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你还是记仇了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887 2019.09.17 20:11

  在礼部,李石桥向来是早来晚走,当佟毅离开的时候,他还在专心致志地办公。所以,尽管佟毅去买礼物耽搁了时间,但还是走在了李石桥的前面。

  李石桥快走到胡同口时,已经有人等在那里向他报信:“李大人,你家来人了,还带了礼物,快去看看吧。”

  居住在扁担胡同的各家各户都不富裕,属于穷居闹市无人问的一类人,所以,谁家来了客人,往往会惊动一整条胡同。

  看到有轿子停在家门口,李石桥心中纳闷,这是谁?谁会来我家?

  进了院门,看到正在缓缓起身的佟毅,李石桥愣住了:“佟,佟大人?你怎么会来我家呢?”

  佟毅笑道:“你我同在礼部为官,乃是同僚。怎么,李大人的家,我不能来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李石桥道,“我李石桥不过是个九品小吏,在礼部是最小的官,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头兵。佟大人乃是礼部侍郎,你我之间,差距太大了。所以,我,我不太习惯。”

  佟毅道:“我们坐下谈吧。”

  李石桥看了看,对妇人道:“娘子,家里来了客人,你怎么不知道倒茶?”

  妇人这才意识到,由于紧张,一时竟然忘了给客人倒茶,脸腾地红了,道:“奴家疏忽了。”

  妇人去屋里倒茶,李石桥道:“小门小户的女人,没见过大世面,大人勿怪。”

  佟毅道:“李大人不必客气。我虽为宁国皇子,但也是从小长在乡间,到现在也没有去过宁都,我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嫂夫人比我可是要强上很多呀,毕竟你们一家人生活在魏国京城。”

  李石桥道:“我李石桥虽然身在京城,却与乡间凡人无异。说起来,还不如生活在乡间自在。但是,靠着身上这身官袍,可以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只能如此了。”

  佟毅已经注意到了,李家房檐下的木板上,摆放着各种菜干。看来,李石桥家真的不富裕。

  佟毅问道:“听说,李兄家人口较多?”

  “是啊。”李石桥指了指正被妇人扶进屋里的老母亲,“我老娘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我有五个孩子,最大的十四岁,最小的只有五岁。我们一家八口人,全靠我一人的俸禄,挨饿受冻是常有的事。好在我那十四岁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可以去给别人做工,赚些钱粮以贴补家用。”

  佟毅道:“李兄在礼部负责精膳司的一些事务,精膳司算是个比较实惠的部门,稍微变通一下,也不至于让家里人挨饿受冻呀?”

  李石桥道:“我为官多年,最看不得贪赃枉法之事,如果我连‘清廉’二字都守不住,岂不是枉披了一张官皮?”

  佟毅心中暗赞,难得,难得在魏都这花花之地,还有这样一股清流。

  佟毅继续试探道:“李兄甘为清流,令人敬佩。但长此以往,你是融不进官场的,融不进官场,岂能得到升迁?”

  李石桥托了托颌下胡须,苦笑一声:“我已在这九品小吏的位置上做了二十多年了,哪里还奢望什么升迁?做礼部垫底之人,我已经习惯了。”

  佟毅道:“李兄虽为一股清流,却甘愿与那些浊流同在一处,而且,将近二十年之久。我敬佩李兄的操守,却难以苟同李兄的麻木。”

  李石桥不错眼珠地看向佟毅:“有官场的地方就有腐败。千古以来,都是这样。难道佟大人要凭一己之力,整顿礼部吗?”

  佟毅道:“以礼部为开端,在魏都掀起一场反腐风暴,有何不可?”

  “哈哈哈!”李石桥笑道,“佟大人,你是陛下的驸马,却并不了解你这位父皇,你以为,陛下愿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佟毅道:“李兄的意思是说,腐败已经渗透进魏都官场的方方面面,即便是陛下,也无药可救了?”

  李石桥抬眼看了看明媚的天空,道:“阳光之下,并不都是光明磊落,也有龌龊不堪。我李石桥已经见怪不怪了。”

  佟毅愤然起身,怒道:“我一到礼部,便看出李兄与众不同,今日特来请教一二,想不到李兄已然没有一点血性,成了没有脊梁的走狗。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告辞。”

  “等等!”李石桥也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佟毅胸前的袍领,“你在骂我是狗?”

