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一咒十年旺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990 2019.08.03 20:06

  “陛下,您多虑了。依臣看来,老天没有惩罚陛下,相反,臣倒认为老天在眷顾陛下呢。”

  “你是指佟毅吗?”

  “不错。陛下,您想啊,如果没有佟毅,京城的损失会比现在大上好多倍。最重要的是,您采纳了佟毅的意见,京城几无什么损失。这就是陛下的英明之处。”

  “这个佟毅,近乎于妖啊。他怎么就知道会发生地动?这是普通人能够知道的事吗?可他,竟然非常准确地预测到了。”

  庆熙帝的脸上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这个佟毅,确实有很多与众不同之处。不过,有一点,倒是颇让人钦佩。既然他知道魏都可能要发生地动,作为一个宁国人,他本可以保持沉默,甚至乐见魏都遭灾。但是,他没有。听说他先是急匆匆地到了工部,工部主事潘印根本不信,认为佟毅在胡说八道。情急之下,他去找聂国公,聂国公不在,这才由谷菡公主引领来见陛下。如此看来,佟毅不是一个心胸狭小之人,他心里想的,反而是我魏都百姓的安危。”杨植道。

  “在朕印象中,好像丞相很少夸人的。看来,朕得好好赏赐一下佟毅。”

  “陛下赏罚分明!陛下圣明!”

  “还要赏赐谷菡,她带佟毅入宫,也算有功。哦,对了,把那个工部主事潘印降职使用吧。这样的人,怎么会履行好工部主事的职责呢?”

  “臣遵旨。”杨植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杨植在场,一直侍立一旁没有说话的詹册,这时走到庆熙帝面前,道:“陛下,虽然表面看来,佟毅为我大魏办了一件好事,但确实如陛下所言,这个佟毅近乎于妖,这样的人留在京城,恐怕对我魏国不利。”

  “佟毅是咱们魏国要来的人质,刚来京城不久,总不能让他回去吧?两国之间的事,不是儿戏。朕倒是觉得,如果佟毅能够为朕所用,就太好了。”

  “国公和佟毅关系密切。是不是让他探探佟毅的底呢?”

  “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慢慢来吧。”

  ……

  地震之后,魏都又发生了两次微小的余震,佟毅知道这是正常现象,他告诉杨植,不必担心。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月,见没什么动静了,佟毅对杨植说,地动的灾祸彻底过去了,皇上可以搬回皇宫居住了。

  利用这半个月的时间,魏都的皇宫、官署及王公大臣们的宅邸都进行了检查和修缮。皇上一回宫,大家也都搬回去了。半个多月的折腾,把大家累得够呛,一个个心神俱疲。

  虽然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佟毅却已经在魏都扬名了。坊间关于他的传说比比皆是,基本分为两大类,一类把他说成了心地善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另一类则把他说成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算命先生。

  更有不少痴迷卜卦之术的人,竟然要拜佟毅为师,追着佟毅要认师傅。

  这都哪儿跟哪儿呀。佟毅挥挥手,不带走一个徒弟。一律拒绝。

  经过这件事,沐兰心里对佟毅的感受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以前,因了太子要强她做妾妃那件事,她认为凡是跟皇家沾边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收到哥哥沐英发来的飞鸽传书,说锦武帝有意让她嫁给佟毅,以便能更好的保护佟毅,沐兰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就把书信烧了。

  可现在,佟毅分明做了一件大好事。看到魏都百姓见到佟毅后,一个个拉着他亲热的不得了的场面,沐兰心里也热乎乎的。自然,佟毅在她心中的形象也高大了不少。

  而若儿,则把佟毅的一切变化,都归功于那次从树上掉下来,特别是自己打了佟毅几个嘴巴之后,彻底摔醒了,把他打明白了。以前的佟毅,整天胡闹,拿若儿寻开心。现在的佟毅,完完全全变了个人,知道疼若儿了,办的事也都非常靠谱,特别正确。

  所以,若儿看向佟毅的眼神,完全是仰慕,仰慕的不得了。

  佟毅带若儿去街上买东西,看到有一个算命先生,竟然在幌子上写下了“佟毅大师亲传弟子”几个字,为自己撑门面。小毅哥何时收过弟子?还是个几十岁的老头儿。若儿气得要上前理论,被佟毅一把拉住了。

