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花园里的惊喜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817 2019.09.11 20:26

  第二天一早,李墨登门,请教刊印《蝴蝶派》的一些问题。现在的李墨,已经得到了佟毅的真传,《蝴蝶派》在他的手中办得风生水起,基本上不用佟毅再过问了,佟毅对李墨完全放心。

  但李墨很会做人,即便有些事他能够做主,也还是会向佟毅汇报,在李墨看来,佟毅才是《蝴蝶派》的核心。

  李墨在花厅候着喝茶,透过窗子看向公主府的亭台楼阁,不由大发感慨,原以为吕芊芊故居作为一个将军的府邸,就已经很阔气了,哪知道和公主府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

  安荣公主是在魏国存在感很弱的一个公主,她的府邸尚且如此,可想而知,那些得势的皇亲国戚们的府邸,会有多奢华!李墨心道,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呀。

  佟毅走进花厅,李墨吓了一跳,心说,佟毅这是怎么了?一宿的功夫,眼窝深陷,神情黯然,无精打采的,和昨日的新郎官形象判若两人。

  李墨哪里知道,佟毅一夜未怎么合眼,加之肩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能精神得了吗?

  李墨道:“殿下,咱们的《蝴蝶派》已经办了这么长时间了,陆续推出了几十位美人的专题,很受读者欢迎,尽管一再加印,仍然供不应求。现在,好多风月场所的老板,天天追着我,要求把他们的姑娘列入采编计划,都已经排到明年年底了。而以前刊发过的,还要求继续编发新的内容。不瞒殿下,我现在都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佟毅翻看了最新刊印的几期《蝴蝶派》,确实比最初那几期好上了许多。佟毅频频点头:“嗯,不错。我看,下一步可以研究搞个活动了。”

  “活动?什么活动?”李墨不解地问道。

  “策划搞一个魏都年度十大花魁的评比,把选票印在《蝴蝶派》上,号召所有的读者参与投票。最后,按照得票多少,评选出魏都十大花魁。然后,举办一场气魄宏大的颁奖盛典。每位花魁都可以得到贵重的奖品,还要给前三甲戴上金制的花冠。”佟毅道。

  “哦!原来还可以这样!不过,这要花很多银子吧?”李墨张着大嘴,都听傻了。

  “不用咱们花银子,在刊登选票的同时,诚招冠名赞助商,本次活动的所有开销全部由赞助商负责。”佟毅心道,这些都是现代常用的套路,看把李墨惊讶的。回到古代,你不想装逼都不行呀。

  “太棒了!”李墨击掌赞道,“这下,恐怕咱们又要在魏国掀起一股热潮了。”

  “好好干吧,咱们的目的,就是要让魏国尽快进入娱乐时代。”佟毅拍拍李墨的肩膀。

  李墨一时兴起,竟然学着佟毅的样子,也拍了拍佟毅的肩膀,道:“共勉!共勉!”

  李墨这两下,正好拍在佟毅的伤口处,把佟毅疼得一个趔趄,身子晃了一晃,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

  “你怎么了?”李墨意味深长地笑道:“殿下,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但你也要注意身体呀。好饭也得慢慢吃。悠着点!”

  佟毅苦笑两声,心道,我这个春宵,真是一言难尽呀。

  ……

  佟毅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吩咐丫鬟好好伺候公主。这一天,安荣公主起床、洗漱、吃饭,倒也平静。但到了晚间,佟毅再回婚房,却发现门被安荣公主从里面插上了。推了推,里面没有动静。佟毅只好去往书房。

  这一晚,书房的灯一直亮着。第二天,下人们悄悄嘀咕开了:新婚第二天,驸马被公主关在了门外,这是什么情况?

