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造一辆房车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590 2019.07.19 19:05

  官差模样的人?佟毅不知底细,觉得还是亲自到门口看看为好。

  随沐兰来到府门口,只见两个衣着华丽的人正站在那里仰头看门楣上的匾额。

  佟毅躬身施礼:“佟毅给二位兄长见礼了。”

  佟毅自己有个原则,不管你身份高低贵贱,只要看着和自己年龄不相上下,一律称之为兄长。

  其中一人的目光从匾额上移到佟毅的脸上,微微一怔。佟毅心想,难道他是被我玉树临风的外表惊到了吗?

  这人脸上固有一种傲气,一看就是来自背景不俗的高门大户。

  “吕芊芊故居!”这人笑道,“我记得原来挂的匾额是‘伏威将军府’,吕峰犯事后,匾额被摘掉了。现在这个匾额,是你挂上去的吗?”

  佟毅笑道:“是的。是我挂上去的。”

  另外一人上前,拱手道:“敢问,你就是宁国派来的人质佟毅?”

  “是我。”佟毅心想,这两人可能是官面上的人,要不,他们怎么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呢。

  “宁国殿下,我们国公爷要见你。”两人异口同声地道。

  “不知怎样尊称二位兄长?”

  “我叫聂山。”

  “我叫聂树。”

  佟毅回身对沐兰道:“你去跟李墨他们三个人说,就说我说的,今天就到这儿,都散了吧,赶紧回去做事。”

  聂山、聂树两个人是坐着马车来的,两人示意让佟毅上车。到了马车前,佟毅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怎么?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聂山问道。

  “现在的马车,普遍都是轱辘太大,颠簸的厉害,坐着不舒服。里面的空间还小。”

  “你倒是还挺讲究。”聂树掀开车帘,“请上车吧。”

  佟毅上了车,聂山、聂树也上了车,三个大男人同时坐在车子里,确实显得空间拥挤了些。车夫松开车闸,甩了个鞭花,马车吱吱扭扭地行进起来。

  “二位兄长,不知是哪位国公爷要见我呀?”佟毅问道。

  “还能是哪位国公爷。在我们魏国,只有这一位国公爷,皇叔聂焕德。怎么?你连这都不知道?”聂山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

  “佟毅自幼在乡间长大,孤陋寡闻。让二位见笑了。”佟毅尴尬地笑了笑。

  马车径直进了国公府,佟毅从飘忽的车帘缝隙,看到了国公府的与众不同,整个国公府就是一座天然园林,花草繁茂,溪水潺潺,座座楼阁点缀其中。

  马车在一处水榭旁停下了。佟毅被聂山、聂树引领着,上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木楼。进入厅堂,只见几案后坐着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正在饮酒,一位婀娜妙人一旁侍候。

  不用说,这位老者一定就是国公聂焕德了。

  佟毅紧走几步,学着电视剧中拜见皇亲国戚的样子,刚要行跪拜礼,猛然想到自己的身份是宁国皇子,怎么能向魏国人屈膝呢。赶紧绷直双腿,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深深的揖礼,这样,既维护了宁国国体,又表达了对老者的尊重。

  “宁国质子佟毅拜见国公!”

  聂焕德放下酒杯,看向佟毅:“你就是来我魏国做人质的宁国皇子?”

  “是的。”

  “嗯,仪表不俗,器宇轩昂,我喜欢。”聂焕德是个直脾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憎,他吩咐道,“快快赐座。”

  有人搬过来一把椅子,佟毅也没客气,直接就坐了。

  坐的近了,佟毅得以近距离观看聂焕德。这老家伙,鹤发童颜,脊背笔直,年轻时一定是个大帅哥,不次于自己。

  佟毅忍不住夸赞道:“国公爷相貌堂堂,威猛有加,真天神一般的人物呀!”

  佟毅说这话一点也不是恭维,完全发自内心,他是不由自主地想称赞老爷子。

  聂焕德眨眨眼,对佟毅道:“宁国殿下,你是在说我帅么?”

