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请罪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184 2019.07.22 19:19

  吕芊芊那边来人,请佟毅过去,说邀请他看看排演的歌舞是否符合要求。佟毅心里也正惦记着这事呢,便匆匆赶往红袖坊。

  在《蝴蝶派》的首发式上,佟毅在台下已经见过吕芊芊了,但吕芊芊却一直没有得见佟毅的真面目。

  这些天来,吕芊芊已经知道了关于佟毅的一些事。比如:他将“伏威将军府”改成了“吕芊芊故居”;策划印刷《蝴蝶派》,捧红了好多风月女子;给国公聂焕德造了一辆房车,听说比皇帝的龙辇还要舒服。现在,他又在搞什么大型实景演出。这个佟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及至见到了佟毅,吕芊芊很吃惊,怎么这么年轻?完全是个翩翩少年。容貌俊雅,举止帅气,很容易让女孩子一见倾心。吕芊芊先入为主,已经对佟毅做的那些事很有好感了,见面之后,更是如见故人。

  哦,对了,人家是宁国的皇子,虽然现在到魏国做人质,但身份在那呢。吕芊芊给佟毅深深地福了一礼,慌得佟毅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忙道:“姑娘礼过了。佟毅怎敢承受。”

  “应该的。殿下应该受芊芊一拜。”吕芊芊道,“殿下可能不知道,最近这些日子,我在红袖坊的处境比原来好多了,何妈妈对我非常客气,衣食住行也胜似以往。这些,都拜殿下所赐呀。”

  “是吗?这我倒没想到。”佟毅道,“其实,我应该向姑娘请罪的。”

  “请罪?何来请罪一说?”吕芊芊不解地道。

  “嘿嘿……”佟毅尴尬地笑了笑,“我到魏都之后,因为囊中羞涩,未经姑娘允许,擅自改变了将军府的用途,并且,靠姑娘之名赚取了很多银两。”

  “这不算什么。抄家之后,伏威将军府的匾额早就不知被丢到哪里去了,将军府也破败不堪。现在,殿下挂上了‘吕芊芊故居’的匾额,等于是在告诉世人,这里曾是伏威将军吕峰的府邸。所以说,我吕芊芊应该感谢殿下才对。”

  “不不不,是我应该感谢姑娘。”说着话,佟毅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姑娘,开放‘吕芊芊故居’以来,获得了很多收入,这一份是你应该得的。以后,我会每月派人给你送银票来。”

  “不不不,这我不能要。”吕芊芊忙将银票推回到佟毅一侧。

  “你必须要。”佟毅又将银票推回,“如果姑娘坚辞不受,我就搬出将军府。难道姑娘愿意将军府又回到老样子吗?”

  吕芊芊一阵犹疑,想了想,只好点了点头,道:“这次我就收下了,下不为例。我知道,修缮将军府也是需要花钱的。”

  佟毅道:“姑娘不必客气。”

  有丫鬟过来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吕芊芊便请佟毅移步到红袖坊的金缕堂。金缕堂的空间很宽阔,是红袖坊艺人们用来排演歌舞的地方。

  吕芊芊与佟毅落座,二人共同审看节目。

  随着一个个节目的进行,佟毅心中暗挑大指,吕芊芊果然是个人才,这些节目内容丰富,编排精妙,视觉惊艳。

  对于多人参演的乐舞节目,佟毅又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吕芊芊心中也是暗暗钦佩,这个宁国质子,怎么什么都懂呢。

  佟毅又与吕芊芊约定了现场彩排的时间。正要告辞,红袖坊的大当家何玉娘来了。

  何玉娘已经知道,这个宁国来的质子现在很得国公爷赏识,而且,国公爷特别交代下来,这次实景演出,要无条件地给予佟毅全面支持。而且,何玉娘也知道了《蝴蝶派》的真正策划人就是佟毅。现在,人家本尊已经到了红袖坊,焉能不好好招待一番?

  佟毅要走,何玉娘盛情挽留。佟毅下意识地摸了摸屁股,脑海中浮现出那根鸡毛掸子,执意告辞。

  何玉娘向吕芊芊使了个眼色,吕芊芊柔声道:“妈妈如此盛情,殿下怎忍心推辞?还是不要拂了妈妈的美意吧!”

  吕芊芊一开玉口,佟毅不好拒绝了,只得答应留下。

  何玉娘吩咐下去,摆下盛宴,款待宁国殿下。

  酒席宴间,吕芊芊亲自把盏,佟毅不免多喝了几杯,渐渐进入了微醺状态,话也多了起来。吕芊芊不好多言,佟毅与何玉娘倒是聊得甚欢。

  趁着吕芊芊出去的空儿,佟毅端起一杯酒,起身道:“何妈妈,我要郑重其事地敬您一杯。”

  “却是为何?”何玉娘讶异地问道。

  “红袖坊的姑娘们卖艺不卖身,在魏都风月场所中独树一帜,令人钦佩。何妈妈能够坚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啊。”

  “嗨,这都是老国公要求的。我何玉娘不过是执行罢了。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王公贵族、风流才子,要向芊芊她们这些姑娘求欢,都被我挡住了。说起来,红袖坊损失的金银都能堆成小山了。”何玉娘惋惜地连连慨叹。

  “红袖坊虽然损失了金银,却赢得了名声。何妈妈,名声,可是用多少金银珠宝都买不来的。特别是芊芊,她发配远方的父亲,如果得知女儿保得清白,该会多么感激国公爷和您呀。”

  “芊芊本来是要被发落到天香楼的,是国公爷念及与伏威将军吕峰的友情,才把芊芊留在了红袖坊。在红袖坊,像芊芊这种情况的姑娘,还有好几位呢。”

  聊得投机,何玉娘不免诉起苦来:“红袖坊的名声倒是有了,但是,我们这里数百人要吃要喝,花费甚大。不怕殿下笑话,有时候还会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呢。我一介女流,却要天天想破脑袋如何增加收入。不怕殿下笑话,我何玉娘都快钻到钱眼儿里了。”

  说到这儿,何玉娘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正好吕芊芊回来,笑道:“妈妈在笑什么?这么高兴?”

  何玉娘叹了口气:“我哪里是高兴,我是在为咱们红袖坊发愁呢。”

  三人饮酒的所在,是位于红袖坊二楼的一个雅间。俯身望去,正好看见一楼的舞台上,几位乐人正在演奏乐曲。阔大的舞台上显得冷清了些。

  佟毅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红袖坊收入增加。”

  何玉娘眼睛一亮!

  吕芊芊脸色一暗!

  看到吕芊芊的脸色,佟毅知道她误会了,忙解释道:“放心,我这个办法绝不破坏国公爷立下的规矩,红袖坊的姑娘们照旧是卖艺不卖身。”

  何玉娘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道:“殿下,你有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