  一连多日的晚间,安荣公主都是这样,佟毅只好做下了长期住在书房的准备。

  公主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总关着门,所以,白天佟毅还是会回到婚房,和公主说说话,问问吃的香不香、睡得好不好,尽管公主从始至终几乎不言语,但佟毅依然要去。

  这几日,公主府的后门总有人进进出出,而后门连着府邸的花园,佟毅经常去那里,显然是在做着什么。

  佟毅还去见了谷菡公主聂妍,想从她那里了解安荣公主更多详细的情况,但谷菡公主所知不多,只知道,梅妃死后,安荣公主本来被安排住在萧贵妃那里,可时间不长,安荣公主非要搬到梅妃的冷宫里。小小年纪的她,也不知道害怕,还把宫女太监们全都赶了出来。

  据说,萧贵妃对安荣公主还不错,并没有虐待她,安荣公主死活都要般出来的原因是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佟毅又问到梅妃的样貌,谷菡公主回忆说,梅妃的样子很美,现在的安荣公主应该就和梅妃青葱年纪时一样,因为见过梅妃的人都说,安荣公主长得越来越像梅妃了。

  半个月后的一个下午,金色的阳光洒满公主府的每一个角落,眼前的一切都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边。

  佟毅对安荣公主道:“公主,现在的阳光很好,我们到花园里走走可好?”

  说实话,这半个多月来,佟毅不计前嫌,对待安荣公主无微不至,已经让她既感动又内疚了。说实话,那天她之所以刺向佟毅,主要还是心中对庆熙帝的怨恨。尽管庆熙帝是她的生父,但她心中那个疙瘩一天没有解开,这怨恨就一刻也不会消除。

  庆熙帝,你是这场婚姻的主宰,我为什么要让你满意?我刺向新郎佟毅的那一刀,就是在向你无上的皇权进行挑战。

  而佟毅,无疑成了安荣公主发泄怨恨的替罪羊。

  安荣公主希望看到的庆熙帝暴跳如雷的场面,并未出现。因为佟毅根本没有把这件事禀报给庆熙帝,佟毅居然隐忍下了,除了沐兰,没有其他人知道。

  佟毅的表现,完全出乎安荣公主的意料。看来,佟毅这个人还不错。

  所以,当佟毅提出到花园里走走时,安荣公主答应了。

  阳光很暖,照在身上特别的舒服。安荣公主跟在佟毅身后,缓缓而行。佟毅不时地回过身,看一眼安荣公主。

  到了府邸后面的一个月亮门前,佟毅指向上方的匾额,道:“公主,我自作主张,把这座花园命名为‘梅园’,你可愿意?”

  梅园!一个既有诗意,又极富纪念意义的名字。安荣公主当然地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梅妃。

  安荣公主微微颌首,依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是温和的。

  步入园中,随坡就势,新植了好多梅树,佟毅道:“现在还不到季节,等梅花开了,这里一定非常的美。”

  在一棵梅树前,安荣公主停留下来,伸出白皙细长的手指,轻轻抚弄那弯曲的枝干,仿佛在触摸记忆深处一抹最美好的东西。

  “公主,咱们再去那边看看。”佟毅道。

  绕过树丛,佟毅带公主走上一道长廊,在长廊尽头是一座精致的亭子。远远看去,亭子里有个人正坐在那里,好像在等候着他们。

  到了近前,安荣公主呆住了。亭子里有方石桌,石桌旁,娴静地倚坐着一位玉人,她真的是一位玉人,用玉石雕刻成的美人,看其相貌,竟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熟悉。

  安荣公主不禁脱口而出:“娘!”

  随着这一声“娘”的叫出,安荣公主双膝一软,跪在了玉像前。

  “这是我请魏都最有名的工匠,仿照梅妃娘娘生前的模样雕刻而成,从此以后,她就能够与我们生活在一起了。”佟毅介绍道。

  此时的安荣公主已是泣不成声。

  佟毅道:“公主,你看,梅妃娘娘在笑,她是笑着的,她的笑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公主是梅妃娘娘最疼爱的女儿,现在,梅妃娘娘面对的方向,就是公主居住的地方。梅妃娘娘最希望的,一定是她的女儿生活的快乐和幸福,而不是幽怨和哭泣。”

  佟毅轻轻搀起安荣公主,扶她坐在石凳上,自己也坐在另一只石凳上,道:“公主,你看,我们坐在这里,就像是与梅妃娘娘团聚在一起,一家人面对面,多温馨!多美好!”

  安荣公主轻轻抚摸着梅妃娘娘的脸庞,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享受那幸福甜蜜的时刻……

  安荣公主真是又惊又喜,柔声道:“佟毅,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第一次!这是安荣公主第一次正面回应佟毅,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