  “我骂的不对吗?我觉得,你整日里麻木做人,糊涂做事,浑浑噩噩,甚至还不如一条狗呢。”

  “石桥,你这是作甚?”妇人见院里说的好好的两人要打起来了,急忙从屋里出来,劝解道。

  “娘子,这里没你的事,快回屋去。”

  佟毅冷冷地道:“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李石桥没有松手,道:“你是不是得到了陛下的默许?难道陛下真要整饬官场了吗?”

  佟毅心中一动,道:“不然呢?我好好的驸马当着,吃香的喝辣的,为什么跑到礼部来?实话告诉你吧,陛下要我掀开礼部的一角,看看里面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李石桥慢慢放开了佟毅,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佟毅,口中喃喃说道:“陛下已经二十多年没有整饬过官场了,这次要动真格的了?”

  佟毅道:“李兄,虽然黑暗可以隐藏罪恶,但阳光总会赶走黑暗。人间正道是沧桑啊!”

  ……

  李石桥终于答应配合佟毅。在李石桥的指点下,佟毅暗中调查,很快便摸清了礼部存在的腐败。

  礼部尚书顾淮,猫头鹰型的官员,典型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睁眼维持礼部运作,闭眼默许腐败滋生。

  礼部侍郎郭权,利用手中权力,投靠高官,拉帮结派,谋一己私利。更为令人惊讶的是,郭权竟然是魏都最大妓院天香楼的最大股东。他还暗中授意天香楼的鸨娘,私自蓄养十岁左右的女童,从小便训练她们琴棋书画和歌舞演艺,待长到十二三岁后,送到高官家中充作歌姬舞姬,完全置朝廷规定于不顾,而魏国明令禁止未满十六岁的女子从事风月服务。

  在郭权的纵容下,教坊司官员个个插手风月场所经营,人人赚得盆满钵满。他们甚至引诱一些良家妇女充当暗娼,为一些官员提供特殊服务。

  够了,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佟毅写就一本奏章,详尽列举了礼部侍郎郭权的一系列问题。呈递给了庆熙帝。

  庆熙帝很惊讶,佟毅刚到礼部没多久,居然就挖出了一条蛀虫。庆熙帝在奏章上批示后,命检吏司核查。

  郭权深耕礼部多年,做到礼部侍郎这个位置上,早已在朝中盘根错节,和许多官员关系密切。即便检吏司这样专门查办官员贪腐的部门,也有好多人是郭权的至交。

  检吏司拿到庆熙帝的批示,不得不查,但他们也掌握了一个分寸,只查办佟毅奏章中提到的内容,不扩大范围,不扩大人员,私下美其名曰“保护官员”。

  一件件核查下来,佟毅奏章中所述,全部属实。庆熙帝大怒,命刑部严办。郭权被拿下,投入大牢。教坊司的官员几乎被一锅端了,纷纷下狱。礼部尚书顾淮因治下不严,被免职回家。礼部尚书一职暂且由丞相杨植兼任。

  尽管只是查办了礼部,但这件事,还是在魏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就在大家纷纷猜测,庆熙帝可能会借此在六部刮起一阵反腐旋风时,一个月过去了,朝堂上平静如水。庆熙帝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选择了偃旗息鼓。

  在佟毅的举荐下,李石桥被提拔为七品官员。佟毅做得很巧妙,同时举荐了五位官员,借此模糊人们的视线,让大家以为是因为礼部闹人荒了,才提拔的李石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郭权的倒台是因为佟毅有了李石桥的配合。

  从九品到七品,对李石桥来说,重要的不是官职提升,而是每年的俸禄提高了,这大大缓解了他家衣食住行一贯紧张的状况。佟毅也知道,即便给李石桥一个肥缺,他也不会利用。

  佟毅特地到狱中看了看郭权,见到佟毅来了,郭权一阵苦笑:“佟毅,你还是记仇了。我以为,你会放过我呢。”

  佟毅道:“这也怨不得我。如果你郭权清如镜明如水,即便我想整你,也拿不到罪证。首先是你不干净了。”

  郭权长叹一声:“算我倒霉,遇到了你。想不到,仅仅因为怠慢了你,我郭权一世荣华就落得个烟消云散。”

  佟毅道:“人啊,到任何时候都不要轻视他人。记住,土坷垃也会绊倒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