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用计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989 2019.08.29 20:29

  佟毅颇为无奈地,和何典一同进入了宁国。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一行三十人也越来越接近宁都。

  眼看就要到达宁都了,佟毅已经对燕于飞的配合彻底死心了。他现在考虑的,是见到锦武帝后,怎么向他交代自己为何投奔聂伦,而且又为何帮助聂伦借兵。

  若是知道佟毅投奔了聂伦,锦武帝还不得气冒了泡?即便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估计锦武帝也饶不了自己。

  个人受罚倒是小事。佟毅现在最担心的,是锦武帝真的会答应借兵。那样一来,岂不是弄巧成拙?自己带着借来的宁兵,杀向魏军,那场面,真的是不敢想。

  好尴尬呀!

  看佟毅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何典道:“佟嘉宾,怎么到了你的老家宁国境内,你却反而是一副神情落寞的样子,这眼看就要见到你父皇了,难道你不高兴吗?”

  “怎么会呢。”佟毅淡然一笑,“连日急着赶路,有些疲累。”

  “反正距离宁都也不过一百多里了。既然感到疲累,咱们今天就少走一些路程,找个客栈早早地安歇吧。”何典道。

  何典一行进了一座客栈,这家客栈可能好久没有客人了,冷冷清清地,看见一下子来了三十多人,掌柜的高兴坏了,异常热情地招呼大家,吩咐伙计,好酒好肉地伺候着。

  连日赶路,真的是人困马乏,喝到月上柳梢,一个个酒足饭饱,纷纷伸着懒腰进了各自的房间。到了午夜,客栈已经被此起彼伏的鼾声所笼罩。

  佟毅也早早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死,估计有人把他抗走都不知道。这不,有人已经到了他的床前,冰凉的刀背已经抵到他的下巴颏了,他还不知道呢。

  “醒醒,快醒醒!”这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用刀背碰了碰佟毅的脸。

  佟毅直觉的凉凉的什么东西,挺舒服的,感觉有人在碰自己,不耐烦地道:“别闹,人家睡得正香呢。”

  “谁跟你闹,快起来。”这人催促道。

  佟毅突然觉得这声音好熟,他猛一睁眼,吓了一跳,眼前站着的,竟然是沐兰。佟毅的酒劲霎时全没了,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惊喜地叫道:“沐兰?”

  佟毅光着身子睡的,只穿了一件犊鼻裤,猛然坐起,被子滑落,露出了裸露的上半身。沐兰吓得猛地回过身去,嗔怪道:“佟毅,你干什么呀?”

  “哦哦!”佟毅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急忙找衣裳穿上,一边穿,一边高兴地问道,“沐兰,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知道吗?这些日子都把我急死了。”

  沐兰嘟囔道:“你,穿好了没有?”

  “穿好了,穿好了。你回过头来吧。”佟毅兴奋得不知说什么好了,“盼星星盼月亮,可算盼到你了。沐兰,就你一个人吗?”

  “怎么可能就我一个人?”沐兰解释道,“燕将军派了得力的人配合我,我们和你们的距离一直不远。眼看快到宁都了,我们才赶到你们前面,包下了这座客栈。我还担心你们不会走这条路呢。还好,一下子就把你们逮住了。”

  佟毅长出了一口气:“我还怕你收不到我的书信呢。哦,对了,何典他们那些人呢?”

  “走,咱们一块出去看看吧。”

  佟毅和沐兰并肩走出客房,来到客栈院中,只见何典带来的三十人,连同何典在内,乖乖地都成了俘虏,一个个垂头丧气地站在那里。

  佟毅看向何典,何典捻着胡须,面容平静地也看向他。就好像何典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似的。

  燕于飞手下这些人,对何典等人还算客气,早饭照常供应。成为俘虏,并没有影响何典的食欲,佟毅感觉他好像比往日吃的还多。

  何典等人被燕于飞手下和沐兰、佟毅押送着,开始掉头往回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支较大的商队。走回到宁蜀边境交接处,有人早等在那里,让大家停了下来。

  这天夜里,在边境处,像变戏法一样,突然出现了五千兵马,个个身穿宁国军卒的服装,打着宁国的旗号。

  当何典被从屋子里带出来,看到眼前令人震撼的一幕时,已经明白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更让何典感到意外的是,燕于飞、雷勇竟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即,燕于飞、雷勇、佟毅与何典开始进行谈话。话题只有一个,燕于飞要求何典配合魏军,演一出戏,带着这五千人,杀进蜀州。

  燕于飞说,庆熙帝有话,她和雷勇可以自行定夺一些事情,所以,她可以提前免除何典追随聂伦造反的罪过,如果何典同意配合魏军,不仅无过,反而有功。

  何典还是有些犹豫,何典最担心的,是怕庆熙帝秋后算账。特别是他唯一的宝贝女儿,现在是聂伦的太子妃,按照大魏的律法,如果被擒,肯定是要被杀头的。女儿是他的命,他必须提前得到一份庆熙帝免除他和女儿罪过的诏书。

  但是,魏都遥远,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拿到庆熙帝的诏书。

  燕于飞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雷勇,看得雷勇心里有些发毛,雷勇道:“夫人,你,你这样看着我干啥?”

