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鸡毛掸子没起作用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655 2019.07.20 19:58

  魏国这个时候,人们已经懂得鞣制牛皮,牛皮大多被用来绷鼓面,或者做软甲。

  佟毅先是画出了一辆房车的图纸,把车轮变小,降低重心,通过增加车轮数量,来提高车子的整体载重量。

  反正国公爷有大把的银子,佟毅可以随心所欲,大展身手。

  他嘱咐皮工,把牛皮裁成一根根的长条,编成麻花辫的样子,以备用。

  小号的车轮做出来了。佟毅要求木工把车轮边缘弄得特别圆滑。然后,将麻花辫牛皮条细密紧实地缠在车轮上,看起来,颇像后世的轮胎花纹。

  缠好后,佟毅让人把车轮放进大锅里,用桐油连续熬煮上三天三夜。

  佟毅又让人按照自己的设想,用藤条交织缠出了一张床架,就像藤条版的席梦思。那些藤条也都先用桐油煮过的。床架做好后,外面套上了好几层布套。佟毅试着躺上去,嘿,别说,还真有那么一种忽忽悠悠的劲儿。行啊。佟毅心道,有那么点意思就成。

  魏国不乏能工巧匠。在佟毅的指挥下,精心打磨,不放过每一个细节,还真就造出了一辆古代版房车。

  聂焕德登入房车,顿觉眼前一亮。

  房车主体用金丝楠木打造,车顶四角悬挂着造型精巧的透纱宫灯。窗子是可以推拉滑动的,窗纱是特制的,打开后,通过窗纱可以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车内备有卧榻,卧榻旁还有供人闲坐的软椅,房车后面有道暗门,打开,竟然是一个微型的观景台。

  整个房车由三匹健马拉动。车夫松开车辕,房车行驶起来。聂焕德感觉,竟然真的比原来乘坐的马车稳当多了。

  “嗯。不错!不错!”聂焕德像个孩子似的对坐在旁边的佟毅道,“真的不硌屁股哟。你是怎么做到的?停车停车,老夫要仔细看看。”

  聂焕德下了车,在佟毅的介绍下,仔细端详起车轮来:“小毅呀,你就是靠这牛皮条减缓了颠簸?”

  佟毅指了指聂焕德脚下的千层底靴子:“国公爷,你若是光脚走路,脚底板肯定硌得慌,可是穿上了靴子,走起路来就舒服多了。我这就是给车轱辘穿上了靴子。”

  “有意思!”聂焕德又围着房车转了两圈,“好,以后,我就用它了。”

  聂焕德冲着聂山、聂树两个随从笑道:“怎么样?你们都看到了。从今天起,你俩要全力配合佟毅,把那个什么水榭映象尽快弄出来,老夫要开开眼界。”

  “爷爷,听说你又有了好玩的东西?”一个极其动听的女孩子的声音自竹林中传来,佟毅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个长发飘飘、身材俏巧的小姐姐蹦蹦跳跳地到了近前,一见眼前的房车,她“哇”地大叫了一声,眸光中满是惊喜之色。

  围着房车转了一圈,小姐姐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进到车内,摸摸这里,坐坐那里,爱不释手。她探出头来,央求道:“爷爷,把这个新车送给我吧,我要搬到这里来住。简直太有意思了,比我的闺房还有趣。”

  聂焕德无比疼爱地笑道:“盈丫头,你不在你姐姐那里好好做女红,又跑来作甚?这是房车,是用来出门赶路的,不是用来住的。”

  “爷爷,我已经做了半天女红了,累得腰酸背疼,手都软了,您还不让我出来透透气?”