  佟毅说,人家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别去理论了,算了。

  若儿道,可是他这样下去会坏你的名声的。

  佟毅道,如果他真测算的灵,别说不会坏我名声,反倒对我名声有利呢。如果他算得不灵,人们就会认为我佟毅并没有那么神奇,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我不过是预测了一次地动,我就是个普通人,没有大家说的那么了不起。你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佟毅一番话,让若儿对她这个小毅哥更加钦佩了。

  佟毅买了一处新宅院,比起伏威将军府,小了很多,也没有花园,但佟毅说,够住了,比在乡下可强太多了。

  对于这处新宅院,沐兰有些犹豫,她对佟毅说:“这座宅院的院墙比将军府低多了,不利于你的安全。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佟毅道:“如果有人真想杀我,别说在将军府,就是躲进皇宫,恐怕也不保险。咱们来到魏都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没事,我估计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了。再说,有你这位女侠在我身边寸步不离,我一百个放心。”

  沐兰脸一红:“谁和你寸步不离了?”

  若儿问:“放着那么大的伏威将军府不住,是不是太可惜了?”

  佟毅说:“住在那么大的将军府里,想到娘亲徐素素还在山沟沟里受苦,心里不得劲儿。”

  若儿频频点头。

  新宅院收拾好后,佟毅决定,雇用一位厨娘、一位家丁、一位丫鬟。现在有条件了,该有的还是应该要有的。这样一来,可以减轻沐兰、若儿的好多负担。

  住进新家几天来,何玉娘、吕芊芊、李墨等人都买了礼品,或让人送来,或亲自送来,表示温锅,祝贺乔迁之喜。他们送的礼物都不贵重,但礼轻情意重,佟毅依然很高兴。

  这天,又有人送来礼物,是一个锦盒。家丁老贺进入花厅,将锦盒放在桌案上。若儿问道:“老贺,送礼的人呢?”

  “小姐,送礼的人只说了一句话,恭贺咱家主人乔迁之喜。交给我之后,转身就走了。”老贺六十多岁了,也知道若儿是伺候佟毅的,但他还是习惯称呼若儿为小姐。

  若儿看了看锦盒,很高档的样子,她小心翼翼地掀开盒盖,顿时惊呆了,“啊?这是什么?”

  锦盒里,静静地躺着一只玉石雕刻的动物。若儿不认识,老贺却知道。

  “小姐,这是玉貔貅,镇宅用的。这只玉貔貅估计很贵重,值好多银子。小姐,你看,这里还有一张纸条。”

  若儿拿起纸条,只见上面写道:今日戌时,诚邀佟毅殿下在红袖坊点石斋一叙。没有落款。

  纸条拿给佟毅和沐兰。佟毅道:“送这么贵重的礼物,除了聂国公,不会有旁人。但人家是国公,怎么会给我一个人质送厚礼呢。可是,如果不是聂焕德,又会是谁呢?”

  “殿下,你还是不要去了。这纸条没有落款,就更值得怀疑了。而且,见面的时间还是晚上。”沐兰忧心忡忡地道。

  “不去岂不是太失礼了?人家送来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也应该当面感谢人家才是呀。”

  “小毅哥,我同意沐兰姐的意见,万一有危险,你有去无回可怎么办?”若儿害怕兮兮地道。

  “啧!”佟毅倒吸一口凉气,“若儿,你这不会说话的毛病能不能改改?你说你挺聪明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净说些不着天不着地的话?你要再这样,干脆回宁国陪我娘去吧。你怎么老是咒我?”

  若儿吐了吐小香舌,尴尬地笑了,不好意思地抿紧了嘴唇。

  沐兰为若儿开脱道:“我娘过去常说,一咒十年旺。殿下,你不要在意若儿不会说话。若儿这么说,兴许就把灾祸给破了呢。”

  若儿拼命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你给我闭嘴!”佟毅没好气地道。

  “沐兰姐,你看小毅哥,他又欺负我。”若儿揽住沐兰的腰肢,撒娇道。

  “怕什么?你不是有你干娘的锦囊吗?要不拿出来震慑一下殿下?”沐兰打趣道。

  “不能老用,老用就不灵了。”若儿向佟毅眨了眨眼。

  佟毅苦笑:“沐兰,你就护着若儿吧。好吧,咱俩准备准备,今晚准时赴约。”

  “小毅哥,你不带我去吗?”若儿大睁着一双眼睛。

  “你呀,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我在家待着吧。”佟毅伸手刮了一下若儿的小瑶鼻,“坐在家里,给我好好地思过。以后要再说错话,我可就不是刮你鼻子了,我要打你屁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