我要与群臣共醉。”

  头戴二十四旒天子冕,身穿九龙黄袍,聂伦志得意满,频频向群臣举杯,不时地有文臣武将过来向聂伦祝贺。

  酒至酣处,丞相景伯谦道:“陛下,臣有一个建议,不知是否可行?”

  聂伦道:“丞相有何建议呀?”

  景伯谦道:“现在魏军陈兵于城下,对我蜀州形成不小的压力。臣建议陛下移驾城楼,干脆咱们君臣到城楼上饮酒,也让魏军看看我蜀国百姓同仇敌忾的气魄。”

  “好主意!”元帅敖不败附和道,“让草包将军雷勇和他的小娘子燕于飞也看看咱们蜀国的威严,这两口子还敢跑到咱们蜀州来打仗,干脆滚回家生孩子去吧。”

  哈哈哈……满朝文武俱都大笑不止。

  在哄笑声中,聂伦与文武官员陆续来到城楼。聂伦向下一看,心中不由暗暗吃惊,只见城楼之下,旌旗猎猎,绣带飘扬,值守的官兵个个盔明甲亮,军容整肃。一看军中首领便是带兵有方之人。

  早有人把城楼上的异动禀报到了中军大帐。听说聂伦上了城楼,大帐里的人一阵嘈杂。聂伦果然不同凡响,竟然亲自上了城楼。

  雷勇、燕于飞带领众将来到阵前,向城楼上望去。果然,一个皇帝模样的人出现在了垛口处,身边文官武将环绕,颇有威仪。

  雷勇高声喊道:“城楼上穿黄袍的,可是蜀郡公聂伦么?”

  景伯谦道:“嘟,大胆无礼的雷勇,这是我大蜀国皇帝陛下,还不下马跪倒?”

  雷勇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雷勇生于天地间,跪天跪地跪父母,外加跪老婆,就是不能跪聂伦这样的乱臣贼子。”

  雷勇一句话,引得城楼上城楼下的人全都笑了,甚至有人嗷嗷地起哄了。燕于飞腾地红了脸。如果换做普通女子,早臊跑了。也就是燕于飞,经的多见的广,依然端坐于马上,佯装什么都没听见。

  景伯谦骂道:“呸,雷勇,你个草包将军,还有脸说?天下人谁不知道,羿陵之战,全是靠你老婆。你还好意思跑到我蜀州来耀武扬威?”

  雷勇肚子往前一腆,哈哈笑道:“怎么?你羡慕了?能娶到燕于飞做老婆,那也是本事。我家夫人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你老婆比得了吗?恐怕你老婆只会给你铺床叠被,陪你困觉吧?”

  雷勇话语虽然糙了些,却十分给力,把景伯谦臊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雷勇得意洋洋地晃着大脑袋,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模样。燕于飞真想骂雷勇几句,可是当着满营众将,又没办法。只好听之任之了。

  敖不败不甘示弱,扶着垛口,冲雷勇骂道:“雷勇,你个草包将军,我听说你还没有儿子。还有脸说我家丞相,倒是你,赶紧回家搂着燕于飞困觉去吧。这是战场,刀剑无眼,如果你们夫妻同时死在这里,怕是连个传宗接代的都没有,你对得起你的祖宗十八代吗?”

  有人附和喊道:“雷勇,你不是有本事吗?怎么连个儿子都弄不出来呢?”

  这话恰恰说到了雷勇的痛处,雷勇和燕于飞成亲也这么长时间了,但夫人的肚子就是不见动静。雷勇最听不得旁人说这话。他回身对亲兵说道:“把弓箭拿来。”

  燕于飞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你要偷袭吗?不要妄动,难道你看不到上面有我们的人吗?”

  雷勇抬眼忘了忘,疑惑地道:“哪有咱们的人?我就看见佟毅站在那呢。他还能算是咱们的人吗?他已经投奔聂伦了。再说了,他是宁国人,压根就不算咱们的人。”

  雷勇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哦,我差点忘了,夫人,他和你都是宁国人,要算,也只能算是你的人吧?”

  “你在胡说些什么?小心众将听到。什么我的人?你才是我的人。”燕于飞气得胸脯起伏,要是旁边没人,她真想狠狠地掐雷勇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