  聂焕德向佟毅介绍道:“这是我最小的孙女聂盈,和她的姐姐谷菡公主聂妍,是我手心里的两颗明珠。盈丫头从小在我身边长大,被我惯坏了,丁点孙女的样子也没有。在外人看来,我这个当爷爷的倒像个孙辈儿似的。”

  佟毅上前行礼:“宁国质子佟毅见过盈姑娘。”

  聂盈一双眼睛,此时全在这辆房车上。佟毅这边行礼,她似乎把他当成了空气,看也没看地摆摆手道:“罢了,罢了。”

  “快,快,让车子跑起来,我要感受感受。”聂盈又一次进了房车,一屁股坐在软塌上。

  “我的小祖宗哟。快满足她。”聂焕德颔首,车夫驾驶着马儿,又在园子里兜了一圈。

  房车回到原处,聂盈从车门处跳下来,大惊小怪地道:“好舒服哟。太美了,躺在榻上颤颤悠悠的,我都快要睡着了。”

  忽然,她看到了站在聂焕德身旁的佟毅,问道:“爷爷,这人是谁呀?”

  好么,敢情刚才的招呼白打了。佟毅只好上前再次行礼:“宁国质子佟毅见过盈姑娘。”

  聂焕德道:“这辆房车就是佟毅殿下设计制造的。看你俩年龄差不了几岁,可人家却有这样的奇思妙想。”

  佟毅心道,老国公,你哪里知道,我现在的年龄是十七岁,其实我穿越前已经二十七岁了。

  聂盈撅起小嘴儿,不满地道:“爷爷,你又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威风。不就是一辆房车么。”

  “可不仅仅是一辆房车,还有那蝴……”聂焕德刚要说出蝴蝶派三个字,猛然意识到不妥,虽然《蝴蝶派》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它的阅读对象更多的还是男人们。

  “还有什么?”聂盈随着爷爷的话音儿,反而追问上来。

  佟毅机灵地打岔接言道:“按照国公爷的要求,很快将有一台不同寻常的晚会在国公府内上演。哦,就是好多好多非常好看、非常有趣的节目。有些节目,大家可能平时看过,但这一次,会给大家呈现出不一样的视觉效果。”

  聂焕德道:“我已经决定,让佟毅殿下来办这件事。要钱给钱,要物给物,要人给人。佟毅,这一段时日,你就住到我府里来吧。只要有想法,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把想法变成现实。”

  佟毅再次给聂焕德施礼:“国公爷,您老放心吧,我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按照自己的设想,用国公这块招牌,佟毅开始调动起各路人员。

  一方面,他指挥工匠在湖面上搭设舞台,制作各种奇形怪状的设施和机关构件。

  另一方面,他特聘吕芊芊作为演艺节目的总导演,召集魏都城中色艺双全的美女,开始进行排练。

  特别是其中一个名为《瑶池花神》的节目,类似于后世的团体表演,竟然动用了一百二十名舞女。

  这动静有些大,把教坊司都弄懵了,这是要干嘛?幸亏有国公爷罩着,教坊司的人也不好说什么。因为,这位国公爷好折腾是出了名的,谁让人家是皇叔呢。

  古代没有电,为了营造出自己想要的灯光氛围,佟毅煞费苦心。为了能够实现闪烁、光束般的艺术效果,佟毅几乎跑遍了魏都所有的店铺,买来了几百面铜镜。没错,他要利用铜镜的反射原理,人为制造灯光。

  一个大型水上舞台雏形初具。佟毅忙得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佟毅注意到,不远处的假山上,那个名叫聂盈的小美女,经常出现在那里。她静静地坐在一块山石上,双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发生的变化。像极了一朵静谧的水莲花。

  虽然明知道佟毅是在国公府里做事,但连续一个多月不见人影,还是让若儿和沐兰坐不住了。二人决定,进国公府探个究竟。

  这一个月里,聂盈每次来,都是远远地看着,从没有走到佟毅身边过,但今天,她却到了佟毅近前,问这问那。

  随着水上舞台的搭建和布置接近尾声,佟毅成就感大增,难得有这样一位小美女一脸崇拜地围着自己转来转去,佟毅心情大好,不厌其烦地为她解说起来。

  听到兴奋处,聂盈甚至忘了男女有别,拉着佟毅的衣袖指指这儿、戳戳那儿,看什么都好奇。

  若儿、沐兰进到府内,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若儿、沐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目光仿佛在说:怎么样?事出反常必有妖,怪不得他日夜不归呢。

  看来,鸡毛掸子没起作用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