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忽悠聂伦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54 2019.08.27 20:19

  在得知佟毅投奔聂伦的消息后,燕于飞将沐兰和若儿绑了起来投入车中,此举不过是迷惑他人。很快,燕于飞就让张大力偷偷解开了她俩身上的绳索。

  但是,表面上还得限制她们的自由,不能随意出入军营。因此,行军途中,沐兰和若儿不是待在车中,就是待在军帐。沐兰倒没有什么,痴心武功的她最不怕的就是寂寞,越是寂寞,她越是能够聚精会神地修习功法,琢磨招式。

  若儿就不同了。从小跟屁虫似的跟在佟毅身后,虽然老挨他欺负,但没别人可玩呀。即便受欺负,她和佟毅的感情也还是非常亲的。尤其佟毅从树上摔下来之后,完全变了个人,凡事知道让着若儿了,也知道心疼若儿了,若儿特别高兴,特别满足。

  现在,佟毅不见了,跑去投奔聂伦了,若儿真的饭吃不下,觉睡不着。虽然在沐兰的开导下,心情略略舒缓了些,但每天还是对佟毅牵肠挂肚,小脸也瘦了不少。

  沐兰看若儿这样,心里着急,但还不敢把真实情况告诉给若儿,小姑娘家性情率真,怕她不小心泄了密,蜀州城里的那位可就危险了。

  这么多天过去了,佟毅一点消息都没有。沐兰心里比若儿还着急,但表面上还得装得若无其事。时不时地,沐兰就向天空张望,那熟悉的鸽子,却一直没有出现在视线中。

  这个佟毅,到底怎么了?你是死是活,倒也给我个准信儿呀。

  前天,听说聂伦手下一个户部侍郎是大魏的密谍,被人家识破了,连带他的同伙,好几个人都被扔到城下活活摔死了,场面可惨了。沐兰不敢告诉若儿,怕她更加为佟毅担心。

  佟毅呀佟毅,你个死鬼,你就不知道让鸽子给我回个信儿吗?那鸽子飞出蜀州,还是可以再飞回去的,你不会傻到认为鸽子一去不复返,不敢放它吧?

  就在沐兰心底沉得能拧出水来时,一只白鸽突然落在了沐兰的军帐门口。听到那熟悉的咕咕声,沐兰觉得好像是在梦中,她猛地掀开帐帘,向外一看,呀,真的,真的回来了。

  “我的小宝贝!”沐兰轻呼一声,从地上捧起白鸽,迅速转身进了军帐。

  沐兰小心翼翼地从白鸽腿上取下小管,抽出里面的信笺。她拍拍胸口,长吁了口气。

  信笺迅速转到了燕于飞手中,佟毅在信中主要说了一件事,蜀州都督何典是可以争取的人。佟毅准备实施一项计划。

  但是,究竟是什么计划,信中没说。

  燕于飞问沐兰:“你这只鸽子在传书过程中,有没有别敌人截获的危险?”

  沐兰道:“绝无这种可能,我的鸽子经过了特殊训练,它甚至能够躲避敌人的箭矢。”

  燕于飞又问:“这些,佟毅都知道吗?”

  沐兰道:“知道,我在传授他飞鸽传书的使用方法时,都告诉他了。”

  燕于飞道:“如此说来,佟毅没有在信中说清计划的内容,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这个计划到底是什么。”

  “啊?”沐兰睁大了眼睛,“不会吧,军中无戏言。佟毅应该不会开这样的玩笑吧?”