  燕于飞道:“把你的食指放进嘴里。”

  雷勇乖乖地照办了。嘴里含着手指的雷勇,看起来萌极了。佟毅也不敢笑。

  燕于飞道:“咬,用力咬。”

  “啊?”雷勇含含糊糊地问道,“夫人,你让我咬自己的手指?”

  “怎么?又不听话了?我让你咬,你就咬。”燕于飞冷若冰霜地道。

  生猛的雷勇,一狠心,当着何典的面,咯哧一下,咬破了食指。

  燕于飞将一块白布铺在桌面上,对雷勇道:“夫君,我说,你写。咱们给何典都督写下一份保证书,保证日后陛下不会杀他们父女。你看怎样?”

  雷勇哭笑不得,原来燕于飞让他咬手指是做这个。

  燕于飞想,在目前情况下,也只能用血书来表示对何典的保证了。

  片刻之后,血书写成。燕于飞也咬破食指,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下,何典深受感动。他站起身,向雷勇、燕于飞拱手道:“二位将军,我何典愿意配合。”

  为了将这场戏演得更加逼真,雷勇、燕于飞先行回营,随即便组织了几次攻城行动。

  这几次攻城,炮火连天,杀声四起,场面挺大、挺壮烈,但就是效果不明显。魏军没有损兵折将,蜀州城依然巍巍矗立。

  魏军攻城不下,聂伦非常高兴。对景伯谦道:“丞相,看来我蜀州真的是易守难攻啊。传朕旨意,好酒好肉犒赏军士。”

  景伯谦却眉头紧锁,看不出一点高兴的样子。聂伦问道:“丞相,因何不快?”

  景伯谦道:“陛下,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呢?”

  聂伦微微一怔,道:“哪里不对?”

  景伯谦道:“陛下不会忘记羿陵之战吧?燕于飞在羿陵之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战成名。可是,来到咱们蜀州后,已经很长时间了,开始是围而不打,现在终于打了,却热闹而不凶猛。这不像是燕于飞所为呀。”

  聂伦想了想:“丞相这么一说,倒提醒朕了,确实如此。那你说,这里面有什么疑点吗?”

  景伯谦手捻胡须,道:“这几天臣一直在思忖,燕于飞是不是在使用什么计谋。陛下,您说,蜀州现在最怕什么?”

  聂伦想都没想,道:“当然是最怕内奸。纵观历史上一城一池的争夺战,僵持到最后,往往是内部发生突变,才导致城池失手。前些日子,你挖出王德垣这个内奸,朕连问都没问,便任凭你处置了。说实话,王德垣平日里给朕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但大敌当前,朕不允许臣下有半点不忠。”

  景伯谦道:“谢陛下信任。臣愿为陛下肝脑涂地。”

  聂伦道:“别说丧气话,朕要你活着,你是我大蜀国的肱股之臣,国之柱石,大蜀国不能没有你,朕不能没有你。”

  景伯谦道:“蜀州马上将要面临的一件大事,就是宁国借兵,按照时间推算,都督何典和佟毅应该快回来了。臣担心燕于飞会在其中用计。”

  聂伦面露急迫之色,道:“那可如何是好?”

  景伯谦道:“陛下勿忧,臣在等一个人。只要这个人现身蜀州,我们就掌握了借兵的一切真相。”

  聂伦道:“你在等的人是谁?”

  景伯谦道:“这个人是臣安插在宁都的密谍,他已经在那里生活好几年了。为了保密,臣一直没有禀报陛下,还望陛下饶恕臣的欺君之罪。”

  “丞相,这是哪里的话。”聂伦道,“这不叫欺君。丞相多谋善断,乃是我大蜀国之福,朕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岂会怪你?”

  景伯谦道:“何典他们去往宁都的同时,我已经派了人同时赶往宁都,与这个密谍取得联系。估计何典他们回到蜀州时,这个人也会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