  “嗯!是是!”佟毅笑了。

  聂焕德也笑了。继而是哈哈大笑。

  聂焕德指了指几案上的《蝴蝶派》:“这本画册是你弄出来的?”

  佟毅知道,自己作为画册的策划者,若是瞒那些普通百姓,是可以的。但如果想瞒人家国公爷,那就难了。于是,他大大方方地承认道:“回国公爷,这本画册是我策划的。”

  聂焕德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翻阅这本画册了,他一边翻看,一边称赞道:“真是一本奇书,老夫还从未看过这样有趣的书。每一页都以图画为主,而文字只占了极少的篇幅。好看,好看,太好看了。”

  “国公爷,如果您喜欢,以后我每期都送您一本。”

  “好呀。一言为定。”聂焕德把画册合上,忽然问道,“你……还有什么好看的、好玩的吗?”

  看聂焕德一脸认真的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佟毅心想,这位国公爷,怎么让人感觉像个老顽童呢。

  “有啊。”佟毅决定把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提前说给聂焕德,没准还能得到他的支持呢。

  “我正准备策划一场大型晚会,名字就叫‘魏都之夜’。”

  “晚会?晚会是什么?”聂焕德伸长了脖子,问道。

  “晚会……晚会就是把许多非常精彩好看的节目集中在一起,配以奇妙的灯光,营造出如梦如幻的艺术效果。让人看了,身心愉悦,如痴如醉。”

  “好看的节目?都有什么好看的节目?”

  “那太多了。除了您熟悉的音乐、舞蹈,还有幻术,大型团体表演。”

  “哦?!”聂焕德来了兴趣,“你这个魏都之夜,需要准备多久,才可以让人观看?”

  “这个就要看规模大小了。”佟毅道,“如果规模大些,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如果规模小些,也许一两个月吧。”

  “你能不能先弄一个规模小的,让老夫先开开眼?”

  “可以呀。”佟毅道,“您现在所在的这处水榭,就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所在。您信得过我,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可以为您呈现一场精彩的晚会。我相信,那将是魏国历史上一次前所未有的实景演出。”

  “是吗?那太好了。”聂焕德兴奋得站了起来。

  “国公爷,且慢。”聂山上前阻拦道,“国公爷,您不能仅听佟毅的一面之词,就完全信任于他。我看,不如先用一件小事来试一试他。”

  “怎么试?”

  “刚才来时,佟毅对您的马车非常不满,说什么轱辘大、空间小、太颠簸、硌屁股……等等。他说轱辘大,难道他可以造出轱辘小的马车吗?”

  佟毅心里骂道,这家伙,真能发挥,我佟毅什么时候说出“硌屁股”这样俗不可耐的话来?

  聂树也上前添油加醋道:“对对。既然佟毅对咱们国公府的马车不满意,那就让他造出一辆让他自己满意的马车来吧。咱们也开开眼界。”

  聂焕德脸色阴沉下来,问佟毅道:“你真说过这样的话?”

  佟毅欠身,面带歉意,道:“嗯,差不多吧。是这个意思。”

  “难道你能造出一辆让人坐着更舒服的马车来吗?”

  “我可以给您造出一辆房车。”

  “房车?房车是什么车?”

  “房车,就是可以让您在里面舒舒服服躺着的车。当然,现在的马车也可以让您躺在里面,只是,我这辆马车,空间更大,行驶起来更稳当,更舒适。”佟毅信心满满地道。

  “你有这种本事?”聂焕德难以置信地问道。

  “在我脑海中有一些高明的技术,但限于条件,现在还无法实现,不过我可以竭尽所能地去接近。比如,我可以给车轮裹上类似于皮衣的东西,来减轻行驶中的颠簸。”佟毅道。

  “什么?给车轮穿上皮衣?”聂焕德大睁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若有所思地道,“老夫倒要看看,你怎么给车轮穿上皮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