  燕于飞笑道:“你这个主子,异于常人。不过,我猜想他的计划应该与何典有关。你把鸽子再放飞回去,告诉佟毅,不管什么计划,我燕于飞都会全力配合。让他随时与我保持联系。”

  从燕于飞处回到军帐,沐兰一直在猜想,佟毅的计划到底会是什么。不是因为好奇,而是她心中隐隐地有些担忧,为佟毅的安危。

  ……

  魏都大军自从来到蜀州城下,一直没有组织任何有效的攻城行动,只是把蜀州围了起来。

  在平静的时光中,聂伦度过了他称帝后的蜜月期。蜀州城内粮草充足,聂伦根本不担心蜀州安危。因为他知道,魏都大军长途奔袭而来,有利因素还是蜀州占的多。蜀州不怕僵持。

  但也有不好的消息传来,派去联络各地郡公的信使,几乎全部有去无回,只回来了一个,是从齐地郡公那里回来的。齐郡公捎话说,齐地近年连年遭灾,自顾不暇,难以配合聂伦。

  这个齐郡公也是够狡猾的,怕有把柄落到庆熙帝手中,又不想让聂伦对他这个兄弟感到齿冷,干脆让信使捎话回来,连个三寸纸条都没有带给聂伦。

  小时候,齐郡公是和聂伦最要好的一个兄弟。连他都这样,更不用说那几个兄弟了。看来,想得到诸位郡公的支持,难啊。现在,聂伦越发倾向于孙天师的主张,占据蜀地,建立蜀国,硬生生从大魏版图中撕下一块。当个偏安一隅的土皇帝,也就不错了。

  至于景伯谦主张的直捣魏都,一举推翻庆熙帝,估计难度太大,只能静待时机,徐徐图之。

  聂伦忽然想起了自己给佟毅做媒那件事,这个佟毅怎么一直没回音呢。聂伦道:“让佟毅前来见我。”

  佟毅见到聂伦,行礼问好。聂伦道:“佟毅,朕上次给你提亲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也是这一段称帝诸事芜杂,朕竟然忘记问你了。”

  佟毅道:“非常感谢陛下的美意。陛下要玉成此事,佟毅当然感激不尽。不过,佟毅自从投奔陛下以来,寸功未立,实在是没有脸面迎娶天师之女。我想为陛下办成一件事,成功之后,我再迎娶天师之女。”

  “哦?是吗!”聂伦面露喜色,问道,“你想为朕办成什么事呀?”

  “我想帮陛下向宁国借兵。”佟毅抬头看了聂伦一眼,言辞恳切地道,“我刚刚来投奔陛下时,是想请陛下将来借兵与我,助我夺嫡。可是这些日子以来,目睹陛下的兢兢业业、爱民如子,我深受触动,我一个外来人,怎么能老是想着索取呢,我应该为陛下做些什么。所以,我想到了向宁国借兵。借兵,可解蜀州之围。蜀州之围解除后,宁蜀两国还可以结盟,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庆熙帝。”

  聂伦沉吟片刻,道:“你不是说,你在宁国诸位皇子中,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吗?你去借兵,有把握吗?”想到联络诸位郡公不成,聂伦心想,如果借兵不成,岂不是会被世人耻笑?

  佟毅道:“陛下,其实,他们不待见的是我的身份,与我庶子的出身有关。但我相信,大局面前,我父皇绝对不会不待见新成立的蜀国,更不会不待见陛下您呀。”

  佟毅近前一步,道:“蜀国与宁国有大片国土相连,正应该宁蜀联合,共同抵御魏国。我相信,我父皇是具备这样的战略眼光的。如果陛下不放心的话,可以让何典都督与我同行。”

  聂伦笑道:“佟毅,你为何点名让何典都督与你同去呢?”

  佟毅道:“何典都督驻守蜀州多年,与我宁国从未发生过任何摩擦,在宁国君臣眼中,口碑甚好。况且,他又是陛下您的亲家翁。您一定最为信任。有何典都督相随,我相信借兵一定能够成功。”

  聂伦道:“佟毅,你能为朕着想,朕心甚慰呀。事成之后,朕一定亲自为你主持婚礼,让你和天师之女完婚。”

  佟毅深鞠一个大躬:“谢陛下美意。佟毅定当全力以赴,不虚此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